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1 章 大羅金仙

沉錦現在去處還沒落實。

雖然他是天玄體質,放到以往絕對是重點關注的對象,但因為有了江籬在前,他這回就顯得憋屈多了。雖然大家都在爭搶,但還沒確定去處的他只是居住在仙宮的客房,而那些修士似乎也忘記了他還沒正式開始修煉,凡人一個未曾辟穀,還需要吃東西的。

客房麼,靈果倒是有準備,因此這兩天,沉錦都是吃果子過的。即便是鮮嫩可口的靈果,連吃幾天,他嘴裡都澀了,心頭更是冒了酸!

沉錦有心想跟其他修士委婉的提一下,卻發現那靈果每日一盤送來,哪怕他睜著眼睛一直不睡,也未見過到底是誰送來的。直到今日才有一女修出現,他想了想,便提了想見見自家姐的意思。

江籬現在是仙宮大紅人,那女修自然不會推諉,直接領了他過來。

等到見著江籬,沉錦眼眶都紅了。

沉錦謝過那引路的女修之後,央著江籬帶他參觀一下典藏樓。江籬自是應了,一入典藏樓,看到樓中修士稱呼江籬為少主,對她恭恭敬敬的樣子,沉錦目中盡是艷羨,他也不藏著掖著,連道:「姐姐,你過得好我就放心了。」

江籬一路走一路為沉錦介紹,只是沒走多遠便聽得沉錦肚子咕嚕一聲響,這情形與她當日如出一轍。

江籬頓時明白他餓了,看著沉錦紅了臉羞赧的站在那裡,她微笑著讓人備了飯食。

沉錦雖是餓得慌了,但吃飯的時候也沒有狼吞虎咽,顯得格外有教養。這樣的人,一般人家哪裡養得出來。他入了仙宮,也沒提過要求丹藥回去救奶奶,這就證明,當初他說的這番話的確是哄她的。

看著沉錦動作斯文的用膳,江籬心中歎息一聲,不管在凡人界是何等身份,到了這裡,也就什麼都不是了。一切都得重新開始。

待沉錦吃飽喝足,兩人又絮絮叨叨的說了會兒話,待到日落西山,沉錦需得返回,江籬便將他送了出去。

兩人沿著白玉石階往上,走走停停,影子倒影在階梯之上,忽遠忽近,就著那暮色的輝光,只看背影,倒也是極為賞心悅目的。

滄瀾仙宮隨便一個普通修士,哪怕是侍女奴僕的修為對於他們來說太過高深,此時雖然路上並無一人,但兩人一路前行的樣子,依然是被眾多人看在眼中的。特別是沉錦拉了江籬的手,這等親密的動作自然逃不過大家的眼,如此一來,大家心中也有了些計較。

兩人是靜靜地往上走的,沉錦沒提要騎乘靈獸,似乎很享受牽著江籬手的樣子,江籬也沒提,倒被沉錦認為她也是這般想法了。

殊不知此時的江籬覺得很困惑。

她腦子裡似乎聽到了一個奇怪的聲音,而心跳卻是沒有緣由的加快,咚咚的響動讓她覺得那顆心像是要從胸腔內蹦出來一樣。冥冥之中有一種感應,使得她沿著白玉石階機械的前行,一時之間,把還牽著的沉錦都給忘了。

一直到她的手被沉錦一拉,江籬這才回過神來,她扭頭看向沉錦,就見他一臉擔憂地道:「姐姐,你剛怎麼了?」

「啊?」

「這裡是通往上層浮空島的路了啊,不能再往上了!」

如今上層浮空島是滄瀾仙宮禁地,除了掌門和長老,其餘人皆不得上前。這裡雖是無人看守,但早有陣法防御,他們若是繼續往前,受傷甚至死亡都有可能,就算僥幸未傷,也定然會驚動全門,因為觸犯門規而被處罰。

江籬腦門上都有了汗。

剛剛若不是沉錦拉著,她肯定就渾渾噩噩地上去了。

那上面到底有什麼?為何剛剛她仿佛入了魔怔一樣,就不由自主地想要上去看看呢?

