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7 章 神之後裔

「恭喜。」

萬林心頭有很多話想說,然張開嘴,亦只吐出了恭喜二字。

他幾乎是看著她長大的,從一開始掙扎求存的少女,倒現在,美艷得讓人無法直視的女仙,一步一步從逆境之中過來,其中的艱辛他都看在眼中。

他亦知道她的秘密,知道她心中的傷痛,若非傷痛心若死灰,何以成魔。他是親眼看著她入魔的,但是現在的她沒有半點兒煞氣,倒叫萬林有些驚訝了。雖不知道為何會如此,但萬林依然是欣慰的。

「你師父在天有靈,也會為你高興的。」萬林頓了一下繼續道。只是他說完之後又有些黯然,一直以來,他與路遠交好,從前待江籬就如同長輩對晚輩,他年輕時被貌美的女子傷過,是以那時候江籬外表雖然難看,但他不僅不嫌棄還心生同情,到後來一直照拂,也是因為與路遠的交情。

只是不曉得從什麼時候開始,他的心中對這個堅強的少女有了真正的牽掛,不是因為她是好友的徒弟,而是因為她自己。萬象城受困,他以為自己必死無疑了,卻沒想到,江籬會來救他。魔界之中,也是她擋住了層層魔物,使得他能夠順利渡劫。

他從前助她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她卻是用生命在回報他。

他想,他是喜歡她的,只是這樣的喜歡難以啟齒。他是路遠的至交好友,他是江籬的長輩,他無論如何也無法將心中的喜歡說出口。一時間,萬林有些沉默了。

江籬剛剛渡劫成功,她跟萬林打了個招呼之後便把注意力放在了滄瀾仙宮這片戰場上,飛升渡劫的異象還未散去,周圍都是濃郁的靈氣,底下的仙宮修士紛紛打坐修行,有幾個本來就處於瓶頸的修士,這會兒已經開始突破了。

雖然九重雷劫將附近劈成了廢墟,但此時此刻,焦土上已經有了新綠。只要靈氣充裕人手足夠,這裡很快就能夠重新煥發生機。她的神識往外延伸,能夠清楚的感受到天地間一草一木,她看到三千里外的雪山峭壁上有一株七千年份的雪蓮,旁邊有一隻八階後期靈蛇守在身邊。她神識凝實化作一隻無形的大手,將那雪蓮連根拔起,引得靈蛇嘶叫不已。

江籬隨手一點,便將靈蛇壓制得絲毫不能動彈,與此同時,她眉頭微微一皺,隨後隔空取物,將那八階靈蛇也直接挪到了滄瀾仙宮。這就是渡劫期修士的實力,在修真界裡,移山填海無所不能。

「從今以後,你便在此做仙宮的護山靈獸。」她看著那盤成一團瑟瑟發抖的靈蛇道。

靈蛇哪敢不從,見到沒有性命之憂之後,它竟也開始吸收靈氣,這周圍的靈氣非比尋常,怕是比一株成熟的雪蓮帶給它的益處更多,它的氣憤和恐懼被狂喜所替代,恨不得仰天長嘯一聲,「我突破九階化蛇為蛟有望了!」

江籬的神識繼續探索這片天地,她看到了那些藏得很深的天材地寶,也都一一弄了回來。飛升之後,她的時間不多,過不了多久就會有接引的仙友出現,引著她前往真仙界。而到了那個時候,她想要回到修真界就是困難重重了。在這之前,她要盡可能的給滄瀾仙宮多一些幫助,因為她始終記得,在她渡劫之時,這些同門是鼎力支持她的。

神識繼續延伸之時,江籬發現了一場戰鬥。她會關注這麼一場小小的戰鬥,是因為那幾個修士爭奪的靈獸竟然是她的火鴉。

之前她為了趕時間捨棄了坐騎火鴉,把它跟它背上的女修一起落下,現在就看到幾個人在攻擊那女修和火鴉,他們與那女子穿的衣裳相似應該是同門,出手卻是招招致命狠辣至極,本來就虛弱的女修現在又添新傷,眼看快堅持不住了。而火鴉被幾個修士團團困住無法脫身,那些攻擊落在它身上,使得它鮮艷的紅羽都掉了不少,這讓江籬眉頭深鎖,身上的氣息也狂暴起來。

