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4 章 天地靈火

石洞內黑咕隆咚的,江籬連其他三人的氣息都快感應不到了。只覺得屬於他們的氣息微弱飄忽,像是越來越遠的樣子。

但是她根本沒有動,其他的人也沒有動靜,為何會越來越遠呢?

第一夜守夜的是小胖子王安,江籬開口小聲問道:「王安,你感覺到什麼古怪了嗎?」

只是待她張口的時候,江籬才驚覺,她說不出話來了。明明嘴巴能張開,卻一絲聲音兒都沒有發出來。

江籬只覺得後脖子皮處仿佛被人吹了一口涼氣,吹得她渾身都涼颼颼的。江籬打了個哆嗦,手臂上的雞皮疙瘩都起了一層。

她先是給自己加了個靈氣屏障,緊接著顧不得那麼多了,掐了個法訣,指尖生出一小簇火苗來。

火光將石洞照亮,而看清周圍景象之後,江籬心頭咯登一下。

石洞空蕩蕩的一點兒也不潮濕陰冷,跟她之前所呆的環境完全不同,最重要的是,這石洞之中沒有其他人。

那三人去哪裡了?

江籬身上貼身穿的是高階防御法寶水陵紗,手中拿的是高階攻擊法寶風霜刃,手指上掛著的是破除迷幻的清音鈴,這些都是拜師之時,路遠師父讓那些長老給的見面禮,她本是不想用的,因為她體內靈氣少,使用這些東西能夠瞬間將她周身靈氣耗空 ,根本不抵事,而且暴露了還會讓人眼紅,但現在她孤身一人身陷險境,也顧不得那麼多了。

這裡是哪裡?她怎麼跟其他三人分開的。

雖說是在石洞內休息,但實際上江籬一直沒有睡,她的心法如今不用刻意也能自行運轉,即是說,她一邊修煉一邊注意著周圍的動靜,而她神識又不比其餘三人要弱,若是他們有什麼動靜,她必定能夠感覺到的。

所以說,這應該跟那三人無關。莫非是她機緣巧合進入了某個秘境,或者是被什麼靈獸給拖進了一個神秘空間?

那時候,她似乎覺得有什麼東西在身後吹氣的。

石洞內空蕩蕩的,又寂靜得讓人覺得窒息,江籬等了許久也沒發現任何異樣,她鼓起勇氣喝道:「誰在裝神弄鬼,速速出來!」

話音落下,江籬覺得眼前有道白光一閃。她手中風霜刃立刻劈了過去,但那一劈直接落空,江籬什麼都沒砍到。

她精神高度緊張,握著風霜刃的手都冒了汗。手指上的清音鈴一直沒反應,證明並非幻境,那東西速度那麼快,她的神識都無法捕捉,遠非現在的她能夠應付。

這裡是滄瀾仙宮的試煉島,按照道理來說,不應該出現強大到新人弟子完全無法應對的靈獸。

嗖的一下,又是一道光線出現在江籬身邊,江籬只覺得手肘上一痛,她凝神細看,就發現衣服已經破了個洞,那破洞的樣子,像是被火星兒濺的一樣。

不僅是門派弟子服破了,連她貼身的高階防御法寶水陵紗都破了,皮膚像是被什麼東西給燙了一下,疼得她恨不得把那裡的皮肉給直接摳掉。

江籬修煉的心法本來就是極能忍痛的了,但此時此刻,她仍是臉色發白,嘴唇都哆嗦個不停。

又是一點兒火光在眼前炸開!

接著一道又一道,在她面前交織成了一張大網。江籬被火燒得疼痛難忍,但精神卻沒有絲毫放鬆,她仔細分辨那火光運動的軌跡,終於,神識能夠提前捕捉到了一點兒動靜!

江籬靈氣運轉,注入風霜刃上,刀刃上也出現了雪亮的鋒芒,在那一刻,江籬朝著空中直接斬了過去。

「嘶!」的一聲,她刀刃上砍到了某種東西。江籬心中一喜,然而瞬間之後整個人如墜冰窖。

風霜刃的刀刃竟然變紅了,且刀刃卷了邊兒,就像是被燒熔了一樣,那可是高階法寶啊,哪怕是她修為弱不能發揮出風霜刃的實力,但它本身品階高,若非元嬰期修士出手,哪裡能輕易折斷卷邊兒!

江籬膽寒,她到底遇到了個什麼怪物!

