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5 章 秘境之匙

神谷?

這麼說來,她要了解到這神器的真相,也必須要飛升成仙之後才行?問題是就她現在這個修煉速度,什麼時候才能飛升成仙?

就在江籬一籌莫展之際,墨老祖又說話了。

「神器天地乾坤能夠吸收淨化魔氣,你也去外面除魔的話,可能會有些進展。」神器能夠淨化魔氣不假,但那東西並沒有認主,江籬根本不知道使用方法,所以這辦法有沒有效果,墨修遠也是心頭沒底的,只不過她身上有神器,氣運還是很順的,應該死不了。

就算從前那幾次他不去救她,或許她也不會有性命之憂。這麼一想,墨修遠又覺得自己這一直不好的傷勢就像個笑話。

他神情冷冷地瞥了一眼江籬,看著她皺眉思索,一臉苦大仇深的模樣心頭又微微一沉,他一路順風順水慣了,想到江籬一直以來的那些遭遇和生離死別,又默默地抿了一下唇角。

出去除魔?

江籬這三年一直待在滄瀾仙宮的浮空島,從未離開半步。她其實知道歷練能夠讓人進步,在外面闖蕩機遇也更多,只是那個時候算是心如死灰了,活著就是混日子,自然沒想過要離開。

她仍是先向老祖行了大禮,隨後才站起來道:「老祖所言甚至,既然這神器吸收了那麼多氣運,我不出去闖蕩一番,豈不是對不住那些死去的親人。」

她聲音澀澀的,說話的時候只覺得胸悶氣短,在原地站了片刻之後才返回屋子,江籬將乾坤袋裡的東西整理了一番,她自己煉制的面具,師父當年所贈的凝玉尺,還有一些適用的都被她帶在了身上,接著便離開浮空島,直接告訴掌門,老祖降下神諭,讓她外出闖蕩歷練。

既然是老祖降下的神諭,掌門自然不會阻攔,江籬順利地離開了滄瀾仙宮,她臨走之前,還帶走了靈獸火鴉。

路過仙宮大門的時候,守門的陳老叫了她一聲。

她每次進出山門,都會給陳老行禮,這次也不例外,從前陳老都是窩在角落裡打瞌睡,很少理睬她,所以江籬行禮之後就直接走了,沒想到,這一次,陳老會忽然叫住她。

她停了下來,很恭謹地站在原地,等著陳老開口。

「我當初跟你師父交情不錯。」

提起路遠師父,江籬心口就有些悶悶的,她自然知道陳老跟路遠師父關系不錯,這會兒也點了點頭,「嗯。」

當初入門之時還是陳老幫了忙,才使得她直接拜入了路遠門下。

「你師父是個好人。」陳老幽幽歎息一聲,「我一輩子也就這麼過了,安心地當個守門人。」他伸手從懷裡掏出個黑漆漆的東西,隨後又道:「這是當年我得到的一個秘境之匙,既然你是出去歷練的,倒不妨去這處秘境看看。」

他的手指輕輕地摩挲著那黑漆漆的鑰匙,在那一刻的眼神中充滿了眷念。「說起來這把鑰匙,是雲煙,你師父和我一起發現的,現在,他們兩個都已經去了呢。」

說到這裡,他一臉悲傷地道,「我們三人就只有路遠收了你這麼一個徒弟,這鑰匙,就歸你了。」

陳老不容分說地將鑰匙放到了江籬手中,並叮囑她道:「其實我們一直沒找到秘境的準確地點,不過我現在沒有什麼心思去闖了,就交給你了。路遠一直說你福運通天,或許你能找到也說不定。」

陳老沖著江籬勉強笑了一下,「去吧,一路平安。」

江籬接過鑰匙放好之後,鄭重地道了謝,這才乘著火鴉離開了滄瀾仙宮。坐在火鴉背上,江籬將神識注入了那鑰匙之中。

她看到了一張地圖。

地圖很模糊,像是一片混沌,但是那一片混沌之中,又有一個很光亮的地方,像是灰濛濛的天上飄了一盞孔明燈,就格外的顯眼了。

她集中注意力,將神識注入那孔明燈的地方,結果剛剛試探性的進入,就覺得眉心一疼,威壓浩瀚如海地沖她襲來,使得她臉色瞬時煞白,整個人差點從火鴉背上栽了下去。

江籬連忙撤去神識,剛剛那一下讓她心有餘悸地揉了揉眉心,結果手往額頭上一抹,竟是抹了一把冷汗。

神識注入這鑰匙會遭受神魂攻擊,為何剛剛陳老一點兒也沒提醒她?

他們以前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還是他忘記了,或者故意隱瞞?

江籬對陳老很有好感,所以這會兒,她直覺是第一種,畢竟她身上帶了個神器,機遇大過天,能夠遇到陳老他們不曾遇到的情況的概率很大。

她坐在火鴉背上休息了一陣,等神識稍稍恢復之後,這才再次進去查探。

這一次,她探查那孔明燈就謹慎多了,先是一絲神識緩緩探入,或許是因為沒有之前那麼莽撞,這一回,那孔明燈內的神魂威壓也要弱了很多。

一直存在,卻不似先前那般凶神惡煞了。

只是神識進去之後,江籬發現她的靈獸金靈顯得很亢奮,她與金靈心神想通,這會兒能夠感覺到金靈既興奮又緊張,在神識繼續往前的時候,她還能感覺到金靈在害怕,江籬也立刻警惕起來,她發現神識進入那孔明燈之後,仿佛進入了一片廢墟之中,周圍都是斷瓦殘垣,枯黃的雜草有半人多高,顯得異常荒涼。

這是什麼地方呢?

這把鑰匙是秘境之匙,也就是能夠打開一處秘境,而這一處地圖應該顯示的就是秘境所在的位置,江籬將這一處地形牢牢記在腦海之中,然而天下之大,僅僅通過這麼一點兒提示,她根本找不到準確位置。

應該還有其他的提示才對!

想到這裡,江籬將神識又悄悄往內延伸,然就在這時,異變突生。

「吼!」一聲咆哮從那廢墟之中響起,震得江籬頭暈耳鳴,神識直接被逼出鑰匙,而她同時感覺到金靈也發出一聲悲鳴,竟是被那鑰匙之中的異獸吼聲給傷了。

靈獸袋中,金靈瑟瑟發抖,顯然剛剛那一聲怒吼,讓它不僅受傷還受了巨大的驚嚇,江籬掏出一塊上品靈石放進袋子裡,才讓它安靜下來。

剛剛她神識倒是稍稍捕捉到了一點兒信息。

那個廢墟乃是一張地圖,而裡面的那個靈獸,應該是靈獸的殘魂。即是說,留下這秘境之匙的前輩大能,將靈獸的殘魂和地圖一起封印在了鑰匙之中,那他們之間有什麼關聯呢?

是不是要收服了那靈獸的殘魂,才能夠得到秘境的準確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