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5 章 最後一劫

飛天戰船神雷攔腰斬斷,夜離宗老祖自是受傷不輕。他違反天道規則強行現身修真界,九成的實力被天道壓制無法施展,因此這個時候,他斷然不敢有其他想法,只要將本命法寶收回,秋後算賬也不遲!

離得近了,飛天戰船也有所反應。墜落在地的那一段已經徹底毀壞,而懸浮在空中的部分,與夜離還有聯繫,飛天戰船搖搖晃晃地朝著夜離靠攏,只是還沒移動到一丈遠,陰雲密閉的天空再次出現異象。

一道閃電劃破重重雲層,將整片天幕驟然點亮。那閃電並沒有從天降落,而是猶如一道金色長虹一般橫跨天幕,久久不成熄滅。在那閃電出現之後,地面上所有生靈都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他們有一種預感,若是這神雷劈下,方圓千里甚至整個東陸,都很可能不復存在了。

夜離也是一陣驚惶,他發現自己的本命法寶已經無法再挪動分毫,法寶上靈氣飛快的流逝所有的符文陣法都在崩潰,就連蛟龍的殘魂意識也越來越微弱,猶如風中燈火,隨時都可能熄滅。

本命法寶損毀,他不死也重傷,從此以後別說再進一步,跌回天仙都有可能,那他就徹底的成了一個廢物了!想到這裡,夜離喉嚨中發出一聲不敢的怒吼,他周身散發層層銀光,整個人猶如一顆流星一般射向了大坑之中的江籬!

九重天劫的最後一重還沒有降下,既然他的法寶處於天劫威壓之下無法收回,那他就只有一個辦法可以脫身!他已經別無選擇!

渡劫之人隕落,雷劫自動消散!天雷的威壓之下,他無法用神識碾壓的手段殺敵,法寶進入其中也只會與戰船一樣被當做助力無法控制,因此,他只能以最快的速度闖入其中,將她一擊必殺。

他必須快,否則的話也難逃九重天劫!

「受死吧!」夜離雙目血紅,靈氣運轉到極致,大手猶如利刃,劈向了那坑洞之中一團焦黑的肉身。在他拼盡全力出手的那一瞬間,天空上又出現了幾道細小的閃電,那是違反天道引來的天罰,但這樣的天罰與九重天劫比起來,簡直可以忽略不計。

這個時候,他哪怕是扛著天罰,也要先殺了那渡劫之人。

「鎮山河!」

「結陣,劍破蒼穹!」

「蕩妖筆!」

……

滄瀾仙宮的所有人都動了。

在萬林和掌門的帶領下,他們的攻擊紛紛落在了空中的半截戰船之上。現在的戰船沒有了陣法的防御,被天雷也劈得受損不輕,因此平時完全無法對它造成半點兒傷痕的攻擊,此刻卻能夠讓它傷上加傷。

無數道劍光,無數個法寶,一聲聲的怒喝,那些攻擊猶如潮水一般湧去,將空中的戰船徹底淹沒。

眼看就要將那渡劫之人擊殺,夜離突地雙目圓睜,眼球都快暴凸出去,他哇地一聲吐出一口鮮血,只覺得自己五臟六腑都被震碎了一樣。他難以置信地回頭,就看到自己的本命法寶在那群螻蟻的攻擊之下,轟的一聲炸開,徹底的碎裂了。

那些他從前看都不願看一眼的螻蟻,擊碎了他的本命法寶!

他元神震蕩,丹田識海猶如掀起了狂風駭浪,隨後那一整片天地開始坍塌,這意味著,他的修為降階了。夜離神情癲狂,他怎麼都想不到,自己修行數萬年,沒有死在那些強大的敵人手中,竟然會栽在這裡,栽在這個小小的修真界,栽在一群螻蟻的手中。

若不是因為自負拿出了本命法寶,他何以落到如此田地!