那怪物就好像在戲弄她一樣,明明有輕而易舉損毀高階法寶的實力,卻一直不曾真正的殺死她,而是在她身上留下一道又一道的傷。

江籬身上遍體鱗傷,她覺得無形之中有一道陰寒的視線正盯著她,它正折磨她戲弄她,想要看她在恐懼和絕望之下,精神崩潰。

只是修煉果海納百川的江籬,忍痛的能力非同一般,此時她已經疼得呼吸都不暢了,也能夠保持神智的清醒,她甚至覺得自己的手曾抓到了一下那鬼東西。

只是抓到了一瞬間,她的手已經就被燒糊了。

那四處晃動的光芒越來越急躁了,江籬似乎感覺到了對方的狂躁,雖然不確定它為何會這樣,但江籬知道,關鍵性的時刻就要來了。她身體繃緊,神識更加警惕地探尋著四周的動靜,而就在這時,她看清了那怪物的全貌!

那個朝她飛過來的亮光,竟然是一簇藍色火苗!

天火!

天地靈火中最難尋覓,世間罕有的藍色天火!那簇火苗終於不再等待,朝著她眉心衝了過去。

江籬只覺得那火苗從她眉心進入,一把火燒遍了她整個丹田識海。

她一聲慘叫,整個人抱著頭蜷縮在地,瑟瑟發抖!

……

「她怎麼了?」

石洞內,沉錦三人被江籬的動靜給驚動了。

「她身上好燙,到處都像是被火燒傷了一樣。」王安打量了一下,伸手想要去摸一下江籬的額頭,結果剛剛觸到,就驚呼一聲縮回手,而他那胖乎乎的手指,儼然被燙出了一個亮晶晶的泡。

「這洞裡有古怪嗎?」沉錦低聲問道,「王安你守夜的時候發現什麼異常沒?」

「沒有啊!你們不都好好的,她會不會是被什麼咬了中毒了?」王安不敢伸手去碰了,他拿袖子當扇子替江籬扇了扇,結果下一刻就失聲叫了起來,「著,著了!」

他的袖子竟然燃起來了!

「她到底怎麼了,這石洞好可怕!」采晴年紀最小,這時候已經快要哭出來了,淚珠兒在長睫上懸而未掉的樣子,看起來讓人格外心疼。

「我們先離開這裡好不好?」采晴拉著沉錦的袖子,又扯了扯王安的衣服,「這石洞裡太詭異了,處處都透著古怪!我們不能繼續呆這裡!」

「那大師姐怎麼辦?」王安苦著臉道,「她現在碰都碰不得,一碰就著火。」

沉錦深吸口氣,驅動靈氣給自己罩了層防御,又祭出了師父給的法寶青蓮燈,這才伸手去扶江籬,勉強將她背到背上之後,還沒走上一步,沉錦又哆嗦了一下,身子一個踉蹌,整個人跪倒在地上。

采晴見他如此,撇著嘴恨恨看了江籬兩眼,伸手去扶沉錦的時候,將壓著他的江籬往旁邊一推,而江籬就那麼直挺挺地倒在了一旁。

王安咋呼道:「剛剛還那麼燙,現在竟然冷得像坨冰!」

不過片刻的功夫,燒紅得像個大蝦的大師姐又冷成了一座冰雕,還未靠近,就能從她身上感覺到徹骨寒意,而她臉上身上都結了霜花,眉毛和頭髮上更是有一些細碎的冰渣子,這樣的變化,讓三人都愣在當場。

「又熱又冷,大師姐應該是走火入魔了。」此時,王安下了結論,「大家都在石洞內,我們一點兒事都沒,足以證明石洞內是沒危險的,現在出去的話,外面黑漆漆的,正是一些高階靈獸出沒的時機,沒准比這裡危險得多。」

「走火入魔?」

「聽說她修煉的是海納百川那種天階心法。」采晴哼了一聲道。「剛剛修煉就走火入魔了啊!」

「這可是大師姐,尊重一點兒。」王安瞥她一眼,隨後從兜裡掏出一顆丹藥,捨不得的拿在手裡摸了好一會兒,這才依依不捨地喂到了江籬口中,一邊餵還一邊念念有詞地道,「大師姐,這可是的的珍藏,以後準備進階築基的時候用的中階上品凝神丹,等你好了,可得還我雙倍,啊,不對,得還我一瓶!」