「葛櫻,師姐看上你的靈獸是你的幸運,你別不識好歹!」眼看葛櫻小命去了半條,一個年輕的修士叫道。

「咳咳,我說了,這不是我的靈獸。」葛櫻覺得自己全身都痛,呼吸都有些困難了,她眼睛盯著前面的白衣女子,艱難地道:「你們放它走!」

「既然不是你的,那你憑什麼阻攔我們。」年輕修士又道,他說完之後瞟了一眼旁邊的黃衣女子,那黃衣女子生得嬌美,聲音也跟黃鸝一樣悅耳:「你們當心一些,別傷了這靈獸的羽毛。」

她笑起來臉頰上有一雙梨渦,看起來更加甜美了。「這靈獸品階不低,紅羽顏色鮮艷漂亮,拿回去爹爹定能煉制出一個趁手的法器!」

「大長老煉器的本事天下無雙,那我就提前恭喜師姐即得一件神兵利器了。」

「呵呵。」黃衫女子輕笑起來,她眼睛望向葛櫻,「這又不是葛師姐的靈獸,你卻要攔我,莫非是不顧同門情誼,要搶我的靈獸?」說道此處,她眉頭皺起,聲音裡充滿了委屈之意,「葛師姐,你怎麼老是喜歡搶我的東西。」

葛櫻臉色一白,正欲出聲辯解,就聽她又道:「是我的誰也搶不走,哪怕你自甘下賤的去勾引靳元師兄,他也不會理睬你的。」

「靳元師兄天縱之資,怎會瞧上她這樣的蠢貨。」又一個尖利的女聲道,「不知廉恥。」

「葛櫻,若你執意要與我爭搶那靈獸,也別怪我不客氣了。」

……

葛櫻面色慘白,這個時候,她已經沒有一點兒力氣反抗了。她看了一眼背後的火鴉,勉強打起精神傳音道:「等下我會拼著全力自爆元神,你趁機逃走,若能夠順利逃出,希望,希望前輩能替我報仇。」

火鴉一愣,隨後尖聲叫道:「死江籬,小爺毛都快被拔光了,還不來救我!」

它與江籬也是有心神感應的,之前還焦急的要死,這會兒也知道江籬修為大漲,此時並不擔心自身安危,倒沒想到,這小丫頭竟願意自爆元神來救她。

隨著火鴉一聲呼喊,江籬的攻擊也到了。

渡劫修士對上低階修士,只是威壓便能將一些他們碾成齏粉,因此,她根本沒有出手,就見一群修士爆體而亡,唯有那黃衫女子堅持的稍微久一些,她身上有個護體仙器。

黃衫女子面色煞白,想要驚聲尖叫卻發不出任何聲音,仿佛被人死死的勒住了喉嚨一般。那仙器那是低階,也只不過堅持了一息的功夫便碎裂,黃衫女子霎時元神盡毀,而她身上冒出一縷金色氣息,同時一個聲音嘶吼道:「是誰,誰,誰敢傷吾兒!」

「是你小爺我!」火鴉沒好氣地回了一句。

江籬則是視線往那道元神上淡淡一瞥,只是一眼,便叫那元神發出尖利慘叫,頃刻間消失得無影無蹤。她解決了那群人之後把火鴉和葛櫻一起帶回了滄瀾仙宮,把破碎的仙器往鬼幽那一丟,正要繼續尋寶之際,神識忽然感覺到了一絲威壓。

真仙界來人了?

只見一個模糊的光影飛速地靠近,目標正是她手中的鬼幽。

那影子速度太快,江籬腦子都仿佛遲鈍了半拍,她想要將鬼幽收回體內,但與鬼幽的聯繫仿佛被切斷了一樣,也就在這個時候,那個身影已經觸碰到了鬼幽,同時,她聽到了一聲驚異的呼聲。

「咦!」

影子碰觸到鬼幽之後仿佛被大力彈開,那人驚呼之後又發出一聲歎息,他的身影在晨光中漸漸顯現出來,待看清此人相貌,江籬腦子轟的一聲炸開,她的雙眼之中,血色正濃。

「好久不見了。沒想到沒了疤痕的你,是這樣的。」他低聲喃喃,語氣之中感慨萬千。

江籬沒功夫跟他敘舊,手中的木荊棘已經直接甩了過去,卻沒想到,對方腳下一個虛晃,輕鬆地躲過了她的攻擊。

她已經飛升成仙了,為何還是打不過江雲歌?

