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8 章 劍修

老祖去哪兒了……

江籬心頭頗有些傷感,她垂著頭站在一簇簇的雙生花叢中,背後是隨風舒展的龍鬚草,身上的鋒芒被繁花綠葉遮掩了,整個人都顯得柔和了許多,而那張臉,明媚之中又多了絲絲溫柔,更加楚楚動人。

這等姿容,在真仙界也是耀眼奪目的,真沒想到,東陸那等貧瘠之地,也能養出這樣水靈的姑娘。盛楓心中讚歎,難免多看了幾眼,只是下一刻,他臉色突變。

不僅是他,場中修士皆是變了臉,江籬抬頭,視線直接落在了那比劍的兩人身上。

綠衫女子要比,尹離也沒有拒絕,江籬不是劍修,只能看到劍光飛舞,你來我往不分上下,因此她看了一下就走了神,然此時,那綠衫少女身上的氣勢陡然增強百倍,仿佛空氣都變得凝重壓抑起來。

綠衣少女的身形漸漸變淡,而她手中的劍卻越發的明亮。

明明是白日,陽光普照,那劍卻猶如在黑夜中閃光一樣,吸收了天地間所有的光華,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周遭的一切在那柄劍下都黯然失色了。

隔了老遠,江籬也能感覺到那劍的鋒芒和銳利,令人一陣心悸。與之相比,尹離的秋水劍就顯得那麼的微不足道了。

秋水劍光,猶如狂風中的一盞油燈,幽幽燈火如豆,堅持不了多久就會徹底熄滅。

「師兄當心!」陸嵐驚叫出聲,聲音又慌又急。

盛楓整個人飄出幾丈遠,他臉色凝重地看著綠衣少女喝道:「師妹不可,不要胡鬧!」

「人劍合一,人劍合一,這天門的小丫頭居然進入了人劍合一之境。」許胖子哆哆嗦嗦地道:「尹離遇麻煩了。」

綠衣少女人劍合一引發的動靜讓數位萬和宗修士趕了過來,這個時候看到兩人對戰,皆是擔心不已。

也就在這時,那綠衣少女動了,準確的說,是她的劍動了。

那一柄金色長劍一分為二,二化為三,三生萬劍,頃刻間大量的金色劍氣湧向了尹離,尹離只能揮劍抵擋,招架起來萬分吃力,瞬間的功夫身上便被金色劍氣割出了不少的血口子。

「住手!」陸嵐和幾位萬和宗修士一同喝道。

其中修為最高的那位萬和宗修士手中祭出一個方形法寶,就見一道綠光射入對戰二人之中,豈料天門中一位修士將手中拂塵甩出,將那方形法寶攔在了空中。

「陳松是你,為何攔我?」

「上官靈語劍道剛剛突破,人劍合一境界並不穩定,一旦施展不容打攪,若是出了差池,我擔待不起。」陳松手中拂塵一甩,「方道君還請不要插手。」

「我師兄有什麼差池你也擔待不起。」陸嵐眼睛泛紅,惡狠狠地道。

陳松冷臉斜覷她一眼,神魂威壓展開,讓陸嵐臉色瞬間煞白,這時,先前出手的方道君雙眉倒豎,「陳松你越來越不要臉了,竟然欺壓小輩。」說罷他左手往前一推,一股大風從袖中鼓出,朝天門陳松卷了過去。

陳松雖是後退了半步,但手中拂塵光芒更盛,在他們面前形成了一堵屏障,竟是形成了一處結界。

「貴宗弟子的損失,天門會加倍補償。」他做完這一切之後扭過頭去,不再看那些義憤填膺的萬和宗修士一眼。

眼看尹離的劍光更加微弱,他身上也是遍布傷痕,陸嵐和幾位修士都怒不可恕,紛紛出手,然天門此次來的人也不少,且俱是修為不俗,雙方對峙,一時難以突破。

這時,神識感應到不對的掌門陳江也敢了過來,他抬手就要將那對戰的二人分開,孰料陳松再次出手,「陳掌門,出手干預小輩切磋怕是不妥。」

他身後一個天門修士也踏前一步,明明只是簡單一步,卻讓雙子峰都抖了一抖。此人之前看起來平淡無奇,然這會兒渾身氣勢抖變,其實力雄厚,比之陳江怕也弱不了多少。

「小姐的劍道體悟,不容有失。」他突然說道,聲音渾厚,充滿威嚴。

高手對決山崩地裂,且一時間難分勝負,若真打起來,等掌門突破這些人再去救尹離,怕是為時已晚。

劍修不怕受傷,怕的是劍道受損。

此時上官靈語毫不留情,把尹離壓制得死死的,完全的克制了他的劍意,甚至斬斷他的飛劍,就很容易讓尹離劍道大損,若是心智不堅,他的修行也就到頭了。

這會成為他的心魔,將他困入囚籠難以得到解脫。

……

那邊,盛楓起初還喊了幾聲,待發現上官靈語已徹底進入人劍合一狀態,對周遭的一切都充耳不聞之時,他也只是歎息地搖了搖頭,看向尹離的眼神充滿憐憫,隨後走到了天門的隊伍之中,也算是擋在了萬和宗修士面前。

