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4 章 諸事不順

這邊,江籬並不知道掌門對她有那麼大的期望,她只是在憂心墨老祖,他被關在禁地受罰,受的是什麼罰,傷勢恢復得怎麼樣了?有沒有危險?

她心頭沉甸甸的,最後跑到正殿那裡拿出了一把玉籤,接著又回到塑像那裡鄭重叩頭,這才開始按照當初掌門所授的方法,想要與老祖聯繫。

仙宮也是能向上傳達訊息的,當然能不能得到回應就很難說了。

江籬在這裡待了三年,從來沒有向老祖傳遞過訊息,但是這個時候,她也忍不住想要問問,他現在到底如何。事實上,因為沒有掌門的許可,江籬還是有些緊張,她把想要問的話寫在了玉籤上,接著將那玉籤放在了老祖塑像的手裡面,放好之後她立刻跪下,恭謹地等待著。

……

玄冥海的孤島上是沒有一點兒仙氣的,墨修遠在這裡受罰。

他瞞過了天道規則,卻擺脫不了仙界那些亂七八糟的規則,飛升修士不得在凡間界逗留太久,不得直接插手凡間事務,發現魔物沒有第一時間匯報給仙尊,這些都是他所犯的錯,需要受罰。他天資卓越,一心修道,飛升不過萬年已達大羅金仙之境,能夠飛升的修士從前哪一個不是驚才絕絕?偏偏出了個墨修遠,將別人俱都遠遠拋下。

他早年因為沒有屈服在一些勢力之下,得罪過一些人,以前順風順水的時候,那些人都有什麼動作,如今到了逆境,就紛紛落井下石了。也幸得他還有為數不多的幾個朋友,否則這一次,不會僅僅只是關禁閉那麼簡單。

要知道,那仙尊在仙界的地位崇高,他並不想有人威脅他的位置,身處高位太久,修為又無法再進階,既然如此,想要穩住自己的位置,面對那麼年輕的大羅金仙,他心頭也是有幾分不舒服的。如今他墨修遠犯了錯,自然要懲戒一番的。

墨修遠冷笑一聲,歸根結底,是他還不夠強大,他是大羅金仙,而那仙尊,卻是仙界唯一的一個九天玄仙。

在沒有靈氣的孤島上,他的傷勢恢復得並不快,沒有靈氣也無法修煉,他的日子也十分難熬,起初的時候會通過那一縷神念偷偷看江籬來打發時間,後來的某一天,在塑像被抱住的那一瞬間,他發現自己心跳加速,情緒難以自控,這樣的失控讓他又驚又怒,偏偏還有喜悅夾雜其中,最重要的是他都分不清那些情緒到底來源於他還是江笆,甚至不能理所當然地強加在江笆頭上,他覺得他不能自欺欺人……

於是,在仔細思考了一天之後,墨修遠不再去注意那一縷神念了。仙尊沉迷權利和欲望修煉停滯不前,他不想被世俗情愛迷了心迷了眼。

他怕自己會因此而滋生心魔,他不想被任何人影響。

他不能止步於大羅金仙。

一晃三年過去,墨修遠覺得他又恢復了從前那般心若止水,只是在看到玉籤上傳來的消息之際,墨修遠平靜地心湖又抖了一下,仿佛有個頑皮的小童,在那湖水中丟下了一粒小石子兒。

墨修遠:「江笆,是你吧。」

江笆:「我想她。」

是的,他一直在想她。他的想法很單純,只要待在她身邊就好,像從前一樣牽著她的手,一起走過每一寸土地,每一條山道,每一級石階,只要在一起。

墨修遠忽然動了動手指,他覺得自己的掌心空蕩蕩的,在那一瞬間,心頭大抵是有幾分失落的。

江籬寫的是,「願老祖一切安好。」

墨修遠又看了一遍,突然又覺得心情很不錯,他甚至跟江笆說,「她是希望我一切安好,沒提你呢。」只不過轉念想到江籬根本不知道江笆的尋在,又眉頭微微一皺,他將神識注入留在塑像的那縷神念之中,隨後便看到了仙宮景象。

此時,江籬正跪在他腳下。

上一個金身毀掉之後,滄瀾仙宮重新塑的這雕像並不大,只是等身大小,因此這會兒,墨修遠仿佛覺得自己真的站在了江籬面前,她跪在那裡一動不動,明明那麼小小的一團,他卻覺得周圍的一切都失去了顏色,仿佛天地間,就只有那麼一個人的存在了。

墨修遠怔了怔,他閉上眼睛,神識撤回,待到心緒平靜下來,這才再次看了過去。

而這一次,他才注意到,江籬的修為一點兒長進都沒。

他沒來由地有些不高興。

仙人不能在凡人界久待,他自然是不能長期待在凡人界的,更何況現在還在受罰,但是,她卻可以飛升進入仙界的。既然江笆這麼想她,她也應該為江笆做點兒事才對。

想到這裡,墨修遠用神識在那玉籤上刻了字。

啪的一聲,老祖塑像手裡握著的玉籤落了地。

江籬心頭一喜,她將玉簽拾起,小心翼翼地注入神識,結果就看到龍飛鳳舞的幾個大字,「諸事不順。」

她頓時一驚,下一刻,就聽到一個焦急的聲音響起,「飛升救我。」

墨老祖讓她渡劫飛升仙界了去救他?

她做得到?

江籬傻在當場,愣了許久之後才想起自己身上還有一個神器。

莫非老祖也知道她體內有神器,所以才對她寄予了這麼大的希望?等她飛升了去救他……

可是她現在只有金丹七層修為啊,金丹過後是元嬰,元嬰大圓滿之後才能渡劫,渡劫成功的修士,整個東陸萬年來也只有一人,那便是老祖墨修遠。

江籬最近三年都是渾渾噩噩的過日子的,為了活著而活著,並沒想過其他,完全是得過且過,不能修煉,那就不練就是,每天弄點兒別的,煉制各種各樣的面具,她以為自己以後每一天都會這樣熬過去的,卻沒想到,老祖會對她寄予了這麼大的希望。

他救了她,他希望她飛升之後去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