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9 章 靈獸鬥威風

因為仙源傳承的緣故,上官靈語才會那麼厲害。

江籬忽然覺得自己也夠奇特的,她骨齡也不足百歲,從煉氣入門一直修煉到天仙六重,怎麼想都不可思議,雖說有神器的緣故,但仔細想來,仍是難以置信。

「之前不是說神谷的人才能看到長生樹上的名牌麼,我能看到真的只是因為神器的原因?」

江籬這會兒有些好奇了,只可惜她的秘密不能與別人分享,目前是無法得到答案的。

她沒有這具身體小時候的記憶,只記得自己穿過來就餓醒了,過了幾天食不果腹的苦難日子之後,被控屍門的掌門給撿了。從此以後生活雖然挺辛苦,但她樂在其中。

這具身體從前到底是什麼身份呢?因為天地乾坤在體內,所以她是天煞孤星的命格,吸收了旁人的氣運,她剋死的那些親人真的都是凡人嗎?還是說,裡面其實是有修士的,只是因為什麼不得已的原因,將她帶到了凡間界?

「我的血也挺奇怪的。」江籬想到了自己的血對魔物有奇效,她揉了揉眉心,這會兒大膽地猜測起來,「你說我會不會是神谷後人?」

鬼幽毫不猶豫地反駁了她,「扯淡,神谷後人身上的臭味,隔著天河我都聞得出來。」

「真的?」

江籬對鬼幽不信任,她只是反問了一句,倒也沒打算聽他的保證,反正她也不信。

「當然是真的,如果你真是神谷後人,那個誰會分辨不出來?」鬼幽對江籬的不信任不滿地大喝了兩聲,「就是那個滿身臭味的家伙,你大師兄,江雲歌!」

神谷後人都有血脈傳承,如果她是的話,他們肯定知道的。

果然是她想太多了麼?

她進階實在太快了,從前在控屍門學的是煉屍的粗淺法術,之後進了滄瀾仙宮,師父一開始也是讓她自己多看自己摸索,大抵是想等她有所了解之後再好好培養,可惜因為她那剋天剋地剋親友的命,師父也早早地去了。也就是說,她直到現在,都還沒確定好自己好走的路,就已經達到了真仙界修士無法企及的高度。

這天底下有劍修、刀修、符修、陣修、藥修、樂修,等等等等,每一個修士都會為自己選擇一條尋道之路,她呢?她的心法是海納百川,她的功法是木生春,但她到底算個什麼修士?

江籬揉著太陽穴,臉上表情萬分糾結,鬼幽看不下去,「還用想嗎,你是魔修。」

江籬:「……」

「你在這麼困擾下去,修煉時的心魔怕是又會多些花樣。」鬼幽呵呵笑了兩聲,語氣充滿了幸災樂禍。

江籬輕哼一聲,「等我找到老祖便能確定目標,現在困擾這些也沒有任何意義。」

她懵懵懂懂地在這修真大道上前行,急需一盞引路的明燈。而這真仙界,她唯一能無條件相信的人,只有墨老祖了。

……

第三日清晨,盛楓等人前來邀請江籬一道前往天門。

這一次天門宴請了整個真仙界羅天上仙境以上的修士,除了閉死關的例外,其他的人均需要前往,因此,萬和宗也有二十七位修士一同前往,江籬熟悉的陸嵐只有天仙八重修為,不在受邀之列。

倒是許胖子實力不俗,也跟在了萬和宗的修士之中。

天門的飛行靈器是一葉輕舟。

舟體翠綠,猶如剛剛被雨水清洗過的初春嫩葉,綠得仿佛能滴出水來。最讓人嘖嘖稱奇的是這輕舟兩側有槳,劃槳的是毛色雪白的靈獸,這種靈獸江籬在修真界不曾見過,只是它們外貌可愛,毛茸茸的像毛球似的,在兩側排成兩排,動作整齊的劃比它們身體要大上許多倍的船槳。

天門修士個個冷傲無比,飛行靈器居然是這樣的萌物?看著他們站在輕舟之上,真是說不出的違和啊!

