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8 章 魔器鬼幽

墨修遠感應不到江籬了。

他先是一驚,隨後又想到有神器在身上,江籬不至於出現生命危險,而他感應不到的地方,墨修遠想到自己之前讓江籬去尋找魔物,心中頓時有了個想法。

難不成江籬可能跑到魔界去了。

如果是這樣的話,他又該擔心了。

魔界那樣的地方,哪怕是有神器護身,也是危機四伏的吧,否則的話,當年那個成神了的修士,也不至於跟那什麼魔界之主同歸於盡才對。畢竟,那時候神器就已經存在了,並且是那位神的法寶,如果真能在魔界大殺四方,何以生死道消。

墨修遠有些心神不寧了。他現在正在受罰,無法離開此地,也沒有辦法進入魔界,能夠做的不多。他想了想,強行抹去了自己在青玉扳指上的神魂。

青玉扳指是他的仙器,放在江籬身上無非是一個窺視的作用,但如果他抹去了自己的神識,江籬便可以做青玉扳指真正的主人,哪怕她修為差了些,也能發揮出青玉扳指大部分的威力,那樣一來,她也安全許多。比起一個完全不聽她使喚,讓她受盡折磨最後關頭保個命的神器來說,那仙器自然要好用多了。

它會守護著她,竭盡全力讓她不受到丁點兒傷害,哪怕自己粉身碎骨。

他希望她好好的活著。

不管是墨修遠還是江笆,都希望江籬能夠好好的活著。如今的他,能做的也只有這麼多了。

……

「魔界的魔物能夠吞噬其他魔物,而那夜襲能夠成功突破封印,足以證明他是魔物中的強者。」萬林分析道,「或許正是這個原因,使得這附近並沒有其他魔物的存在。」

因為他們都有領地意識,知道這裡有個強悍的魔物存在,其他的都不敢靠近。

「既然是神器帶你進來的,或許這裡有意想不到的機緣也說不定。」萬林繼續道,「不用擔心。」

江籬點了點頭。既來之則安之,她懂這個道理,只是把萬林也拖進來,就讓她有點兒煩躁不安了。兩人稍作休整之後便開始主動去探索四周,這會兒倒沒手拉著手了,但是江籬還是得揪著萬林的胳膊,以免他被魔氣給影響了。

隨著兩人的走動,江籬發現,那些零星的魔氣也不受控制的往她臉上鑽,魔氣在她眼裡是黑色的,此時江籬覺得自己就是個移動空氣淨化器。魔氣入體她沒有半點兒不適,只是時間久了,江籬覺得喉嚨有些癢癢的,就好像有什麼東西卡在喉嚨裡了一樣。

又走了一段路,江籬實在忍不住了,她站在原地彎腰乾嘔,萬林有些擔心正要伸手去拍拍她的後背,就看到她吐出來一個亮晶晶的東西。

江籬完全驚呆了。她什麼時候吞下這麼個東西的?

那亮晶晶的東西指甲蓋大小,看起來有些眼熟,仔細一想,上次在萬象城的時候,她不也吐了這麼一塊石頭出來的麼,她後來雖是撿回了乾坤袋但一直沒管那東西到底是個什麼玩意兒,如今再次見了,江籬便想著,這東西跟魔氣有什麼關系?

神器天地乾坤吸收魔氣淨化成了這樣的小石頭?

她將自己的猜測告訴了萬林,隨後把吐出來的石頭用清風訣弄乾淨了撿起來握在手裡,掌心觸到那小石頭,只覺得冰冰涼涼的,就像是握了一小塊堅冰。

「天地乾坤能夠淨化魔氣。」萬林要過那小石頭仔細地看了一眼,「跟靈石有些相似,不知道能不能吸收這東西修煉。」

萬林讓江籬嘗試一下能否吸收這石子兒,江籬便如此做了,兩人尋了個隱秘的石洞,又在周圍設了層結界,這才坐下來嘗試。

石洞內的黑氣都被天地乾坤給吸收了,這會兒,江籬也不擔心萬林會被魔氣影響心神,她盤膝坐下,將神識注入小石子兒中,並且運轉心法,想要將石子兒內蘊含的能量吸收入體內。

她心法剛剛運轉,就感覺到一股龐大的靈氣從那小小的石子兒內湧出,盡數進入了她的身體內,雖然仍舊有大部分被神器吸收,但留給她的也不少,使得她欣喜若狂。

這樣比直接吸收天地靈氣和靈石都來得快得多!