他不甘心,他後悔莫及。

恰在此時,一道天雷當空劈下,正中了重傷的夜離,他還未來得及發出一絲聲音,就已經灰飛煙滅了。這是他違反規則引來的天罰,本來天罰的威力最多讓他受傷,但他本命法寶損毀,自身修為大跌,正值癲狂之際根本沒有任何抵擋,結果堂堂大羅金仙,竟然隕落在修真界蠻荒之地。

天幕上的閃電越來越多,卻都沒有直接落下,而是在空中縱橫交錯,結成了一張網,使得天地間明亮的灼眼。

在靈獸島廢墟正上方,那片天幕上有一個金色的亮點越來越大,漸漸形成了一頭金色巨龍,它在空中盤旋飛舞,金色的閃電就是他閃光的龍鱗,隆隆的雷聲就是它的怒吼的聲音。

它的目標,就是渡劫之人。只是現在最後一道雷劫的威力還在醞釀之中,它亦還未睜眼,待它睜眼之時,便是天地變色之際。

「江籬,還剩下最後一重天劫了!」

鬼幽喘了口氣,「為什麼你的天劫會是九重天劫?」它頓了一下,「你若不醒,這最後一重天劫,便能將整個東陸夷為平地,你想守護的人和物,將一個也不會剩下。」

「算了,老子懶得管你了。」

鬼幽乃是魔器,它心中可沒什麼道義,這個時候見到江籬昏迷,最後一道神雷將至,也不敢繼續冒險,索性反噬,然後拼著老命逃出天劫範圍。

它好歹是上古魔器,斬斷與渡劫之人聯繫之後施展秘法,倒也能瞞過那頭頂上的瞎眼雷龍!

「要是老子全盛時期,會怕你這麼條小龍,早一口吞了!」它忿忿不平地想,隨後分出一縷魔氣,侵入江籬識海。

「你自己不醒,休怪老夫無情!」

魔器反噬,也就是吞噬掉主人元神從而壯大自己,有的甚至能奪取主人身體反僕為主,不過現在鬼幽也沒那麼多時間折騰,它只需要斬斷與江籬的神魂聯繫就好。

江籬現在因為渡劫元神受損昏迷不醒,鬼幽反噬成功的話無疑於雪上加霜,她腦海之中金靈和幽冥鬼火都焦躁不安,就連一直沒什麼情緒的金銀蟒,這會兒也開始左突右撞,想要逼迫那縷黑氣離開。

「蠢貨,別耽誤老子時間,你們要給她陪葬別拖上我!」鬼幽的實力比金靈等靈寵要強得多,不過它這會兒也沒做得太絕,至少沒打算對這幾個靈寵動手。

就在它反噬江籬元神之際,江籬忽然咳了一口黑血。

她的手指微微動了兩下,手指上的扳指也發出了微弱的亮光,緊接著,她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站在了大坑的中央。

此時的她已經看不出人形了,面具早已融化跟臉黏著一起,身上的皮肉都已經燒焦,儼然就像是一塊燒乾了的木炭。

只是她還沒有斷絕生機,青玉扳指上的微弱靈氣在滋養她的身體,而至她甦醒的那一刻起,她瘋狂的運轉海納百川。

她沒想過這天劫會有這樣強大的威力,但不管怎樣,她不能輸!

她在昏迷之時,腦子裡閃過鬼幽的聲音,她不能死,死在這裡,她所守護的一切都不剩下了。

她的心臟因為青玉扳指所注入的生機而跳動,她的神識因為靈寵們的呼喚而清醒,她不能放棄。

江籬勉強催生了一截木荊棘握在手中,那一根短短的木荊棘,此刻,就像是一柄鋒利的長劍。

她手持長劍凝視著天上的金龍,隨後腳尖點地,在那金龍還未睜眼之前,竟是用手中的武器沖向了高空。

「瘋了!」

她是想在高空受劫,從而保住地面這些螻蟻?

鬼幽真的很難理解江籬的心思,她的的確確入了魔,殺人的時候也不眨眼,這個時候,為什麼寧願犧牲自己,也要護著那些同門?

他們感情有這麼深厚?

它此時也沒時間去理解,只聽鬼幽叫道:「你送死也別拉上我!」這會兒江籬醒了,神智清醒不說意志力還格外堅定,它一時半會兒反噬不可能成功,但雷劫很顯然馬上就到了,鬼幽心急如焚,圓盤尾隨江籬飛向高空,結果冷不丁就覺得元神一頓,隨後它發現自己竟然無法控制身體了。

下一刻,它竟是被對方控制束縛,徑直砸向了空中的金龍!

江籬是主人,這一刻,她的意識無比強大,竟然真的操控了它!

「混賬!你竟然拿老子當前鋒!」鬼幽的話淹沒在了隆隆的雷聲之中,只見高空中由閃電圍成的金色巨龍陡然睜眼,它仰頭長嘯一聲,一爪抓向了那極速撞來的圓盤。

不過巴掌大小黯淡無光的圓盤,在那一瞬間,突然發出了耀眼的白光,竟是讓高空中的金龍也瞇了下眼。

「江籬,老子跟你沒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