江籬心頭下意識地覺得有些害怕。畢竟那種不由自主地做出違背自己意願的事情,一般情況都不會是什麼好事,難道仙宮也有勾人心神的魔物,想到這裡,江籬身子一抖,快速地下了幾步階梯。

而這時,那種奇怪的感覺便算是徹底消失了。

將沉錦送回了住處,江籬這才返回典藏樓繼續修煉。她心中是打定主意,以後能避則避,盡量不要靠近上層浮空島。

而在江籬修煉之時,上層浮空島上,那座飛升老祖的翡翠玉石像上那層朦朧柔和的光芒漸漸消散,最終歸於平靜了。

真仙界,墨修遠眉頭微微一皺。

他是萬年前飛升真仙界的墨修遠,而飛升真仙界,只不過是換一處地方繼續修行罷了。墨修遠伸出手指揉了揉眉心,只覺得神識格外疲憊。

墨修遠萬年前飛升地仙,如今已是大羅金仙之境。

數月之前,他才剛剛渡劫進階。

這一次渡金仙之劫,他早先卜算多次皆是死局,最終只能設法瞞天過海,險之又險的絕境逢生。

他本是玄仙之境,祭煉出來的分身足以以假亂真。不過這樣並不能蒙蔽頭頂那天,墨修遠將元神分出一半存於分身之中,讓分身與天劫對抗,自己卻藏於隱匿身形的仙器之中。

本來天劫也朝著那分身轟去了,雖然分身受傷他自己也不好過,但這死局大概是解開了,卻沒料到,遇上了仇敵從中作梗,破了他的隱匿仙器,使得老天捕捉到了兩道同樣的氣息,其結果就是,他本身分身皆沒逃掉!

被那九重天劫一連轟了整整三日,本身分身盡毀,元神出竅,僥幸附著在一隻烏鴉之上。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分身之後所受雷劫威力稍小,他拼命控制分身逃到下界,這才躲過一劫。

肉身已毀,分身還在,元神雖然重創,到底還是沒有湮滅,養個幾百年,也能回過氣來。

這死局算是解開了,而他的天劫已過,也算是半個大羅金仙了。

卻沒想到,墨修遠落入下界之後,又遇上了極為頭疼的事。

烏鴉停在樹梢上,看著落在墳地裡的分身被人給扛走了。

那時候他極為虛弱,分身內的元神早已經被神雷給轟成了渣,而他附身的烏鴉又恰好是隻凡鳥,當然,如果不是凡鳥,以他當時的虛弱程度,也根本奪不了舍,正是這個原因,使得他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對方把身體給扛走了。

那門派外面還有防御陣法,一開始的時候,墨修遠根本進不去。

等他好不容易進去了,就發現,自己的肉身,已經被那小姑娘煉制成了活屍,還取了個名字叫江笆。

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讓他頭疼的是,那分身還生出了自我意識。明明已經斬斷了心血聯繫,卻不知為何分身仍對那小姑娘有感應。

哪怕現在他已經重新回到了自己身體,那縷細微的意識依舊頑強的存在。用通俗一點兒的話來說,現在的大羅金仙墨修遠,是個名副其實的精神分裂。

江笆的意識趁他不注意的時候,給下界滄瀾仙宮留了神諭,要去仙凡交界處找人,幸虧他反應過來,將其阻止。

這也是為何那神諭斷斷續續不完整的緣故。

而現在,江笆感覺到了江籬的靠近,竟也用原本的心血感應去喚她,若不是他及時反應過來,那小姑娘如今已經上了浮空島。

墨修遠實在頭疼的厲害,這身體本來就是分身,而那江笆的意識乃是分身所孕育出來的,他雖是主元神,卻也算是外來者,所以,他去除不掉那縷意識,幸得那意識極為虛弱,若非遇上江籬的事情不會輕易出現,墨修遠如此想著,也就只能忍了。

只是他從前修行心無旁騖,才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進階到大羅金仙之境,如今因為那縷意識,使得他心中有了記掛,若是因此而誤了道心……

墨修遠搖了搖頭,目光幽深。

他修行萬年道心堅定,斷然不會被那麼一縷意識所干擾。墨修遠閉上雙目,運轉心法吸收天地靈氣,繼續溫養修復受損的元神。

而此時,專心修煉的墨修遠並不知道,他自己的眼睛悄悄睜開了一道細縫。

江笆只能看到仙宮浮空島雕像附近的情形,沒有見著江籬,他顯得格外的失望。隨著墨修遠的逐漸恢復和增強,他的意識只會越來越微弱,最終,被其徹底吞噬。

「江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