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8 章 一路走過

A- A+

「你就是渡劫之人?」說話的是那個穿白衣的男子,模樣看起來不過二十餘歲,年輕俊朗得很。他遠遠就看到江籬了,還著實被那容貌給驚了一下,不過緩下心神過後倒也沒有表現得特別親切,反而還冷了臉顯得不容易親近。

相比他的冷淡,他旁邊的女修就要稍微溫和一點兒了,只見那女修微一頷首,隨後道:「你能在東陸這等貧瘠之地飛升成仙,想來付出了許多心血。」她頓了一下才道:「恭喜道友了。」

「我們是你的接引仙人,你跟我們走罷!」女修說完之後揚手,指尖忽地射出一道劍光,那光芒靈巧活潑的在空中化出一道道細線,竟是勾出了一幅竹枝圖,隨後旁邊的男子手中拋出一粒石子兒,扔到了竹林之中。

竹林往兩邊分開,露出了一條曲長的林間小徑,一眼看不到盡頭。

「陣法已開,速速進來!」

……

就這麼跟兩個陌生的仙人走?誰知道會把她帶到哪兒去,而且江籬還想在修真界多待兩天,至少要把該交代的都交代了,該準備好的準備好再說,怎麼這麼快就要走了?老祖當年飛升,好歹也有時間在滄瀾仙宮留下金身和神念呢。

江籬的遲疑讓對方不高興了,那女修皺了皺眉頭,「我與東湖時間不多,你速速跟上,莫要讓我們為難。」

「你是誰?」江籬注視著對方,平靜地問道。

女修面露不虞之色,「我乃天尊門下弟子東晴,這是我師弟東湖,如今的飛升修士皆是由天門負責接引……」她語氣稍頓,冷笑一聲道:「若你不願上真仙界,我亦不會強求。」

東晴說完之後斜睨了江籬一眼,「只怕到時候天道不容。」她本來還沒打算為難這飛升的女修的,只想著快點兒帶回去了了差事,卻沒想到對方這般不識抬舉,問東問西不說,還不跟著進來,簡直浪費時間,就沒見過這麼愚蠢的飛升仙人,難道門中沒有仙人坐鎮指點,不知道接引仙人是不能得罪的?

她瞄了一眼周圍,心道,果然是東陸貧瘠之地,怕是多少年沒出過飛升仙人了,難怪一副沒見過世面的模樣。之前也沒人打點通氣,他們看到長生樹上多了一個名牌才知道有人渡劫成功,一看就是個沒後台的。

……

這邊江籬還打算爭取點兒時間,她雖然修為大漲但也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這個時候便准備說兩句好話,沒想到鬼幽一直在腦子裡嚷嚷,「這兩個蠢貨得意什麼,以為自己多了不起了,老子以前眼睛一瞪就能嚇死他們!」

江籬:「你有眼睛嗎?」

「不就是個接引修士麼,還敢給你臉色看,江籬揍他,直接把那女的打殘廢了!看她還敢不敢囂張!」

江籬:「閉嘴!」

老祖都被天尊給關起來了,她才不會傻到現在就跟天尊門下弟子結仇,不然以後還怎麼救人了。

江籬跟鬼幽不過溝通了一瞬,也就不過眨眼的時間,那接引的男女就不耐煩了,只見那東晴淡淡道:「既然你不想走那我也不強求你,我們走了。」

說罷她屈指一彈,翠綠的竹林顏色便淺淡了幾分,本來陽光灑落的小路也變得虛幻縹緲,像是下一刻就要消失一樣。

之前那男子此時也開口了,他眉頭皺起,語氣不耐地道:「快點兒過來,不要耽擱時間。」他一開口,就引得旁邊的東晴微微側目,隨後她嘴角淡淡一撇,神情更是不屑。

「不就是生了一幅好皮囊。」東湖脾氣不好,現在雖然臉色很臭,但他竟開口讓對方過來,這簡直是難以想象的,若是從前,此刻他早甩袖子走人了。想到這裡,這名叫東晴的女修心頭就有幾分不是滋味兒了。先前東湖臉色臭,所以她高興才顯得挺溫和,現在明白他並非多厭惡那女修,她立刻就不喜了。

江籬不知道就因為這麼一句話,自己就憑白惹人厭了。

這個時候,江籬覺得自己若是還不過去就是不識相了,雖然示弱了,但她畢竟不想得罪天尊的人免得給救老祖增加難度。她想了想,其他的暫且不提,萬林卻是要交代一下的。萬林也是飛升渡劫了的仙人,但因為在魔界渡劫,似乎不再天道之中,更沒有接引仙人,像他這樣的,要如何去仙界?要不要一起搭個順風車?

