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0 章 幻境看招

江籬這會兒心頭驚喜得很,但說實在的,她又潛意識的覺得這是假的。當初江笆被雷劈得灰飛煙滅,又怎麼可能出現在這,聯繫到剛剛經歷的幻陣,江籬覺得這應該是幻覺。

哪怕是幻覺,她也想伸手摸一摸。

江笆穿了衣服的,那衣服跟當年墳地裡撿他的時候樣式差不多,也是牙白的長袍,玄紋雲袖,腰間繫著束帶,懸了一塊佩玉。他髮絲在水裡飄搖,猶如黑色的水藻一般,又像是蕩漾開的水墨。

墨色之中的臉龐猶如美玉,那俊逸的眉眼,真真讓人心跳加速,比天上的日頭更加耀眼奪目。江籬伸手進了那水裡,用手指輕輕地摸了一下江笆的臉。

她告訴自己這是幻覺,但那觸感卻真真實實的,正是因為太真實,才使得她立刻縮回了手。

她還困在幻陣裡嗎?要如何才能出去?江籬覺得自己心智已經足夠堅定了,但看到江笆的時候,仍舊覺得心中的柔軟被觸碰到了。哪怕是幻覺,她也不想讓江笆就這麼濕漉漉地泡在水裡。江籬想了想,把江笆從水裡撈了起來,轉而放在了洗髓池旁邊的草地上。

等抱了人,江籬才發現江笆是受了傷的,她有些猶豫地掏出丹藥給江笆服下,隨後又仔細地看著,心道這幻境裡的虛像怎麼吃東西呢?難道不應該給她漏出來嗎?

江籬施了個法訣,讓江笆濕漉漉的身子變乾了,緊接著她讓他躺在草地上,自個兒再出去找路,只是剛剛起身欲走,就發現自己的腳踝被抓住了,江籬嚇了一跳,手中的樹枝就直指上了江笆的咽喉。

這時,江笆醒了過來,他一雙眼睛亮若星辰,眸子裡的喜悅都快從眼眶裡溢出來。這樣的眼神,讓江籬覺得自己的心都快要融化了,不過這也更加堅定了她認為這是幻境的心。

江笆是活屍,這種喜上眉梢見了她就像狗見了包子一樣的感覺哪裡像活屍了。

啊不對,難道他要吃自己?想到這裡,江籬立刻後退,哪曉得江笆抓得也緊,他直接坐了起來,沖著江籬淡淡地笑。

「江笆?」

「嗯,江籬!」

江笆顯得有些手足無措的樣子,他歪著頭,頭髮就那麼隨意地飄散著,從骨子裡透出一種單純呆萌的感覺,讓江籬忍不住又靠近了一些。

她沒有被幻境所迷惑,自然不會受其害。江籬如此想到,就回了個笑容,她伸手拍了一下江笆的肩,「你不是被雷劈散了麼,以前從來沒夢到過你,現在倒是跑出來了。」

江笆微微皺眉,「沒劈散,不是雷。」

咦?

江籬愣了一下,「不是雷劫是什麼?」

「是法寶!」江笆頭又歪到了另一邊,他笑吟吟地道:「不是雷,是法寶!」

這個時候,處於一個身體內的墨老祖宗已經不想睜眼了,堂堂大羅金仙,竟然做出那麼傻缺的舉動,他只覺得臉都沒地兒擱了。偏偏見到這小姑娘,本來以為被他融合了的江笆神識竟然又冒了出來,他這才知道,那個肉體的意識竟然飛快地在進化,他變聰明了,知道潛伏起來,不跟他對抗,如果不是江籬的出現,他都以為這神識已經被自己完全吞噬煉化了。

他被肉體的弱小神識給坑了一道!

偏偏現在他神識受了重創,在這個時候,竟然搶不了身體的控制權。罷了罷了,由得他去了!墨修遠神識沉寂下來,這樣一來,江笆又顯得輕鬆了許多。他拉住了江籬的手,想了一下,將她擁入了懷中。

他曾經看到,張獵戶這麼抱著張氏的。

江籬怔住,她沒想到江笆會有這樣的舉動,不過等他這麼做了,江籬也回抱住他,伸手摟住他的腰。

她低聲道:「江笆,要是你還在就好了。」

要是這不是幻境就好了。

「我在,我一直在。」江笆皺眉,心中有小小的埋怨,「就是你老不上來看我。」

江籬便問,「那你為何會在這裡?」

既然是幻境,大概就要戳穿他是假的?雖然不捨得,江籬仍舊得這麼做。

「因為被壞人害了。」江笆悶悶道。

而此時,墨修遠的神識忽然有了極為強大的控制欲,使得江笆捂著腦袋,只覺得疼痛難忍,他抱頭悶哼,臉色本就蒼白,這時候就更加慘白無色了。

「你怎麼了?」

九陰邪陣,墨修遠沒有想到,那鬼仙竟然追到了凡人界的洞天福地,他是如何做到的?想到這裡,墨修遠怒喝道:「我徒子徒孫受困於此地,江笆你給我安分點兒!」

江笆:「我要跟著她。」

「若你仍舊占著身體,這小姑娘都活不成!」

江笆猶豫片刻,終是不再抗拒。

臨行之前他極為不捨,彎腰低下頭去輕輕舔了一下江籬的嘴唇。張獵戶他們也這麼做過的……

江籬愣住了,這是她活了兩世的初吻,居然就被活屍給啃了。不過這會兒她也不覺得有什麼冤的,畢竟這活屍美得讓人心跳加速,而唇瓣相貼之時,江籬雖然挺無語的,但並不尷尬,反正是個活屍麼,反正是幻境麼?

她從沒想過,自己竟然幻想著跟江笆接吻。

既然親都親了,那就多親一下吧?

她像是受了蠱惑,又覺得自己應該是被之前他睜眼那一瞬間的眼神給感動了。江籬伸出舌頭,滑入了江笆的嘴裡。本來一個輕輕的觸碰,被她迷糊之間升華了。

「夠了!」墨修遠的元神陡然爆發出了強大的力量,然而等他依靠那股怒意徹底奪回了身體控制權的時候,他感覺到那條小舌頭,像是游魚一樣,與自己的舌糾纏在一起。

他的鼻尖,似乎聞到了少女特有的清香,就好像他喜歡泡的清茶一樣。

墨修遠:「……」

大羅金仙墨修遠,剛剛渡劫被雷劈,現在,青天白日朗朗乾坤之下,又被真真切切地劈了一道。

江籬權當是幻境,等到親完了,意猶未盡地咋咋嘴唇,又伸手掐了一把呆愣江笆的臉。緊接著,她手中木條一甩,數道荊棘伸出,將江笆捆了個結實。

「莫非你就是幻境陣眼,這陣法果真擅於捕捉人心柔軟處!」江籬眉頭一凜,「破了你,我便能走出這幻境,江笆,再見了!」

墨修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