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6 章 飛升

雷龍看到面前閃著亮光的圓盤,伸出龍爪像是拍蒼蠅那樣拍了過去,卻沒想到,它的攻擊居然落空了。

鬼幽雖然如今威力不足,但它本來品階高,雷龍的高階威壓對它起不了半點兒作用,它這會兒靈活的在空中躥來躥去,倒讓那雷龍有了些興趣,使得它並沒有直接攻擊江籬,而是追著鬼幽放起了閃電。

「神念合一,運轉心法,靈氣輸入我體內!」鬼幽一邊躲一邊叫道。

它如今已經擋在了最前面,想要脫身是不可能的了,只能全力一搏,才能求得一線生機。只是這樣一來,它近段時間進補的仙器靈物,可算是白折騰了。想到這裡,它就恨不得把江籬給生吞活剝了。

江籬依言行事,直到這個時候,她才算真正與鬼幽聯繫在了一起。

此時的她仿佛置身於那方圓盤之中,那是一個混沌的空間,猶如天地初始,萬物未生,一片虛無。

她運轉心法瘋狂地吸收靈氣,而吸收的靈氣又源源不斷地注入了那一片虛無之中,就如同從前她的靈氣被天地乾坤吸收了一樣,此時,那些靈氣紛紛湧入鬼幽,使得那混沌之中漸漸有了光亮。

部分渾濁之氣上升,而另外一部分則下降,混沌初開,自成天地。

大千世界,受天道規則所主宰,修士修行追求長生,實則逆天改命,因此才會被天道不容,越強則天劫越重。而鬼幽之中自成天地,天地之間自生天道。如果鬼幽能夠恢復鼎盛,如果江籬的修為足夠,如果那片天地能夠形成大千世界,孕育萬千生靈,那江籬能掌控那片天地,她就是那片天地的神。

然而沒有那麼多如果,現在的江籬和鬼幽實力微弱,面對九天雷劫也會覺得力不從心。只是她不能放棄,而鬼幽,它趕鴨子上架也沒辦法放棄。

修真界的靈氣比之仙界要稀薄得多,而鬼幽乃是神魔之器合體,哪怕現在威力不足從前萬分之一,當真施展起來對靈氣的需求也是極為可怖的。整個天地間的靈氣紛紛湧入江籬體內,然而這些遠遠不夠,在她無意識之中,那些山川河流綠樹紅花,無數生靈體內蘊含的靈氣也被悉數剝奪,就連活人也不能幸免。

「這是,這是怎麼回事?」

夜離宗幸存的修士臉色慘白,皆是一臉驚懼地看著那空中的江籬,他們只感覺到體內的靈氣在飛快的流逝,紛紛湧入了空中的靈氣漩渦之中,而那漩渦中的女子就仿佛一隻不知饜足的饕餮巨獸,她的肚腹好像永遠也無法填滿。

滄瀾仙宮方圓千里之內,就像是布下了一個死陣一般!

「魔修!」夜離宗一人驚叫道。

只有魔修才會施展這種吸食他人靈氣修為的歹毒功法!

也就在這時,萬林忽然盤腿坐下,他雙目緊閉一手掐訣,口中默默念出一段晦澀的法訣,隨著他的動作,他體內的靈氣自動地朝著江籬體內輸了過去,這樣一來,比其掠奪的速度又快了幾分。

「快,結陣,把靈氣輸給聖女!」王胖子看到萬林動作首先反應過來,與其徒勞地掙扎抵抗,不如主動的把靈氣輸送過去,靈氣枯竭修為大跌總比被雷劈死好,這會兒神雷已經出現,江籬若是擋不住,他們全部都得玩完。

