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6 章 再遇熟人

江籬如今修為金丹期七層,戰鬥力麼,面對元嬰期修士也尚能一戰,若是從前的東陸,她幾乎可以橫著走了。

只不過現在東陸來了很多外界修士,她的實力也就顯得普通了許多。

這日,她在一處隱秘的山澗之中布了個陣法開始與鑰匙內的獸魂繼續爭奪,堅持半日神魂又被其震了出來,正在休息之際,江籬收到了萬城主的傳音。

他得知她離開了滄瀾仙宮要外出歷練,便欲與她一道。

萬林的萬象城已經毀了,如今那座散修城池除了時不時有修士前去探查魔物蹤跡,根本不會有其他人過去,大家對當年那場災難都是談之變色,而萬林也沒有重新建立自己的勢力,他現在就是孤家寡人一個了。

萬林與師父交好,也不知道他是否知道有這麼個秘境之匙。

江籬歎了口氣,婉轉謝絕了與萬林一同歷練,倒不是她不想把秘境分享給別人,而是因為她體內那吸收氣運的神器,萬林也是好人,經常幫助她,她不想害了別人。

再者,老祖說她的神器能夠淨化魔氣,除魔可能有些效果,因此在秘境地點不知道的時候,她是準備前往一線天的,一線天那麼危險,她也不想萬林跟她一起淌渾水了。

就這樣,江籬走走停停,跟鑰匙內的凶獸鬥了大半個月也沒討到便宜,而她人也已經到了一線天外圍。

而此時,江籬發現,現在的一線天跟從前簡直是天差地別,從前一個人影都瞧不見的一線天,如今是人聲鼎沸,各路修士來來往往,儼然成了一個修真集市,這些人,當真一點兒也不受那些詭異的幻境魔氣影響麼?

他們就一點兒都不害怕!

江籬神識強大,這會兒在外圍打量了一番,便發現一線天外的集市上大都是金丹後期以上的修士,元嬰期修士也不少,而這些修士的服飾打扮都與東陸不同,想來皆是外界修士。

他們奉命前來除魔,會待在一線天附近倒也說得通了。

一路修士頗多,其中集市入口處有幾個修士擺了個攤子,上面擺的是一種圓形透明的石頭,被他們稱之為逢魔石。

如果遇到魔氣的話,石頭會變顏色,顏色越深,則魔氣越重。當然,這種石頭對魔物並沒有什麼驅除能力,只不過能夠探測到魔氣的存在罷了。

江籬本是不需要這東西的,但是她發現很多修士腰間都掛了那麼一塊石頭,也買了一塊帶在身上,進去之後便有很多人兜售能夠除魔的法器,她沒有停留,直接朝一線天深處走去。

或許是因為人多了的緣故,一線天裡顯得很平靜,也沒有從前那麼伸手不見五指,之時略有些灰濛濛的罷了,至於那些影響人心神的魔氣,更是一點兒不剩。外界的修士,想來的確比東陸的神通廣大一些。

……

她曾經來過這裡,也是從這裡背出了師父的肉身。

她本以為救回了師父,然而,那只是一具軀殼,師父的身體裡裝的是一個魔物。回想起這些,江籬就覺得心頭悶悶的,她垂著頭往裡走,在到達一線天的崖縫之時,剛剛走出一段距離,就發現前面有人過來了。

這一線天的崖縫只能容一人通過,江籬不是惹事的性子,這會兒她剛剛進去沒多久,便想著直接退出去得了,只不過等她走出去過後,就發現那人身後還有幾個修士,其中一人還是認識的。

那是上次在萬象城內遇到的,夜離宗程鷺。

她不過三百餘歲,已經是元嬰期大圓滿的修為,只不過上次在萬象城內沒討到便宜,江籬發現她修為境界都跌了,如今只有元嬰期九層。

江籬站在一旁讓了路,結果就見那程鷺忽然轉過頭來,一雙眼睛死死地盯著她看。

「原來是你。」

當初滄瀾仙宮的一個女修,在萬象城內被一個大能帶走,當時她求大能出手相救,結果對方置之不理,直接拎著她離開了。

程鷺將江籬上下打量了一番,忽然道:「小姑娘獨自一人前往一線天?那可真是危險,不如與我們結伴同行?」

這位修為不高,當時在萬象城內表現卻是可圈可點,甚至沒怎麼被城內黑氣影響,與滄瀾仙宮那小子能夠在他們眼皮底下逃跑,實在有些可疑。現在她還敢孤身一人前往一線天,不知她身上是不是有什麼高階法寶護體,使得她不懼魔氣侵襲。

雖說上面的規矩是不得胡亂傷人,但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他們這些並非飛升修士,又不會受天道規則限制,當真殺了一兩個人,也不會有什麼不妥。

程鷺本來是夜離宗重點培養的弟子,奈何上次帶人出來,不僅沒辦成什麼事,反倒害得同門死傷慘重,自己修為也跌了境界,這樣一來,門中那些看她不順眼的就趁機落井下石了,她現在得做出點成就來,挽回自己在門中地位。

而如今被派出來除魔,最大的成就不就是除掉魔物麼,如果能夠得到不懼魔氣的法寶,她要完成任務豈不是輕鬆至極。

跟這些人同路,江籬自是不情願的。

她婉言謝絕之後,那程鷺微微一笑,道了一聲那就後會有期了,讓江籬著實緊張了一下,等到他們走遠,她才鬆了口氣,也就是這麼一下子,江籬後背都濕了。

剛剛那一撥人雖然是一同出來的,但身上的服飾並不相同,想來有至少兩個門派,也正是這個原因,使得程鷺沒有輕易出手。

她雖沒有出手,卻在自己身上留下了神魂印跡。

程鷺是元嬰九層修為,而她只有金丹七層,若不是神魂強大,被人偷偷留下神魂印跡根本無法察覺。剛剛對方有七八個人,個個修為都是元嬰以上,她根本不敢撕破臉,也只能裝作不曉得被對方做了手腳,如今等人走了,她才飛速離開,直朝那一線天的封印過去。

那裡是一線天內最危險的地方,對於她來說,反而最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