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6 章 老祖顯威

江籬一直覺得自己挺了解沉錦這個人。

年紀小,家裡條件應當不錯,出自大戶人家,但也可能過得比較辛苦,所以才會獨自一人出來尋仙。

若不是她多活了那麼多年,她必定感覺不到他的心思深沉。然而從一開始相遇,她對其或多或少也有些懷疑。印象最深的是那次,他偷偷作嘔時候的樣子。

她並沒有全心全意的信任他,但對沉錦的情緒也是說不清道不明的,總覺得牽扯很深,一時也割捨不開。

她救過他。但不是沉錦,她也根本渡不了湖。

那個時候,沉錦如果不立下誓言,江籬渡不了滄瀾湖。

同樣,如果不是沉錦的關系,她也來不了滄瀾仙宮。最重要的是在試煉島上,采晴明顯很討厭她,小胖子又是商人本色,那三人中以沉錦為領袖,如果不是沉錦要救她,或許她已經被幽冥鬼火給凍死了。

她醒來的時候,自己的雙腳是被沉錦抱在懷裡的。他整個人都凍得木了,正是這份恩情讓江籬記著,所以送了那顆千珠碧。

千珠碧對她來說無用,然後那時候她也不知道那小金蟲那麼能吃,她在典藏樓享受的資源太多,自個兒也沒什麼缺的,所以才會把千珠碧贈了沉錦。

怎麼說呢,就是她覺得沉錦哪怕心思重,但起碼是不會害她的。他只是機靈了一點兒,對權利或者利益看得有些重,處事圓滑了一些與年紀不太相符。

沉錦想讓自己過得更好,而誰都想讓自己過得更好,她也可以理解。只是江籬真的沒想到,這個時候,沉錦就這麼把她給賣了!

當然,如果不是一直以來,她對沉錦都沒有存過異樣的心思,這個時候或許還會覺得感動,但江籬經歷了穿越,經歷了門派覆滅,看多了人心險惡,自然不會被這點兒事情蒙蔽。

先前沉錦所受的壓迫,此時俱都降臨在了江籬的頭上。江籬修士剛剛凝神期,而此時雲山門楚雲並非只是用了神識攻擊,他依然伸出一指,朝著江籬輕輕按下。

相比沉錦一直直挺地站著,悴不及防之下的江籬是被壓趴下了的,而因為趴下受力面積大的緣故,她的四肢也是張開的成大字型地趴著,這等樣子,自然讓滄瀾仙宮修士倍感屈辱,也暗道江籬不爭氣,明明資質更高,卻不如沉錦有傲骨!

最先反應過來的是路遠!

他手中長劍一分為七,雪亮的劍光朝著楚雲刺去!

「楚老道,放開我徒弟!」

砰砰砰,前面三劍撞上無形的結界,飛劍盡數斷成兩截,到了第四劍時,結界晃動,飛劍沖破那屏障,攻向了楚雲後背。

楚雲不慌不忙,衣袍微微一鼓,像是灌了風,待飛劍撞上之後,猛地往回彈開!

路遠頓覺失去了對飛劍的掌控,而那飛劍,竟是被彈向了地面上的江籬。

飛劍呼嘯而來,猶如一道閃電!江籬趴在地上渾然不能動彈,背上冷汗如漿。她的手指勉強能動,指甲只能勉強摳著地面!

在楚雲的威壓之下,新人弟子俱都是不能動的,而石頭師父清淵雖離得最近,卻是楚雲重點的關注對象,他也動不了!

渡劫飛升之後,修為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這也是為何這麼幾千上萬年來,修真界也沒有一個飛升修士的緣故。

只是那楚雲之前雖是元嬰期老怪,但壽元將近已是鶴髮雞皮,大家都以為他快要隕落,卻沒想到他能突破境界飛升,他到底是得了什麼天大機緣?

清淵此時僅有眼珠能夠轉動,眼睜睜看著那飛劍朝著江籬刺去,奈何動彈不得!

卻在這時,沉錦動了。

新人弟子很弱,所以楚雲沒放在心上。沉錦神識有千珠碧的滋養,加上本來就極為優秀,這段時間進展也是飛快,而且剛剛楚雲壓制的就是他,現在轉移了目標,對他更是鬆懈。

這個時候勉強能動的,也就只有沉錦了。

他朝著江籬的方向撲了過去,同時手中彈出一道金光,想要將那飛劍擊飛!

只是畢竟差距太大,那點力度並沒有對飛劍造成絲毫影響!而因此威壓存在,他動作僵硬,已經是來不及了。

江籬手指死死地摳著地面,這種被碾壓的無助和絕望,讓她心中生起一股戾氣!

「啪」的一聲,飛劍重重地插入江籬的耳朵旁邊,釘住了她的一縷頭髮!

「哈哈哈哈……」楚雲狂笑起來,看著螻蟻一般的小人物拼命掙扎,看著那些人的無助,攔著滄瀾仙宮那些高高在上的修士,他覺得心情很不錯,當年滄瀾仙宮對雲山門的侮辱,他日後要盡數討回!