小輩比鬥,做掌門的出手干預確實說不過去,陳江臉上神情變幻,最終喝道:「讓開!」

那邁前一步的天門修士緩緩搖頭,掌心出現一個銀色鈴鐺,往空中一拋之後竟是將天河邊比劍的兩人罩入其中。

那陳松便笑了一下,語氣輕鬆地道:「有混元鈴在,無人能打攪那兩個小家伙比鬥了。」

這下,掌門臉色都變了。

混元鈴是仙界至寶,被稱為半神之器。

沒想到,這個修士竟然是避世已久的混元仙君,他的修為雖不是大羅金仙裡最厲害的,但他的本命法寶混元鈴卻是公認的頂階法器,至少,陳江他毫無把握能夠破開混元鈴。

萬和宗修士臉色難看至極,江籬看在眼中,心頭也微微有了波瀾。

按理說都是剛剛認識的人,沒什麼交集,這會兒她卻也有那麼一點點關心尹離的安危,她神識無法穿透那混元鈴看到尹離目前的狀況,但鼻尖嗅到的血腥氣越來越濃,足以說明他現在處境十分危急。

「有沒有辦法阻止那兩人的比鬥,把尹離救出來。」江籬心中暗道。

萬和宗的修士都沒有辦法,她一個天仙四重境的外人,也想不出辦法吧。不過這些人是來接她去天門的,接她這麼個新人,需要來這麼多厲害人物麼?

說到底,這事也是因她而起。

「那鈴鐺看起來很好吃。」鬼幽道。

「你有本事你去吃啊。」江籬心中回答。

「不行,現在吃不下,會噎死。」鬼幽如實答道,「老實修煉吧,那邊的戰鬥你現在參與不了。」

連萬和宗掌門都只能急得乾瞪眼,她江籬還是老實呆著吧。

時間變得極為難熬,明明只過去了一刻鍾的時間,卻讓人覺得那麼的漫長。

忽然,銀色鈴鐺飛入高空,顯出了上官靈語和尹離的身形,兩人一站一躺,勝負不言而喻。

陸嵐等人眼睛都紅了,幾道身影衝到了冰河將尹離給抱了起來,陳江連忙給弟子餵下丹藥,仔細檢查了一番,發現他只是失血過多並無性命之憂時,這才稍稍放心。

此時還不知道尹離道心有沒有受到影響,他還不能徹底安心。

「這位弟子並無性命之憂,天門將奉上百枚高階上品靈元丹賠禮道歉,還請多多包涵。」陳松語氣誠懇,說完之後就奉上了藥瓶。

萬和宗雖是三十六宗之首,卻無法撼動天門一絲一毫。

陳江雖然心頭不高興,但這會兒也只能鐵青著臉替尹離接過了丹藥瓶。

若是他劍道未損,百枚上品靈元丹足以讓他修為更進一重,但前提是他道心未損啊!掌門臉色不好,其他弟子也個個用噴火的目光盯著那上官靈語,恨不得將她打出宗門。只可惜他們是天門中人,根本動不得啊……

「我下手可是有分寸的,連他的劍都沒斬斷呢,是他自己技不如人,你們這麼看著我做什麼。」察覺到萬和宗弟子不友好的視線,上官靈語揚著下巴不滿道。

「師妹。」盛楓語氣稍稍重了些,上官靈語立刻嬌笑著站到他身旁,得意地道:「師兄我又進入了人劍合一的境界,那尹離的秋水劍連我的一片衣角都夠不著。」

卻在這時,一聲輕笑響起,讓上官靈語臉色瞬變,她轉頭,就看到嘴角帶笑的江籬。

「你笑什麼?」

江籬也不說話,鳳眼微挑,瞟了一下上官靈語綠裙下擺。

她下意識低頭,便看見自己長裙上有了一道劍痕,那劍痕其實不深,她剛剛進入忘我之境渾然沒注意到,所以才會說對方一片衣角都沒碰到,如今衣擺上的劃痕就變得格外明顯,赤裸裸地打了她的臉。

