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6 章 扮豬吃虎

A- A+

四人都折騰了一宿,在石洞內又休息了半日才離開。

一路上,都沒遇見什麼靈獸,哪怕刻意去尋,都沒撞見過靈獸的影子,這真是奇了怪了。

沒有靈獸,就獵不到靈石,獵不到靈石 ,就完不成試煉,這個道理大家都明白的很,卻怎麼也想不通,偌大一個試煉島,靈獸都跑哪裡去了?

他們神識也不算太弱,都有凝神期的實力,覆蓋到周圍能看見二十里以內的情景,而二十里內,除了一些沒有靈智的蛇蟲鼠蟻,當真是一隻靈獸都沒。

沉錦的青蓮燈拋到空中變大,能夠乘坐一人。他坐上蓮燈在高空俯瞰,片刻之後又沉了下來,搖搖頭道,「沒有瞧見!」

這時,王安才神色古怪地瞧了一眼江籬,諾諾道:「大師姐,聽說幽冥鬼火能驅獸,特別是試煉島的靈獸品階都不算高,它們都怕你。」

江籬:「……」

敢情她收服了那火苗,就自帶了驅蟲效果。靈獸哪怕修為低下,對危險的感應也遠比人類要敏銳得多,所以不管江籬他們怎麼找,那些靈獸都提前散了,因此四人走了這麼久,連跟獸毛都沒瞧見過。

采晴便呵呵笑道:「那大師姐我們分路吧,靈獸怕你,你獨自一人也不會有危險的。」

王安也點了點頭,「對,大師姐我多獵幾塊靈石到時候分給你。」

沉錦沉默片刻,最終道:「姐姐注意安全。」

雖然能夠驅趕靈獸,但這試煉島上的新人弟子足有幾百人,而有時候,人比靈獸可怕得多。

四人一路的話都遇不到靈獸,既然他們要求分道揚鑣,江籬也不會拒絕,她應了之後往其餘三人相反的方向走去,腳底下踩著那鬆軟的泥土和掉落的枯葉,只覺得心情也沉甸甸的。

把完成試煉任務寄托在別人身上完全不現實,但是她現在就是一個移動驅蟲儀,靈獸都見不到一個,莫非要靠搶的?

江籬心理上目前還有些度不過這關卡,她能夠對欺負自己的人狠下心腸,在這個時候,卻還無法下定決心去奪取別人的成果,畢竟,若是對方因此而失敗遭受嚴厲的懲罰甚至逐出師門,她心裡上會有一些不適應。

當然,若是對方主動招惹,江籬也絕對不會手軟就是了。

大約是收服了天地靈火,靈獸又紛紛避讓,此時的江籬儼然信心有些膨脹,還能夠在走路的時候想些沒影兒的事。只是走了沒多久,她忽然停了下來,靜靜地站在原地。

不遠處的大樹上,有幾個滄瀾仙宮的新人弟子正收斂了氣息躲在那裡。他們看到迎面而來的大師姐,都是一臉的緊張。

這五人入門之前都相互認識,因此進島試煉之時便湊了個隊。五人中有三人來自東亭山,剩下的一個是丹藥島一個是陣符島,如此搭配起來,戰斗力就增強了太多。

想要奪取前三,僅僅憑借獵殺靈獸是不夠的,所以他們打起了搶奪同門弟子的主意。試煉島內各憑本事,只要不害了性命,門中都不會追究,一開始就搶的話獵殺的靈石肯定不多,但能夠搶了對方的法寶,或者將對方打傷使得他失去競爭力,也是最好不過的。

五人之中,陣符島那弟子極有天賦,在陣符島新人之中也是當之無愧的佼佼者。他利用周圍的環境布了一個迷蹤陣,只要踏入那陣法之中,相信一同入門的這些新人弟子皆是無人能破。

「還差一步了!」陣符島弟子石雲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快要踏入陣法之中的江籬,只覺得心跳加速,熱血沸騰。

在試煉中打倒對方搶奪對方的法寶,仙宮自然無法說什麼。在內部,大家都是鼓勵競爭的,有競爭才會有壓力,實力也才能夠增強,當然若是離開仙宮就得一致對外,這也是仙宮門規上寫的清清楚楚的。

至於得罪大師姐什麼的?大家都覺得測試石有問題,潛意識裡不覺得自己比江籬差,她修為比在場每一個人都低,憑什麼站得比誰都高!

當然,最重要的原因是在那迷蹤陣中,困住一個煉氣期的低手簡直輕而易舉,到時候,她連是誰動的手都不知道,最多把整個陣符島弟子都記恨了。

石雲瞄了一眼周圍的東亭山弟子,忽然笑了一下。東亭山長老都說了要向大師姐討教一二的,到時候施點兒手段,把禍水引到東亭山,他們恐怕還得謝謝咱。

眼看江籬抬了腳,石雲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來,然下一刻,讓他詫異萬分的是,江籬抬起的腳又收了回去,然後她竟然轉頭走了!

她轉彎了!