「這是我的靈舟一葉渡江,漂亮吧。」上官靈語一直在觀察江籬,發現她視線落在那些雪靈獸身上時,得意地開口道,「雪靈獸不僅外表可愛,還能御風,皮毛也是上等的煉器材料,它們是高階靈獸,每一隻都異常珍貴。」

原來是上官靈語的飛行靈器,難怪這麼具有青春少女氣息,也真是難為天門這些高高在上的修士了。

見江籬仍舊一副淡淡的表情,上官靈語又道:「雖然它們外表可愛,但雪靈獸攻擊力強悍,你可別靠得太近哦。」

江籬離那雪靈獸並不遠,她看到一隻雪靈獸抬起頭來,一雙紅寶石一樣的眼睛掃了她一眼,隨後朝她呲了呲牙……

絨毛團子張開嘴的時候兩排尖牙又細又密,在晨輝下閃耀著森寒的冷光。

既然上官靈語是主人,雪團子會露出這等表情肯定是主人授意,想要嚇唬她,江籬依舊平靜得很,魔界裡鋪天蓋地的魔物她都不怕,這會兒會怕一只雪團子呲牙,簡直笑話。

她靈獸袋裡的金靈不甘寂寞地爬了出來,像一個胸針一樣別在了她衣襟上,金光燦燦的顏色很快就引起了上官靈語的注意。

「這是你的靈獸?」上官靈語笑得十分誇張,眼神中更是毫不掩飾的鄙夷。

她是天門之中數一數二的天才,十六歲便已經是天仙四重境,在整個真仙界都是拔尖的人物,更是被爹娘寵上了天的,哪裡想到會出來這麼個女修,竟然驚動了天尊,特意為她設下仙宴。

她倒要看看,這個據說骨齡年輕,資質驚人的女修到底是不是真的有那麼厲害。因此這次天門來人,她非鬧著要跟過來,她娘不放心她在外行走,還派了混元仙君保護她。

上官靈語把自己和江籬從上到下從頭到尾都做了對比。

年紀輕輕的飛升修士?

→_→比她老多了。

完全是個老女人。

修為不俗?

同樣天仙四重境,她都不敢跟自己正大光明地打一場,還出手偷襲。

再看穿著,一身破破爛爛的衣服,怕是連品階都沒,也沒個能撐場面的法寶,就連靈獸,都那麼上得不台面,那是什麼蟲?難道是食金蟻?

真是落魄,果然是修真界窮山惡水裡飛升上來的修士,也不知道師兄是怎麼想的,會對她和顏悅色另眼相看,不就是長了張妖艷的臉麼,難道師兄喜歡成熟的老女人?

想到這裡,上官靈語偷偷瞟了一眼盛楓,見他這會兒正在跟人交談沒有注意到這邊,她便動起了歪心。

一葉渡江是她的飛行法器,上面的雪靈自然也是她的靈獸,但她真正締結了靈獸契約的卻不是雪靈,而是一隻小麒麟。這麒麟漆黑如墨,幼時吞噬過地火化為己用,雖然年紀尚幼,戰鬥力卻極為凶悍,天仙境的修士都不是它對手。等它成年,大羅金仙都能鬥上一鬥。

她的墨麒麟一出來,威壓針對那金色蟲子施展,保管能把那金色的蟲子直接嚇死。

……

鬼幽:「那個死丫頭一肚子壞水,你看她看你的眼神,肯定想害你。」

江籬神魂敏銳,上官靈語一直偷偷看她她怎麼會察覺不到。她給自己罩上了靈氣屏障,提防著上官靈語下黑手,雖然對方實力不足為懼,但架不住人家是天門嬌女,身上的法寶哪一件丟出來都夠她喝兩壺了。

