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5 章 幽冥鬼火

A- A+

那明明是一簇藍色的火苗,但江籬卻覺得很冷,好像置身於冰雪之中一樣。

火苗在她識海之內與她形成僵持之勢,雙方都沒有先出手。

初生靈智的火苗,在闖入洞穴的四人之中選擇了修為最弱的一個奪舍,卻沒想到她神識遠比修為強大,且意志格外堅定,只是這個時候想要退出也是不行了,它在她元神之中,不是滅掉她的元神,就是被其徹底壓制收服。

它是天地靈火之中的異火,最罕見,威力也最強悍的存在,斷然不會屈服於這麼一個弱者。

火苗搖動兩下,終於忍不住搶先發動了攻擊。

江籬只覺得元神一抽一抽地刺痛感傳來,就好像無數道冰錐子在她的大腦中穿刺,而此時的她就好像躺在鋪滿尖刺的木板上,越掙扎被刺得越深越痛。

「冷,好冷……」

江籬口中發出了沙啞的聲音,她的身子已經完全凍僵了,抱著她的小胖子王安嘴唇都是烏的,說話也完全不利索了。

「這,這抱的是一坨千年寒冰吧!」

抱著江籬手的采晴早已鬆了手,這個時候離得江籬遠遠的,坐在角落裡還不停地搓著手,都還是覺得冷。

那冷把她的靈氣都消耗了不少仍舊無法驅除,這時候,她倒有些佩服起小胖子了。他抱江籬抱著的,倒現在還沒撒手。

再看向沉錦,采晴面色更是不愉。她如今尚且年幼,雖然頗有些小心機了,但很多情緒還會表現在臉上,比如說對沉錦的喜歡和憧憬,以及對江籬的厭惡和不屑。這個時候,沉錦還抱著江籬的小腿和腳,看在她眼中自然是十分不高興的。

她輕哼了一聲,「要是我們靈氣就這麼消耗掉了,遇上靈獸了可怎麼辦?」采晴看向王安,「你說她走火入魔,現在這麼久了,還能救得回來嗎?」她嘴唇又動了動,把師姐扔下的話到底沒有真正說出口。

「我家是做生意的……」王安流了兩道清鼻涕,轉眼居然凍成了冰棍子,「不做蝕本的買賣……」他口齒不清地道,「都砸進去這麼多,要是救不回來,那不虧大了!沉錦,你,你說是不是?」

沉錦臉上還好,除了白得有點兒不正常沒有血色,沒有出現王安那種面色發青嘴唇烏紫且染了寒霜的樣子,只不過他覺得自己肚腹那一塊兒已經凍得發疼了,腹部絞痛讓他說不出話來,只能悶哼一聲算做回應。

采晴見狀也沉默了片刻,許久之後才道:「天要亮了呢!」

……

天快要亮了。

江籬與這小火苗互相折磨了一晚上。

說是互相折磨,是因為江籬也發現了火苗的弱處。在她心法運行一周天回至丹田之時,那火苗的火光就會抖動一陣兒,似乎對那隨著心法運行而來的靈氣十分忌憚。

江籬修煉的是海納百川。

海納百川的主要特點就是能吸收一切活物死物裡的天地靈氣為己用,當然,那是心法的等階高了之後才能達到的效果,但很明顯,如今的火苗對這心法極為忌憚,它倒是讓江籬痛不欲生了,但江籬也沒讓它占便宜,她瘋狂地運轉心法,每運轉一個周天,那火苗就能顫上兩顫。

漸漸,江籬已經痛得麻木了。她一開始就沒有失去神智,到最後麻木了,也就越來越勇猛了。

反觀火苗,藍色的火苗越來越暗淡,從深藍變作淺藍,如今更是顏色幾乎透明,頹色盡顯。

海納百川第三個小圓滿已經完成,那股靈氣再次匯集到丹田之時,火苗突然躥起很高,拉長形成了一道細細的白線,與此同時,流經丹田的靈氣雖然並不算多,一股涓涓細流而已,在那一刻也化作一道水線,跟那白色火線絞纏在一處。

江籬只覺得自己的身體忽冷忽熱,苦不堪言。

而就在這時,她感覺到自己的丹田識海裡出現了一股不屬於自己的意識,那是一道極為細微的聲音,它在像自己求饒。

……

「啊!熱了,好暖和!」

「媽呀,又開始燙了……」

外面,王安亂叫個不停,折騰了一宿也沒見他精神疲憊,咋呼個不停。就在這時,沉錦忽然驚異道,「那是什麼!」

隨著他手指的方向,王安和采晴看到江籬的額頭眉心處出現了一個小小的火苗印跡,片刻之後又消失不見,像是隱沒在了她的眉心之中,而這時,江籬身上的異狀也完全消失了,她的身體溫度也恢復了正常,之前那些被燙傷凍傷的疤痕也都全部恢復,皮膚表面光滑得像剛剛剝開的水煮蛋,又像是上好的玉石。

