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6 章 強迫症

江籬雖然披了一張善良的外衣,但她實則是個魔修,身體裡還有鬼幽這個上古魔器。

雖然鬼幽吞噬了神器,但在那之前,神器本就已經被魔氣侵蝕變質,而它更是殺人不眨眼的凶煞之物,把它帶在身上,就跟揣了一個定時炸彈一樣。當初是不得已,如今也沒了別的選擇。她知道要守住本心,但卻無法保證會不會被鬼幽鑽了空子,她必須時刻小心警惕,否則就會落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如果有一天,她魔修的身份暴露,身懷上古魔器被揭穿,陳江和何清是她的親人的話,他們兩人會多失望?而以他們的性情,必定會親手除魔衛道,既然會變成敵人,之前就不要有太多羈絆了。

因此,江籬婉拒了兩人的好意,她一個實力低微的真仙界新人,何德何能與萬和堂掌門稱兄道弟。既然修行一途要踏踏實實,她也不希望自己一來就站在旁人無法企及的高度,從而少了真正的磨練。

江籬這般說了,陳江和何清也不勉強,兩人還把江籬稱讚了一番,讓江籬微微有些汗顏。

一路上眾人都在給江籬講解真仙界的情況,時間過得飛快,不知不覺已經到了萬和宗的地域之內。

雲霧繚繞的半空中,萬和宗兩座山峰若隱若現。

在靈舟上時便聽說萬和宗兩座山峰一模一樣,如今見了才感歎果真是雙子峰,就連山上的樹木花草也幾乎一樣,讓江籬嘖嘖稱奇。雙子峰看似緊密相連,但離得近了才發現兩座山峰其實間還隔了一條銀光閃閃的大河,河水猶如絲帶一樣將雙子山環繞,雙峰的倒影印在河中,幾乎融為了一體。

河中有人練劍,一道道劍光挑起河水在空中連城一線,被細碎的陽光染了色,使得那周圍的光暈都五彩斑斕起來,煞是好看。陸嵐輕聲道:「尹離師兄的秋水劍法真是越來越厲害了。」

她話音剛落,旁邊的許飛就翻了個白眼,「華而不實。」

見陸嵐不滿地瞪他,他也拉了江籬做盟友,「我倒覺得你師祖墨修遠的劍法更強,劍修要的是勢,這種軟趴趴的劍法有什麼好看的,偏偏還天天在這冰河裡練,就怕別人不知道他有多花哨!」

「胡扯。尹離師兄練的是秋水劍,自然要在河水中感悟。冰河奇寒無比,只有他才能長久堅持下來,換你,你能行嗎?」

兩人又開始鬥嘴,直到陳江眉頭抖了一下他們才停止了爭論,這時靈舟從河面上飛過,底下的尹離抬頭,沖著靈舟上的兩位掌門行了下禮,隨後又繼續修煉了。

靈舟繼續往前,不多時便來到兩座山峰之間。

雙子峰由一座長橋相連,而這橋正中央有一座房屋,乃是萬和宗正殿。萬和宗兩位掌門都不喜鋪張浪費,就連宗門正殿都修建得十分簡陋,簡直跟當年的控屍門有得比。

只是此時那小小正殿之後正對著一輪斜陽,就仿佛把正殿鑲嵌在了斜陽之中,叫人忍不住嘖嘖稱奇。江籬隨著兩位掌門進入正殿,陳江和何清商議了一下,讓陸嵐帶著江籬尋一處洞府暫時居住,而他們則立刻動身前往天門替墨修遠說情,好讓江籬和自家師門老祖早日重聚。

江籬再次鄭重道謝,待兩人離開之後,也就跟著陸嵐去找一個洞府修煉了。

萬和宗弟子並不多,全宗上下不足百人。他們的洞府均是在雙子峰背後,也不知道是不是掌門有強迫症,那些洞府大小也是相同的並且兩座山峰尤其對稱,合在一起都能重疊。

「本來你不是萬和宗弟子,可以帶到客房去休息,那裡也有修煉室,但兩位掌門都喜歡你,顯然是要給你安排一個固定的洞府好讓你安心修煉……」陸嵐皺眉想了一下道,「從前萬和宗收弟子都是雙數,因此修建洞府也是兩邊一起,如今多了你一個,安排在哪裡好呢?」

她遙遙看著兩座山上的洞府,神情很是懊惱。

→_→看來萬和宗的弟子都有強迫症!

