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7 章 進入魔界

出了一線天的狹縫,便是一片肉眼看不到盡頭的荒蕪之地。

當時她與萬林神識受限制,只覺得霧茫茫一片什麼東西都看不到,還是她手指上的青玉扳指發出一道青光指路,才使得他們走到了封印之處。

在狹縫外,一線天的情形與從前大不相同,然而進了這內裡,倒與從前極為相似了。

唯一多的,便是路上有幾盞燈。

燭火搖曳,光芒微弱,在這陰森之地便顯得有幾分可怖了。她下意識地看了看手上的青玉扳指,看到沒什麼指引之後,便小心翼翼地往前走了過去。

江籬腰間別了個逢魔石,這會兒是沒什麼反應的,她自己也沒感覺到魔氣,所以現在擔心的並非魔物,而是人。

在狹縫這邊,江籬也遇到了幾伙人,其中還有個女修提醒她一線天內危機四伏,一個人去闖不安全。

江籬謝過了對方,待人走後依舊前行,她得找個安全的地方去驅除那程鷺留下的印跡。一路小心翼翼地摸索,江籬走到了燈盞的盡頭,繼續往前就沒有光亮了,她想了想沒有停留,而是朝著那黑暗之中一頭扎了進去。

她腰間的逢魔石仍舊沒有發光,但江籬發現,這一片天空中飄蕩著一縷一縷的黑氣。

她在不遠處還看到一個神智狂亂,正瘋狂自殘的修士。

他渾身是血,氣息微弱,江籬想要過去看看還有救沒,結果就發現那人眉心微微一閃,驚得她慌忙後退。

對方自爆元神了!

一個元嬰期修士竟然就這麼莫名其妙的死在了這裡,江籬有些後怕,她勉強掃了一眼那修士所在位置,發現自爆元神之後那修士已經粉身碎骨了,乾坤袋這些也是屍骨無存,想來一同化作了齏粉。

她想發死人財看來是不行了。

江籬見沒有什麼東西可撿就離開了原地,在一個僻靜的角落裡盤膝坐下,開始用神識去驅除那個烙印,本以為還要廢些功夫,倒沒想到,她神識強大,強行抹去那印跡並不費事。

印跡解除,程鷺自然知曉,她或許還會受點兒內傷,只不過現在就算知道了,她也不一定有勇氣進這片區域。想到這裡,江籬就放鬆了一些,她沒有在原地停留,起身朝著記憶之中的石碑摸了過去。

而這一路上,她再也沒有看見其他活人,屍體倒是看到一具,那屍體完全乾癟,就像一具木乃伊,仿佛被什麼東西吸乾了血肉和精氣神,讓人不寒而栗。

冥冥之中似有指引,江籬並沒有走什麼彎路,半個時辰之後,就已經看到了從前遇到的那個石碑。

初見時覺得陰邪至極,血淋淋的讓人心中恐慌,多看兩眼卻又猶如春日暖陽,讓人忍不住靠近,這是當時江籬見到石碑時的感覺,然而現在,她能夠看到石碑上有一層濛濛黑氣,將整塊斷碑都濛了一層,像是套了個薄膜一樣。

她伸手想要去摸一摸,手指靠近石碑之際,那些黑氣竟然在往後躲,像是怕極了她。

莫非是她體內的神器有了點長進?

想來也是,她修為漲了,又過了這麼長的時間,它作為寄生在她體內的神器,總該比從前要厲害一些,想到這裡,江籬又覺得底氣稍微足了一點兒,她大步一邁,跨過那石碑之後,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再次經歷這樣的高空墜落,她已經絲毫不慌張了,抬手給自己施了個防護結界,接著就淡定地等著落到底。

再次看到祭壇,江籬心中湧起難言的酸澀,還有那兩座墳包,事實上,埋葬的不只是師父的父母,還有他自己。

他們皆死在了這裡。

江籬在祭壇上搜索,她發現外面的魔氣好像不是從這裡散出來的,因為這祭壇現在空蕩蕩的沒有一點兒魔氣存在的跡象,那那些東西是如何出現的呢?

難道是那個被打散了的妖魔?

他返回一線天了?他想要做什麼?

