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5 章 毀三觀

盛楓走後,紅娘子也借故離開,先前過來的五人便還剩下三個,江籬只知道其中的女修叫陸嵐,另外兩個目前還不知道名字。

「道友真是好福氣。」胖修士連連感歎,隨後他一拍腦門,「不知道友高姓大名?從何處飛升,在真仙界可有親友師門?」本來麼,面對新飛升的仙人,他們都是要以前輩自居的,說話時也會端下架子,不過面前這女修身份特殊氣運加身,他自然而然就以平輩論交,言語甚是和氣。

他說完之後又拍了下腦門,「差點兒忘了,實在是太好奇了些,我是仙鼎門修士許飛,她是萬和宗陸嵐,這位是凌雲劍門的常青山。」他呵呵笑著,胖乎乎的樣子跟個彌勒佛似的。

江籬抱拳回禮,「晚輩江籬,來自修真界東陸滄瀾仙宮,在真仙界有一位老祖。」這些都不是秘密,上次接引的人知道,天門盛楓和夜離宗的修士也都知道,因此江籬也不打算隱瞞。

「東陸?」劍修常青山皺眉思索,片刻後道:「東陸地域靈氣貧瘠,渡劫飛升實在不易。」他揚眉打量了江籬一番,眼中驚異之色越來越濃,到最後長歎一聲,「想不到,想不到啊,道友竟然如此年輕,便有這等修為,本以為自己也是一方天才,入了這真仙界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啊!」

只要修為夠高,對方又沒有特殊的法寶隱藏身份,那他的骨齡修為都一目了然,並不需要刻意去查探就能知道大概,修為高出越多就越精確,而現在,常青山就估測江籬的修為乃是天仙初期,骨齡五百歲以下,這讓修行數千年飛升的他十分震驚。

許胖子倒沒對江籬的修為和年齡做什麼評價,他鎖著眉頭在一旁默默念叨,片刻之後揚聲道:「東陸萬年前似乎飛升過一個修士,難道墨修遠就是你老祖?」

「墨修遠前輩也已經突破了大羅金仙,小江籬果然是師出名門。」許胖子呵呵笑道,「只是那墨修遠並沒有加入任何門派,乃是一屆散修,江籬你有什麼打算,總不會效仿你師祖吧?」

江籬還未回答,就聽一個粗獷的聲音道,「小姑娘你是墨修遠的後輩?讓我好好瞧瞧!」

陸嵐聽得聲音立刻轉身恭謹行禮,見她動作,江籬便明白,萬和堂的兩位掌門到了。

眨眼間,一男一女突兀地顯現在空中,而下一刻,就見兩人已經飄然落地,停在了江籬面前。

男子高八尺,藏青色長袍,腰佩長劍,濃眉大眼英武不凡,女子則一襲水藍色長裙,五官精致小巧,身高也不到男子肩膀,看起來嬌小玲瓏,這兩人站在一起,江籬直接想到了最萌身高差。

男子將江籬打量了一番道,「小姑娘,就是你得了龍靈饋贈?」

他聲音洪亮,說話的時候就跟打雷一般,仿佛大地都在抖動,旁邊的女子就瞪了他一眼,柔聲道:「你斯文一些,別嚇著她。」說罷,她上前一步,先做起了自我介紹。

「我乃萬和堂何清,他是我道侶陳江,我與他皆是受了龍靈恩惠才有今日,如今得知你與龍靈有緣,便想與你結個善緣,日後若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地方,隨時可以來找我們。」她聲音溫柔,讓人如沐春風。

「對對,既然得龍靈認可,便是心地善良之人,一定要多多幫助。」陳江在一旁接嘴道,他一開口聲音就跟撞鐘似的,惹得何清又斜睨了他一眼,只一眼,就讓他面皮發紅的噤了聲,完全是個妻管嚴。

江籬在修真界見到的道侶不多,修為高的更是少有,這一對真叫她嘖嘖稱奇了。

陳江憋了一會兒還是有話說,他壓低聲音道,「墨修遠那臭小子被關了禁地,你飛升上來人生地不熟的,要不先去萬和堂做客?等對這真仙界有個大概了解了再出去修行歷練也要穩妥得多。再說,讓你跟著墨修遠那刺頭,我跟小清也不放心。」

墨老祖?

臭小子?刺頭?

他說的是墨老祖?那個滄瀾仙宮上下尊敬崇拜萬分敬仰的老祖?江籬臉色有些不太好了,在她心中,墨老祖的分量也是極重的,這會兒被對方這麼一說,本來的一絲好感頃刻就消失了。

「你別胡說,墨修遠也就是調皮了一些。」何清又道。

江籬:「……」

她一萬幾千歲的老祖到了這兩位口中,就成了調皮搗蛋的毛頭小子了?