「罷了,你先選吧。雙子峰上靈氣濃郁相差不多,當然山巔比山腳還是好上許多,但是山腳靠近冰河,也還是有某些好處的。我們宗門人不多,空余位置還有不少,你想選哪兒都可以。」陸嵐介紹道。

「選山腳。」江籬還未開口,就聽鬼幽叫道。

鬼幽說完,江籬又感受到了幽冥鬼火的一縷神識,它是天火不喜陰寒,這會兒弱弱地表達了不滿。江籬跟幽冥鬼火更親近一些,她正欲選山腰一處位置,就感覺體內心血翻騰,整個人仿佛置身於一個充滿血腥和殺戮的戰場。

那一瞬間,她身上的氣勢都變了。

「你?」陸嵐和許飛俱都驚疑不定地看著江籬,而這時,江籬身上的異常完全消失,她抬起頭來微微一笑,指著山腳一處道,「就建在那裡吧,靠近冰河更益靜心凝神。」

她身上的神魔之器可以完全壓制她魔修的氣息,但鬼幽身為器靈,控制神器不在話下。

「剛剛你?」

「我很喜歡這裡。」江籬輕聲道,「滄瀾仙宮從前也是這般美,只是頃刻間化為焦土,若非我渡劫即時,仙宮上下怕是免不了血流成河。」

江籬眸子裡有盈盈水光,她遙遙看著冰河,嘴角含笑,「如今門派正在重建,想來日後也可以這般寧靜美好。」

所以剛剛那一瞬間的凌厲是因為想到了師門險些被滅?

如此倒是可以理解,陸嵐寬慰地拍了拍她的肩,「你飛升成仙之後,真仙界的師門定然聲勢大漲,你不必擔心。」

「多謝。」

「唉,像你這麼重情重義的人可不多。」許飛歎了口氣,「只是牽掛太多,對修行也是不利的啊。」

「難道就要無情無義才能修成長生大道?」陸嵐冷哼了一聲,許飛連忙道,「反正我就要做一個有情有義的胖子,長生什麼的,讓別人去追求吧。」

選定了位置,就要開辟洞府。以他們現在的實力打開一座洞穴簡直輕而易舉,但是強迫症門派傷不起,陸嵐要記錄洞穴的大小尺寸,精確到毫厘之間,又要給洞府弄出各種裝飾,還是一式雙份,兩座山峰上同時進行,也就是說,江籬的洞府修建完畢之際,對面的山腳下也多出了一座空閒的洞府,大小外觀與她的一模一樣,就連洞府門口的兩株龍鬚草,大小也都相差無幾。

這洞府建成也不過半日功夫,當天夜裡,江籬便已經進入了自己的洞府之中修煉。

她的洞府門口是一層萬和宗特有的禁制,而在裡面,江籬不放心又加了一重禁制,進入之後她從儲物法寶內拿出一個巴掌大小的小鼎,把一顆龍珠給扔了進去。

她儲物法寶裡的東西都是修真界裡帶來的,亂七八糟的一些玩意兒,放在真仙界就屬於垃圾扔到地上都沒人撿,不過用來裝水倒是可以的。

洞府內有簡單的石桌椅,床是陸嵐搬過來的玉石床,上面扔了一塊白色毛毯,江籬在洞府內逛了一圈,看到石壁處有幾個凹下去的石槽,也隨手扔了幾顆珠子進去。

等了一刻鍾之後小鼎裡裝了一半的靈泉,金靈迫不及待地鑽出來整個身子都埋在了靈泉中,幽冥鬼火對水的興趣不大,不過它這會兒自告奮勇地把小鼎加熱,溫度適中,金靈在小鼎裡四仰八叉地躺著,就像是泡溫泉一樣。

盤子鬼幽也冒了出來,它轉了兩圈之後,身體縮小了一些也躍入了小鼎之中。

安頓好他們,江籬盤腿坐在了石床上。她閉目凝神,神識分出一縷,感應留在滄瀾仙宮的那一張面具,此時她才發現,進入真仙界之後想要用神念聯系修真界,其實並不容易,難怪那些飛升渡劫之人通常只是單方面降下神諭,甚少會與人溝通,當初的墨老祖據說也是如此,只是之後與她的聯繫倒是頗多,也不知道他耗費了多大的心神力氣。

