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7 章 消失的人

江籬一時沒想出原因,回到洞府看到那些隨意放在石壁凹陷處的珠子,心頭倒是明白了幾分。

她靈珠多,又隨意擺放,靈珠能生靈泉,靈泉滲成土裡,可不就讓那些植物瘋漲了麼?江籬把靈珠都收起來放好,隔日又用稀釋了的靈泉去對面山腳下澆了花,等到第二天的時候,兩邊的雙生花看起來就差不多了,總算是讓尹離他們鬆了口氣。

薄暮時分,萬和堂兩位掌門從天門趕了回來,他二人臉色皆有些凝重,這讓早早在殿前迎接的江籬心頭咯登了一下,她想起了那個心魔幻境,眼前的景象仿佛跟心魔幻境重疊在了一起。

「掌門,怎麼只有你們二人,難道天門不肯放人?」陸嵐這幾日跟江籬混得熟了,把她當了朋友,知道她與門中老祖感情極深,這會兒表現得格外心急。

陳江搖了搖頭,沉聲道:「我們去了禁地,卻沒發現墨修遠其人。」

他跟何清兩人去求情,天尊答應得很爽快,還親自帶他們去禁地接墨修遠,不承想進去之後,找遍了整個禁地,也沒有發現墨修遠的蹤跡。

當時天門眾人表情也是十分驚訝,看起來像是對墨修遠失蹤毫不知情。天尊乃九天玄仙修為,特意用神念搜尋整個真仙界,也沒有發現任何蛛絲馬跡,一個大活人,悄無聲息地消失了。

江籬渾身顫抖,她澀著嗓音道:「禁地之中有混沌異獸?」

何清眉頭微微顰起,「混沌異獸,據說是上古時代才存在的凶獸,早已滅絕,禁地之中怎麼可能有這樣的大凶之物。」

陳江見江籬面如金紙立刻出言安慰道:「你放心,我們發現墨修遠失蹤之後就立刻請求天門查看長生樹,你家老祖長生樹上玉牌還在,足以說明他並無性命之憂。」

聽到這裡,江籬的臉上才稍稍有了一點血色,是了,那只是一個心魔幻境,她的老祖不會有事的,她還親眼看到他的玉牌煥發生機綠意盎然,那動人心魄的綠隱藏在長生樹蒼翠欲滴的樹葉之中,仿佛與整個樹融為了一體。是不是因為得了長生樹的精粹,所以老祖有了大機緣,這才會消失不見?

想到這裡,江籬心頭鬆了口氣,不過她仍是不敢放鬆,打算回到長生樹處再看一眼。

「長生樹上的名牌只有天門中人才有方法看到,你過去也是無用。」陳江先是略有些不解,接著他聲音嚴肅起來,「江籬,你放心,天門中人還不敢騙我夫妻二人。」

「是。」江籬按捺下心中的急切,再次道了謝,隨後她又問道:「長生樹上的名牌只有天門中人能看到嗎?」

天門中人能夠掌握這真仙界所有修士的信息?誰進階了誰受傷了都一目了然?她如今修為節節攀升突飛猛進,剛剛飛升就跳到了天仙四重,他們肯定會懷疑自己身懷重寶啊。

「是也不是。」這次回答的是何清,「准確的來說,只有神谷後人才能看見。」她抬眼看了一下頭頂的天空,臉上露出向往的神色,「那長生樹,是當年的神親手種下的呢。」

「天門能夠看見,是跟神谷達成了協議,具體內容我們便不知曉了。」說完之後何清笑吟吟地看著江籬,「這些都是真仙界的基本常識,這幾日陸嵐他們沒有仔細告訴你麼?」

她轉頭掃了陸嵐一眼,眼神中流露出一絲責備的意思,江籬見狀連忙道:「是我見此地山靈水秀適宜修煉,迫不及待地入了洞府修行。」

就聽陸嵐哎呀一聲道,「還不是尹離師兄,天天拉著我研究兩邊的草怎麼長得不對稱,害我把正事兒都給忘了。」

江籬:「……」

你怎麼老實地揭穿自己合適麼?

