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8 章 九陰邪陣

雲隱秘境本身雖有危險,但在那秘境之中,恐怕最危險的還是來自於其他門派的暗算。

若說從前,滄瀾仙宮無人敢挑釁,如今雲山門威望水漲船高,他們這次更有十一人進去,不生點兒事端,仙宮掌門信都不信了。

因此,仙宮這十一名弟子必須同心協力,入了秘境之後,互相幫助一致對外。

此時距離秘境開啟還有兩月時間,掌門便讓他們十一人入了仙宮的一個小洞天福地,裡面也是危機四伏,當然仙宮幾位長老會輪番照看,確保他們的生命安全。這一點兒,他是沒有說的。

掌門只是說讓這十一人進入小洞天福地之後好好配合,等入了秘境才能擰在一起。

江籬是個走後門的,沒有經歷過新人弟子的比試,大家對她的能力都不清楚。雖說她是大師姐,但這些新人對她都是不服氣的,推舉了沉錦為首,讓他來拿主意。江籬也沒有反對,就這麼,一行十一人進入了門派的小洞天福地。

據說這處洞天福地乃當年飛升老祖墨修遠所設,為的就是造福門中後人。

大概這處地方與他仙界有些聯繫,雖然一直會有門中優秀弟子進去,但裡面東西卻不存在被掏光,運氣好的總能得到些不錯的法寶,甚至還能得到老祖修煉功法,這些都是天大的機緣。

入得洞天福地,便聽石雲喝了一聲,「小心,此處有古怪!」

應該是有陣法攔路!

那陣符島石雲立時上前查看,他知道自己的一言一行皆在那些長老眼中,自然有心表現,此時也不藏拙,胸有成竹地道:「此乃聚陰靈陣!」

「雖說是洞天福地,但沒本事是不能拿走祖師爺東西的,所以這聚陰靈陣,就是對我們的第一重考驗了。」說道這裡,石雲一擼袖子,「看我的!」

相比起石雲的愛表現,他那同門龐木此時要顯得平靜得多。

龐木也是皺眉打量那陣法,從頭到尾沒有發一言。

「聚陰靈陣便要尋陰陽石,陰陽石凝陰避陽,久而久之就會聚集一層陰穢靈氣,從而形成陰靈體,能擾亂人的心神,讓人魔怔。」

石雲胸有成竹,一邊破陣一邊解說。

江籬神識比這些人都強,雖然她不會陣法,但這個時候,也覺得此處有些異常。洞天福地怎麼一開始,就遇到了這樣的攔路虎?

開始的時候,陣法那裡有挺明顯的分界線,那是一塊石頭,橫在草地上。那石頭顯得挺突兀的,明明周圍草葉很深,草葉上還有露珠,那石頭卻乾燥得很,神識掃過去,又察覺不到異常。

但石頭本身就已經夠異常了,想來也是這個原因,讓石雲覺得有古怪,而那石頭,就是陰陽石。

「要破聚陰靈陣,光知道陰陽石在哪裡可不行,陰陽石都是在陣中,且陰陽石需要人氣去打破那陰陽平衡,不能靠靈氣和法寶的遠程攻擊,必須要人進去摸一下,但是等你進去之後,豈不是中了招……」

石雲蹲在那裡,手中一塊圓盤滴溜溜地轉動,等到指針停下,他就在地上插了一面小旗。

他破陣看起來十分輕鬆,語氣也歡快,這裡的其餘弟子也都放下心來交談,江籬就感覺到采晴時不時瞥她一眼,那眼神可算不上和善。

江籬沒把她的挑釁放在心上,她只是默默地往後退了幾步,讓自己離那陣法遠一些。

卻沒想到這個動作讓采晴不滿了,她揚起小臉,甜甜地道:「大師姐,你是要回去了嗎?」

可不是,江籬都快退到洞天福地的入口處了。

沉錦便問,「姐姐,有什麼問題嗎?」

江籬搖了搖頭,「不知道怎麼,就覺得挺緊張的。」她指著石雲道:「你看他動作越來越快了。」

此時石雲的動作快得難以想象,他的雙手飛快地動,在地面上插了大大小小的旗子,眾人只能見到他雙手的殘影,完全無法看清他的動作。

江籬如今神識已經是金丹中期,都無法識別得清,所以她才覺得奇怪。

石雲有這麼強了嗎?

「等我布置好了,吸收了人氣,那陰陽石的平衡就自然而然地破了。」石雲仍舊在說話,只是他這話,讓人驀地覺得有些不舒服。

下一刻,龐木驚道:「快退!」

反應快的是沉錦和御劍島兩個弟子,采晴眼睛是黏在沉錦身上的,所以沉錦一動他也動了,剩下的幾個反應稍微慢了半拍,結果就被腳底下湧起的黑氣罩住,頓時動彈不得。

而這時,一直背對著他們的石雲轉過臉來,他臉色青灰,眼耳口鼻皆有鮮血溢出,樣子看起來十分恐怖。

石雲呵呵笑道:「我說得沒錯吧,這聚陰靈陣可不就破了。」他聲音尖利刺耳,「現在是九陰邪陣呢。」

眾人心中生寒,原來這石雲,在一跨入洞天福地之時,就已經中招了。

……

仙宮大殿。掌門和幾位長老正通過通緣石觀看洞天福地內的景象。因為洞天福地最外面基本上不會有什麼危險,所以他們也不是很上心,之後看到那陣法,大家也呵呵一笑就過去了。

石雲表現不錯,幾個長老誇了起來,讓陣符島島主很是受用,只是沒想到一轉眼就變了。

路遠大喝一聲,讓他們幾個都受了驚嚇。

「九陰邪陣!」

「怎麼會出現這樣的陣法!」

通緣石是一塊長約五尺,寬約三尺的石頭,石頭表面光滑如鏡,這一塊與洞天福地上空的一塊通緣石相連,他們輸入靈氣之後,便能在這裡看到洞天福地內的景象,然而現在,通緣石上的光芒漸漸變黯,裡面幾個弟子的身形也逐漸模糊,倒最後,光亮的石頭變成了黑漆漆的,像是被陰氣侵蝕了一般。

「真的是九陰邪陣,怎麼會這樣!」

陣符島島主失聲叫道。

「還愣著做什麼,快進去找他們。」

一行人想再次打開洞天福地,奈何那洞天福地的石門開關也被陰氣侵蝕,竟是無法打開了。

這福地乃是老祖所設,石門需得飛升修士才能強力破開,幾人又驚又急,竟是想不出應對之法。

「你們轟!全力地轟,把這道門給我破開!」掌門急道,「我去浮空殿看看,能不能求得老祖顯靈!」

……

外面的人著急,困在裡面的人更急了。

就這麼一進來,還沒待上一刻鍾,就被困了五個人!

反應夠快躲了的這六個,現在情形也很不樂觀。

肉眼能見的黑氣朝著他們的方向蔓延,他們六人貼著洞天福地的入口,已經無路可退。

「怎麼辦,總不能就這麼出去吧!」

「這是老祖設下的洞天福地,肯定沒有性命之憂,再說,師父他們還看著我們呢!」

「別著急,一定會有應對之法!」

「龐木,你有辦法嗎?」采晴問道。

不知為何,江籬總覺得一切沒這麼簡單。這陰氣看起來詭異得很,不曉得幽冥鬼火能不能奈何得了它。

想到這裡,江籬已經打定主意,先放一把火燒了看看,破了它的陰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