天地間仿佛有一層霧濛濛的屏障,阻礙了她神識的前行,她強行與自己留下的神念建立感應,只是神識剛剛落在面具之上,才瞄到一眼滄瀾仙宮,江籬就覺得太陽穴仿佛像針扎一樣,她立刻收回神念,睜開眼時只覺得頭疼的厲害,伸手一抹,額頭上竟是起了一層薄汗。

剛剛淡淡一瞥,已經窺見了仙宮全貌,江籬並不擔心仙宮弟子安危,只是在琢磨著怎麼把萬林也引上真仙界,他是渡劫的仙人,在真仙界才能繼續修煉,想到這裡江籬歎了口氣,當務之急她要好好修煉,否則連跟修真界的人溝通的做不到,又怎麼能把人給引上來。

之前兩位掌門跟她講過,只有修真界有人飛升渡劫,長生樹上有了反應,才會開啟一條專門接引新人的通道,其他時候的修士想要進入真仙界就十分困難,難逃天罰懲戒,修為越高,天罰威力就越大。飛升修士可以直接從通道進入真仙界,亦可以通過接引陣法,而接引陣法只有天門內有,密不外傳,她現在想要找一個陣法並不現實。

江籬取了一些靈泉服下之後開始打坐修行,海納百川心法運轉,不多時,她便進入了忘我之境。

飛升進入真仙界之後的修為劃分方式有了很大的差別,這裡分外天仙,羅天上仙,大羅金仙,九天玄仙,神這幾個境界,而每一個境界分為九重,目前江籬剛剛飛升,雖說渡的是九天玄仙之劫,但實際修為也就天仙一重而已。

有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靈泉幫助,江籬的修行突飛猛進,不出百日,她的修為就已經到達了天仙七重,她閉關而出,得萬和宗上下稱讚,心中也是極為愉悅的。

因為閉關修行難以控制,她出來的時間已經過了百天,江籬心頭惦記著老祖的安危,故立刻前往掌門大殿,卻沒想到,陳江和何清見她出來眼神愧疚,這讓她心中陡生不祥預感。

再三追問之下,江籬得到師祖噩耗。

原來陳江和何清到達天門之後,天尊一直借著閉關拖延,等到他出關之後領著他們去禁地接人,赫然發現那禁地之中只有一隻混沌異獸,她家老祖墨修遠遍尋不著,顯然是落入混沌異獸腹中。

真仙界禁地乃是靈氣全無的死寂之地,然這禁地內有些地方會有一種異火,是混沌異獸喜歡的食物,關押修士的地方跟混沌異獸並不相連,但這一次不知道為何緣故,那隻混沌異獸跑出了異火範圍,沖進了關押修士的禁地之中。

那混沌異獸本就有不弱於大羅金仙的修為,墨修遠又是重傷在身,死地也毫無靈氣,他根本不可能是混沌異獸的對手,最終葬身獸腹。

聽此噩耗,江籬頭暈目眩,喉中腥甜,她無法相信老祖已死,直接趕往天河長生樹處,待親眼看到老祖的玉牌消失,她整個人如遭雷擊,原地呆站片刻之後,竟是七竅流血。

憤怒和仇恨讓她險些失去理智,然她貿然送上門去找天尊報仇,無疑於送死。可是她如今根本不想再忍下去了,她正欲闖天門,但還未飛出丈遠便察覺凜冽殺氣,她被天門修士包圍了。

領頭的便是那天門盛楓,只聽他道:「交出龍珠!」

她眼睛泛紅地盯著那些面目猙獰的修士,沙啞著道:「交出龍珠,你們也無法使用。」

「我們沒法使用,不代表天尊想不出辦法。」

萬和宗兩位掌門的龍珠他們不敢搶,但江籬這麼個沒背景的修士,她怎麼配擁有龍珠!