就是最後那一劍斬出來的吧……

想到這裡,她深吸口氣,看著江籬冷聲道:「我要跟你比試。」

沒等江籬回答,掌門陳江霍地起身,「上官靈語你天資過人,修為遠超他人,理應越級挑戰才是,這江籬剛剛飛升,跟她打有什麼意思,不如你跟……」陳江伸手一指,指著一位萬和宗修士道:「少軒,你跟她打。」

「是,掌門。」被點名的年輕男子上前一步,客氣地衝上官靈語抱了下拳道:「請。」

他是羅天上仙之境,修為遠遠高過上官靈語。

上官靈語冷哼一聲,看也不看那修士,衝著江籬揚了下巴,不屑地道:「天仙四重?我也是天仙四重,我骨齡十七,你一把年紀了戰鬥經驗應該比我豐富才對,難道不敢跟我比?」

十七歲的天仙四重?

真仙界的修士真是個個奇葩,別人幾千歲飛升都已經驚才絕絕了,這個十七歲就天仙四重還體悟到了人劍合一,江籬眉頭一皺,倒真是被她給驚到了。

「江籬是天門貴客,師妹不要無理。」盛楓一臉無奈地看著上官靈語,語氣裡沒什麼呵斥的意味,反而還有淡淡的寵溺。

「要是連我都打不過,還配做天門貴客麼?」上官靈語將手中的長劍對著江籬,用反射的劍光去晃江籬的眼,看到江籬不悅地別過頭去,她嘴角含笑,得意之色掩映在長長的睫毛之下。

「我不會用劍。」江籬平靜地回答了她。

「那就用你會的跟我比。」上官靈語繼續挑釁道。結果她話音剛落,就覺得腳下有些不對頭,大量籐蔓從地底湧出將她雙腿纏繞,還未等她揮劍,一團火又燒了過來,那火威力非同尋常,讓旁邊的修士都神色凜然。

她不再退讓揮手一劍斬出,長劍直斬江籬面門,江籬不慌不忙伸手一指,祭出了一道閃電。

被九天玄仙雷劫劈過,她最後關頭天雷淬體,體內也有了絲絲雷電之力。

那姑娘的劍也不曉得是什麼材質,會不會導電呢?江籬不知道,姑且試了一試,結果就見她大叫一聲把自己的劍都扔了出去,隨後愣愣看著焦糊的掌心,哇地一聲哭了出來,這比試,自然也就終止了。

一切發生得太快,又因為掌門陳江和剛剛趕來的何清聯手阻止,天門修士想要攔住江籬也慢了半拍,電光火石之後,上官靈語就扔了劍落了淚,讓眾人都傻了眼。

「師妹,不管發生什麼事,作為一個劍修,都不能放棄手中的佩劍。」盛楓一邊用靈氣給上官靈語療傷,一邊鄭重地道。

他這個師妹天資卓越,修煉倒也認真,就是被寵得太厲害了,無法無天不知輕重。

「嗯。」她眸中眼淚仍是簌簌地往下掉,應了之後又凶神惡煞地看著江籬,「你偷襲我!」

「還要鬧到什麼時候!」何清平時溫婉,這會兒冷了臉,周圍的草葉上都落了寒霜,本來溫暖的清風都變成了刀片一樣,割得人臉疼。

「你!」上官靈語還要說什麼被盛楓拉住,他輕輕拍了她的手背兩下將她安撫下來,這才道:「師妹年紀小不懂事,還請兩位見諒。」

只是他身後的天門修士絲毫不以為然,天門地位崇高,弟子個個眼高於頂,哪怕這裡是三十六宗之首的萬和宗,他們也不會放在眼中,也就盛楓脾氣好,跟誰都客氣。

「散了,都回去修煉。」何清又道,隨後她又看向天門弟子,「各位都是萬和宗貴客 ,這三日便由我全程陪同,有什麼需求可以直接跟我提。」

說是陪同,也就是把他們直接監視起來了,天門修士何嘗不明白她這個意思,好幾人都冷哼了一聲。

何清裝作看不見,領著他們去參觀湖光山色了。

江籬和陸嵐等人一起把虛弱的尹離抬到了他住所旁的那個空閒洞府,正要把人送進去,尹離就醒了過來。

「師兄你還好嗎?」陸嵐著急地道。

他臉色發白,嘴唇毫無血色,受傷實在不輕,只不過服用了靈丹也恢復了不少,這會兒甦醒了心法也開始運轉,氣色也漸漸好轉了些,只是精神狀態不佳,看起來很是頹廢。

「沒想到我苦修劍道數千年,卻不及一個年紀如此輕的姑娘。」

尹離是從修真界飛升上來的修士,進入真仙界之後才加入的萬和宗,雖然看起來年輕,但也有幾千歲的骨齡了。

這麼一想倒也悲催,苦修幾千年,比不上一個十幾歲的年輕人,心中意難平啊,難免會懷疑自己的能力,動搖自己的道心。

旁邊的許胖子這會兒忿忿不平地道:「什麼十幾歲,雖然她只有十幾歲,但她的起點豈是你我能比。」

什麼意思?