今日只是起個頭,他要將滄瀾仙宮從修真第一大派拉下馬,他要將他們這些人打落神壇!

神識掃到那具玉石雕像,楚雲冷笑一聲,你們的仙人老祖自身難保,沒了他的庇佑,總有一天,滄瀾仙宮會從修真界除名!

楚雲打量了一番江籬,面露鄙夷之色。不過他呵呵笑了兩下,「站在最前面,又是路遠那無知狂徒的徒弟,莫非,這就是那資質逆天的新人弟子?」他嘖嘖歎了兩聲,「這修為看起來實在是差強人意,你們滄瀾仙宮新人第一人,連我們雲山門外門弟子都不如了。」

他騎著青牛落在了江籬頭頂一丈外,袖子一揮,便狂風大作,吹得江籬髮絲散亂,而在他眼中,江籬那面具是沒有效果的,他自然能看見底下的紅疤,頓時臉上鄙夷神色更重,「死丫頭,入我雲山門,饒你不死!」

「滾!」路遠一聲怒吼,這回卻是不敢輕舉妄動了。

對方雖是飛升仙人,但實際上,掌門和幾個長老也有打算。浮空島豈是能輕易闖的,他們這會兒仍那楚雲張狂沒有硬拼,便是再啟動浮空島的誅邪陣!

陣法乃當初老祖賜下,這楚雲剛剛飛升根基不穩,定能將他拿下。如今他靠近地面,若是能夠落地,那更是最好不過!

江籬腦子千回百轉,卻不知如何應對。

沉錦將皮球踢給了她,她要踢到誰身上?同意是找死,不同意更是找死!雖然此時那楚老道已經撤去了威壓,但江籬心跳猶如擂鼓,這種壓力,比之前的威壓更讓她難受。

「還不回答?」

楚雲再次怒喝,震得江籬頭暈耳鳴!

同一時刻,楚雲大掌伸出,一道金色掌印直接朝著江籬頭頂壓下。

江籬雖然力微,這時候也不會閉目等死!她催動幽冥鬼火,迎上了金色掌印,手中柳條翻轉,數道荊棘從柳條內伸出,想要纏上楚雲衣角!

「咦!」這次,輪到楚雲驚訝了。

沒想到,這死丫頭當真不錯,面對他的攻擊,還能反抗,而且她那神識遠比修為強悍,怕是能當金丹期,果然是個好苗子!雖不知為何修為低,但這份魄力也是不錯,最重要的是,她收服了天火幽冥鬼火,既能煉丹又能煉器!

此女入門不過一年,想來與滄瀾仙宮淵源不深。若是識相一點兒,倒能讓她入門!想到這裡,楚雲收了半分力道。

「你願是不願?」

江籬此時心中戾氣漸深,門中掌門和長老當真一動也不能動?弟子被辱,打臉上門,他們都不出手,讓一個小小的新人弟子自己拼死拼活?

不知為何,江籬心情極度糟糕,她眼眸深紅,情緒極為狂躁不穩。

「成!」

就在這時,整座上層浮空島劇烈晃動,就像是真的整座島嶼要浮空而去一樣。

浮空島角落五處銀光沖天,光柱足有三人合圍之粗!

與此同時,地面的青磚上布滿金色細紋,大量細紋齊聚楚雲腳下,猶如鎖鏈一般,突然拔高數米,將他腳踝悉數纏住。

掌門面露喜色,縱身躍出,「楚雲,飛升渡劫又如何,你多次挑釁仙宮威嚴,今日便將你就地斬殺,取你狗命!」

只是他沒想到,楚雲絲毫不懼,「區區誅邪陣法,能奈我何?」

楚雲手中拋出一件法器,那法器乃是一截翠色手骨,晶瑩剔透,他將手骨往下一拋,細細的指節插入地面,剎那間,整個島嶼地面仿佛被巨力劈開,如此一來,那些陣法金紋便被裂縫所替代。

幾位長老面露驚懼之色,「那是,那是仙器啊!」

楚雲剛剛飛升,竟有仙器在手!

然就在此時,浮空島上玉石雕像猛地迸射出雪亮的光芒,與此同時,浩瀚威壓猶如從天際冒出,一道驚鴻劍光從天而將,劈天裂地,猶如銀色巨龍,朝著楚雲當頭斬下。

那等威壓,讓楚雲頓覺不妙,汗流如漿。

怎麼可能!

不是說那墨修遠身受重創被困秘境之中,為何,為何會這樣!他敢來挑釁,自然是因為墨修遠無力護住滄瀾仙宮,卻沒想到,他還在!還能隔空施展驚天一劍!

楚雲不得已,只能拋出仙器翠仙骨去擋!

只這一擊,仙骨上便出現諸多裂紋,而他仍被劍氣所傷,哇地一聲噴出大口鮮血。

「祖師爺,祖師爺顯威了!」

仙宮上下一片喜色,紛紛祭出法寶要將楚雲就地斬殺。

楚雲見勢不妙奪路而逃,他乃渡劫飛升修士,全力逃命倒無人能攔住,只是眨眼之間,便無跡可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