「你別指望萬和宗掌門能夠給你當靠山,他們已向天尊妥協,只要你離開萬和宗,便不再受他們庇護。」盛楓微微一笑,「乖乖交出龍珠,賞你全屍。」只是片刻之後他眼珠一轉,「你倒是貌美,這麼死了卻也可惜。」

江籬眼中紅色漸深,這等異像引得盛楓驚異,他皺眉道:「竟是哭出了血淚,莫非你與那老祖有私情?」

他笑容溫和,說出的話卻猶如利刃切割江籬心臟,將她的一顆心捅得千瘡百孔,「墨修遠是被那混沌一口吃掉的,骨頭都嚼成了渣滓,我們當時都聽到了他的慘叫,那聲音,倒是極為的悅耳。」

他說完之後,周圍的幾個修士配合的笑了起來,那笑容刺目,讓江籬眼中紅芒大盛。

下一刻她催動心法,同時木荊棘纏上了最近的一個修士。

木荊棘上出現了大量的尖刺,直接捅破了修士的靈氣屏障,刺破了她的皮膚,刺進了他的血肉之中,綠色的籐蔓上浮現出妖異的血紅色,而那修士慘叫連連,身體快速的乾癟,頃刻間就剩下了皮包骨。

「果然是魔道邪修!隱藏得夠深,連天河龍靈也能騙過,還是那龍靈也不分是非,受了心魔蠱惑?」他一邊說,一邊用手中法器斬斷了江籬的荊棘,那荊棘猶如有血有肉的觸手一般,斷裂出噴濺出大量的血水,讓幾個修士眼中俱都出現了憎惡驚懼之色。

而這個時候,聞訊趕來的陳江和何清皆是臉色大變,齊聲道:「竟然是魔修!」

他們本是想勸說天門留下江籬性命,此時卻齊齊動了殺心。

江籬不過是天仙七重的修為,本就敵不過天門修士,現在再加上陳江和何清,更是沒有絲毫勝算,強大的威壓之下,她站立不穩,脊柱都快被壓斷了。

她聽到了自己骨頭被壓碎的聲音,她皮膚裂開,鮮血滲出,整個人仿佛是從地獄爬出來的惡鬼。

千鈞一發之際,鬼幽險威,護著她跳入天河,這一次龍靈未現,金銀莽亦不知所蹤,她才天河中沉沉浮浮,最終陷入了昏迷,等到醒來,她發現自己躺在一塊巖石上,她的身下是一片紅色沙灘。

「這裡是魔域。」

「魔域,就是魔修渡劫之後進入的修煉之地。」鬼幽道。

她的身體被兩個大羅金仙的威壓重創,全身骨頭碎裂,根本爬都爬不起來,神識也是虛弱無比,無法探測到更遠處的情形,本就形勢危急,又看到兩個細長的影子漸漸靠近。

那是兩個魔修,其中一人高高瘦瘦,簡直就是個骷髏架子,另外一個是個長相妖艷的女修,她身穿薄紗,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膚,赤足,腳脖子上掛了一串鈴鐺,一路走過發出一串叮叮當當的脆響。

江籬神識受創,這會兒視線也模糊,根本看不清兩人的臉,只是隨著他二人的靠近,那凶煞之氣也就越濃,讓她沒來由一陣心悸。

「喲,這裡有個女人。」男人的聲音粗噶難聽,最要命的是他說話的聲音竟然能攻擊神識。

「嘖嘖,受傷可真重,不過還好臉沒花,哎呀她臉可真美,把她的皮剝下來,我又能多一張臉了。」

「依你,依你。」男人說完之後又道,「讓我先檢測一番。」

男人半蹲下身,在江籬身邊嗅了一下,隨後興奮地搓了搓手,「還有處子元嬰,她這肉身我亦能煉成爐鼎。」

「那好,肉身歸你,皮歸我。」兩人商定好之後便伸手去抓江籬,感覺到一隻手扣住了自己的身體,在自己身體上肆意撫摸,江籬想動也動不了,她的心中惶恐又惡心,恨不得將這兩人剝皮挖骨。

她要拼著自爆元神,也不要落入這兩人手中嗎?

不,她不能死!

她要那些害她,害老祖的人不得好死!

