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9 章 滾

那魔物說完之後,身上出現了一個黑色的光圈,從他體內飛出,懸浮於他頭頂上空。

江籬的臉上頓時猶如刀割一般,疼得她伸手捂住臉頰,結果就摸到了一手的血痕。然就在這時,她手上的戒指沾了血跡之後,陡然發出一陣耀眼的青光。

江籬只覺得一股浩大的靈氣湧入了她體內,於此同時,她聽到一個滄桑古樸的聲音在腦海之中響起,「主人,吾名青玉。」

那個以前她想了諸多法子都沒有半點兒反應,危機關頭卻又救過她性命的青玉扳指,這會兒突然認她做主了。

青玉乃是高階仙器,可以說距離神器只有一步之遙。

如今,它與江籬心意相通。

只是江籬修為較弱,並不能完全發揮出它的實力,同樣,它也並非神器,與那鬼幽也有不小的距離,因此這個時候,江籬並不能完全指望它的。

萬林祭出了他的乾坤,只是一個照面,便被鬼幽擊得粉碎,而本命法寶被毀,萬林也是踉蹌後退幾步,哇的一下嘔出一口鮮血。

聞得鮮血的味道,那魔物貪婪的深吸了口氣道:「還是你的血味道香一些,她的血混雜了天地乾坤的味道,真是臭不可聞。」說完之後,他身後的虛影猛地變大,仿佛一隻巨鳥伸出利爪,朝著萬林的頭頂抓了過去。

萬林手中長劍擲出,迎向了鬼爪,他劍光凜冽,卻無法穿透那黑影分毫。眼看利爪要捏碎他的頭顱,江籬施展木生春阻撓,同時她施展凝玉尺,將萬林強行挪到了自己身邊。

凝玉尺是當年師父給她,專門用來搶東西的法寶,如今,被她用來跟魔物搶人了。

「喲,倒有一些本事。」魔物嘖嘖歎了一聲,忽又不屑道,「不過是些雕蟲小技罷了。」

說完之後,他頭頂上空的鬼幽發出尖銳的長嘯,震得江籬頭暈耳鳴,而萬林更是七竅流血。緊接著,鬼幽幻出無數道黑影,朝著江籬和萬林湧了過去。

江籬立刻將靈氣注入青玉扳指,青玉扳指再次迸射出劇烈的白光,只是那一點兒光芒,在撞上黑影之後便被盡數吞噬,眨眼就微弱得猶如螢火。

只是那點兒光芒未滅,黑影便無法真正傷及她根本。

江籬需要維持青玉扳指的輝光,自然需要源源不斷地往其內注入靈氣,她靈氣耗得極快,片刻便已然被抽乾,就在江籬心急如焚之時,她體內的天地乾坤終於動了。

天地乾坤瘋狂運轉,吸收周圍的天地靈氣,甚至連那些黑影都不放過。

這天地乾坤,只有在她體內靈氣耗乾,或者遭遇強力奪取她靈氣的時候,才會主動出擊,把靈氣給奪回來。它雖在她體內,卻不受她控制。它甚至從不跟江籬溝通交流,想來是不屑認她做主的,只不過正巧需要這樣一個宿主。

天地乾坤瘋狂運轉,江籬臉上的胎記便顯得凹凸不平,還隱隱冒出一陣奇異的光芒,將她的一隻眼睛都映成了漸變的顏色。

然而它的對手是鬼幽。

那些黑影雖被鉗制了一瞬,下一刻,黑影又聚在了一起,同時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力量碾壓而來,江籬只覺得自己猶如一隻小小的螞蟻,被人一指按下,渾身骨頭都斷了,生不出一點兒反抗之力。

她手上的青玉扳指仍舊在發光,只是那光芒微弱,已經無法將她護住了。

她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力量撕扯她的身體,要將她體內的天地乾坤給搶奪出去。

直到此時此刻,她才真正切切地感覺到天地乾坤的情緒。而這些情緒,也勾起了江籬心中隱藏的負面情緒。

有憤怒,有緊張,還有對魔器鬼幽的強烈不屑和不甘心。

「我只認主人的後人為主。」江籬聽到她腦海中出現了一個女聲。與青玉的滄桑古樸不同,那女聲顯得極為傲氣。

天地乾坤的器靈是個女人。

天地乾坤一直待在江籬體內,卻從未給她只言片語。它並非不能說話啊,偏偏之前江籬還因為它透露了一點兒飽腹感就覺得高興,以為它是因為吸收得靈氣變多,所以更加有靈性,如今才知道,她其實能說話,只不過是不想跟她說罷了。透露那一點兒飽腹感,無非是想讓她更加賣力地找魔物吸收魔氣。

它從頭到尾都只是把她當做一個可以供她利用的宿主!

「那你滾出老子身體裡啊!」江籬這會兒疼痛難忍,對於腦子裡出現的這個聲音極為憤怒,若不是這天地乾坤,她的命運豈會如此坎坷,就那些所謂的機緣,她寧願不要,她只希望控屍門上下都是好好的,路遠師父也是好好的!

為什麼選中她,為什麼這天地乾坤偏偏在她身上!害得她天煞孤星命格,疼愛她的人死的死傷的傷!

明明眼前有這麼巨大的危險,她這會兒對那魔物倒是渾然不懼了,反倒是把所有的憤怒都發洩到了天地乾坤身上。

天地乾坤本來就不敵鬼幽,它又存於江籬體內,本來宿主的排斥對它影響不大,但這會兒,在與鬼幽對峙之時,那一點兒不大的影響便能讓它萬劫不復。

江籬感覺到有什麼東西要從她臉上破殼而出,雖然疼痛難忍,但這會兒,她仍忍不住拍手稱快。

「滾啊!」

她雙目血紅,儼然是因為心中怨氣太大,又在這魔氣縈繞的環境之中,滋生了心魔。外面的魔氣可以干預,而心中的魔,卻是由心而生,除非她自己,無人能破。

旁邊的魔物這時也沒有繼續動作了,他只是饒有興致地看著江籬,「竟然要入魔了?這真是怪事。若你入魔,我便收你做我的手下,隨我蕩平四海八荒!鏟除天界那些所謂的真仙,哈哈哈……」

青玉戒指光芒雖然微弱,卻一直沒有熄滅,它用那一點兒朦朧柔和的光輝,為江籬守住了最後一點兒清明。

旁邊的萬林勉強站了起來,他已經七竅流血了,卻仍然堅持著念起了清心咒。

他一邊念咒一邊咳血,模樣極為駭人。

那魔物覺得萬林礙眼,便虛空一抓,要將他直接吃了了事,也就在這時,江籬忽然動了。她攔在了萬林面前,被魔物直接抓住,利爪穿透了她的肩胛骨。

此時江籬雙眸不再血紅,眼中卻有青光一閃而逝。

她臉頰上一塊紅玉露出了一角,與此同時,江籬手指上的青玉扳指脫落,直接飛起撞到了她臉上的紅玉之上。

「滾!」

它與江籬心意相通,這個時候,對天地乾坤也是十分排斥的。

江籬疼得倒吸了兩口涼氣,卻伸手硬生生地抓住了那塊紅玉,要把它拽出體內。而這個時候,那魔物覺得自己抓住了面前這家伙,就好像抓住了一個燙手的山芋。

是真的發燙,仿佛有一把火在灼燒它的身體,偏偏他又甩脫不得。那些濺落在他身上的鮮血,更是讓他難受至極,於是他不再管萬林,而是怒喝一聲,「鬼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