第 27 章

A- A+

順著長長的白玉石階一路往上,到達中山島,便能瞧見典藏樓。典藏樓像是一柄出竅的利劍,底下是劍柄,乃是典藏樓的侍女和奴僕居住之地,而劍柄之上共十七層,收藏各種品階的修煉功法、天下奇聞異事還有大量的奇珍異寶。

因為是初次進入滄瀾仙宮,路遠領著江籬拾階而上,時不時停下來,為她解說一二。

本來,按照道理來講,江籬是必須去拜見祖師爺的,但如今祖師爺有神諭降下,除了掌門和長老,其余弟子都不能進入滄瀾仙宮的上層浮空島,因此,這參拜祖師爺一事就暫且擱置。

等到白玉石階爬完,路遠則才隨口喚了四處散養著的五色鹿。這滄瀾仙宮靈獸頗多,五色鹿、青牛、仙鶴都悠哉悠哉地停在路邊,待人喚了,便顛顛地過去當坐騎,當然,靈獸也要一顆靈丹才會馱人,否則它睬都不睬你。

江籬還看到有人騎著螃蟹橫空而過,頓時格外驚奇,她覺得自己眼睛都沒地兒放了,到處都想看。

只不過,肚子咕嚕一聲響,讓一直帶著她四處轉悠的路遠愣了。

江籬修為很差,還未到辟穀境界,她還需要吃東西。而因為境界不夠,她身上還有那些凡人的特點,光吃靈氣是不夠的,她還得吃喝拉撒睡。

想到這裡,路遠就扯了下嘴角,隨後拿出一塊傳音石,向典藏樓的侍女吩咐了下去。

食材沒準備過?他眼睛往周圍一瞄,「捉那些靈獸烤了……」

話音一落,周圍的靈獸齊刷刷地打了個哆嗦,頃刻間跑得影兒都沒了。而江籬發現,她身下的五色鹿腿都軟了,她肚子咕咕叫一聲,那五色鹿就嚇得身子一顫。

這些靈獸,可真是聰明伶俐通人性。

……

回了典藏樓,江籬便飽餐了一頓,那肉烤得外酥裡嫩,她真是好久沒吃得這麼舒服了。之後江籬又跟著侍女沐浴更新,換下了身上的舊衣物,穿上了仙宮弟子服。那衣服格外飄逸,乃是靈布所織,屬於防御類法寶。

江籬路上遇見的仙宮修士都猶如謫仙一般。只是等她收拾一通出來,對著鏡子一照,江籬又焉了。

將典藏樓熟悉了一遍,路遠又讓江籬選了一處府邸居住還給了她一塊玉簡。

進出門派許多地方,都需要出示玉簡。典藏樓雖說是一座樓,但背後仍是靠了一座小山,山上靈氣濃郁,從前便只有路遠一人居住,如今,又多了一個江籬。

她安頓下來之後,路遠便讓她先休息。江籬躺在昆山靈石所制的床上,只覺得有靈氣從身下源源不斷地沁入她體內,讓她渾身舒爽,格外的輕鬆舒服,多日來的疲憊都一掃而空。

枕著塞滿了靈藥的藥枕,聞著淡淡的清香,江籬沉沉地睡了過去,這是自門派滅門以來,她睡得最香的一次,仿佛回到了從前無憂無慮的日子。

掌門仍舊毫無坐姿地坐在大殿裡用牙簽剔牙,大師兄的活屍擔著一大擔柴匆匆走過,不一會兒又換成了一大擔水。

他們浩浩蕩蕩地前往萬靈堂搶果子,惹得萬靈堂的修士一通臭罵。

江籬頂著那麼張慘不忍睹的臉也能和眾人一起嬉笑怒罵,大家都看習慣了,所以也不會有人對她有何異樣的眼神。

只是開頭有多甜,後來就有多苦。

江籬仍舊夢見了漫天的火光,滾滾的濃煙沖天而起,萬靈堂在那場大火中化作焦土,而控屍門的同門的屍體,也隨著那一場大火化為了灰燼。

她滿頭是汗地翻身坐起,只覺得心咚咚地跳,太陽穴也抖個不停。

這是在提醒她不能忘。

不能因為一時的安逸,而忘記了為他們報仇雪恨。

第二日一早,因為沒有得到路遠的召喚,江籬自個兒去了典藏樓。她已經有了身份玉簡,出示之後,江籬發現自己具有典藏樓的最高權限。

典藏樓共有十七層高,她連最高層都去得。

修真界修煉心法分為低、中、高三個等階。其中每一階又有上中下三品。而很多修士不知道的是,在高階上品之上,還有天階功法。典藏樓的頂層收集的就是這天地間為數不多的天階功法。

這些功法,本來是需要門派積分來換的,要不就是做出貢獻掌門賞賜進入十七層閱讀的機會,路遠給江籬可是開了一個天大的後門,只不過她的資質在那裡,掌門即便是知道,也不會多說什麼。

一個有如此逆天資質的人才,本身就是對門派的巨大貢獻。

修煉心法至關重要,當然是品階越高越好,以後不用再費事更換。江籬迫切地想要強大起來,而她在測試石上所反映出來的修煉資質也讓她極為雀躍,走路的腳步都比往常輕快了許多。

或許,原來是她的修煉功法不對呢。又或者,是因為仙凡交界之地靈氣太少。昨夜睡在那靈石所制的床上,她不是覺得格外舒服的麼。

到了十七層,江籬推門而入。

這一層有些空曠,中間是一個寬敞的修煉室,上面僅僅擺了幾個蒲團。室內成圓形,周圍則是一扇又一扇緊閉的大門,按照指引,江籬知道,那些天階功法就藏在門內。她具有權限,可以進入任意一扇門閱讀。

那是她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天階功法啊,現在卻擺在那裡任她挑選。江籬心中激動不已,她其實對這些了解並不多,這個時候也只是看個緣分。而且如果真選中了,是否修煉她也要去向路遠師父請教的。

江籬挑了一扇看著順眼合眼緣的大門,她伸出手,用力地推開了那扇朱紅色的大門。

門內,一卷修煉功法漂浮在空中,正散發著柔和的藍色光暈。

天階功法——浩然正氣訣!她抬手,便將功法握到了手裡。只是讓江籬格外尷尬的是,她根本沒辦法翻開那卷書。

江籬只能眼巴巴地瞅著那天階功法,摸了又摸之後戀戀不捨地放回原處。

她怎麼沒那種霸氣側漏的福運,第一眼就能挑中適合自己的東西。

江籬關上門,又推開了第二扇門。

天階功法——j□j。

仍舊翻不開書頁,江籬嘴角抽了抽,又走向了第三扇門。

……

十七層一共有三十三扇門。

江籬推得渾身上下都沒力氣了,手都在發顫,抬都抬不起來。

裡面的天階功法她雖是看了個遍,卻始終沒有打開過一本。

……

她揪著自己的心口,站在修煉室中央欲哭無淚。

這真是,好虐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