江籬猛地睜開眼,她眼中已經沒了眼白,整雙眼睛裡都是詭異的暗紅色,上面還有黑氣彌漫,看起來恐怖之極。男人先是注意到了異常,正欲警惕就發現自己貼在對方身上的手動不了了。

同樣,妖艷女子撫摸江籬臉頰的手也動不了了。

江籬的心法徹底變了,她的海納百川本就可吸食人的靈氣,這個時候,在她的刻意之下,更能吸食人的血肉,她的身體表面出現了大量的木荊棘,將兩個面色慘白的魔修盡數纏繞,緊緊包裹成了一個大繭,她吸食了兩人的血肉和靈氣,在徹底消化之後,她的修為從天仙七重一躍進入了天仙九重,進階可謂逆天。

這才是真正的魔修。

通過殺戮、掠奪、不擇手段的壯大自己,這就是她要走的路。

她瘋狂的殺戮,用無數的性命成就了自己的大道,不出十年,修為已至弒天魔,也就是大羅金仙。魔器鬼幽實力也恢復了七成,是時候報仇雪恨了。

她渡天河,斬龍靈,上古魔器一出,戰無不勝。一路擊殺正道修士,而每殺一人,她的實力又會壯大一分,那些源源不斷過來擊殺她的修士,都成了她的養分。她從前在堅持什麼,因為那種堅持,所以失去了所有,現在,這些曾經高高在上拿捏她生死的人,都成了一具具乾屍。如果她早一點兒聽從鬼幽的安排修煉,是不是就能夠守住那些人了?

那些生命中無比重要的人。

「江籬,不要再殺了。」眼前出現的是萬林,他也飛升上來了?

「不要攔我。」江籬一襲紅衣,那紅是用鮮血染成,濃烈的血腥氣讓別人聞之欲嘔,她卻覺得馨香甜美,猶如上好的甘泉。

「江籬!」

「攔我者死!」

她的木荊棘將萬林絞成肉末,隨著她腳步往前,她眼中的猩紅又濃烈幾分。

「師姐不要!」崔靄和青淵也出現在她面前,她稍稍猶豫片刻,隨後毅然出手將崔靄和青淵擊殺,神擋殺人,佛擋殺佛,她如今六親不認,心中只有殺戮,不停的殺戮,真仙界的萬千生靈,都填不平她心中的仇恨和怒火。

「江籬,你醒醒。」

張獵戶和張氏?

還是那句話,擋我者死!

「金靈和幽冥鬼火,你們也要攔我?」她猩紅的眸子裡黑氣彌漫,在眼中形成深深的漩渦,她的身後黑氣形成了巨大猙獰的虛影,像極了魔界的魔物。

只是隨著她前進,斬殺的人越來越多,江籬甚至看到了控屍門的師兄弟,她的師父路遠,還有緩緩走來的老祖,又或者是她的江笆。

她的腳步停了下來,然眼中的漩渦卻越來越深,漸漸掩蓋了最終的紅芒,身後的黑影也漸漸掩蓋了她的身體 ,像是要將她吞進漩渦之中。

那一道道身影堵在她面前,形成了一堵肉牆。

「你們也要攔我?」她聲音沙啞,像是喉嚨裡都生了銅銹。

「回去吧江籬。」

回去,回哪兒去?

她沒有任何地方可去,她所有的一切,都被毀了,都被毀了!

她身上瘋狂湧出大量的木荊棘,朝著那肉牆衝了過去……

心中突然湧起了久違的傷痛,一股清涼從指尖傳入,讓她神智有了一絲清明,就像一道微弱的光,破開厚重的雲層,照在了她已經硬如鐵石的冰冷心臟上。

有了第一縷就有會有第二縷,江籬覺得手指似乎很疼,像是在被什麼啃噬一樣,等到後來,她感覺自己冰冷的身體也溫暖了一些,乾裂的嘴唇裡似乎有了清水的滋潤,那液體順著喉嚨往下,潤進了她的心肺。

江籬猛地睜開眼。

她發現自己仍舊端坐在石床上,只是四肢綿軟無力,像是被抽乾了全部的力氣。她拇指上的扳指正發出微弱的光芒,而金靈正在啃她的食指,幽冥鬼火跟她同樣大小,似乎在烤她的身體,而火鴉則變用爪子抓著小鼎飛在她旁邊,應該是在給她餵水。

她剛剛是被心魔纏住了?

好險!