她正欲開口,那東晴就柳眉一豎,「莫非你以為飛升之後就已經登臨天道巔峰可以如此目中無人?既然你沒有門中長輩教導,那我就指點你一二,免得你不知輕重惹上不該惹的人!」

說完之後,一記長鞭甩了過來,正對著江籬的臉。「日後你還會感激我,讓你明白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她居然敢拿鞭子抽你臉!」鬼幽又尖叫了一聲,「若我全盛時期,保證不殺她,把她弄得奇醜無比,用魔氣把那張臉腐蝕得坑坑窪窪長滿驅蟲,讓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鬼幽真是個話嘮,江籬就不明白了,它剛剛被天雷劈過,強行生出小天地又崩塌,實力已是大損,怎麼精力還能這麼旺盛,所有力氣都用來說話了吧!

不過這會兒她也沒空搭理鬼幽,她腳下虛晃,一個錯身躲過了那條長鞭,又下意識地伸手一抓,便將對方的鞭子牢牢握在了手中。

這一下讓那東晴瞠目結舌,完全想不到,一個剛剛飛升的修士竟然能擋住她的攻擊。

恰在這時,又一個男聲道:「東晴東湖,不得胡鬧,還不快快退下!」

話音剛落,一個身影飄至眼前,只見面前的男子服飾與那白衣年輕人相似,但是衣領袖口皆有繁復花紋,加之他剛剛喝退了兩人,江籬心頭暗道:「這人在門中地位恐怕要比前面兩個要高上一些。」

她對渡劫之後的修為境界並是太了解,這會兒也沒感覺到三人的威壓,所以一時也判斷不出實力上誰強誰弱。

「師叔!」

看到來人,東晴和東湖皆是行了大禮,他們面面相覷,無論如何也想不到,仙尊坐下弟子盛楓師叔會出現在此處,難道說這個女修不是沒靠山,反而靠山強大到驚人?

盛楓沒有理睬兩個天門弟子,而是仔細地打量了江籬一番,而這麼一打量,倒叫他眉頭皺得更深了。

他跟東湖和東晴不同,並非是看到長生樹上的名牌來的,他是在夜離的提醒下注意到了修士渡劫,而且渡的是九天玄仙的雷劫。他也是親眼看著夜離隕落,是以覺得此事非同尋常,應當慎之又慎。他仔細檢查了夜離的死因,發現他是因為本命法寶被毀而隕落,根據這一點兒他也大致推測出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只是親眼見到這利用雷劫殺了一個真仙的女修,他又有些不確定了。

明明只是剛剛飛升,修為僅僅是天仙,怎麼可能引來九天玄仙之劫?

夜離實力不俗,竟然會隕落在這裡,死得那麼憋屈?他元神強大,強行斬殺這女修應該並不困難,為何女修沒死,他反倒被弄死了?

盛楓一時想不清楚,不過這並不妨礙他生出結交之心,不管怎樣,這可是安然渡過了九重天劫的女修,適當的示好還是沒錯的。如今天尊正在閉關,如果把人弄到天門,待天尊出關再好好研究一番,就能知道她身上到底藏了些什麼秘密。這對他來說,就是大功一件了。

想到這裡,盛楓微微一笑,「不知道友貴姓?」

「江籬。」江籬拱手回了一禮,「不知閣下高姓大名?」

「天門盛楓。」他說完之後擺了擺手,「江籬道友此番不願離開是否還有要事要處理,若是如此,時間大可寬限幾日。」他語氣稍稍一頓,「只是飛升修士斷不可再修真界逗留太久,一來天道不容,二來也不利於修行。進入仙界,天河淬體,修行才能突飛猛進。」

說罷,他拿出一枚灰色圓球,「真仙界開啟陣法蘊含其中,你可在修真界一些時日,但最遲不超過十日,屆時捏碎圓球,便能進入真仙界。」

江籬道了聲謝,盛楓點了點頭,隨後帶著一臉震驚的兩人離開了,等他們一走,鬼幽又道:「我先看看這小球啊。」

它把小圓球吸在了盤子上,咕嚕嚕地轉了幾圈之後,鬼幽又道:「是個陣法,陣法材料倒也不錯,可以吃。」

江籬:「……」

既然又能夠進入真仙界的方法了,江籬也就不擔心萬林會沒辦法過去了。只是萬林很顯然在修真界呆了一段時間了,沒有被天界人知曉也罷了,為何天道都對他沒有什麼影響。

還是有影響,而他自己未曾提及?

江籬發出疑問,萬林笑了一下,「並沒有任何不適,只是消耗太多的話無法補回來,修真界的靈氣不足,長此以往,修為就會不進反退了。」

也就是說,因為在魔界渡劫,萬林現在都不受天道規則束縛了?

