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2 章 交換

鬼幽興奮地顯出身形,那龍靈膽子忒小,被突然冒出來的盤子嚇了一大跳,身子直接豎立起來,四個小爪瑟瑟發抖,一雙茶色的眼睛濕漉漉的,不多時,便有淚珠掉了下來。

龍靈傻呆呆地用小爪子接住了那幾顆湛藍色的淚珠子,身子豎得更直了,就像是水裡插了一根筷子。

天河龍靈,被一塊盤子給嚇傻了。

「它倒是敏感,知道老子想吃它。」鬼幽呵呵笑了起來,「就是這種龍靈不太好抓,它跟天河融為一體,要是這回讓它溜了,咱把整條天河翻過來都不一定能抓得到它。」

鬼幽懸在江籬身側沒有輕舉妄動,它道:「我瞅著這龍靈挺喜歡你的,你慢慢靠近它試試。」

江籬對真仙界的一切都是一無所知的,不過這會兒她也知道這龍靈應該是好東西,在它出現的地方,天河裡的靈氣都比之前要精純得多,雖說不知道到底有何用處,但起碼有一點,把它放在水裡,那普通的清水都能變成高階靈泉。

江籬也有些動心了,她放鬆身體盡量讓自己顯得溫和一些,臉上也露出了一個自認為甜美的笑容,緊接著她身子往前移動了一步,同時朝著小龍招了招手。

「來,到這兒來。」

以前在控屍門的時候,她還是很討小動物喜歡的,以至於她打到的野味都比別人多。

T T……

結果就在她伸手之際,藍色小龍陡然轉身游出了好幾米遠,隨後又扭回頭用可憐兮兮地眼神看著她。小龍的尾巴都蜷了起來,捏著淚珠子的小爪子依舊抖個不停,一不小心就把淚珠子給抖掉了一顆。

小龍見珠子掉了立刻去撿,也就這麼一瞬間的功夫,它的身體就消失在了天河之中,一絲氣息也沒有留下。

江籬的笑容僵在臉上,她的笑容到底有多猙獰,才會把龍靈嚇得落荒而逃?

鬼幽一時也是無語,它沉默良久才道:「罷了罷了,等日後修為高了再來收它,養肥再殺!」

江籬沒再說話,她繼續閉目養神,等到識海內再無任何變化,她才會起身離開天河。天漸漸亮了,一輪紅日躍出山巔,把長生樹照得閃發光。天河的河面也是波光粼粼,不時有金色的小魚躍出水面,尾巴拍打河面濺起大量的水花。

相比起膽小的龍靈,這些小魚就顯得膽大多了,它們繞著江籬轉圈,還在她身邊吐出一串一串的水泡。江籬抬手劃水,小魚群便嘩的一下散開,待她閉目養神之時,又紛紛圍了上來。

過了一會兒,魚群往兩邊分開,那藍色小龍又出現在了江籬面前,它爪子裡依舊抓著幾顆晶瑩的珠子,小爪攥得很緊,就像是握著什麼珍寶一樣。

如果沒看錯的話,那珠子是它的眼淚吧?

這小龍到底要幹什麼?

江籬眼睛睜開一道細縫,她漫不經心地掃了那小藍龍一眼,正要開口詢問一下,就見那小龍把珠子拋入了魚群之中。

魚群頓時哄搶起來,其中一條個頭最大的金鱗魚將那淚珠一口含住,隨後它擺著尾巴游到了江籬面前,並且緩緩地將珠子吐了出來。雖然魚根本沒有任何表情,但江籬就是從它那一雙眼睛之中看到了戀戀不捨。

「這珠子有什麼用?」江籬拿起珠子看了看,她感覺到這珠子靈氣濃郁,修真界的高階靈石也不足其萬分之一。

「你給我這個做什麼?」江籬把豌豆大小的珠子放在手心,她把手伸到身前,看著小龍問道。

也就在這時,天河的水流忽然湍急起來,嘩嘩的水聲之中傳來了一個稚嫩的聲音,「交換。」

換什麼?

