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7 章 師父護短

眾人神情激動,高呼祖師爺顯靈。唯有江籬滿頭大汗地杵在原地,她臉色蒼白,一手死死地揪著心口的衣襟。

先前莫名的憤怒和狂燥,如今心口悶悶的疼痛,都讓她覺得極為古怪,卻又不知緣由,仿佛被別人心神所影響,又像是感受到了別人的心情?她怔怔地站在原地,心情久久不能平靜。

路遠飛到江籬旁邊,關心地問道:「怎麼樣受傷了沒傷哪了」

江籬搖頭,低聲答應,「沒傷著。」

路遠以為她是被嚇到了,寬尉她道:「小籬真不錯啊,面對飛升修士也能反擊。」

師徒二人說話之際,掌門滿面紅光地讓仙宮上下所有弟子都上浮空島,本來說的新人弟子祭拜祖師爺,如今也就變成了門中上下齊齊登上浮空島,向祖師爺表達謝意。

江籬他們這批新人弟子,這個時候也就只能站在後頭了。

只是眾人前往大殿雕像前時,掌門和幾位長老俱都臉色大變。

祖師父的雕像碎了。

那是修真界品質最好的上品昆侖玉,此時卻仿佛從內部炸開,玉石飛濺,炸得四分五裂。

仙宮弟子個個如墜冰窖,一時間,全場寂靜無聲。

半晌之後,掌門才一字一頓道:「今日之事,需得嚴格保密!」

打發弟子離開之後,掌門面沉如水,周圍幾個長老也是臉色難看至極。

祖師爺墨修遠渡劫飛升之後,並未即刻前往仙界。

當時的滄瀾宮修士用昆侖玉雕出祖師爺塑像,請求祖師爺庇護宗門。也就是在那個時候,祖師爺墨修遠留下一縷神念注入昆侖玉中,使得他能夠在仙界傳達神諭,而仙宮弟子也能通過塑像向祖師爺尋求庇護。

仙宮掌門常年居於浮空島,在擁有祖師爺神念的昆侖玉旁修煉,神識也會得到溫養。

萬年來,也不曾出過今日狀況。

雕像毀,則說明神念滅,這背後預示著什麼,大家想都不敢想,只要往那個方面起了念頭,眾人就心中升起寒意。

「先去尋一塊上好的昆侖玉,盡快重塑祖師爺金身!」掌門下令之後,幾位長老紛紛領命,這事情也不能交給底下弟子,他們幾個就親自出馬,就連路遠也不例外。

……

祖師爺雕像損毀對仙宮弟子影響頗大,而新人弟子所受影響又要小上一些,至於江籬,她因之前受制於人無法反抗,便生出了瘋狂修煉的心思,因此一回去之後便閉關修煉誰也不見了。

這期間,沉錦前來問過多次,每次皆是無法得見,最終,沉錦也就淡下了心思。

轉眼半年過去,江籬堪堪從凝神期一層進階到二層。

倒是木生春修煉得不錯,哪怕是隨便折一截枝條,只要她拿在手中,便能生出數十道荊棘,戰鬥力著實不低。只是修為上不起,哪怕她同階無敵又如何?在滄瀾仙宮,修為最弱的,也就是凝神二層的她了。

等江籬出關之後,她發現門中上下皆是行色匆匆,個個臉色都不太好看。

略一打聽,才曉得,這半年來修真界發生了不少大事。

雲山門出了個飛升修士,瞬間地位水漲船高。且那楚仙人處處與滄瀾仙宮作對,從前歸順仙宮的那些大小門派,如今也有不少重新選了靠山。便是一些依附仙宮的修真家族,也巴結上了雲山門。

滄瀾仙宮雖是有萬年聲威,但也正是已隔萬年,仙人老祖甚少出現,誰曉得是否還得其庇佑,而且修真界還有消息稱滄瀾仙宮的老祖出了意外自身難保,哪裡護得住門下安全。

反觀雲山門,飛升老祖並未即刻前往仙界,而是駐守雲山門,聽說要庇佑雲山門百年之後才會飛升仙界,若此時拜在雲山門門下,更是能覓得仙緣,如此一來,本來要往滄瀾仙宮送人的修真家族,自然是想著往雲山門靠攏了。

