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2 章 門派納新

A- A+

江籬覺得自己修煉的心法海納百川並沒有師父說的那麼恐怖。

除了第一周天的時候痛不欲生,之後身體就沒有任何不適了。如今她運行了九個周天,本來神識是有些疲憊的,然就在她一個小圓滿完全練完,江籬便發現自己進階了。

煉氣四層!她以前修為增進一階要好幾年,如今這麼輕鬆的到達煉氣四層,足以讓她欣喜若狂,江籬再接再厲,每天除了吃飯就在修煉,睡覺都是坐著睡,沒幾天就養成了睡覺也緩緩運行心法的習慣,如此堅持一月出關,江籬已經到達了煉氣五層。

她出關之時神采奕奕,只覺得外面陽光無限好,晴空朗朗萬裡無雲。

江籬神識覆蓋典藏樓,這時候便發現典藏樓外聚集了不少的人。人數大概有近兩百,站在典藏樓外的空地上。

「凌軒!」

「到!」被叫到名字的少年走出隊列,昂首挺胸地朝前過去,然走出幾步,江籬便發現典藏樓外面的鎮樓石獅眼珠轉動,緊接著一股強烈的威壓從石獅身上散發而出,猶如海浪一般朝那少年洶湧而去。

少年哇地吐出一口鮮血。只是他咬緊牙關,一直死撐著往前,視線看著前方的一道金線,恨不得直接撲過去。

待到終於到達金線位置,少年臉上露出一個放鬆的笑容,他臉上帶著笑,而整個身子卻咚的一聲栽倒在地,受傷顯然不輕。旁邊有仙宮弟子便施展法訣將人托起,放到旁邊的石凳上。

之前叫人的那名修士則冷聲道:「過關!」

……

見江籬對那邊的情況有興趣,旁邊伺候的侍女便道:「少主,現在是門派納新時間。典藏樓這裡是第三道測試,過了這關,再登道心梯,便能成為滄瀾仙宮的外門弟子了。」

「道心梯?」

「就是仙宮的白玉石階,平素陣法沒有開啟,在考驗新人的時候會有陣法磨練他們的心境。」

一邊聽著侍女解釋,江籬一邊打量那兩百多名新人的實力,隨後她有些汗顏,因為那場中新人,隨便哪一個修為都比她高。

「往年路長老不收徒,所以沒有新人有意拜入路長老門下,如今路長老收了弟子的消息已經傳開了,今年我們典藏樓也收了不少的帖子呢。」

滄瀾仙宮收徒倒是要遵循雙方的意願的。

仙宮除了供奉仙人老祖的浮空島和掌門所在中上層虛懷殿外,便分為一峰一樓七星島。

一峰便是東亭山,其峰長老須臾乃是元嬰大圓滿,有望衝擊渡劫之境,而渡劫之後,便是飛升成仙。東亭山掌管門派修煉資源發放,其門下弟子實力也更強,故而每次納新,想要進入東亭山的新人弟子最多。

一樓則是江籬所入典藏樓,路遠長老修為與須臾長老不相上下,不過路遠一直不收徒,所以那些新人只能另擇去處,如今路遠長老收徒的消息傳了出來,大家的心思都活絡了。畢竟,典藏樓內,收藏的可是別處都沒有的高級修煉功法。

七星島當然也不弱,只不過相比一峰一樓名氣要稍微差了一丁點。

七座島嶼其中有六是根據修士所擅長修行的來劃分的,分別為丹藥、陣符、煉器、御劍、馭獸、樂音。還有一島名為戒律,違反了門規的弟子,都是由戒律島修士處罰。

新入門弟子可以向自己想加入的各峰遞申請帖,若是對方同意,便算是入其門下,當然,這並不代表會有長老親自教導,事實上,這些新入門弟子所拜的師父,已經不曉得是各峰長老底下多少代弟子了。

也正是這個原因,才使得典藏樓的申請帖堆了高高的一摞。江籬沒有收徒的資格,若是入了典藏樓,那就妥妥的是路遠長老親傳弟子啊!