下一刻,江籬睜開了眼。

她發現自己正被王安抱著,而腳還揣在沉錦懷裡,江籬微微一愣,隨後神情有些尷尬地向兩個小孩道了謝,這才將腳從沉錦懷裡抽出,又起身坐在了一旁。

「大師姐,你醒了,昨晚你一會兒冷一會兒熱,冷的時候像千年寒冰啊,熱的時候又好比燒熔了的鐵礦,可把我們嚇壞了,醒了就好,醒了就好!」王安忙不迭地說話,胖胖的臉上堆滿了笑容,因為那笑將肉都擠做了一堆,使得眼睛被擠成了一道細細的小縫兒。

「姐姐,你醒了。」

沉錦的聲音比不得王安洪亮,他那嗓音沙啞得很,說話的時候還帶著顫音。這等動作讓王安身形一滯,隨後露出一臉苦惱之相。

不過下一刻,他呵呵一笑又搓了下手,「大師姐,昨夜不是走火入魔吧!」

若是之前,王安肯定會選個時機說他用了珍藏的丹藥,但現在麼,他已經另有主意了。

「大師姐,你收服了天地異火對不對?」王安指了指自己的額頭,「剛剛我們看見你眉心處出現了一簇小火苗的印跡,那是收服天地靈火的標志啊!」他整個人顯得極為興奮,「忽冷忽熱,你的身體又沒有動,收服的過程應該是在識海之中,這樣的火苗……」

說到這裡,王安險些咬了自己的舌頭,他目光灼灼地盯著江籬,恨不得將她戳出個窟窿來,「大,大師姐,那火苗可是藍色的?」

江籬收服異火之時有旁人在側,也幸得這三人都還是剛剛入門,一開始沒有看出緣由,若真遇到別人,她就不一定有這麼幸運了。既然他們看見了,而王安又一口叫破,江籬便沒有反駁,而是點了點頭。

她此時也急切的想知道,那簇藍色火苗到底是個什麼東西,而顯然,王安對那火苗應該有所了解。

「藍的,藍的!」王安哇哇大叫起來,片刻後又捂住了嘴,只不過下一瞬他又搖了搖頭,「讓別人聽到也不打緊。幽冥鬼火若是收服了,就不用擔心被人搶了,因為它是依附元神而生的,若殺了你來搶火,那火也就跟著你湮滅了。」

見到周圍三人都是一副好奇的樣子,王安滿意地點了點頭,他咳嗽兩聲,搖頭晃腦地賣弄道,「那藍色火苗應該是天地靈火之首的幽冥鬼火。雖然是火,卻極為寒冷,所以才會出現你凍得跟冰雕一樣的情況。它本身的確是火,這就是你一會兒冷一會兒熱的原因。」

「幽冥鬼火是這天地間最聰慧的天火,所以基本上沒有人能夠收服它,它能夠吞噬人的元神,並通過吞噬元神變得越來越聰慧,甚至可以獲得被吞噬者的部分靈氣。」說到這裡,王安提高了音量,卻又沒說完,而是吊足了三人胃口。

等到采晴忍不住催促之後,他才繼續說了下去,「幽冥鬼火位為天火之首,又有極寒和極熱兩種屬性,所以,它既可以煉丹,又可以煉器喲!」

在這個世界,煉丹和煉器一是需要天賦,二是需要靈火。

當然,低階的靈火可以在商鋪裡買到,好一些的也可以去拍賣會裡碰運氣,而更好的,自然是機遇了,需要人的氣運和奇遇。

靈火的品質越高,煉制出來的東西品階也就越好,所需消耗的神識和靈氣也會越低。煉丹和煉器都是需要靈火的,只不過兩者需求並不相同,煉丹的靈火被稱之為丹火,丹火屬陰,火光柔和內斂。

煉器的則為器火,器火屬陽,火光熾烈剛猛。一個人身上一般情況下只能容納一種屬性的靈火,若想兩種都收服,其中艱難難以想象。

而幽冥鬼火,陰陽皆有之,能夠隨意轉換,即是說,如今的大師姐,既可煉丹又可煉器。

說完之後,王安喉嚨動了動,吞了口唾沫之後,看向江籬的眼神那叫一個熱切,就恨不得把她給當肥肉吃了。

聽到王安的描述,江籬的心情也是相當的愉悅。采晴一臉忿忿不平,沉錦也笑了笑,眼睛彎成了兩道月牙,「姐姐,真好。」

「大師姐,昨夜我珍藏了好久的凝神丹都給你用了,你日後會煉丹了,可得好好補償小弟啊!」王安一臉狗腿地湊到江籬面前,就差搖尾巴了。

江籬能夠感覺到自己服用了凝神丹,她之前跟那藍火對戰了一晚上,現在也不覺得有多疲憊,便笑瞇瞇地應了,「好啊!」

采晴眼珠一轉 ,將自己凍紅的雙手也伸了出來,「師姐,我捂著你的手,你看我手指都凍成胡蘿蔔了。」

江籬沒說什麼,也朝著她笑了一下。

輪到沉錦的時候,他抿著嘴唇什麼都沒說,只不過眼睛就那麼靜靜地看著江籬,晶亮亮的像是黑曜石一樣。

他跟江籬的關系,這個時候完全不需要說什麼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