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9 章

A- A+

路遠喝著茶等江籬改頭換面,結果老遠看著她過來,一口茶噴出了老遠。

「清顏丹你吃了?」路遠嗓門大,震得江籬頭皮發麻,不過這也說明,他到底有多吃驚。

「吃了。」江籬不太好意思的點了下頭,下一刻她抬起頭道:「師父,不知道我這紅疤是不是有什麼古怪的,您以前有沒有遇到過這樣的情況?」

清顏丹乃高階丹藥。連高階靈丹都去不掉的疤,路遠皺著眉頭想了想,「要麼,就是你這紅疤是傷,被高階修士打傷且故意留下印跡,清顏丹雖是高階,但若對方是元嬰期以上的修士造成的,便還是很有可能無法去除的。」

江籬也是皺了眉頭,愁眉苦臉地道:「可是這據說是從娘胎裡就帶出來的。」

聽得江籬的話,路遠神色也凝重起來。

「這麼說來,或許是巫蠱之術?」他湊到江籬面前,仔細地看了一下她的臉,「莫非是血印之咒?」他伸出手指戳了戳江籬的臉,「這紅疤會不會覺得痛?時不時會出現麻癢的感覺?」

江籬搖了搖頭。聽到什麼巫蠱之術的時候,她心都提到嗓子眼兒了,當初只是覺得難看,要是還有什麼隱藏的性命之憂,她會覺得上天開了個天大的玩笑,穿越過來,就是備受折磨的吧!

幸虧路遠師父所說的症狀她都沒有。不等他繼續問,江籬便道:「一直都有,沒有任何疼痛不適應的感覺,而且平平的,一點兒凸起都沒!」她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臉,「跟皮膚一樣,吃了清顏丹之後也更加光滑了,就是有顏色,血紅的一塊。」

「這樣啊……」路遠號稱管理典藏樓,學識淵博博古通今的一個人,現在也有摸不著頭緒的時候,他咳嗽兩聲就道,「我也不算很清楚,雖然沒去掉很遺憾,但你也別太過在意,以後總會弄明白的。」

「嗯!」江籬重重地點了點頭。

實際上,雖然一開始很失望,但這樣的失望說起來她已經經歷過很多次了,很快便能將心情調節過來。

江籬笑了一下,「師父,清早的時候我去典藏樓十七層,結果一本修煉功法都沒有打開。這,是說明我跟天階功法無緣嗎?」

相比起臉好不好看,這個修煉功法才是她更加關心的東西。

「還以為你會先休息兩天。」路遠笑著道,「打不開應該是你靈氣太弱,並非沒有選中你,你的資質那般驚人,這天底下都找不出第二個了,放一百二十個心。來,隨我上十七層,替你挑一本最合適的心法。」

……

路遠:「……」

路長老從來說話算數,今日卻栽了幾個跟頭。

明明已經將靈氣輸到了小徒弟的身體裡,奈何那些修煉功法,她仍舊是打不開。路遠認為合適的、稍微合適一點兒的心法都已經嘗試過了,三十三扇房門也開了十一扇之多,一本心法都沒選中,這樣的結果,饒是路遠心中也有些忐忑了。

早知道她的體質特殊,對修煉功法的限制應該極大,卻沒想到,這典藏樓收羅的天階功法都無法修行,那樣的話,她該如何修煉呢?

看著江籬臉色有些發白,路遠歎了口氣道:「把剩下的也都再試一試吧!」

又連續試了幾卷功法,江籬仍是沒辦法打開,她心都涼了半截,等到又拿起一本的時候,她已經沒報什麼希望了,無意識地翻開,看到裡面幽幽閃光的蠅頭小字,江籬還無語地撇了下嘴,「這是些什麼字啊!這顏色也太刺眼了一些。」

路遠:「……」

天可憐見,她終於選到了一本能打開的功法。

你到底在嫌棄什麼,能有得選就已經不錯了,沒見自家師父腦門上都流汗了麼,要是所有天階功法都沒辦法學,他只能出去碰運氣了。畢竟這樣天資的人才,他也不願意讓她修煉那些低階功法。

就她以前那樣的,修行十多年才煉氣三層的境界,這樣的水平,簡直是一等一的廢了。

「拿來我瞧瞧,是什麼功法!」等到路遠如此說的時候,江籬才猛地反應過來,她打開了,在心都快要涼透了的時候,她打開了天階功法。

江籬這才注意到,封皮上寫的四個大字——海納百川。

「竟然是這個。」

路遠一手摸了摸自己的絡腮鬍,「這門功法名曰海納百川,屬於天階裡修行之後實力增長最快最強的功法……」

聽到師父如此說,江籬眼睛都笑瞇成了一道細縫。

「不過……」路遠忽然停住了。

他看向江籬,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轉折啊什麼的,真是太吊人胃口了,江籬知道這個不過後面肯定沒好話,她久經挫折早有心理准備,覺得任何困難都無法將她擊潰,只是,你不能懸著不說啊!

「不過很少有人修煉成功。」路遠歎了口氣,「我就沒見過有人修成過,古書上記載的那些修煉此功法的修士,也都是爆體而亡。海納百川,就是強行吞噬吸收,不管是天地靈氣,還是這些靈植靈獸身上的靈氣,都能歸你所用。」

路遠歎了口氣,「我們平素補充靈氣可以服用丹藥,但那藥草直接服用的話,效果是大打折扣的,幾乎等於沒有,必須經過煉丹師的煉制,平素吃靈獸,也補充不了什麼靈氣,唯有靈獸的靈石可用。但修行了這門功法就不一樣了,修行者甚至可以直接從修士身上吸食靈氣和修為。當初大家覺得這也的功法偏於魔道,但實際上也並非如此,它並非讓修行者不勞而獲,事實上,想要獲得多少,就要付出更多。」

聽到這些,江籬倒是愣了一下,她以前也通過直接服用靈草來補充靈氣的,雖然的確很少,但也不至於幾乎沒有啊。那些低階靈草,當初可是被她備來當丹藥使,可以救命的。

……

難道說,這就是她與這功法天生的緣分?

路遠將書卷放到了江籬面前。

「修煉這個功法,全身的血肉都無時無刻不在疼痛,平素還能壓制,若是心法進階之時,能夠讓人痛不欲生,因為你吸收的那些本不屬於你,需要你的身體去強行消化。那樣的疼痛,沒有幾個人能堅持下來。所以,這也是與那些魔道功法最大的不同之處。」

說完之後,路遠表情嚴肅地看著江籬,「你要修行這門功法嗎?」

江籬心情格外沉重,只是稍微猶豫了一下,她便點了點頭。結果問話的路遠卻是不願了,他又拉著江籬把剩下的也都試了個遍,結果江籬能夠打開的仍舊只有那

一本海納百川。

江籬根本沒有別的選擇。

實際上,在翻開那一卷書的時候,她的注意力便已經被那卷功法所吸引,腦子裡之前所看的蠅頭小字也變得清晰起來,就好像印在了她腦海當中一樣。

她握著那卷書,能夠感覺到一種由內而生的心動和喜悅。

就好像,這書卷為她而存在,他們彼此之間,有一種讓人說不清道不明的聯繫。從前的江籬一直不太相信這修真界裡所謂的機緣和眼緣,但這一次,她真的覺得自己碰到了。

心頭仿佛有一個聲音一直在念叨,「就是它了。」

江籬下定了決心,開始修煉這門天階心法——海納百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