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1 章 長生樹

「別人看不到,但你應該可以。」

鬼幽頓了一下道:「這長生樹是當年那位天神親手種下的,天地乾坤在你體內待了那麼久對你的體質或多或少都有些影響,如今我又認你為主,你把神識注入到那棵長生樹上,看看能不能看到吧?」

江籬依言行事。

那棵長生樹高聳入雲,蔚然壯觀,同樣的也給了她莫大的壓力,江籬小心翼翼地分出一縷神識試探,在接觸到樹幹之際,一股暖流湧入她心間,之前那讓人心驚的威壓驟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親切和熟悉感。

長生樹樹葉無風自動,發出簌簌的聲響,那聲音悅耳動聽,讓江籬覺得神清氣爽十分舒服。她感覺到了隱藏在樹葉中的一塊塊玉牌,那些玉牌用紅絲線高低錯落的栓在長生樹,每一張玉牌的顏色也並不相同,有深有淺,奼紫嫣紅的點綴在層層疊疊的綠葉之中,像是樹上開出的花兒一樣。

江籬神識又慢慢地注入了其中一塊玉牌,而這個時候,她看到了玉牌上的名字,展洛。除此以外,便再無其他訊息。

她又將神識注入懸掛得較高的那一塊玉牌之中,同樣,她也只能得到一個名字,她一一掃了過去,在看到一塊已經五色透明並且布滿裂紋的玉牌之時,她停了下來,問道:「這個玉牌黯淡無光,是不是說明玉牌後面的人也有危險了?」

神識掃過了那麼多玉牌,江籬也發覺了一些規律,越往上的玉牌顏色越亮,裡面的靈氣也越純粹,當然也有少數幾個例外,譬如剛剛這個布滿裂紋的也掛在高處,叫什麼來著?

江籬又仔細看了一眼,瞥見上面的名字之後稍微愣了一下,喃喃道:「夜離?難道是上次夜離宗死掉的那個仙人老祖?」

正因為隕落了,這玉牌才無色透明布滿裂紋,她這時候又發現那懸掛玉牌的絲線顏色也一點兒不鮮艷,就好像洗了太多次褪色了。長生樹這會兒樹葉是在搖動的,那懸掛玉牌的紅繩也隨之左右搖晃,忽然間紅繩斷裂,玉牌迅速墜落,在空中便四分五裂化作粉末消散,就仿佛之前從未存在過一樣。

「修為越深顏色越亮,壽元越短光線就越淡,從前應該是這樣,現在也不知道有沒有變化。」鬼幽又道。

這樣的話,她的玉牌應該在靠下的位置了,想到這裡江籬便欲去看下面的玉牌,只是她無意中掃到了旁邊一塊玉牌,待看清名字之時,她整顆心都揪了起來。

「墨修遠!」

那塊玉牌上刻的正是墨老祖的名字。

玉牌懸掛在高處,在其之上的玉牌已然不超過五塊,足以證明墨老祖的修為在整個真仙界也是極為拔尖的,只是玉牌顏色灰暗光芒微弱,是否說明他現在正命懸一線?

江籬心亂如麻,老祖不是說他一切安好讓她不要擔心的麼,現在怎麼會這樣?

像是感覺到江籬的不安,長生樹葉沙沙地抖動起來,綠葉之中那些隱隱流動的水光忽然間朝著墨老祖的玉牌湧了過去,本來灰暗的玉牌像是被雨水洗滌過一樣,一下子就晶瑩剔透發出綠瑩瑩的柔光,綠色的玉牌躲藏在綠葉之中,江籬險些找不到了。

她明明是用神識看的,不可能眼花,這會兒卻覺得那玉牌若隱若現,到最後竟是完全消失,這叫她摸不著頭腦,便主動開口詢問了鬼幽,「剛剛那是怎麼回事?長生樹給那塊玉牌輸送了靈氣和生機,但是玉牌去哪兒了呢?」

鬼幽沉默了一下回答,「恩。長生樹在你身上感覺到了它主人的氣息,所以才會為你分憂,你發現沒,現在那棵樹樹葉裡的水光消失了?」

不等江籬回答,鬼幽就用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語氣道,「那是長生樹的生命精華,本來麼,肯定是你的機緣,只可惜白白便宜了別人。」

能夠幫到墨老祖江籬肯定不後悔,她鬆了一口氣,接著便在長生樹的下方發現了刻有自己名字的玉牌,雖然是掛在最下層的枝椏上,但那玉牌是耀眼的紅色,鮮亮奪目,一幅生機勃勃之象,讓江籬萬分滿意。

她找到自己的玉牌之後又看了一眼長生樹最頂端,有兩塊玉牌高低相差無幾,一塊是赤金色一塊是湛藍色,神識還未靠近就感覺到了那玉牌之中的強大威壓,因此她也沒有繼續用神識去探測了,反正就是得到個名字,看不看也不打緊。

真仙界最強的人,隨便一打聽不就知道了麼。估摸著其中之一,就是那個什麼仙尊吧。

江籬在看長生樹的時候是一直泡在天河裡的,天河的水是溫熱的,身體浸泡在其中就仿佛泡在靈泉中一樣,知道老祖無事她本來緊繃的神經也放鬆了許多,這會兒身體後仰,索性往水中一趟,連頭也一齊沒入了水中。

「天河是用來淬體的,飛升上來的修士浸泡其中皆是痛苦不堪,像你這麼瀟灑的估計找不到第二個了。」鬼幽嘟囔道。

江籬沒有回答它,像是睡著了一般。

鬼幽也就沒了說話的興致,它仰望星空,心中也是感概萬千,眼前似乎浮現了那一場惡戰,它們拼盡全力卻誰也奈何不了對方,最終同歸於盡,粉身碎骨墜入凡塵之中。

它回來了。

從前主人未完成的事,它會努力去做到,江籬,就是它手中最好的棋。

……

江籬很放鬆,她的身體被神雷淬煉過,不需要這天河繼續改造,但元神還能得到滋養因此暫時不打算離開。她能感覺到涓涓細流匯入識海,雖然微弱,但積少成多,量變引起質變,她一點兒也不打算放過。

然就在這時,江籬識海微微一蕩,她被什麼東西給盯上了。

江籬立刻睜眼,她看到一頭藍色小龍正歪著頭看著自己,見她睜眼似乎還被嚇了一跳,身子一抖往後游了幾尺遠。

她閉目養神的時候神識也鎖定著四周,卻絲毫沒注意到小龍的靠近,就連鬼幽也是江籬看見之後才發現它的。

「天河龍靈!」鬼幽驚呼出聲,「這是天河孕育出來的龍靈!」

「它就是天河,天河就是它,正因為此,它才能悄無聲息地接近我們。」鬼幽嘖嘖歎道:「沒想到過了千萬年,這條河都有了自己的靈了。」

它嘿嘿一笑,傳音於江籬道:「這可是大補之物。」

吃了這龍靈,它起碼能恢復三成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