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3 章 新人試煉

A- A+

新入門弟子測試在三日之後。

此次納新的弟子人數算上江籬和沉錦統共四百人整。這四百新人將會乘靈舟前往滄瀾仙宮選定的試煉島,在島上生活半月,能夠順利獵殺四階以上靈獸奪取靈石者視為合格過關。

而所獵靈石多少最終會決定他們的排名。新人前三,獎勵進入典藏樓上層挑選修煉功法資格。

這獎勵對於江籬來說完全可有可無,只不過她也沒有實力去爭前三,四百名新人弟子,除了她,修為已經全部進階到了凝神期。

就連沉錦也不例外。

天玄體質的沉錦,在三個多月的時間裡,已經從一個從未修煉過的凡人,成功跨過煉氣期的門檻,進入了凝神之境。反倒是修行了近十年的江籬,還卡在煉氣八層。

因為各方爭搶,沉錦去處一直爭執不下,結果爭來爭去,沉錦入了掌門門下,被掌門首徒季陵真人收做弟子。這樣一來,雖然大家都心有不甘,卻也不再多說什麼了。

須臾長老的愛徒張玉被罰關了禁地,在靈氣稀薄條件惡劣且撞不到機緣的苦寒秘境之中磨練心智,這樣的處理結果須臾長老表面沒說什麼,心頭是把路遠給恨透了,連帶著江籬都沒好臉色看,也記在了心中。

如果這次發現沉錦的不是路遠,而是其他長老或門派弟子,結果定然就會有所不同,至少,沉錦必然能入他門下。想到這裡,須臾長老又是一陣氣悶,將手中典藏樓的需求清單給揉成了一團渣。

路遠那死不要臉的明明都已經離開門派出去辦事了,每月還雷打不動派人送需求清單上來,這些丹藥材料加起來培養數十個優秀弟子也綽綽有餘了,他倒要看看,典藏樓那江籬到底長進多少,配不配得上這麼多資源!

這次試煉島新人測試,便是他提議讓江籬也參加的。其余各島新人都有不少,幾人一起完成任務肯定會更快,至於典藏樓江籬光棍兒一個,不過她天資那麼厲害,又每月領了那麼多資源,修為總能遠遠超過其餘弟子才是,否則,怎麼說得過去。

想到這裡,須臾長老呵呵一下,隨後跟身邊的人吩咐下去,試煉島上,新人弟子若是碰上了典藏樓江籬,定然要好好表現,跟那天才好好討教一番,從中汲取經驗才能得到更大的提升。

……

三日後,江籬和此次新入門弟子一起登上靈舟。

滄瀾仙宮門派弟子服大體相似,但一峰一樓七島在細節上有不同之處,江籬的衣襟上就用金線繡了一座金色小塔,很小的一丁點兒,不仔細看都看不出來。只不過大家都聽說過江籬的名頭,還知道她標誌性的紅臉,所以江籬一出現,就被四百多人一齊行了注目禮。

這些人自然包括引領這些新人前往試煉島的滄瀾仙宮弟子。負責此次試煉之人,便是戒律堂的清淵,乃是戒律堂莫長老首徒,別的新人至少也得喊他一聲師叔,倒是江籬實則與他乃是平輩,須得喚對方一聲師兄。

那清淵生了一雙濃眉,且面目冷硬,杵在那裡就像一塊石頭,江籬這一聲師兄可喊不出口,她盡量站在靈舟角落降低存在感,然不管待在那裡,就有無數視線鎖著她,讓她覺得壓力巨大。不過一會兒之後她也就釋然了,被看一下又不會死,江籬索性盤腿而坐,在靈舟甲板上看似閉目養神,實則修煉起心法來。

靈舟上,總有人忍不住道,「那個就是這次入門的大師姐?天資逆天,可是看起來才煉氣期修為啊。」

大師姐修為最差,實在叫人有些接受不能。

「她在做什麼?」

「修煉?」

「靈舟上四處都是人,氣息駁雜,靈氣也不純粹,修煉之時一定要靜心凝神,坐這兒修煉,不可能吧!」

幾個人竊竊私語,那清淵將他們瞥了一眼,頓叫這幾人立刻噤聲,只覺得腦袋上被倒了一桶涼水,被那一眼給凍成了冰渣子。

新人弟子不敢在說話,清淵便回頭,又瞄了一眼江籬。

清淵作為戒律堂長老首徒,在門中地位已是頗高,修為又怎麼會弱。他現在已經是元嬰初期,在滄瀾仙宮也能排在前一百位。此時他能夠看到她周圍的靈氣仿佛被一隻大手拼命攪動,進入了她的體內。

果然是海納百川,只是明明修煉了海納百川,為何修為進階還如此之慢?

清淵心中好奇,對這輩分上的小師妹免不了多看幾眼,一路上對江籬說話的時候,石頭臉也顯得稍微柔和了一些,看在其他人眼裡,心頭就免不了有些不平衡了。

明明修為那麼差,長得又那麼醜,怎麼就能得到門中前輩另眼相看。資質好?資質好修為能差成這樣,該不會是測試的玉石出問題了吧。

心中存有這種想法的弟子不是一個兩個,而東亭山的新人們更是知道她一個月要用掉門中多少資源,對其更是心生不滿,若是自己能得到那麼多資源,如今修為早就突飛猛進,一舉突破凝神期進入築基之境!

……

待到了試煉島,清淵真人宣布了規則之後,便讓這些新人弟子自行入島,也就在這時,江籬才看到沉錦朝她過來,邀她一同入島。

沉錦身邊還有一個少年和女童,男的大約十多歲,圓臉大眼,長得白胖胖的頗有些討喜,女童看起來不過六七歲,鵝蛋臉大眼睛,粉雕玉琢的米團子一般,像是年畫裡走出來的一樣。這女童生得也是胖乎乎的,但五官精致,長大了瘦了的話,不曉得得多驚艷。如今跟沉錦站在一塊兒,也是格外的登對。

「姐姐,入島之後我們結伴同行吧!」

沉錦笑吟吟地邀請道。他接著指著身後的少年,「這是丹藥島弟子王安。」說完又朝著看向那位女童,「這是東亭山的小采晴。別看她年紀小,修為可是很厲害的。」

采晴不就是那侍女采蓮的妹妹麼,沒想到入了東亭山。

王安長相憨厚,朝江籬行禮活像給人拜年,「大師姐好!」

采晴則是瞪大眼睛瞅著江籬,頓了片刻才不情不願地喊了一聲師姐。

「大家一起也好有個照應,比一個人孤身犯險要好得多。其他弟子也是三五一群的,姐姐就和我們一道吧!」

組隊刷怪的確比一個人要好得多,江籬想了一下便同意了。至少這一隊人裡還有個熟識的沉錦,比其他人還是要值得信賴一些。

四人結伴前行,走了老遠還沒遇見靈獸,而天色已經晚了,他們尋了個石洞住下,等到天亮之後再繼續出發。

夜晚的石洞之中,寂靜得讓人心神不寧。因為怕引來高階靈獸,他們並沒有生火,而這石洞之中黑乎乎的一片,哪怕用神識,也只能看到一些淡淡的輪廓。

江籬甚至覺得,她連其餘三人的呼吸聲都完全感應不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