「不對稱?」何清先前最多稍稍顰眉,這會兒眉頭都擰了起來,在眉心間皺了個八字,她沉吟片刻:「難怪一回來就有些不對勁,原來是左邊山腳的龍須草高了一尺。」她說完之後足尖一點,猶如輕盈的仙鶴一般騰入空中,衣袂翻飛眨眼落在了右邊山腳下,立在了兩株龍須草面前。

之前江籬只關注了那些雙生花,倒沒怎麼在意門前兩株淹沒在紅花之中的龍須草,尹離和陸嵐也沒提,結果何掌門一回來就發現了問題,所以,他們的強迫症都是跟何清學來的吧,果然有其師必有其徒。

兩個掌門離開之後,陸嵐把江籬帶到了左峰山腰處的一座洞府面前,這洞府門口有一個中年男子坐著打盹兒,見到陸嵐和江籬也只是微微抬了一下眼皮,接著又睡了過去。

「你剛剛上來要講的太多,倒不如自己去看,這裡是萬和宗的藏書樓,雖然你不是宗門弟子,但進入一層還是可以的,裡面都是些比較普通的功法還有史記一類的玉簡,你若有興趣就多看看吧。」

「自然是有興趣的,謝了。」

「別那麼客氣。」陸嵐把江籬帶進去之後離開了,江籬便在藏書樓一層內四處轉悠。

都是些普通的玉簡,神識掃過根本花不了多少時間,不多時,通過訊息分析,江籬需要知道的那些問題大都得到了答案。

如今的真仙界勢力最強大的是天門,天門天尊更是真仙界修為第一人。天上地下,實力為尊,因此他自稱天尊,至於原本的名號,幾乎無人知曉了。

相對天門的強勢,曾經站在仙界巔峰的神谷日益衰落,如今在世繼承血脈的神之後裔僅有四人,實力最高的也不過是個羅天上仙,連很多宗門都不如。天門天尊娶了一位神谷女修做道侶,其後,天門弟子每隔十年便能進入神谷秘境,尋覓上古法寶。也就是說,曾經高高在上的神谷,如今也成了天門附屬。

「那神谷內怕是有不少好東西。」鬼幽樂呵呵地道,「若是遇上當年那家伙沾過的法器,那真是受益無窮啊。」

「神谷禁止外人出入,除了天門天尊和幾位大長老,沒有人知道神谷的具體位置,再說過去了這麼多年,有好東西也被人找完了吧。」江籬回憶了一下玉簡中的內容道。

一批接一批的人進入神谷,怕是把整個神谷都翻了個遍,哪還會有什麼好東西留下來。

「別人不知道,我怎麼會不知道。」鬼幽驕傲地抖了抖,「當年我跟隨主人,可是打到了那臭東西的老巢!再說,尋寶靠的是機緣,去得早不如去得巧,你沒聽過嗎?」

江籬這會兒倒是沒怎麼動心,以她現在的實力去闖神谷,肯定不會有什麼好下場。當初那個疑似神谷後人的大師兄,她在他面前不是毫無還手之力麼。

她身上還藏著半個神器,跑到神谷去無疑於送貨上門,她才做不出這等傻事。

神谷的人,她最好是離得越遠越好。

在藏書閣裡呆了半日,江籬又借故離開萬和宗出去溜達了一圈,她返回天河看了一下長生樹,發現上面老祖的牌位依舊綠得快要沁水一般,這才徹底寬了心,又跑回萬和宗洞府修煉。

她這幾日都在看煉器之法,操控幽冥鬼火鍛燒礦石材料,也是忙得腳不沾地。結果剛剛悟出一點兒心得,還未來得及細細體會就發現門外禁制有了響動,江籬換了一身乾淨的衣服走出洞府,就看到外面站了七八個人。

「又見面了。」盛楓今日穿的一身藍袍,腰束玉帶,臉上微笑恰到好處,給人一種春日暖陽之感。他旁邊的少女穿綠色的紗綢,一雙眼睛像是粘在了他身上一樣,臉蛋兒紅撲撲的,像是醉在了他的笑容裡。

可惜江籬的心魔幻境裡盛楓是個重要的反派,她入戲太深,這會兒看這笑得一臉溫柔的天門弟子怎麼都不順眼,因此打招呼都敷衍了一些。

江籬反應冷淡,引得盛楓身後天門弟子神色不滿。然盛楓臉上笑容絲毫不減,他從袖中掏出一片薄如蟬翼的玉石樹葉遞給江籬,「三日之後天門舉辦群仙宴……」他眉毛微微一挑,眸中光華流轉,聲音如風輕柔,「缺你不可。」

言下之意,江籬非去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