一些稍大的門派本來是持著觀望的態度,奈何雲山門又預測十年一現世的雲隱秘境將會提前出現,本來大家都覺得不太可能發生,卻沒料到,雲隱秘境現世的跡象越來越重,往年的那些徵兆俱都顯現,恐怕最遲三月,就會真正出現在眾人眼前。

雲隱秘境不知是誰的手筆,只曉得每十年出現一次,能夠進入其中的需得是骨齡三十以下的年輕修士。

秘境之中機緣頗多,千年前有位修士,更是在裡面覓得一件殘破的仙器。雖是殘器,也是修真界人人爭搶的頂尖法寶。

秘境每次開啟,准入乃百人。骨齡二十以下的修士天資在優秀修為也高不到哪裡去,乃是修真界妥妥的新人,各門各派的新人弟子。

往年每回都是滄瀾仙宮通知各門各派秘境開啟時日,同時舉辦門派新人弟子比試,爭奪進入秘境的名額分配。第一名能夠得到20名額,之後的自然是越來越少。從前第一名是仙宮囊中之物,而這一回,風向卻是變了。

滄瀾仙宮新人弟子沉錦和雲山門新人弟子望月打成了平局。

至於滄瀾仙宮還有一個傳說中有逆天資質的江籬,則因為閉關沒有參賽。

仙宮說是閉關,但其餘人可不這麼想。

又不是衝擊金丹或元嬰,什麼閉關不能出來?那仙宮准是無人能迎戰了,所以尋了這麼個借口,什麼資質逆天的大師姐,純粹是唬弄人的。

仙宮弟子百口莫辯,門中上下士氣都有些低落。

這次,雲隱秘境仙宮弟子能去的僅有11人,偏偏那十一人中,就有那個躲在典藏樓閉關的大師姐。

……

聽得這些,江籬覺得自己真是躺著中槍,什麼都沒幹,就吸了大量的仇恨。

她去找了路遠師父,才得知一切都是他扛下的。

掌門其實是想讓她迎戰的,但雲山門那望月已經是築基九層的修為,路遠師父知道她有幾斤幾兩,也不想她暴露那些底牌,所以以她閉關為由給拒絕了。

他倒是說了江籬體質奇怪進階緩慢,掌門雖是心頭不舒服,卻也沒辦法了。沉錦好歹是個平局,如果把那個大家都有耳聞覺得是新人第一人的大師姐放出去還打輸了,仙宮臉都得丟盡了。

而名額出來之後,路遠要讓江籬進去,想看看有沒有什麼機緣。

江籬能撞上幽冥鬼火並將其收服,足以證明她福運通天,進入雲隱秘境,必有一番作為。

掌門雖然心頭不滿,卻也對江籬有幾分希望,因此便將她的名字寫入名單之中。

如今,離進入雲隱秘境的時間還有一月。

滄瀾仙宮獲得資格的十一位新人弟子分別是典藏樓江籬,沉錦,東亭山禾落、采晴,御劍島王明軒、白飛,丹藥島王安,樂音島秦新月,陣符島石雲、龐木以及馭獸島殷裳。

除了江籬,其餘十人皆是門中新人弟子比試的前十位。

本來的第十一人是煉器島的張旻,於是江籬的橫空出世不僅讓張旻心生不忿,那煉器島島主也是極為不滿的。

因為煉器島本來能有一名弟子,就因為江籬的緣故,整座島新人弟子無一人獲得名額。滄瀾仙宮一峰一樓七星島,唯有煉器島和戒律島無人,但戒律島本來就沒收新人,所以,就剩下他煉器島了。

江籬聽得師父抑揚頓挫的說了,頓時覺得自己再次拉了仇恨,她此次露面,肯定會被一道道憤怒的視線給戳成篩子。

「不怕,師父給你撐腰!」路遠拍了拍江籬的肩,「咱有囂張的本錢!」

他呵呵笑道:「誰敢不服,揍誰!」

見到路遠的樣子,江籬呵呵一笑。

她真是撞了大運,才遇上這麼個護短的好師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