難道她發現了自己設下的陷阱,她的修為才煉氣期啊,要知道,這個陣法昨日才困了一個御劍島的優秀弟子,那人已經是凝神後期的實力,在這次新人之中,乃是拔尖兒的人物,還不是被他們給打了悶棍,如今重傷丟到了試煉島右側的河溝裡。

石雲轉頭,看向了身側的隊友。眼神示意,「就這麼讓她走了?」

身側那人就是東亭山的弟子,他嘴唇一開一合,沒有發出聲音,只是用口型道:「再等等!」

江籬轉了個彎卻沒離開,而是蹲下身在地上撥弄了兩下。這樣的動作讓隱匿在旁邊的幾個人都心癢癢得很,難不成她發現了什麼法寶?

大家都覺得江籬狗屎運很旺,所以才能拜入路長老門下,這個時候,自然而然地覺得她又發現了什麼機緣,紛紛用神識去仔細感應,江籬撥弄草葉的樹枝吧嗒一聲給折斷了,她歎息一聲,自言自語地說了一句,「好多螞蟻啊。」

潛伏者眾:「……」

江籬神識敏銳,收服了幽冥鬼火之後更是如此,她剛剛發現了一點兒異樣,本來不確定是不是有人埋伏的,結果就做了那麼個動作,那幾縷神識就湊了上來圍觀,她便將幾個人的方位都摸了清楚。

埋伏在側的一共有五人,他們一直隱忍不動,恐怕是因為這裡有陷阱和陣法。等到她自投羅網之後,那些人在出來搶奪戰利品。

想到這裡,江籬站起身來,將手中的木棍往前擲了出去。

木棍呈拋物線落了出去,在空中之時仿佛觸到了無形的屏障,隨後整根兒木棍都消失了。

她這個時候轉身逃跑的話,對方五人追上來的可能性很大,倒不如大方一點兒,把自己偽裝得強大一些,從而使得那幾個鬼鬼祟祟的人心中忌憚。

江籬冷哼一聲,微微瞄了一眼那幾人藏身的方向,隨後嘴角勾起一個邪邪的笑容。眾人都覺得自己藏匿得極好,加之修為遠遠高出大師姐,被她一眼看破身形都覺得格外驚訝,難不成,這大師姐是在扮豬吃老虎?

陣符島那石雲更是驚詫,要知道那陣法擋住築基期以下修士都不成問題,但江籬一個凝神期都不到的修士,竟然就看破了他的陣法?

就在眾人心生退意的時候,那本來心機最重的石雲反而心頭騰起了戰意,他手中一塊符石擊出,正中那迷蹤陣的陣旗位置,將那陣旗打得偏移了兩寸,於此同時,他手上又接連丟出了三張陣盤!

分別為風陣、火陣、雷陣!

一時間,江籬只覺得那個陣法仿佛往前移動了一步,將她整個兒罩入其中,周圍電閃雷鳴,風聲猶如鬼哭狼嚎,卷起火光漫天。

這樣的陣盤價值不菲,那人還真捨得,一丟丟了三!

只不過這樣的火對於江籬來說還真不算什麼了。

她指尖伸出一小搓幾乎透明的火苗,就那麼把那火海給吞了。吃完之後,小火苗顏色還稍微帶了點兒淺藍色,比之前看起來也要精神了許多。至於那雷電和風,江籬身上法寶不少,隨便擋了。

所以等江籬周圍的火光消失,其餘陣盤的威力也隨之鑲嵌靈石的消耗而減弱之時,眾人只看到大師姐氣定神閒地站在原地,身上連發絲兒都沒少一根。下一刻,她朝著石雲的方向淡淡一瞥,石雲只覺得一道白光出現在自己眼前,那速度太快他避無可避,只覺得眉毛處一陣鑽心的疼痛,石雲直接從樹上跌了下去。

而在他快要落地的那一瞬間,江籬祭出了路遠長老給她的那把凝玉尺。

凝玉尺薄而透明,在陽光從密葉中灑落,周圍只有斑駁的光影的情況下,那凝玉尺肉眼都無法看見。

而凝玉尺品階又極高,在場的新人弟子無人能夠用神識感應得到。大家只看到石雲從樹上掉落下去,然後,然後就莫名其妙地被大師姐提在了手裡!

石雲年紀算五人中最大的,如今已是十四歲。現在,十四歲凝神中後期修為的石雲,就那麼被大師姐氣定神閒地拎在了手裡。

她怎麼辦到的?

「難道是大擒拿術?」擒拿術抓舉活人,只怕得修煉到七層以上了。

江籬自然是依靠凝玉尺的能力將人給抓過來的,她射出去的火苗燒了這弟子的眉毛,且額頭那一塊都被燒傷了。這火苗的威力江籬領教過,忽冷忽熱一般人都難以忍受那劇痛,是以,這弟子到她手上的時候都已經昏迷了過去。

江籬冷笑著將他搜了身,摸到了一塊靈石和幾方陣盤,她毫不客氣地接手了,隨後將人隨手一扔,揚長而去。

她露了這一手,把幾個人都給唬住了,大家不敢妄動,等到人徹底走遠了,才紛紛下樹去看那石雲傷勢。

「原來她這麼厲害?」

「別告訴其他人。」一人沉吟片刻之後道。這個跟頭,讓大家都來栽一栽!

事實上,江籬拿到了靈石就沒打算繼續了,能夠順利完成試煉就好,前三名的獎勵對她來說完全不稀罕。她還不如利用這些時間好好修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