「他也是個資質不俗的,年紀輕輕便渡過了大羅金仙之劫,就是耍了點兒滑頭瞞天過海,聽說受了傷現在都還未復原。」何清柔聲道:「修行一途切忌投機取巧,一步一個腳印穩扎穩打慢慢來,根基扎實了才能沖擊更高境界。」

「那家伙自命清高不屑跟旁人打交道,連天尊的面子都敢駁,上次被關禁地,都沒人替他說話。」陸嵐不滿地小聲說道,她旁邊的許胖子訕笑兩聲,「我倒覺得他是性情中人。」

「常青山是劍修,之前不是想與墨修遠論劍,結果那墨修遠說什麼來著,他的劍只殺人不比試,出劍既見血,若不是青山脾氣好……」

江籬整個人都懵了。

這些人口中的墨修遠,真的是她萬分崇拜的那個墨老祖嗎?

她似乎了解到了什麼了不得的東西,老祖一直讓她暫時不要飛升上來,總不可能也有這個原因吧……

T T……

或許是看到江籬臉色不太好,一副信念崩塌的模樣,陳江笑了兩聲又道:「放心,你家老祖也不是什麼惡人,雖然剛飛升的時候把真仙界弄得雞飛狗跳的,後來也收斂了許多,偶爾還會仗義助人。」

這丫頭可是純善之人,一直以自家老祖為信仰,可不能讓她受了大刺激。陳江與何清對視了一眼,都開始說著墨修遠的事情來,這讓江籬簡直看到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門……

末了,他二人還道江籬關心老祖是有孝心,既然這樣,他們就去跟天尊求情,讓墨修遠早日從禁地出來,以免他在禁地中因為沒有靈氣滋養,傷勢更重從而對修為造成難以彌補的影響。

從這幾人透露出來的消息,江籬對真仙界局勢有了大概的了解。

真仙界正道共有三十六個宗門,其中名望最高的就是萬和宗。天門並非一個門派,至於天尊麼,就相當於武俠小說裡的武林盟主,他的天門負責調解各大門派之間的關系,遇到特大事件時如魔修大量入侵等,把所有人召集到一處共商應對之法,天門能夠號令天下群雄。

墨修遠當初犯的錯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問題是他人緣一般,頂撞過天尊,年紀輕輕渡過大羅金仙之劫卻不服管束,連表面工作都懶得敷衍一下,所以被天尊懲罰也在情理之中。如今萬和宗兩位掌門願意出面求情,天尊應該會給他們幾分面子把墨修遠給放出來。

慢慢梳理了一下關系,江籬仍舊覺得一頭冷汗,倒是鬼幽對墨修遠讚不絕口,「這年輕人如此放蕩不羈,頗有幾分當年主人風範啊。」

江籬:「……」

三觀都毀掉了好嗎!

江籬打算去萬和宗等消息,相對來說,被龍靈認可的陳江和何清應該能夠信任,這兩人並沒有擺出任何長輩的架子,看陸嵐的表情,雖然對他們尊敬但也不畏懼,很大可能是他們平素就是如此,並沒有高高在上的姿態,這就很容易讓人產生好感。特別是陳江,看到他江籬就想起了張獵戶,下意識就多了幾分信任。

見江籬答應去萬和宗,陳江和何清也是滿面笑容,他們沒有直接離開,而是走到天河邊雙雙跪下,沖著天河磕了三個響頭,兩人都是真仙界名望極高的大人物,此時卻並不介意旁邊還有小輩,就那麼徑直跪下,對著天河行了大禮。

然天河平靜異常,小龍靈並沒有給他們面子出來相見。

兩人倒習以為常,磕完頭之後又走到了江籬身邊,給她講了一些「龍珠」的用法。

天河裡靈氣濃郁,每一個飛升修士進入真仙界就會浸泡在天河中淬體,堅持得越久,得到的益處就越多。而龍珠有生水之能,把它放在空的容器之中,一刻鍾後便能生出淡綠色的氤氳液體,比之天河水靈氣更濃。

龍珠最奇特的一點就在於落在他人手中無用,當初何清實力不濟之時龍珠曾落入他人手中,結果對方拿去之後那珠子就一點兒作用都沒了,這就說明龍珠只為有緣人使用,其他人拿去也是白費力氣。

「當初我的珠子,就是他幫我找回來的。」何清笑了一下道。「也算是因此結緣,後來我們便決定,若是日後再遇到得到龍靈饋贈之人,必定全力相助。」

「結果沒想到盼了幾萬年,就盼了你這麼一個。」陳江呵呵笑著接嘴道,「若是你那老祖不靠譜,便入我們萬和堂,小清認你做義妹,你覺得如何?」

這話一出,周圍頓時響起了幾聲吸氣聲。

一來就抱上了粗大腿,簡直是羨煞旁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