「那到時候你我一同上真仙界?」

這時候,鬼幽又開口了,「你去了之後想辦法再給他弄一個陣法,不需要別人接引,到時候你在明他在暗,一起行動方便得多。至於天河淬體,對你二人都沒多大用處,不泡也不可惜。」

萬林也是要去真仙界的,但是他的名字並沒有出現在天界的長生樹上,如果貿然上去沒准又會引出什麼事端,是以江籬跟萬林商量了一下之後,采納了鬼幽的建議。

他本身也是個獨行之人,對加入門派並不上心,否則的話也不會自己建一個萬象城,如今的他還有些迷茫,並不知道今後的路應該如何去皺,他也沒有太大的野心,只是希望,面前的人平安幸福的活著,那就足夠了。

「離開之後回來就不太方便了,你可有塵緣未了?」

萬林看著江籬道。他面色平靜,心頭卻是有幾分緊張的,當年江籬似乎對那天玄體質的小子情深意重,也不知她現在心意到底如何?

江籬微微閉眼,從前那些畫面在腦子裡一晃而過,片刻之後,她睜眼道:「倒是有一些人情未還。」她向來恩怨分明,如今要離開了,總得把從前的事情做個了結。

她視線掃過大殿一角,只見清淵正在照顧崔靄,此時的崔靄已經昏迷,但她並無性命之憂。

崔靄是那夜離宗修士從斷裂的戰船上帶出來的,因此江籬最後並沒有趕盡殺絕,那幾個逃出來的夜離宗修士現下活著的還有三人,不過皆是半死不活地躺在地上,根本無人理睬。

這三人,就等掌門他們處理好了。

火鴉又變作了拳頭大小立在她肩頭,至於她帶回來的那個北域女修,若是她願意,亦可加入滄瀾仙宮門下。

「這幾日,我打算四處走走。」

「嗯。」萬林點頭應道,不如我陪你一起這句話在心中輾轉了千百回,仍是沒好意思開口。末了他才道:「你飛升靈氣對我亦有些益處,我便再此等你,也算是替你師門護法。」

「多謝。」

江籬拱手行了一禮,語氣誠懇地道。說完之後,她神念投往仙宮浮空島,隨後又將一縷神識注入雕像,向老祖傳音道:「老祖,我已經渡劫飛升了。」

等了許久也沒有得到回答,江籬心頭幽幽歎息,隨後她離開了滄瀾仙宮。

這修真界的一草一木,皆在她眼中。

她跨越千山萬水,回到了萬象城,那是她初入修真界所走過的第一站路。繼續往前便是隔開修真界與凡人界的滄瀾湖,湖中的老龜沉在水底打盹兒,在它周圍堆滿了一些沒多少靈氣的小玩意兒,想來都是收的別人買路錢。

當年讓她覺得懼怕的大龜,如今看來,也當真是渺小得猶如螞蟻一般。它一直無法進階,無非是因為太懶罷了,妄圖從別人身上找機緣找出路,又怎麼會有進步呢。

江籬順手扔了一塊靈石在湖心,也就當做當年它駝她渡湖的報酬了。

繼續往前,翻過那雪山,看著峭壁上被寒風吹得晃晃悠悠的樹籐,江籬又想起從前,她抓著那些籐蔓攀爬,哪怕精疲力盡也不敢放棄。那時候的她多麼渺小,何曾想過會有這麼一天,會站在整個修真界的頂端,俯瞰天地萬物。

又過了片刻,她回到了當初張獵戶他們所在的山頭。

瓊華山的元嬰期女修碧螺仙子隱居在此,為一個平凡的獵戶洗手作羹湯。她不願意別人打攪自己的生活,江籬以前也從未回來過。因為那時候,她怕給他們帶來不測,然而現在,她已經站在修真界巔峰了,所以,她回來了。

她看到了記憶當中的小屋,看到了屋外蒼翠的大樹,還有那大樹底下的一座墳頭。

「夫君張凌山之墓。」

張獵戶已經死了?

江籬微微愣住,恰在這時,一個老婦人推開柴門走了出來,她一手拿著一碟花生,另外一手握著一壺酒。

「老頭子,來不來喝兩口?」老婦人滿頭銀霜,臉上亦滿是皺褶,她端著盤子的手微微顫抖,不時有花生米抖出去,老婦人便笑罵道:「知道你愛吃花生米,別偷吃啊!」

雖是滿頭銀霜,但江籬依舊能夠認出來,那老婦人正是從前那嬌媚的張氏,也就是那個元嬰期女修。

她如今修為全無,儼然是個平凡的老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