見到大家都看著自己,胖子咳嗽了一聲,分析道:「那上官什麼的以前從來沒出現過對不對,只有十幾歲對不對,但那混元仙君叫她什麼,小姐,說明她身份肯定無比高貴。」

「天門大長老上官無極應該是她爹。」胖子頓了一下道,「她娘是曾經劍嘯九天的劍修李雪瑩,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那李雪瑩現在修為恐怕已經跌到了天仙境。」

「怎麼可能,一千年前那李雪瑩就已經是羅天上仙八重境了,怎麼會跌那麼厲害?」一人道。

「仙源傳承。」

原來,修士修為越高,越難有後代,真仙界修士想要生個孩子,簡直比渡劫還難。只是歲月漫長大道艱難,總會有道侶對孩子有所期盼,於是便出現了仙源傳承。

女修自廢修為,孕育胎兒的幾率就會增加,而她本身實力極強,半生修為和神魂力量通過血脈傳承給了後代,經過十月懷胎之後,出生的後代繼承了母親的部分實力,進階自然是其他人無法比擬的。

「那李雪瑩多厲害,她女兒繼承了她大部分實力,劍意都是現成的,無需自己揣摩領悟,達到人劍合一有什麼了不起。」許胖子伸手拍了拍尹離的肩,寬慰他道:「那死丫頭沒什麼了不起,不就是有個好爹娘麼。她的人劍合一,可是她娘捨棄了半生修為換來的,可惜啊可惜啊……」

當年劍驚世人的李雪瑩,如今怕是只有天仙初期修為咯。

難怪她那麼驕縱,天門大長老的寶貝疙瘩,出生就傳承了李雪瑩的修為和劍意,可謂是天之驕女,地位尊貴備受寵愛,自然不把其他人放在眼中。

「她厲不厲害是她的事,你練的是自己的劍,與她無關。」江籬也道,「一個連佩劍都扔掉的劍修,不配做你的對手。」

「她扔了自己的劍?」尹離詫異地揚眉,陸嵐立刻道:「對,她手上受了傷,立刻把劍扔了。」

尹離面沉如水,大手緊緊握住自己的秋水劍,視線落在秋水劍斑駁的劍身上,眼神也漸漸溫柔,「劍在人在,劍亡人亡。」

他至死也不會放手。

本來被斬出許多裂口的秋水劍此時發出微微的熒光,劍身輕輕嗡鳴,像是在回應主人的溫柔。

原來劍修都是跟佩劍談戀愛的,這種柔情似水的眼神,真是叫人頭皮發麻。

老祖他是不是也經常這樣溫柔地看著自己的劍,用手輕柔地撫摸著劍身?

腦海中莫名地浮現這樣的景象,江籬沒來由地打了個哆嗦。

……

秘境之中,墨修遠揮動著手裡的劍。

他面前是個火堆,火堆旁邊不遠是剛剛慘死在他劍下的異獸。

他不知道這裡是哪裡,明明是在禁地裡亂竄,結果跌進了個時空裂隙,裂隙中的罡風吹得他睜不開眼,連神識都處於一片混沌之中,等到再次睜眼,他已經來到了一個莫名其妙的地方。

一個他從未來過,也從未聽說過的地方。

這裡依然沒有靈氣,而且煞氣濃烈,讓人渾身都不舒坦。

這裡有一些修真界和真仙界都沒見過的異獸,個個膘肥體壯,吃得來味道不錯。

這裡沒靈氣,他也沒丹藥,只能靠那些異獸過日子了。

也不知道出口在哪裡,江籬現在怎麼樣了。

「我想江籬了。」會這麼明確地表達思念的自然是江笆,而墨老祖眉頭一挑,傲嬌地哼了一聲,「想她做什麼,想想怎麼出去吧。」

「我想江籬了。」

「想什麼想……」

「我想江籬了。」

「好吧好吧,你想吧。」墨修遠無奈地道。

他忽然想起那日萬象城,他牽著她的手一路往前,那一片漆黑的魔氣之中,道路看不到盡頭。

墨修遠一時有些怔住了,只是下一刻他眉頭一凜,手腕一翻,飛快地轉動了自己的長劍。

他的劍名為寒霜,通體幽藍寒氣逼人,此刻劍身上正串著一塊大腿肉,被火烤得吱吱的冒油。

這就是劍修用生命在愛的劍啊……

寒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