「師父他怎麼說?」

江籬馬上就要升為大師姐了,她怎麼覺得自己有點兒緊張呢,煉氣五層的大師姐……

想到這裡,她之前進階的那點兒喜悅心情又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路長老還沒回來。」

說道這裡,那侍女笑了一下又道:「這兩百日是考驗的最後一批了,目前已經通過道心梯的有三百二十一名,其中資質優秀能夠進入內門的共有六十七人。向典藏樓遞了帖子的有二十三人。」

她笑盈盈地看著江籬,「如今典藏樓全由少主做主,這納新選人,少主若是點頭,也是可以暫且收入門下的。」

江籬扭頭看她一眼,「你叫什麼名字?」

侍女頓時恭謹答道,「奴婢采蓮。」

這次進入內門的新人中有她的妹妹采晴,所以她才會在江籬面前建議,若是能將妹妹收到典藏樓,一是有個照應,二來典藏樓如今的確不錯,路長老對他們管得也很鬆,最重要的是,這個大師姐年紀又小,剛剛從凡間界過來還單純得很,看起來傻呆呆的很好相處,他們入了門之後,不會被欺負。

所以,現在她就想慫恿江籬把人給選了。

路長老臨走之時吩咐門中大小事由江籬做主,所以這納新一事,她也是能做主的。想到這裡,采蓮看著江籬的眼神,就更加的熱切了。

「這次的新人有你認識的人?」江籬見到采蓮的樣子,心中就已經有數了,她現在雖然只有十三歲,但活在世上的念頭,統共加起來已經有了二十九年,怎麼可能還是啥都看不明白。

「我……」采蓮嘴唇一抿,隨後直接跪下道:「少主,奴婢的妹妹這次也在新人之列,奴婢只是想讓妹妹呆在身邊,好有個照應,她還小,如今年紀不過六歲。」

江籬接過那摞帖子翻了一翻,果然在裡面找到了采晴的名字。

采晴。六歲,凝神期一層修為,中上之資。

六歲就是凝神一層修為,還只能算做中上!江籬默默地扯了下嘴角,這叫煉氣五層的她情何以堪。她拿過之後又去看其他人的,一個接一個往下看,結果就聽到火鴉撲騰翅膀飛了過來,「爺我最討厭人多了,小路子也是一樣,否則的話也不會這麼多年不收徒,收你已經是破天荒了,你一個都讓他頭大了,還給他找麻煩,你腦袋是被門擠過吧?」

火鴉說得還不盡興,繼續道:「還是你臉上那塊疤其實是門板夾的?」

旁邊的侍女采蓮臉上一陣青一陣白,神情顯得有些惶恐不安。

火鴉罵完之後,又轉頭看向采蓮道:「誰叫你在主子面前多嘴多舌了?再有下次,自己去戒律島領罰!」

采蓮頓時臉色蒼白如紙,惶恐退下了。

那侍女采蓮戰戰兢兢的樣子讓江籬心頭有些不是滋味兒,她是燒了高香才走到了現在這一步,如果沒有這樣的機遇,她就算是留在了滄瀾仙宮,日子也絕對不會好過。

這裡的地位尊卑,比凡間界的皇宮裡還要分得清楚。

修真界,強者為尊,有強大的實力,才能庇護一方。而她現在,就在師父路遠的庇護之下。

「師父一個都不收?」

「不收不收,有你就夠他頭疼了!」火鴉不耐煩地道。它都懶得看她一眼,閉關一月,居然只從煉氣三層漲到五層,這樣的實力,只叫人懷疑那測試石是不是出問題了。

江籬被火鴉說得面紅耳赤,剛剛出關,又把自己關進去修煉了。她這一閉關,沉錦過來也就見不到人,只能心有不甘地回去了。

……

閉關修煉,時間便猶如流水一般匆匆而走,三月轉瞬即逝。

而入門三月之後,就是新入門弟子的第一次測試。江籬雖然是路遠長老收的親傳弟子,但在仙宮仍屬仙人,這新人測試,她也得參加。

三月修煉,江籬從煉氣五層進階到了煉氣八層。她的海納百川第一層心法已經運用得極為熟練,平素裡即便不主動運行,也能驅動靈氣順著心法路徑在經脈之中緩緩流動。

只是,煉氣期八層修為,能夠通過新人測試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