她剛剛飛升渡過天劫,境界並不算太穩,之前在修真界靈氣不足沒怎麼修煉,後來泡天河也是注重淬體和滋養元神,並沒有可以鞏固境界,而現在在洞府之中,又因為老祖的事情有了盼頭心情放鬆,於是很快進入了修煉的忘我狀態,結果就遭遇了心魔。

那心魔簡直歹毒至極!

江籬神識瞟了一眼鬼幽,它頓時察覺,斜睨了江籬一眼道:「修士遇到心魔多正常,你進階這麼快,境界不穩,心魔不出現才奇怪了。」它頓了一下道:「這下難關渡過因禍得福,你現在修為已經穩定了,天仙四重,說不去得嚇死人。」

「時間過去幾天了?」

「三日。」

「三日就到了天仙四重境?」江籬心頭微驚,轉念一想托神器的福她的雷劫都不一般,天仙四重境還是可以接受的,只要不是天仙七重就好,不然她肯定得驚出一身冷汗。

她覺得自己修煉中遇到的心魔幻境估計跟鬼幽脫不了關係,它肯定有過落井下石,想到這裡,江籬心頭一凜,她要如何才能把鬼幽徹底收服呢?

或者毀了器靈重新煉制?她已經有了天火,是不是要去學點兒高深的煉器之術,當初在真仙界煉制過不少面具,她煉器方面還是有一點兒基礎的。

鬼幽沒安好心,不過青玉扳指、金靈、幽冥鬼火還有火鴉可都是助了她的,江籬誇獎了幾個小伙伴,還給他們一人獎勵了一顆龍珠,這龍珠別人拿了無用,鬼幽即便是搶過去也是個普通珠子,但江籬主動贈送的不一樣,它看到金靈他們都有了立馬鬧騰起來,「我的呢,怎麼我沒有!」

「心魔之時你一直助我殺戮,險些害我被心魔吞噬喪失神智徹底墮落,自然沒你的份兒。」江籬說完,用手指輕輕點了一下正哼哧哼哧啃珠子的金靈。

她食指還有些疼,是金靈這個吃貨咬的。

本來用點法術就能復原,她卻把傷口留了下來,她心中牽掛的那些人,她養的小伙伴都在幫她,她自然不能讓他們失望,想到自己毫不眨眼地殺了那些朋友,江籬心頭就是一抽一抽的疼。

「那是你的心魔,不關我的事。」

鬼幽冷哼一聲,「你給不給?」

不給老子又要釋放你的戾氣了。

卻沒想到江籬神色一凜,神魂威壓瞬間籠罩在鬼幽身上,「不想魚死網破,你大可試試。」之前她就一時不察被鬼幽威脅,現在她處處提防,豈會讓它作祟。

「你,你……」

鬼幽雖然不服管束,但也是正兒八經認了主的,若是主人不管不顧跟它拼命它也會受損,這會兒它恨恨罵了兩聲之後忍了下來,默默地看著金靈和火鴉啃珠子。

那吭哧吭哧的聲音實在刺耳,但它又移不開眼,「就這麼等階低下的靈獸,竟然吃天河龍靈的靈珠,也不怕撐死!簡直浪費!」它恨恨道。

金靈被它灼熱的神念給刺激到了,啃得更歡快帶勁了。它三兩下把靈珠啃完,回頭還沖著鬼幽打了個飽嗝,明明滿頭大小的一隻甲殼蟲子,臉上卻露出人性化的滿足微笑,把鬼幽氣得盤子都變成了黑青色……

一旁的火鴉吃得沒金靈快,它消化不了那麼多,便把剩下的放在了一塊凹陷的石頭上,等到那凹處積了水,它就樂呵呵地把水給喝乾淨了。

鬼幽靠近了它……

火鴉頭也不回地道:「是你的別人搶不走,不是你的強留也留不住,呵呵呵呵……」

鬼幽黑著臉靠近了幽冥鬼火,幽冥鬼火不喜歡靈泉,但對靈珠可是愛不釋手,它當初吞噬了那戰船上蛟龍的火焰,如今已是幾個小伙伴中最厲害的,感覺到鬼幽接近火苗頓時竄了老高,把個盤子都瞬間烤紅了,雖是不疼也讓鬼幽氣悶地吼了一聲:「他姥姥的,都他媽欺負我!哼!」

