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3 章 離開魔界

越強大的修士,渡劫時遇到的天雷威力也越大。

萬林年輕時資質其實是很普通的,不過他運氣好,撞上了大機緣,這才躍居人上。只不過他也知道,後天的改變終究有限,他對渡劫飛升也是抱著順其自然的態度,能夠達到元嬰期大圓滿,已經算是出乎意料了。

畢竟,這麼多年來,飛升者僅有一人。

他在魔界等江籬一年多,期間吸收了大量晶石,讓他修為更進一步,只是萬萬沒想到,會在這裡撞上天劫。

他先天資質普通,心中便有個想法,這天劫應該是三道雷劫,然讓他更沒想到的是,只是瞬間的功夫,天上的神雷就落了三道。

一直沉穩的萬林心頭也忍不住罵了聲娘!

萬林雖沒有什麼法寶護身了,但他根基打得牢,又有那麼多晶石,這三道天雷承受起來並不算太痛苦,他成功地撐住了。然天上劫雲未散,他遇到的不是普通的雷劫!

鬼幽大罵了一聲晦氣。

江籬沒有說話,對鬼幽的話也充耳不聞,她不斷地催生木荊棘,將鬼幽沒有吸收到的魔物悉數困住,然後吐上一口血,用幽冥鬼火灼燒,如此反復。鬼物來得越來越多越來越猛,氣勢洶洶猶如黑雲壓城,而江籬就像是一堵無法越過的高山,她用血肉之軀鑄起長城,保了萬林渡劫無憂。

只是她不知道能保多久。

她甚至都沒法分心去數到底已經降下了多少道神雷。

無窮無盡的魔物殺之不盡,她體內的靈氣雖然充沛,卻也是有限的,而她身體裡汩汩流淌的血液,更有盡頭。

失血過多的江籬面色蒼白,她漸漸覺得有些體力不支了,動作也越來越遲緩,已經有好幾次露出了破綻,若不是青玉護住,她還會被鬼物所傷,而她的失誤,也使得鬼幽壓力倍增。

「姑奶奶我求你了,走吧!」

鬼幽已經想設法把江籬打暈卷走了。它可以暫時性的噬主迷惑一下那些鬼物什麼的,就在它猶豫不定之時,遠處一團遠遠超過其他魔物的黑影呼嘯而至!

是萬魔窟裡的老怪物,有一個就有第二個,它們已經趕來了!

事不宜遲,遲則生變,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就在鬼幽動手之際,一片霞光沖天而起,瞬間將灰濛濛的魔界照得雪亮。修士渡劫成功都會天生異象,靈獸朝拜,然而這裡是魔界,除了那雪亮的光芒再無其他,只是那沖天而起的光芒在空中形成了一把巨劍,巨劍掃過之處,摧枯拉朽一般,魔物紛紛被劈裂!

「走,他渡劫成功了。」

聽到這句話,江籬腦子裡一直緊緊繃著的那根弦終於鬆了。

然而此時此刻,那萬魔窟的老怪物也殺到了眼前。

「想走,沒那麼容易!」

霞光形成的巨劍立刻沖向了那老怪物,本來光芒極盛的巨劍只是一個照面便被擊潰,被黑霧悉數吞噬,而剛剛渡劫飛升的萬林還沒喘上一口氣,又踉蹌後退了幾步,嘴角溢出鮮血。只不過他的這一擊,為他和江籬贏得了逃走的機會。

在老怪物來的時候,鬼幽就已經準備卷走江籬了,如今江籬不再死撐,它自然帶著江籬和萬林拼了老命往結界跑,到底是上古魔器還融合了神器,哪怕威力不足從前萬分之一,這會兒速度極快,頃刻間就沖進了結界裂隙。

聽著身後那不甘心的嘶吼聲,江籬整個人總算是放鬆下來,此時她渾身乏力地躺在地上,背後汗流如漿。

萬林也被鬼幽給帶了出來,不過他出來的時候是落在江籬後面的,這也是鬼幽在逃跑之時多了個心眼,把萬林放在後面,關鍵時刻可以當肉盾當炮灰用,可謂是神不知鬼不覺。

江籬消耗太大,在原地躺了很久才稍稍緩過了口氣,她現在想起那鋪天蓋地的魔物也是頭皮發麻,而因為失血過多,人也是暈乎乎的,好半天才轉過頭來看了一眼萬林,這一看也讓她心頭募

地一驚。

萬林面白如紙,額頭臉頰上全是冷汗,整個人側身彎曲躺在那裡,就像是一隻垂死掙扎的大蝦,哪有剛剛飛升渡劫的模樣。

剛剛那場戰鬥讓江籬神識都生生耗乾,她此時無法立刻判斷萬林傷得有多重。等到勉強起身走到萬林身邊,江籬才發現他背後有一道深可見骨的猙獰傷口,從肩一直劃到腰際,看起來就像是將他整個人剖成了兩半。

他受了這麼重的傷,卻一直咬牙忍著,連哼都沒有哼出一聲,就連鬼幽都不曉得那老怪物當真追上了,還撓了這小子一爪。它不由慶幸自己有先見之明,抓了萬林墊底,否則傷的就是江籬了。

江籬靈氣神識皆耗盡了,她強打起精神拿出晶石吸收,隨後用得來的靈氣渡入了萬林體內,稍稍控制了一下他的傷勢。

而此時雖然出了魔界,卻也是在一線天的地宮之中。哪怕萬林已經是渡劫期修為,那些黑氣對他仍影響,需要江籬接觸到他。

一線天內對他養傷沒有半點兒好處。當務之急,就是立刻離開這裡。

……

一線天狹縫外。

為了除魔,北域的修士一直沒有離開,一線天外依舊是人山人海。

程鷺也沒離開,她在等一個人。

上一次,她在滄瀾派那醜八怪身上留下了神魂印跡,卻沒想到,那個修為明明不如她的醜八怪竟然能夠神不知鬼不覺地破除她的印跡,而她最後出現的地方是一線天深處,裡面魔氣洶湧,她自然不敢進入。

同門師兄弟都說那醜八怪肯定死在了裡頭,然而她直覺告訴她不對,那醜八怪肯定沒死,她還藏在裡面。

滄瀾派那醜八怪,身上秘密太多了。

程鷺有幾次聯合北域優秀的年輕一代一同進入一線天,曾有一次傾盡全力到達了醜八怪當時印跡消失的位置,並且還往內深入了一些,他們並沒有看到對方的屍骨,這也讓程鷺堅定了信心。那人沒死,她身上恐怕有了不得的東西,比她之前的猜想還要珍貴得多,最次也是仙器,很有可能是高階仙器,否則的話,怎麼可能讓她藏身於魔界封印之地。

因此,她不能離開這裡,她不僅不能離開,還說服了同門一起等,並且還跟門中匯報,請了長老出山。

有些東西不是她一個人能吃得下的,倒不如用它來換取最大的利益,穩固她在門中年輕一輩第一人的地位。

「該死的,我看你能躲多久!」程鷺看著一線天內灰濛濛的天空,惡狠狠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