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1 章 仙界靈丹

他算是見識了翻臉不認人的最高境界了。

墨修遠覺得太陽穴都跳了兩跳。他一時不慎被捆住,只不過那點兒攻擊力,對他來說完全可以忽略不計的。墨修遠輕而易舉地從捆束自己的木籐中伸手出來,放到了江籬面前,「給我幾顆靈丹。」

雖然他的傷遠非凡間界的丹藥可治,但補充一點兒靈氣,有助於他破除那九陰邪陣。

江籬沒想到這幻境竟然這麼頑固,還能伸手向自己討要丹藥!不過此時的江笆身上散發出一股無形的威壓,讓江籬從骨子裡產生一種敬畏感,她差點兒給跪下了……

墨修遠微微皺眉,低低重復了一遍,「丹藥。」見江籬仍舊沒動,他道:「他日百倍還之。」

見江籬仍舊呆愣,他手一揮,直接摸出了江籬懷中的乾坤袋。

她乾坤袋是塞在懷裡的,居然就這麼被摸走了。江籬下意識地環了胸,總覺得這幻覺太不可思議了些,但如果不是幻覺,江笆也不會這個樣子啊?

她那動作讓墨修遠嘴角又微微一抽,他收回視線之後手指輕輕拂過乾坤袋的繩結,猶豫一瞬又將袋子遞到了江籬的面前,淡淡道:「我可以輕易的抹去你的神識,所以,你把丹藥拿出來罷。」

抹去神識,原主神識必受傷。他要是真的動作了,恐怕江笆又要冒出來拼命了。而且墨修遠也覺得自己並沒有抹去那乾坤袋神識的意思,否則的話,他也不會只是下意識地用手指拂過那繩結了。

江籬其實雙腿都在打顫了,這種威壓比她從前所遇到的任何一種都要強大,她甚至能感覺到萬毒之王金靈都在瑟瑟發抖,而那幽冥鬼火,這會兒也安分得猶如一根點著了的小火柴。

這個時候,江籬也不敢造次了。她打開乾坤袋把裡面的丹藥瓶子都拿了出來,墨修遠挑了一些服下,隨後坐著調息。約莫過了一刻鍾,墨修遠抬起眼皮,隨手在草地上撿了幾顆小石子兒,神識開始探測周圍的環境。

他這會兒神識受創,感應起來還是極費事的。

墨修遠手中石子兒往外重重一丟,落在不遠處一個隱蔽的角落裡,緊接著他瞥了一眼江籬,「陰氣入陣,那陰氣是鬼修身上的屍氣,由土中生,需得木氣克制。你看那石子兒周圍是否沒有木,若沒有便去遠處折一支木條插入其中!」

他這會兒神識受創,感應起來也是極為模糊的,墨修遠並不能確定,故而解釋了一下,讓江籬上前查探。

江籬心道按理說這裡也不應該有木啊,她手裡那截樹枝倒派上了用場,還有她修煉的法術……

木生春。

江籬走到石子兒處,直接施展木生春,將生出的枝條插入石子兒所在位置,等到做完了,她才驚覺,自己竟然糊裡糊塗就聽了幻覺的命令。那仿佛是一種神魂上的暗示,讓她沒有辦法抗拒。

墨修遠微微側目,他就是不想再多說,也不想江籬繼續生事,便稍微的用了一點兒神魂暗示之法,因為當初她拜師之時拜過仙宮老祖,也就是他,所以這暗示並不需要耗費他什麼精力。他倒是沒想到,江籬能這麼快反應過來。

反應過來也無妨,墨修遠拋出第二顆石子兒,沉聲道:「繼續。」

那聲音一出,江籬又有些恍神了。

如此跑了十幾趟,江籬手中的枝條都被她掐成了禿頭。而墨修遠,也有些支撐不住了。

「九陰邪陣破了大半,這會兒,那幾個弟子應該性命無憂,還能再堅持一陣兒了。」墨修遠神識鈍痛,服下幾粒丹藥之後背靠著洗髓池,開始閉目養神。

這個時候,江笆倒也懂事,並沒有來鬧騰他。他閉目養神之時,也思量著那鬼仙是如何做到進入他的洞天福地的。

來的肯定只是鬼仙的一具分身,甚至只是他一縷神識,但洞天福地乃他當初以神識開辟,常年累月在滋養,時不時投下靈寶賜予後人,哪怕他受創,那鬼仙也不可能闖進來。

除非是這次進入的弟子身上有問題。但這些弟子修為這麼低,哪裡承受得住鬼仙的一縷神識?

墨修遠思索之際,忽然感覺到身邊來了個人。

江籬坐到了江笆的旁邊,她一直催生木生春,又在他的指揮下忙來忙去,如今靈氣都快耗盡了,偏偏又無法抗拒他的命令,江籬覺得自己已經成了傀儡,既如此,她也就不掙扎了,索性坐到了他旁邊。

周圍越來越冷了,她靈氣餘得不多,這時候斷然不會浪費了來取暖。這與江笆一個樣子的鬼東西,也不像是要害她,否則就憑他本事,自己早就沒命了。因此,這個時候,江籬緊挨著他坐著,見他沒反應,甚至伸手抱了他的胳膊。

雖然是個鬼東西,但身體卻是暖暖的。江籬又往他那邊靠了靠,將閉目養神的墨修遠都擠得一歪。

墨修遠伸了手,直接按在江籬頭上,他手臂很長,便將兩人之間的距離給隔開了。

江籬被他推了頭,只覺得那樣子就像以前看的貓狗打架,貓淡定地伸出爪子把狗推開,然後小狗腿短,怎麼都夠不到一樣,她這會兒被這麼一隻手隔開,想靠近也是不能了,伸手想要抓一抓,卻差了一掌遠……

只是下一刻,她發現對方的手掌輕輕地撫摸她的臉頰。

江籬渾身的汗毛都豎起來了。她想要跳開,奈何身子動彈不得。

「你要做什麼?幹嘛裝神弄鬼?」

萬毒之王裝死,幽冥鬼火成了火柴棍,她自身靈氣剩下一絲絲,現在當真想不出什麼辦法!

墨修遠湊過身去,凝視著江籬臉上的疤,他皺眉道:「有古怪!」

只是到底有何古怪,這兒,他卻是說不上來。

她臉上那塊兒,像是聚集了不少的靈氣一樣,透過手掌的接觸,他才感應出來,之前,沒有絲毫察覺。而現在,掌心貼著她的肌膚,墨修遠覺得,那裡的靈氣,至少相當於一顆仙界高階靈丹。

如果他身上有一顆仙界高階靈丹,這會兒,也就不至於這麼淒慘了。

墨修遠自個兒靠近了一些,他凝視著江籬臉上的紅疤,神情很是專注。

一直很沉默,一直很聽話的江笆……

反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