所以,天地乾坤帶她來魔界是讓她來刷魔物升級的吧……

江籬心頭高興,對未來自然也充滿了憧憬。她把小石子兒給萬林也給了一塊,兩人都吸收完畢之後,皆感覺神清氣爽,於是乎,這打怪升級的日子就這麼開始了。

天地乾坤吸收魔氣,江籬嘔出晶石,然後通過晶石來修煉。

「就是得到晶石的過程噁心了一點兒。」江籬心頭惡寒,竟然需要從她嘴裡吐出來。

「因為天地乾坤在你體內,所以才會如此吧。」萬林回答道。

兩人把神識能夠探測到的區域探完一遍之後,江籬的修為已經達到了金丹八層,萬林乃是元嬰期大圓滿的境界,他現在想要突破十分艱難,所以到後來,江籬再把晶石給他,他都拒絕了。

這天,江籬發現她神識能夠探索的範圍又增大了一些。

她繼續往前,就遇到了來到魔界以來的第一個魔物。

那魔物周身黑氣環繞,樣子並不像人類,而是一隻模樣奇怪的野獸,見了江籬和萬林之後,那野獸發出一聲怒吼,隨後直接朝江籬衝了過去。

它奔跑的時候周身的黑氣宛如發狂,紛紛朝江籬湧了過去,而就在快要靠近之際,江籬臉上的紅疤仿佛發了光,使得那些魔氣都僵在了空中,而那魔物也是傻愣當場。

天地乾坤也知道扮豬吃老虎了。吸收的魔氣越多,它恢復得就越好,自然也就更有靈性,如今,它也知道,在魔物面前要隱匿氣息,免得直接把對方給嚇跑了。

吞噬了這個魔物怪獸之後,江籬感覺到一種飽腹感,她覺得,這種感覺,應該是天地乾坤傳遞給她的。從前在體內毫無反應的神器,現在,終於慢慢地表現出它的情緒和喜好了,江籬心頭有些不似滋味,她並不覺得欣喜,反而對其充滿了怨念。

如果不是它,或許師父他們就不會死了。

只是沒有如果,那些事情都已經發生了,且無可逆轉。

因為天地乾坤吃飽了需要消化,江籬和萬林沒有繼續前行,他們返回了之前那個安全的石洞,修煉了整整一日,江籬才又吐出了一塊晶石,這一塊比從前的稍微要大上了一些,蘊含的力量也就更足了。

她心法運轉了整整九個周天才將晶石內的靈氣吸收乾淨,這樣一來,修為又意想不到的提升了許多,她才剛剛突破金丹八層,現在竟然又開始到八層的巔峰了,竟是有突破九層的跡象。

那小小的晶石裡,竟然有如此強橫的力量,讓她的修為突飛猛進?那她飛升渡劫或許並不需要太長的時間,那樣一來,她就能夠去救老祖了。

想到這裡,江籬心情都輕鬆了許多,往日看起來面目可憎的魔物,如今也變得可愛起來了。

……

轉眼,半月過去,江籬的修為已經達到了金丹期大圓滿,而除了修為進階,她的身上還有一個很顯著的變化。

雖然她自己未曾注意,但是萬林看得分明。

隨著魔氣的大量吸收,神器天地乾坤在持續進階,江籬臉上的疤痕也越來越淺了。她臉上碗口大的疤痕,曾經是那麼的觸目驚心,雖然萬林從不以貌取人,但他依然記得,當初第一次見時,他視線掃過她臉頰時,依然微微一怔。

在修真界皆是俊男美女的環境下,江籬那張臉確實讓她受了不少白眼,吃了不少苦頭。

如今,那個想盡辦法也除不去的疤痕越來越淡了。

萬林雖然高興,但心中也有一些憂慮。

神器並未認主,它在江籬體內,就仿佛一個寄生體,在寄生體通過宿主的供養,終於要成熟的時候,往往給宿主帶來的並非什麼好事。他不知道,那個神器會不會將江籬拖垮。雖然知道對方是神器並非魔器,但萬林仍舊不放心。

只是他們對天地乾坤所知太少,如今也想不出什麼法子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

俗話說久走夜路必闖鬼,江籬和萬林一路所向披靡了這麼久,終於遇到了一個硬茬。

那魔物極為聰慧,開始也偽裝成了低等的魔物,甚至將天地乾坤都給瞞住了,只是等到雙方靠近之時,它才爆發出真正的實力。

黑氣猶如厚厚的烏雲一般,剎那間遮蔽了整個天幕,他站在陰影之中,用沙啞地聲音道:「就是你傷了夜襲?」

夜襲,就是那個闖過了封印的魔族。

「他驕傲自大,以為自己是魔尊轉世,在魔界天下無敵,也該受點兒教訓了。」他桀桀怪笑兩聲,忽又道:「只不過金丹期修為,體內竟然有天地乾坤,不巧,我手裡正好有鬼幽呢。」

天地乾坤乃當年神的法器,那鬼幽,則是當初魔尊的法器,他們二人鬥法同歸於盡,法器皆流落天地之間,而鬼幽,正是被這魔物所得。與江籬完全不同的是,鬼幽已經認他做了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