就在江籬一頭霧水之際,她發現自己的靈獸袋有動靜了。

金銀蟒沒有她的命令,自己爬了出來。

此時的金銀蟒也只有拇指粗細筷子長短,它爬出來之後纏在了江籬的手腕上,就像是給她帶了個黃金手鐲一樣。小龍靈看到金銀蟒之後頓時歡快起來,它尾巴左右搖擺顯得極為興奮。

金銀蟒懶洋洋地纏在江籬的手腕上,似乎對小龍靈沒有絲毫興趣。

小龍尾巴越甩越慢,到最後也不動了,只見它一副無精打采的模樣,茶色眼睛裡又包起了淚花。金銀蟒微微動了一下,它蛇頭往前伸出一點,把江籬掌心的珠子頂了一下。

小龍見狀又高興起來,它搖了下尾巴隨後消失不見,不到片刻的功夫又抓了一坨東西回來,這會兒它也不害怕了,把手中的那一坨東西直接丟給了江籬。

深綠色的河藻裹成了一個圓球,江籬將那河藻一層一層的剝開,赫然看到裡面是大量晶瑩剔透的珠子,還有幾片藍色的鱗片,看樣子,應該是那龍靈的龍鱗?

金銀蟒從江籬的手腕上滑下,它在水裡游了一圈,隨後朝著小藍龍的方向游了過去。

江籬:「……」

金銀蟒從前救過她,為了救她更是落入那幾個修士手中,被生生煉成了沒有神智只知道殺戮的工具,江籬將它找回之後一直好生養著,又用神魂滋養它,這才讓它漸漸恢復了靈智。只是她跟金銀蟒很少有過交流,她甚至不知道它到底恢復了多少。當然,這也是她並沒有讓金銀蟒認她為主的緣故。

它是她的恩人和朋友,並不是她的靈獸。

「我喜歡這裡。」

江籬聽到了一個同樣稚嫩的聲音,因為聲音是童音,根本分辨不出性別。

「這裡更利於我修煉。」金銀蟒游到了龍靈的身邊,一金一藍兩根筷子並排站在了一起。

「哦,好的。」江籬有些呆呆的,她沒想到金銀蟒居然這麼有主見了。

「再會。」說完之後,金銀蟒掉頭游走了,那小藍龍顯得特別開心,甩著尾巴跟在了金銀蟒後頭,隨著它甩尾的動作,周圍的河水忽然扭曲起來,一層一層的波紋蕩漾開,使得它們的身體也隨著水波拉伸延長,那一瞬間,江籬仿佛看到了兩頭威武不凡的巨龍。

這裡更適合金銀蟒吧,它呆在這天河之中,一定能夠進階成龍。

江籬正感歎間,就見一道光芒閃過,落在她手心上。她低頭一看,手中的珠子少了將近一半。

「味道不錯,跟豌豆一樣。」鬼幽呵呵笑道,把那珠子咬得嘎崩響。

被它吃了的東西也不能吐出來,江籬把剩下的珠子貼身收好之後才沒好氣地問道:「你吃過豌豆?」

「那當然,天底下沒有我沒吃過的東西。」它可是能吞天地萬物的。

江籬呵呵笑了一聲,一本正經地問它:「你吃過屎嗎?」

鬼幽:「……」

在天河之中又泡了兩個時辰,江籬才上了岸。

她從儲物法寶裡拿出一身乾淨衣服換上,隨後神識散開,想要探探路,也就在這個時候,江籬察覺到幾道強大的氣息飛快地靠近,感覺到那些人前進的方向,江籬頓時心頭一凜,不好,這些人是衝著她來的。

對方人數眾多實力也比她要強,遠遠就能感受到威壓,她如今已經無法避開,只能小心謹慎走一步算一步了。

瞬息之間,數道流光從高空落下,在她四周停了下來,隱隱將她圍在了中央。

「又見面了。」天門盛楓微微一笑,沖著江籬點頭示好。

江籬默默打量周圍的六位修士,她唯一認識的就是這個天門盛楓,他臉上掛著笑容,身上也沒有半點兒殺氣,似乎沒有什麼惡意。另外五人三男兩女,其中穿青衣的男子和他身側那個紅衣勁裝女子神情嚴肅,手握法器,看向她的眼神也十分不善。

「身為魔道修士竟敢偽裝成正道同門跨過天河,幸好我們早早發現,今日定叫你插翅難逃。」青衣男子厲聲喝道。

江籬心中凜然,難道她魔修的身份被發現了?她面色平靜地回答:「晚輩不明白您的意思。」雖是面色平靜,但她藏於袖中的手緊握成拳,手心更是滲出冷汗。

盛楓卻是搖了搖頭,「事情還沒查清楚,夜霖生你可不要妄下結論!」

夜霖生?

這青衣男子也是夜離宗的人?難怪會向她發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