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0 章 通天梯

通天梯向斜上方延伸,根本看不到盡頭。

那些高處的白玉石階在變幻的雲層中若隱若現,仿佛天河垂落,為世人搭建了一條通天仙路。

如今大家都是渡劫飛升的修士,肉身強大,爬點兒樓梯肯定不會有什麼問題,只是瞬息千裡地飛來飛去慣了,這會要一步一步慢慢往上爬,心中確有幾分無奈的。

只是腳踏在石階上時,江籬眉頭微微一挑,眼中難掩詫異。她身邊是萬和宗修士游雲憶,這會兒游雲憶沖她笑了一下,「天門的通天梯共有一萬九千九百九十九階,每一階石梯均由高階煉器師用上等玉石打磨而成,隨後又用靈泉浸泡百年,刻上精妙繁復的陣法,徹底建成共花了三百年時間。」

游雲憶深吸口氣,鼻尖嗅到淡淡清香,只覺得神清氣爽,他沒著急往上爬,而是繼續道:「攀爬通天梯對神魂和修為皆有好處,當然,僅有第一次才有效果,以往我們還沒有資格進入天門,這次倒是多虧了你,我才有這個機會。」

他仰頭看了上方那些石階上的修士,笑著道:「這樣的機會可是極為難得的。」

天門若是有要事商議,邀請各大宗門的掌門長老即可,像這次這樣舉天同慶的機會可不多。

「修仙大道難於登天,只有拋卻雜念踏踏實實一步一步往前,才有機會成就大道。」游雲憶依舊仰頭望著高處,神情很是向往。他感歎一聲之後才收回目光,繼續道:「很多人在這通天梯上頓悟,因此通天梯又被稱為悟道梯,這悟道梯上每人間隔一段距離互不打擾最好,江道友,我先行一步了。」

說罷,游雲憶踏上了一級石階,他足尖落下便有淡淡光暈顯現,那白玉石階明明是石頭,此刻表面卻有了水波,被他一踩漣漪蕩開,一圈一圈的在石階上游走,催動了石階之中的陣法。

片刻之後,游雲憶微微一笑,又繼續往前走了一步,他在每一級石階上都會停頓十息左右的時間,江籬一直看在眼中,等到他走到十步開外,這才往前踏了一步。

石階上有聚靈陣,站上去就能感覺有絲絲涼沁從腳底鑽入,流經全身經脈,江籬的體質與常人不同,她的資質超過天玄體質,全身上下每一寸血肉都能自行吸收靈氣,所以這石階的陣法對她幾乎沒什麼作用,她行走的速度也就比旁人稍稍快了一些。

她心中還是挺佩服天門的,弄了這個通天梯,不僅向天下人表明自己的實力,展示自己的威嚴,同樣也給出莫大的好處,讓其他人心甘情願地攀爬,用一種朝聖的心態登上天門,自然而然地對天門更加尊敬。

江籬悠閒地爬著石階,因為要保持距離,她的速度只能控制得跟前面的修士差不多,等到爬到石階頂端,已經到了正午時分。

萬和宗掌門和其餘修士俱都等在這裡,江籬並非最後一個,她上去之後也跟他們在站了一起,等到萬和宗最後一個修士登頂,一行人才跟著天門的一個青衫男子沿著小路去了後山的一排竹舍面前。

「這裡是天門客房,你們先在此休息,切忌四處走動,以免誤入禁地。」青衫男子掃了一下眾人,「酉時我會再來接你們。」

他說完之後轉身離開,胖子許飛首先道:「每次來天門都會覺得他們的人特別不客氣,邀我們來做客,還不許我們四處走走看看,這竹舍有什麼好看的。」

「你啊,少說兩句。」旁邊一位修士道。

胖子聳了聳肩,轉身走到了一個房間門口,「我上次來也是住這兒,這回還是老地方好了。」他把房門打開,又朝著萬和宗修士揮了揮手,「現在時間尚早,有沒人要來賭幾把?」

沒想到這許飛倒是個好賭的,更沒想到他一揮手,還有不少人答應,好幾個修士都進著他進了房間,惹得萬和宗掌門陳江假意生氣地咳嗽了幾聲,許飛朝掌門拱手作揖,隨後啪地一聲關了房門。

剩下的修士大都是剛剛爬通天梯的,想來都有所受益這會兒沒有過去湊熱鬧,而是各自回房間體悟修行,江籬也尋了左邊的一個房間,她進去之後先是檢查了一下房間內有沒什麼不妥,四處都查探過後,她才設下禁制鎖上房門,坐在椅子上閉目養神。

天門靈氣實在濃郁,就連這一排客房,也應該是建在一條靈脈之上。這會兒時間對於修煉來說委實不多,江籬索性拿了根樹枝出來隨意比劃,她腦中回想著上官靈語和尹離的劍法,跟著他們的動作揮舞樹枝,結果引來了鬼幽無情的嘲笑。