就在這時,江籬看到她身側出現了一團小小的黑影,而那黑影現身之時,一雙紅眸立刻鎖定了金靈。

金靈本來貼在她衣襟上的,這會兒身子一抖,險些掉到了地上,它反應過來之後一溜煙爬到了江籬肩頭,跟那黑影對視。

那是一隻純黑的麒麟,雖只有小狗大小,但氣勢十足,四足踩著黑色火焰,看起來威風凜凜。在它出現之後,那些劃槳的雪靈獸齊齊發抖,靈舟的速度一下子就降下了不少。

「師妹,怎麼把你的黑炎放出來了。」盛楓扭頭看到這邊情形,出聲詢問道。

上官靈語卻是沒回答,而是盯著江籬肩膀的金色小蟲,心道這蟲子難道是嚇傻了,怎麼沒點兒反應?她能感覺到對方的生機,這說明那小蟲沒死啊。

黑炎麒麟也是有靈性的,它冷哼一聲,鼻孔噴出一團火苗,隨後飛快地朝江籬肩頭撲了過去,結果就在這時,那只小小的金甲蟲身上竟然也騰的一下冒出丈高的火焰,嚇得它險些在空中摔了個跟斗。

幽冥鬼火跟金靈疊在一處,氣勢比黑麒麟都要凶悍幾分。

黑麒麟的火焰是地火,幽冥鬼火卻是天火,還是吞噬過蛟龍被雷劈過的天火,威力比那地火自是強大太多,而天地靈火都喜歡吞噬火焰,這會兒黑炎感覺到了巨大的威脅,它看著那團帶著深紫色的火焰,慢慢地往後退了幾步。

「黑炎!」上官靈語見此情形大為不滿,呵斥了黑炎兩聲。

黑麒麟退後的動作停下,它鼻孔又噴出兩團火焰,四足原地踏來踏去,踩出一團一團的黑色火花。

幽冥鬼火火舌如劍,刷地一下刺了過來,結果那黑麒麟嗷嗚一聲撒腿就跑,直接藏在了上官靈語身後怎麼都不現身了,這叫圍觀的修士都傻了眼,看向金靈的眼神也分外的灼熱。

天河龍靈的靈珠搶不了,搶了也沒用。

但是這奇怪的靈獸,連仙品黑麒麟都能嚇退,實在是了不得啊。

陳江不滿地掃了一眼天門修士,隨後笑著道:「你這靈獸小是小,倒是厲害得很,它叫什麼名字?」

「金靈。」江籬也笑著回答道。

金靈耀武揚威地直立在江籬肩頭,它身上的幽冥鬼火變幻各種形狀,一會兒弓箭一會兒大刀,正不依不饒地恐嚇著黑麒麟,上官靈語實在無法,只能把嚇得腿軟的黑麒麟收了起來,她剜了江籬一眼,不服氣地哼了一聲。

「自己沒本事還養那麼厲害的靈獸,等你落單的時候,有的是人收拾你。」上官靈語心中恨道。在場的人都不會正大光明的出手,但私底下就難說了,她還要去宣傳一下,讓更多的人知道這個天仙四重境的女修擁有仙品靈獸,到時候,她日子就難過了。

因為萬和宗的修士始終站在江籬身側,其他修士便沒有再過多關注江籬和她的靈獸,金靈玩了一會兒又跑回了靈獸袋啃珠子,幽冥鬼火自然也返回了江籬體內,又過了半個時辰,輕舟飛過千重萬重大山,到達了天門地界。

那是一座高聳如雲的巨大山門,仿佛一刀切下,將整個天地隔絕成兩邊。

它頭頂蒼天白雲為冠日月星辰點綴其上,腳踏大地黃土為靴綠樹紅花交映生輝,它猶如巨人矗立於天地之間,連綿群山在它面前都顯得渺小而卑微。

靈舟上本來還有人輕聲交談,這會兒遠遠看見天門,都不再發出一點兒聲音,面向天門站立,屏息凝神,神色間充滿了敬畏。

江籬也跟著大家一起看那山門,她亦覺得無比震撼,但並沒有什麼不適感。先前陳掌門說初次見到天門的修士神魂都會有或多或少的不適,讓她做好準備,現在看來,凡事都會有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