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3 章 笑裡藏刀

A- A+

「她飛升渡劫時的情形已被我宗門弟子用流光鏡記錄下來,你們也都看過,那分明是魔道修士的歹毒功法,比之萬分陰毒的九陰邪陣都要更加凶狠,不是魔修是什麼,她還能狡辯不成?」

夜霖生說話之後手中掏出一面巴掌大小的古樸銅鏡,隨著他靈氣輸入銅鏡 ,就見鏡面上泛起一層金光,緊接著,一些人像從那鏡面上顯示出來。

上面赫然是江籬渡劫時的情形,她瘋狂的吸收靈氣,把夜離宗幾個弟子吸成了乾屍不說,周圍的萬物也都被她奪去了靈氣,滄瀾仙宮簡直就像是罩在死陣之中一般,而江籬正是那死陣眼。

紅衣勁裝女子沒有說話,但她身上釋放出一股沉甸甸的威嚴肅殺之氣,看向江籬的眼神冰冷刺骨,就仿佛在看一個死人。

江籬只感覺像是被毒蛇給盯上了一樣,她仿佛處於了一個陰冷潮濕的環境之中,陰寒從地底鑽出,順著她的腳底往上蔓延,將她整個人凍成了一根冰棍。

那個女人實力極強!

那寒冷貼著她的皮膚,沁入她的骨髓,鑽進她的心臟,也就在這時,幽冥鬼火忽然猶如煙花一般綻放,火焰的溫暖讓江籬舒服了許多,她剛剛一時不察,在看向那紅衣女子眼睛時遭了暗算,現下反應過來立刻驅動幽冥鬼火反撲,火焰將那寒氣撲滅,正欲一鼓作氣繼續往前之時,那紅衣女子冷哼了一聲道:「倒有兩下子,不過剛才我施展的只是寒冰決一層實力,我看你的天火能不能接下我的第二招!」

說罷她抬手掐訣,在她施展法訣的時候,她的一雙眼瞳變得更加黝黑,攝人心神。

江籬雖然神魂強大,這個時候微一恍神,就這一愣神的功夫,她腳下的地面已經凝結了一層寒霜,而她丹田識海之中,亦有寒風滲透,仿佛識海都要被冰凍起來了一樣。

鬼幽也哆嗦了兩聲,「這女的,居然也是個大羅金仙。」

江籬不過剛剛飛升的天仙,如何能是大羅金仙的對手,這裡不比修真界,大羅金仙出手不會有天道規則的限制,她也借不來天劫的勢。江籬避無可避,海納百川瘋狂運轉,木荊棘瘋狂湧出擋在了她面前,更有大量的木荊棘剛她的身體牢牢包裹住,就像是一個蠶繭。

「雕蟲小技。」紅衣女子一手抬至眉間,她眼瞳之中生出一個黑色的漩渦,像是要把人的元神都吸進去一樣,江籬的識海上霎時結了一層薄霜,她覺得自己的思維都遲鈍了,仿佛來不及思考,也想不出任何應對之法。

千鈞一發之際,包裹她的木荊棘上出現了一道道細細的閃電,像是一條條小蛇游走在荊棘木牆之上一般,隨著閃電游走,江籬身體也仿佛被電擊了一般,她身子微微一顫,元神也恢復了清明。

「什麼,你竟然經過了天雷淬體!」另外一個一直沒什麼表情的修士也臉色微變地輕喝出聲。

紅衣女子雙眉深鎖,一雙漆黑的眼中寒光閃閃,她周身靈氣暴漲,那些靈氣紛紛匯集在雙眼之中,使得那雙眼睛變得猶如星辰大海一般浩瀚無邊,卻在這時,天門盛楓忽然抬了下手,「紅娘子稍安勿躁,或許其中有些誤會。」

盛楓的修為遠不如那紅衣女子,然而他開口之後,那紅娘子雖是面露不愉之色,卻仍舊停了手,她斜睨著眼睛看向盛楓,「你倒說說,有什麼誤會?」

「我看她剛剛施展的功法能夠瞬間吸收天地靈氣,攪得周圍的靈氣都混亂起來,或許正是這樣,才會在渡劫之時出現那樣的狀況。」盛楓道。

他微微一笑,看著江籬道:「你修煉的心法是?」

「海納百川。」江籬答道。

「這門心法天門有收集,很難修煉,沒想到你會煉成。」盛楓點點頭,隨後看向其餘幾人,「你們也知道海納百川吧,修行之後能夠從天地靈物身上補充靈氣,甚至能直接從修士身上提取靈氣和修為,但是修煉這個功法全身的血肉都會疼痛,讓人痛不欲生,稍有不慎就會爆體而亡。」