有了萬林和同門的支持,江籬吸收靈氣的速度也更快了,而那空中的神龍眸子微微一瞇,喉中發出了一絲困惑的低吟,這一次,它感受到了一種熟悉的氣息。

這樣的困惑使得它沒有痛下殺手,而是猶豫不決地盯著那渡劫之人。天劫是天道規則對那些想要逆天改命的生靈的考驗,而此時那渡劫之人,卻像是凌駕於天道規則上的神。

她身上有神的氣息。

雷龍吸收天地精華而生,存在的意義就是考驗渡劫之人,天地對於它來說就是父母,神創造天地……

鬼幽看著呆呆的雷龍嘿嘿一笑,「這傻子這會兒把你當爺爺呢,天劫是有時效的,再拖一會兒它就自動散去了,到時候也算你渡劫成功哈哈哈。」

「虧得老子聰明,靈機一動想到天地乾坤裡還有這招。」它語氣本是洋洋得意的,不過看到江籬經脈都快被強行湧入她經脈的靈氣給撐爆了,它又識相的閉了嘴,心頭還誇了江籬幾句。至於底下那群快被江籬吸乾的修士,作為一個魔器,它自然不會心疼的,更不會出言提醒。現在能夠迷惑雷龍的就是它體內的小天地,而支撐小天地的就是靈氣,現下只要再堅持片刻就能擋住雷劫,它可不想有半點兒差池。

偏偏在這關鍵時刻,江籬吸收靈氣的速度慢了下來,這讓鬼幽大急,怒罵道:「你又要幹什麼,找死麼?」

江籬沒有回答,她的神識看到了萬林,看到了仙宮的那些弟子。

萬林臉色蒼白如紙,周身靈氣已然耗盡,而那些弟子,靈氣早已被耗盡,現在,被她吸收的是修為和生命力,有修為低些的,此刻已經枯瘦如柴了。

人群之中有個小老頭兒,明明之前還是個少年,卻滿臉褶皺身形傴僂……

若她繼續吸收那陣中的靈氣,他們必死無疑。她想要避開他們,然這附近靈氣都已經被她耗乾了!

「繼續啊蠢貨!」

眼看混沌空間之中的小天地迅速崩塌,鬼幽恨不得一巴掌拍死江籬,只可惜它還沒來得及動手,雷龍的一巴掌就已經朝它拍了下來!熟悉的氣息漸漸消散,雷龍顯然想到了自己的職責,它怒吼一聲一爪拍開了鬼幽,隨後龍首一昂,長龍化作一道閃電,徑直地撞向了空中的江籬。

而此時,天上的烏雲已經漸漸散開了。

一縷陽光穿透漸薄的雲層,突兀地灑落在這片焦土之上,而那金色巨龍身形則飛快的縮小,在它身後,金沙流瀉而下,在陽光下閃耀著絢爛的光澤,一如一道橫跨天幕的長虹。

江籬避無可避,她靈氣已經全部被鬼幽吸收,此時無法祭出木荊棘也使用不了法器,就連罩個靈氣護壁都做不到,她只能用肉身去擋住那道神雷。

在閃電落在她身上的時候,江籬猛地閉上了眼,只是她沒想到的是,最後一重天劫,並沒有想象中那麼恐怖。雖然仍舊疼痛,但她知道,這樣的疼痛要不了她的命,她的身體正處於極度乾涸的狀態,熬過了最後一記神雷,她的身體開始吸收那些閃電的中蘊含的能量,這樣的能量,比修真界最濃郁的靈氣都更加精純。

誤打誤撞之下,她進行了天雷淬體!

滄瀾仙宮的修士俱都仰頭看著頭頂的那一片光幕,他們個個無比虛弱,但仍舊昂著頭,不敢有絲毫放鬆。直到頭頂上五彩霞光直衝雲霄,耳畔邊出現絲竹之聲,他們才喜極而泣。

一時間,靈氣四溢浩瀚如海,萬物復蘇枯木逢春,整個仙宮雲霧繚繞,猶如雲中仙境。

成功了!

渡劫成功了!

江籬渡劫成功了,滄瀾仙宮再添一位真仙!

「快,快打坐修行。」

掌門反應過來連聲道。

仙人飛升,福澤後輩,沐浴在飛升靈氣之下,他們不僅能補回之前的損耗,還有可能突破瓶頸,從此以後修為突飛猛進!大家很快沉浸在忘我的修煉之中,唯有萬林還能保持清醒,他微笑地看著從空中緩緩落下的江籬,雖是見過她的容顏,此時仍險些被其惑了心智。

那是何等驚艷的一張臉,天地間驟然失色,唯有她,濃墨重彩一般的鮮明奪目。

她踏著五彩霞光而來,芙蓉如面柳如眉,笑容如花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