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2 章 渡劫

江籬現在的修為已經是元嬰期大圓滿,距離渡劫飛升只有半步之遙。

萬魔窟裡的尋常魔物不足為懼,但藏在裡面的那個魔界強者,真對上的話,鬼幽覺得江籬勝算不大。它覺得江籬的資質太好,它也想跟她出去見見外面的大千世界,這會兒便有點兒捨不得她去送死了。

「萬魔窟不是你說要去的麼?」江籬冷笑了一下,「怎麼又反悔了?」

鬼幽也不隱瞞,「開始的時候我覺得你死不死都沒關系,不過現在我發現你是個了不得的天才,所以不想你這麼快就死翹翹了。萬魔窟裡的那個老妖魔活了上萬年,就你現在的修為過去,只是給它送肉的。」

江籬本來就信不過鬼幽,只不過她現在能夠通過吸收魔物進階,對魔物自然有需求。這附近的魔物都已經被她給吸收消化了,她就想去其他地方看看,而萬魔窟聽名字就知道那裡魔物聚集,所以她是打算去探一探的。

「還有啊,你別以為身上有神兵利器,就這般狂妄自大。」鬼幽冷哼了一聲,「現在消失的魔物並不算多,等到你觸及了魔界平衡,引出那些老怪物,你就知道厲害了。」

江籬眉頭一皺,她最近通過吸收魔氣進階太過容易,也動了一直在魔界修煉的心思,然而此時鬼幽的話,也在她心中敲了一記警鍾。

一路過來,她實在是太得意忘形了一些。

哪怕是未曾入魔之前,她與萬林也是格外的招搖和大膽,仗著有天地乾坤開路,一直在清場。

可這裡是魔界啊。

當年逼得修真界唯一的真神隕落,兩個九天玄仙用自己的軀體設下封印阻止魔界魔物入侵,這樣的魔物,又豈會是她一個小小修士就能消滅的。

她只不過運氣夠好,還未引起那些真正強大的魔物注意罷了。

「夜襲其實很強,就是那個想盡辦法進入了修真界的魔物,只不過他太蠢了一點兒,實力大損進入了修真界又如何,日後真的破除了封印,使得萬千魔物能夠進入那邊又如何,那些強大的魔物會聽他的?聽一個實力大損自稱魔尊轉世的魔物的話?簡直是笑話!」

就是因為那夜襲太蠢,所以當時鬼幽就沒選擇他做主人,事實證明,它的選擇是對的。

「我看你也快要渡劫了,不如離開魔界回去吧。否則你的渡劫天劫落到魔界來,那可就鬧大了。」

不管是正道修士還是魔界修士,本身都是人,修為夠了皆是要渡劫飛升,而魔界裡的都是魔物,它們是集天地間晦氣而生,以人心負面情緒為力量,隱藏於黑暗中的嗜血生物。

它們擅於捕捉人內心的軟弱之處,讓人陷入瘋狂之中。就好比萬象城內,那些陡然失去了神智的修士,皆是被魔物所惑。修為越低,資質越差,心智越不堅定,越容易被魔物影響。

江籬即便現在入了魔,她也只是個魔道修士,而並非魔物。

如果在魔界渡劫,那動靜之大,恐怕會把魔界的隱世強者都給招了出來。而渡劫又並非自己能夠隨心控制的,那天劫隨時都可能來,一般的修士在元嬰期大圓滿之境,就會一直閉關衝擊渡劫,到處亂跑的少之又少,泡在魔界這等凶險之地的更是沒有了。

「我所言句句屬實,信不信由你。」

江籬不相信鬼幽,鬼幽自然也明白,它冷哼了一聲道,「你想想,魔界暗無天日,突然有了劫雲,突然電閃雷鳴,這樣的奇觀,肯定會引起大家的注意啊!」

只是話還沒說完,鬼幽就咆哮了一聲,「天啊,劫雲!」

遠處的天空上有厚厚的烏雲,而時不時突然冒出的一道閃電,更是證明了那些是劫雲無疑。

渡劫的並非江籬,而是萬象城主萬林。

他一直在等江籬,哪怕是覺得大劫將至,也未曾離開,結果就導致雷劫突降魔界,引得整個魔界的魔物動蕩。

江籬離萬林的距離不遠,她朝著萬林極速飛了過去,靠近之後便設下結界,為萬林渡劫護法!

「別管他了,你護不了多久,等下就有層出不窮的魔物過來,就憑你根本攔不住!」鬼幽厲聲道,「我帶你去封印之處,你不是魔物,能夠從封印處離開!」

它話音剛落,就見有離得近的魔物已經趕來了。

這些魔物還並不算危險,江籬能夠應付得過來。只是越往後,魔物會越多,實力也會越強,她若是逞強留下,必定屍骨無存!

見江籬已經沖出去迎戰了,鬼幽氣急敗壞地吼道:「你好歹是個魔修,你管那人死活幹什麼?」

江籬喝道:「少他媽廢話了,快點兒迎敵!」

她修為進階之後,幽冥鬼火也燒得格外的旺盛,漫天的火光之中,江籬猶如浴火而生的火鳳,讓那些魔物停下了腳步,猶疑著不敢上前。

那一道火牆阻隔了身前的魔物和身後的萬林,只是江籬知道,幽冥鬼火也攔不了太久。

鬼幽生氣地呸了一聲,這才不情不願地開始吸收那些魔物。

魔物瞬間騷動起來,它們紛紛後退,卻又不願離開。

「轟隆一聲!」第一道真正的雷劫落下,萬林雖是成功抵擋,卻是受了點兒傷。

那鮮血的味道讓周圍的魔物又瞬間瘋狂,悍不畏死地衝上前來。

成片成片的黑霧壓了上來,幽冥鬼火的火光都黯淡了幾分。江籬催動木生春瘋狂地抽打那些魔物,金靈、火鴉和金銀蟒也在一旁助陣,才使得局勢稍稍控制下來。

「強者都在後頭,我說你還是快點兒跑吧!」鬼幽故意打了個飽嗝,「我跟你說,我快要支持不住了。」

江籬的木荊棘又絞殺了一隻魔物,她不退反進,靈氣瘋狂注入之後,在面前又形成了一個籐條糾纏的牢籠,她咬破舌尖,噗地吐出一口鮮血落入籠中,緊接著幽冥鬼火隨之而上,將荊棘籠子瞬間點燃,將困在籠中的魔物一把燒成了灰燼。

雖然不明白是何緣故,但江籬知道,她的血對這些魔物有奇效!

她的這番動作讓鬼幽都驚了一下,隨後也不吭聲了,它知道江籬不會離開,這會兒只能先扛著了,只盼那渡劫的蠢貨能快一點兒,快點兒成功或者快點兒隕落都好,磨蹭下去,他們兩個都跑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