「哼!」采晴又哼了一聲,自顧低頭坐到了一旁的角落裡。

餵了丹藥之後,江籬仍是沒多大好轉。

「大師姐臉都凍青了。」王安一直關注著江籬,他可是賠了顆丹藥的,要是人沒救回來,那可就虧大了。

「要不要聯系石頭師叔?」

石頭師叔就是清淵,石頭是新人弟子們私底下給他取的綽號,此時沒有旁人,采晴便這麼叫了,「讓石頭師叔把她帶走。」

「帶走的話這次試煉不就沒通過了。」

「沒通過又如何,她是典藏樓唯一的弟子,難不成還會被逐出門派不成。」

「總歸是有懲罰的。」沉錦道。

「再說你想聯系還聯繫不上呢!」王安說著,拿出那塊玉牌,「之前說若是遇到危險可以放棄試煉跟他們聯系,但現在你看……」王安揚了揚手中的玉牌,「我們家就是專門做這生意的,傳音石,傳訊符、朱砂、符筆這些,這塊傳音玉牌內的陣法是單旋陣,也就是說,只能他們聯系我們,而我們根本聯繫不到他們!」

胖子王安呵呵一笑,「真的遇到危險,如果我們放棄對抗了,放棄的可不僅僅是試煉的機會,還包括我們的生命!」

「真的?」

「騙你幹嘛!」

聽了王安的話,沉錦和采晴的心情也沉重起來,而就在這時,地上江籬的一聲微弱的呻吟又將沉錦的注意力轉移了過去。

他看到江籬蜷縮成一團,身子顫抖不停,她的身上都結了一層白霜,就連身下的地面上,都凝了一層薄冰。

王安這時又開了口,「咳咳,我看過不少話本子,這個時候若是將師姐抱住,用體溫溫暖她的話,或許能幫她一把。」說罷之後,他笑瞇瞇地看向了沉錦。

不是說沉錦跟大師姐是青梅竹馬的一對麼,幫她暖身的自然非他莫屬啊!

還沒等沉錦回答,就聽采晴道,「不行,你胖一些,不怕冷,你去才對!」

「誰說我不怕冷了,我最怕冷了!」

兩人爭執起來,沉錦深吸口氣,「別鬧了,大師姐是典藏樓路遠長老唯一的弟子,資質又極為驚人,我們若是救了她,少不了好處,只怕就算這次拿不到前三,典藏樓也能隨便去了。」

「好吧!」

「王安你抱著她的身子。」

「為什麼是我?」

「因為你肉多!我和沉錦都比她要矮小得多。根本就抱不住!」

於是,王安哆嗦著將江籬抱在了懷裡,沉錦頓了一下,將江籬的鞋襪解開,把她的一雙凍成了冰坨子的腳塞到了自己的懷中,而采晴則是不情不願地抱住了江籬的一隻手。

一邊抱著一邊嘀咕,「你怎麼能脫掉她的鞋襪呢。」

王安已經凍得牙齒上下打架了,還忍不住回嘴,「話本上不只脫鞋襪,衣服都得脫呢,用身體去暖她,懂嗎?」

「那你脫啊!」采晴怒瞪了他一眼,說話的時候,口中也吐出了一口寒氣。

沉錦牙齒也磨得咯咯的響,他覺得懷裡抱著的那坨冰把他肚子都凍疼了,體內靈氣運轉都仿佛停滯了一樣,周身的血液都隨之冷了下來。

「別吵了,這太冷了,運轉靈氣驅寒。」

沉錦一字一頓地道。

三人一邊給江籬取暖,一邊運轉靈氣為自身驅寒,一晚上折騰下來,也是格外的疲憊。

而此時的江籬,正處於水生火熱之中。

那簇火苗衝入了她的丹田識海,熊熊烈火,瞬間席卷過來,烈火燎原,把她的神識完全搾乾!

這是,是奪舍!

江籬快要瘋了,她竟然被一簇火苗奪舍,難怪對方一直沒有殺她而是折磨她捉弄她,目的就是為了讓她精神崩潰,如果因為疼痛和害怕而失去了意識,對方奪舍簡直是易如反掌!

只是現在,她的神識快要被火苗燒乾了,她的元神幾乎要被烈火焚燒成灰燼,既然它有這樣的實力,為何不一開始就展現出來?

「叮!」

就在這時,江籬聽到了清音鈴響動的聲音。

清脆的鈴聲響起,小小的鈴鐺在她手指上碰撞,一聲接一聲,越來越急促!

這是幻境!

隨著鈴聲越來越急,江籬聽到啵的一聲,就仿佛有一個水泡被戳破炸開了一樣,下一刻,她發現自己的丹田識海中並沒有什麼烈火燎原,那裡只有一小簇藍色火苗,散發出妖異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