他到底是什麼身份,面對她的高階威壓竟也毫無反應?

她的這個控屍門大師兄,到底是何方神聖,身上有多少的秘密,他當年藏在控屍門,究竟是為了什麼?

「原來那件東西,真的一直在你身上。」他輕聲歎息,語氣格外沉重,「還已經認你為主了。」

他費盡心思所求之物,原來一直在她身上。

江籬立刻反應過來,「你藏身控屍門就是為了它?」

「神器已經現世,魔器恐怕也快出現了,這天下,怕是要不太平了。」江雲歌沒有回答江籬的話,而是靜靜地看著江籬手中的鬼幽,眼神中有幾分炙熱,也有一縷憂色。

此時的鬼幽收斂了所有的魔氣,乖巧得像個盤子一樣,雖然有些破舊,但它周身閃著一圈的金光,看起來格外的祥瑞,妥妥的就是神器的模樣。

若是魔物再臨,如今的真仙,能夠擋得住那些魔物?現在那仙尊,會像當年的九天玄仙那樣犧牲自己以身正道?想想都覺得不可能。

「江籬,控屍門上下不是我殺的。」他輕聲道,「我亦未曾出手救他們,那本是他們的死劫。」他因為使命而來,只是這真仙界的一個看客。

只是他找遍了整個控屍門,也沒有找到他想要的東西,而控屍門上下隕落,更是讓他覺得,天地乾坤的秘密就在江籬身上。或許殺了江籬,一切問題迎刃而解,可是那時候他沒下得去手,而現在,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後悔。

天地乾坤乃是神器,卻被一個剛剛飛升的修士握在手中,哪怕她資質逆天,成長的時間卻也是不夠的。神器的出現,足以把真仙界攪的天翻地覆。她,守得住天地乾坤嗎?

「真仙界的人來了。」江雲歌說到這裡眉頭微微一皺,「還是仙尊的人。」

他目光深邃地看了一眼江籬道,「我走了。」

修真界事情已了,他要查其他消息也差不多了,那些表面對神谷萬般尊敬的人,背後也在對他們下手,神谷的日子也是愈發的艱難了。

他是時候離開了。

說罷之後,一點星光從江雲歌眉心飄出,而下一刻,江雲歌整個人栽倒在地,氣息全無,讓人驚疑的是,這具身體在頃刻間縮小,最後變做了個皺巴巴的嬰兒,儼然是個死胎。

剛剛飄出去的那一點兒星光很顯然是一縷元神,而這元神無比強大,哪怕只是一縷,也讓她感覺到了無盡的威壓。也是這一縷元神,讓無法無天的鬼幽乖乖地裝起了孫子,江雲歌,到底是誰?

「可能是神的後裔吧。」鬼幽這時候才開口道,「我聞到了熟悉的臭味兒,他想跑到真仙界來找神器天地乾坤,但真身肯定沒辦法下來的,要找天地乾坤又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所以就想了個辦法,用一縷元神強占了一個胎兒的肉身,在修真界成長起來,這樣既能夠瞞過天道法則,又能夠瞞過真仙界那些對手,譬如說那狗屁仙尊。」

他有神器的消息自然要小心翼翼遮掩,而神谷的後裔一舉一動都被其他人盯著,所以才會想出這麼個辦法瞞天過海,這樣一來方便自身行事,又能通過真仙界修士的言行探查到上面人物的動向,卻沒想到還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鬼幽嘖嘖歎了兩聲,「這些人為了找神器也是蠻拼命的,不過這人也太蠢了,還擔心什麼魔器現世天下蒼生,老子站在他面前他都認不出來,哎喲真是笑死了。」

剛剛是誰把魔氣全部收斂,乖乖地裝孫子了。有神器打掩護,能看出問題才怪了!江籬瞥了一眼鬼幽,無語地翻了個白眼。

接下來,她默默地鬼幽收好等待真仙界修士降臨。江雲歌元神比她強大,她還沒感覺到真仙界修士的氣息,他卻發現了,還知道來人是誰。

片刻之後,江籬察覺到了兩道氣息從天邊過來,她仰頭一看,就見兩道彩虹從天而降,一男一女腳踏祥雲從七彩虹橋上下來,居高臨下神情倨傲地看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