江籬也吸收了一些靈泉,她稍作休息之後,這才離開了修煉洞府。

剛剛出了洞府,就見幾道人影飛快地靠近,領頭的就是陸嵐。

「你出來了。」陸嵐笑著道,「我在你門口留了個禁制,只要你一出來我便能夠知道,這才立時趕來。」陸嵐解釋了一下,隨後又道:「掌門傳了訊息,說天尊要後日才會出關,你耐心等待便是。」

「兩位掌門大恩大德,真是感激不盡。」

江籬誠心道。

許飛沖她搖搖頭,「你這麼說可就見外了,兩位掌門會傷心的。」他一邊說話一邊捂著心口,表情十分誇張,結果被陸嵐一瞪,又立刻放下手規規矩矩地站好了。

「不知陸道友等在此處是否還有什麼要事?」

他們這麼急匆匆的過來,總不會就是為了告訴她耐心等待吧?江籬會這麼想是因為他們身旁還有一名佩劍男子,這男子面容倒是生得不錯,只是這會兒神情有些不對頭,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鬼幽不甘寂寞地在她腦海中咋呼,「莫非是這個劍修看中你的美貌,想要跟你結成道侶,你看他那副急不可耐的樣子,哎呀哈哈哈……」

江籬一頭黑線,心頭喝了一聲,「閉嘴!」

聽得江籬主動詢問,陸嵐也笑了一下,只不過她的笑容亦有幾分不自然。

「這是我師兄尹離。」她微微側身,將身旁的劍修身份點明,隨後又咳嗽了一聲,那劍修似乎才反應過來一般,有些手忙腳亂地沖江籬行了一禮。

尹離不就是在那冰河之中修煉秋水劍法的,他來找她所謂何事?

總不會是被鬼幽說中了吧!

江籬穿越過來還未曾有人表白過,這會兒猛地蹦出一枝桃花來,倒讓她頗有些尷尬。

「你說吧,又不是什麼難為情的事兒。」許胖子看那尹離一直不吭聲,出聲催促道。

結果就見尹離面皮一紅,他轉眼看向河對岸的山峰,指著山腳的一處地方道,「江道友,那裡是我的住所。」

他所指的位置與江籬現在的洞府位置極近,也就隔了一座洞府而已。雙子峰是對稱的,也就是說,如果江籬住在對岸,跟尹離就是鄰居了。

「你旁邊那座洞府乃是桑雪師姐的,她已經外出歷練多年了。」言下之意,就是她旁邊沒人住。「我旁邊的洞府是為了對稱這邊才建的,目前也沒人住,由我在照管。」

「嗯。」

江籬還是沒明白尹離到底是什麼意思,只能嗯了一聲,很認真地當了一個聽眾。

「是這樣的……」尹離咳嗽了一聲,「不知為何,你洞府門前的青草總是更茂盛一些,這是前日陸師妹種下的雙生花,你這裡的已經長了整整一大片,且都開出了花朵,而我那邊的,卻還只是草芽。」

「我特意請了培養靈植的師弟過來照顧,用靈氣滋養催生,卻也不及此處漲勢好。」他面露痛苦之色,「這樣一來,這雙子峰就不大對稱了。」

江籬:「……」

「尹師兄這兩日因為這個心神不寧,練劍都無法靜心。」陸嵐也是一臉無奈地補充。

江籬再次無語。

這尹離是萬和宗強迫症最重的一個吧,她心頭咆哮,「其實不對稱也很美啊!」

鬼幽:「……」

這群正道修士就是閒得慌,瞎折騰,簡直看不下去了!

「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能不能讓兩處的雙生花長勢相同?」尹離又問。

「我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啊。」江籬一時也有些苦惱,她之前都沒出過洞府照顧這些花,想不明白為什麼它們會長得比別處繁茂。

江籬看了一眼那些雙生花,大片大片的紅色花朵猶如一團一團的紅雲,讓人心都熱了幾分。再看對面的,還是一片綠油油的葉子,連一個花骨朵都沒冒出來。神念延伸觀兩山全貌,就仿佛一座山穿了雙紅靴子,另外一座山打著赤腳,這麼一看,確實有些怪怪的。

「容我好好想想。」看著尹離和陸嵐殷切的眼神,江籬只能如此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