「嗯。」先前那個指出江籬天雷淬體的男子也道:「如果是修行了海納百川的話,倒是可以理解了。」雖是可以理解,但他看江籬的眼神也詭異起來,在他眼中,江籬無疑是個變態。

海納百川,天雷淬體,這兩樣不管哪一樣都會讓人痛不欲生,如果說江籬是個皮糙肉厚的漢子也就算了,偏偏是個弱不禁風的姑娘,她到底有多強悍的意志力,才忍得下來那樣的痛苦。

「沒想到,有人能煉成海納百川。」他低聲喃喃,心中感慨萬千。

「那海納百川本就應該算魔道心法。」夜霖生心有不甘,憤憤道。

盛楓仍舊是輕笑了一下,他嘴角微微勾起,淡淡道:「海納百川的功法天門也有收集,你質疑天門也就罷了,難道還敢質疑那位神?」他說完之後,本是靠近夜霖生站著的幾個修士齊齊往旁邊邁了一步,使得他周圍空出了一片空間。

「不敢,不敢。」夜霖生心慌意亂,連忙低頭認錯,「只是海納百川吸食靈氣也不會把人吸成乾屍啊!」他尤不甘心,看向紅娘子道:「她還殺了你修真界血緣親人,這……」

江籬聽到夜霖生的話,心頭也是一跳。

她開始以為紅娘子和夜霖生都是夜離宗的,所以兩個才會聯手針對她,現在看來竟然不是。她殺了紅娘子修真界的血親?到底是哪一個?她一時想不出來,既然想不出來,那也就算了,既然是殺了她親人,恐怕事情無法輕易了結,他們的梁子就算是結下了。

「既然進入了真仙界,修真界的一切仇怨就該放下了。」盛楓看向紅娘子,「紅娘子你說是不是?」

紅娘子臉色微變,她先是冷冷的掃了江籬一眼,轉頭看向盛楓的時候忽然笑了起來,「楓公子說得極是,如今真仙界人煙稀少,像這小姑娘這般天資卓絕的新人,自然要好生培養,修真界的恩恩怨怨一筆溝消,日後大家和睦相處,才能除魔衛道,共同對敵。」

「紅娘子果然深明大義。」盛楓稱贊道。

卻不想她又繼續道,「但我剛剛說的有個前提,那就是她並非魔修。海納百川吸食靈氣不假,卻不會把人吸成乾屍,哪怕她不克制也是一樣,如今出了這樣的事,她是不是魔修也不好說,必須得驗證一翻。天門不是有件法器叫轉生盤,它的心魔咒能讓魔修無處遁形,是或不是,一探便知。」

盛楓稍稍沉吟了一下,他看向江籬,「那就需得小仙友隨我去天門一趟了。」

他神情誠懇至極,但江籬總覺得有些怪怪的。

就好像,他們的目的就是要逼她去天門,但又不想撕破臉一般。夜霖生很顯然是覺得她是魔修的,但如果盛楓什麼的想要查出她到底是不是魔修的話,把那什麼轉生盤直接拿來不就行了,幹嘛還要轉這麼一大圈把她叫過去。

這些人明明實力比她強,卻沒有立刻出手,而是讓那紅娘子出手試探,他們難道在忌憚什麼嗎?

鬼幽嘀咕道:「這真仙界原來就一個九天玄仙,就是那天門天尊,而你又渡了九天玄仙的雷劫,他們把你騙到天門去指不定安著什麼心。」

它這會兒也老大不高興了,堂堂上古魔器,在幾個真仙面前都沒什麼還手之力,這落差太大,以至於它一時半會兒有點兒適應不過來,心頭像是哽了個東西,吃什麼都不開心了。

「天門是真仙界至高無上的存在,若是你能通過試練加入天門,得大能指點,日後修行肯定更加順利。」盛楓一臉自信地道:「在真仙界,天門地位無人能夠動搖,若能成為其中一員,日後前途不可限量。」

「小姑娘福運旺啊,一進入真仙界便有機會入天門,要知道,當年我在真仙界闖蕩那麼久,積攢了不少的名氣之後才有天門試練資格。」另外一個一直沒開口的胖子修士呵呵一笑道,「真是比不了比不了。」

他說話之後旁邊的綠衣女修也跟著開了口,只聽她挖苦道:「說得你好像現在通過了試練一樣。」

胖修士又訕笑了兩聲,「陸嵐你又揭我老底。」

他兩人並非天門中人,但實力也是不俗,這次是給盛楓面子過來看看的,如果真的魔修,肯定是要替天行道的。

被這麼多人守著,江籬別無選擇。她退路也被封了,只能跟著盛楓前往天門。只是一行人剛剛走出兩步,就感覺到身後的天河翻騰起來,眾人回頭,皆是一臉震驚。

只見天河的浪花翻騰了數十丈高,而那浪花之上,赫然立著一條藍色小龍。

「那是,天河龍靈啊!」

「沒想到,我有生之年能得見天河龍靈!」

「簡直是前世修來的福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