江籬把周圍都檢查了一遍,沒有發現什麼異常,而這個時候,心中突然有一個強烈的念頭,就是去看那兩座墳包,仿佛有個聲音在她耳邊嘮叨一般。

江籬一步一步地走上了祭壇,她朝著那兩座墳包走了過去,在這一刻,意識已經被主宰了,她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只能遵循心中的那個聲音,一步一步往前。

兩座墳包其中一座突然坍塌了。

墳包裂開一道細縫,江籬像是不知道害怕為何物一般,一只腳都已經邁了進去,而這時,她聽到一聲呵斥,「江籬,站住!」

那聲音將渾渾噩噩的她震醒,也震得整個祭壇抖動不停,周圍大量的石頭滾落下來,就像是引起了雪崩一樣。

江籬回眸,就看到萬林急匆匆地趕了過來,他也是剛剛從上面掉下來的,人都還沒站穩,就已經施展了大擒拿術,要將她給抓回去。

只是就在他虛幻出的手掌碰到她肩膀的時候,江籬臉上一陣刺痛,她只覺得有一股大力推著她往前,讓她一頭扎入了那墳包之中。

明明只是一個淺淺的墳包,跌進去之後,卻覺得深不可測。

周圍是無邊的黑暗,但不知為何,她並不覺得恐慌和害怕,只是肩膀上的手並沒有鬆開,這讓江籬十分自責,萬林沒有鬆手的話,他肯定也被拽進來了。

他們進入的地方是魔界的封印之地,她不用猜也知道,現在她來的地方是魔界了。

而帶她來魔界的,自然就是她身上的那個神器,天地乾坤。

不知道墜落了多久,江籬終於落了地,只是她倒地之後還沒爬起來,整個人又被沉沉壓住,讓她差點兒沒喘過氣來。

壓住她的人是萬林。此時萬林已經昏迷了過去。

江籬有神器護體,在魔界之中不會受到那些魔氣侵襲,然而萬林不一樣,在那封印的裂隙之中,他就已經昏迷了,只是哪怕昏迷,他也沒有鬆開抓著江籬肩膀的手。

也正是因為沒鬆開,他才只是昏迷,並沒有性命之憂。

江籬檢查了一下萬林的身體,稍稍鬆了口氣,她給萬林罩了個結界,又握了他的手,使得他不會被魔氣所污,隨後才放開神識小心翼翼地探索周圍。

在這個地方,神識是可以施展出來的,江籬發現周圍漂浮著一縷一縷的魔氣,但並沒有看到真正的魔物,而等她想要繼續往外延伸神識探索的時候,江籬忽然覺得臉部一陣刺痛,她頓時收回神識,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臉頰。

難道是那神器讓她不要繼續探索了?

江籬嘗試著跟神器溝通,仍舊是得不到半點兒回應,不過她這會兒也不准備冒險了,既然不讓她繼續往外探索,她就暫時等著吧,至少,也要等到萬林醒來。

江籬開始打坐調息,她發現周圍那些黑氣在她呼吸吐納的過程中紛紛朝她湧了過來,最重要的是,她能夠看到,那些黑氣並不情願,掙扎著不願靠近,卻又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拉扯著湧向她的臉部。

黑氣並非像靈氣那般進入她體內,在經脈內游走,而是直接進入了她臉部的胎記位置。

這意思是神器能夠直接吸收這些黑氣,那為何外面的它又不吸收呢?

江籬百思不得其解,這一切,都只能等那神器告訴她了,只不過,會有那麼一天嗎?

半個時辰之後,萬林醒了過來,他動了動手指,隨後發現自己的手還握著一隻手的時候,整個人先是愣了片刻,接著便要將手抽出。

江籬察覺到之後立刻道:「這裡是魔界,不能鬆手,萬城主一定要跟我有肢體接觸,有天地乾坤阻隔,才能擋住那些魔氣的侵襲。」

她一臉嚴肅地道,「否則你容易神智混亂。」像是怕萬林不信,她又補充道:「上一次在一線天的時候也是如此,現在這是魔界,比一線天更加凶險,萬萬不能離開我左右。」

萬林就那麼定定地看著她。

他臉上沒有什麼表情,因為臉部線條堅毅冷硬,這會兒面無表情的樣子,讓江籬覺得他好像在生氣一樣。

她頓時有些慫了,畢竟萬林會掉下來,也是因為救她。

於是江籬很愧疚地低頭道歉,「都是我不好,連累……」

還沒說完,就聽對方的聲音響起,「好的。」

「哎?」

她抬頭,就聽萬林繼續道,「我會抓緊不鬆手的。」

他臉上仍舊沒有半點兒笑容,但眼神卻很溫柔,在那一瞬間,江籬似乎覺得他在笑,他的眼睛在笑。

江籬抿了下唇,「我會把你帶出去的。」

「嗯。」萬林仍是淡淡應了一聲,接下來兩人都沒有在說話了,只是江籬覺得,手掌相握的地方有些發燙,且還有了一層薄汗。

這麼一直抓著,也不是個辦法呀……

她心頭幽幽歎了口氣。

而此時,關在禁地之中的墨修遠眼皮跳個不停,他停止了打坐修煉,而是像通過青玉扳指看看江籬的位置,奈何這麼一探,他就心頭一驚。

神念感應不到!

江籬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