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1 章 境界大漲

入魔了又如何?

她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江籬轉身欲走,就聽身後萬林道:「入魔了很漂亮。」他說完之後又自覺不妥,只是腦海中浮現出她從那一團黑霧之中破出的瞬間,那天地間所有一切都黯然失色,唯有她處於一片亮光之中的喜悅,讓他不由自主地那麼說了。

首先是因為她平安無事,所以他欣喜若狂。

其次是她艷光四射,讓他心臟一縮,仿佛被什麼東西給擊中了。這是萬林許久不曾體會到過的心境,起起伏伏之間,他覺得自己可能是有了不該有的心思。這讓他神色有一瞬間的驚慌和不自然,只不過他調整得很快,立刻又恢復成了面無表情。

只是那張如往常一樣平靜淡漠的臉下,隱藏著的是他擂鼓一般的心跳。

江籬稍稍愣住,隨後側著臉笑了一下,她沒有回頭,徑直離開了。只是臨走之前也扔下了一句話,「這裡是魔界,魔氣對你不利,但我有要事要辦,你在我們已經清理過的地方等我。」

隨著她話音落下的還有一個小袋子,裡面裝滿了被天地乾坤淨化過的晶石,而這些石頭,足夠上萬林養傷恢復,好好修煉一陣了。

萬林看著前方飄遠的身影,神情有一瞬的黯然。

她會不會介意自己剛剛的那句話,「你,你入了魔。」

魔又如何?

其實他的萬象城,便是正道魔修並存的城池,所以萬林對魔修並非深惡痛絕,他剛才的震驚和驚訝,無非是因為太過心疼罷了。

若不是心若死灰,遭受了巨大的打擊,又如何會入了魔道?她其實是一個很善良的人,是什麼能逼她如此?在那短短的時間內,萬林不知道在江籬身上發生了什麼,但他知道,她必定受了很大的痛苦,所以,他只是很擔憂,很心疼罷了。

……

江籬離開是因為鬼幽,魔器鬼幽說她吞噬了吸收了不少那魔物的修為,需要好好消化一下,她資質極好,鬼幽給她指了一個很好的進階修煉之地,而那個地方,卻是萬林去不得的。

那是萬魔窟。

鬼幽算是很沒節操又陰毒的魔器了。這數萬年來,它換過的主人用過江之鯽來形容也不足為過。誰有潛力,它就搭上誰,之前被它反噬而死的只不過是其中之一。魔界的魔物很有領地意識,封印附近的也算是魔界很強的魔物了,然而還有一些隱藏在秘境之中的強大魔物,這些強者並不會蠢到做什麼出頭鳥,他們,就相當於修真界那些隱士高人一般。

萬魔窟裡魔物眾多,在裡面就隱藏了這麼一個強者。

鬼幽融合了天地乾坤,自然能夠吸收魔氣了,所以它想著如果把那個強者吸收了的話,更利於它修復,當年那一戰它的損毀不小,如今能夠發揮出來的力量不足百分之一,當然,它比天地乾坤還好一點兒,否則的話也奈何不得天地乾坤了。

如果江籬對付得了那個魔物,那它就能夠吸收那魔物的魔氣。

如果將籬對付不了那個魔物,它還可以反噬主人,同時暫時臣服於那魔物,總之,不管怎麼樣,鬼幽的器靈都覺得它是不會虧的,所以一個勁兒地慫恿江籬過去,這會兒見她依言去了,心中喜悅自不用說。

卻沒想到,江籬走了一段之後,尋了個地方坐了下來。

她坐下之後立刻調息,體內浩蕩的靈氣這會兒才入出閘的洪水一般奔騰起來,開始拓寬並滋養她的經脈。

魔界本身沒有靈氣,但此時的江籬,運行海納百川之後,便能將魔氣吸入體內,這是因為鬼幽在她體內的緣故,就好比從前天地乾坤一樣。只是不同的是,以前是天地乾坤把魔氣淨化成了白色的晶體,江籬吸收晶體的時候將晶體裡的靈氣引入體內,又被天地乾坤吞吃大半,如今麼,或因為已經認主的緣故,又可能是鬼幽的能力,她能夠直接吸收魔氣了。

她原來只有金丹期,在魔界修煉一段時間之後修為大有長進,已達金丹期大圓滿,這會兒她只覺得仿佛身體被打開了一個口子,靈氣修為紛紛湧入,使得她一直停滯不前的瓶頸,就那麼鬆動了。

江籬的資質本來就極為逆天,遠遠超過天玄體質,隨時隨地都在主動的吸收靈氣。而她從前雖然每次都覺得奇怪,為何運轉心法之後經脈內仍舊是空蕩蕩的,但也沒有因此而放棄過,哪怕只有一丁點兒,一絲絲的靈氣,她也不曾放棄。

所以她這具身體對靈氣的容納和渴求是極為巨大的。就仿佛從前一直處於乾渴狀態,而如今,才能夠痛快淋漓的大肆吸收。

那樣的瘋狂讓江籬周身都有一股狂暴的波動,周圍的黑氣被盡數吸收,在天空中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遠遠看去,就像是一個龍卷風似的。周圍的低等魔物紛紛躲避,卻無法逃脫那吸力,被盡數卷入了龍卷風之中,化作了江籬的力量。

這樣的變數,讓鬼幽都目瞪口呆了。它忽然覺得,這丫頭雖然是個人類修士,但潛力巨大,難怪當初天地乾坤要跟著她,選擇她做宿主。

鬼幽心中有了計較,暫時把江籬放在了第一位。

……

那些洶湧進體內的力量讓她神智模糊,心生戾氣,在一次又一次接近狂暴的邊緣,有一股溫溫涼涼的風吹入她心扉,輕撫她緊鎖的眉間,給了她一點一滴的清明。這是仙器青玉。

還有一些絮絮梭梭的聲音,輕聲呼喚她的名字,讓她不至於迷失自己。

金蟬、幽冥鬼火、火鴉、凝玉尺,她的靈獸,師父所贈送的擁有器靈的高階法寶,那些意識雖然很微弱,卻能夠在江籬心中占據一席之地。

魔又如何?

心還在,何懼成魔?

她想起了控屍門的師父師兄們,他們也是所謂的魔道中人,那又如何,他們比太多的正道修士都要可愛得多。

她想起了江笆,他們手牽手一起往前走,雖然他是活屍,沒有溫度,但帶給她的溫暖,卻比任何人都多。

她想起了路遠師父,為了她尋訪巫雲遠,處處護她;師父的好朋友萬林,也多次幫她;

她想起了和崔靄一起修行,兩人為了一丁點兒的進步雀躍不已。

她還想起了老祖,那個跟江笆長得一模一樣,救她於危難之中的人。

……

只要還記得這些人這些事,她就不會成為那些魔物一樣,沒有感情,只懂得吞噬和殺戮。

……

轉眼一年過去,江籬身上的靈氣趨於穩定,她如今的修為大漲,從金丹期大圓滿一步躍入元嬰期大圓滿,這樣駭然聽聞的修煉速度,足以震驚整個修真界。

「你能進步得這麼快,多虧了我啊。」

待到江籬從修煉狀態中脫離,魔器鬼幽忙不迭地道。

它說完之後又道:「我發現你身上這個仙器很不錯,不如讓我吞了,我煉化之後能力肯定又能恢復一些,到時候威力自然也就越大。」

它說的自然是江籬的青玉扳指。

江籬根本不理睬它。她站起來用神識探查了一下四周,隨後道:「你不是說要去萬魔窟嗎?帶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