「哈哈哈,你在幹嘛?」

「練劍?還是砍柴,不對,你本來就拿得柴火棒嘛,別說,你砍柴的姿勢還似模似樣。」

江籬對他的嘲諷毫不在意,反而道:「我以前經常砍柴,最趁手的武器是柄砍柴刀。」說完之後江籬就愣了一下,或者她不學劍改學刀法?只是跟別人對戰的時候嗖地一下拿出一把砍柴刀……

想想就覺得有些汗顏,到時候在說了,如果她真的適合刀法的話,江籬也不會在意形象的。

她正比劃著,忽然感覺到門外禁制有了動靜,「有人來了!」

對方沒有絲毫停頓地穿過了天門在客房設置的結界,他突破結界之後又瞬間穿透了江籬設下的禁制,動作實在太快,江籬只來得及祭出護體屏障,他便已經闖到了房內,站到了江籬面前。

來人外貌大約六十來說,穿青色短褂,腳踩一雙破爛的草鞋,看起來不像個修士,倒像個農夫。

「小道友小道友,聽說你有個能吐天火的靈獸,可否借我一觀?」老人站定之後眼神熱切地看著江籬,他見江籬一副防御的姿態又尷尬地拍了一下腦袋,「老夫實在是太心急了,嚇著你了吧,不要緊張,老夫乃是天門煉丹師丹涯子,聽說有天火一時激動……」

他回頭看了一眼,又道:「一不小心闖了結界,老夫給你賠個不是,可否把那靈獸給我看一眼,就一眼就好?」

丹涯子聽到天火的消息整個人都激動了,他沖到了竹舍找江籬,所有的客套都省了,直奔主題,就為了看看是否真的是天火,如果是,他的丹道就有轉機了。他是個丹藥師,以煉丹入道,每一次煉藥也是修行,而煉出的丹藥品質越高,他自身的益處也就越大。

他身上有地火,但天火卻一直沒有機緣遇到,若是能收服天火,他日後定能跨入大羅金仙之境,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困於羅天上仙境千年。

……

丹涯子的視線熱情似火,他雖是沒有施展威壓,但被一個強者這般急切的盯著,江籬仍是感覺到一絲壓迫感,她在萬和宗的時候用金靈和幽冥鬼火震懾過上官靈語的黑麒麟,所以一到天門,便有人打起她金靈的主意了?

見江籬穩著沒動,丹涯子急了,他掏出一瓶丹藥遞給江籬,「這是高階上品的養顏丹,駐顏延壽,女仙最愛,給你了,我就看看那天火,又不搶你的。」說完,丹涯子哼了一聲,鬍子一抖一抖的道,「難道你信不過老夫,老夫立下心魔誓如何?」

之前他闖禁制的時候沒有傷害她的神識,這會江籬稍微猶豫了一下,便把金靈和幽冥鬼火給招了出來。

丹涯子見到金靈眉頭一皺,他詫異地道:「沒見過這樣的火系靈獸啊。」雖說疑惑,他還是毫不遲疑地拿了一塊紅色的石頭出來放在金靈面前,並給江籬解釋道:「這是火山附近的靈石火髓精,深受火系靈獸和天地靈火喜愛。真仙界應該沒有這樣的靈石。」

見金靈對火髓精興趣不大的樣子,丹涯子用手指將火髓精左右撥動兩下逗弄金靈,隨後道:「難道那丫頭看錯了,不是什麼天火靈獸?」他眉頭皺起,眼角餘光瞟了江籬一眼,暗想著是不是這小道友拿其他的靈獸忽悠自己,只是他都願意立下心魔誓言了,難道她還要把靈獸藏著掖著,這小姑娘也太不給面子了。

恰在這時,金靈身後冒出一團火苗,火舌卷過那火髓精,只是一眨眼的功夫,整塊火髓精都消失不見了,這等速度讓丹涯子目瞪口呆,愣了好一會兒之後才道:「天火,果然是天火!」

他猛地站直身體,沖著江籬彎腰行了大禮,「這位小友,我願傾盡所有與你交換這隻靈獸,你有什麼要求,都可以和我提。」

金靈是有靈智的,他聽到丹涯子的話整個身體都哆嗦起來,倒不是害怕而是生氣,氣這死老頭子竟然想從主人這裡把它拐走,它說什麼都不答應!金靈立刻對其進行了神魂攻擊,可惜實力相差太多,它的憤怒一擊連丹涯子識海的保護屏障都破不開,更別提攻擊他元神了。

幽冥鬼火倒是騰的一下躥到老高,火焰大漲,直接燒著了丹涯子的一縷鬍子。

丹涯子不怒反喜,摸了摸被燒得焦黑卷曲的鬍子樂呵呵地道:「果真是天火,居然把我的護體屏障都給燒穿了,還點著了我的鬍子,真是厲害,厲害!」說罷,他看向江籬,「我乃高階煉丹師,如今仙丹成丹率也有一成,若是能有天火相助,我有把握能把成丹率提高到三成以上。」他說話的時候語氣十分自豪,只可惜江籬對丹道沒什麼研究,根本不知道成丹率一成說明什麼,她甚至覺得,十爐丹藥只有一爐煉成,這成績算不上好吧?

自信滿滿地丹涯子看到江籬一臉淡定,無語地翻了兩個白眼,心道這丫頭怕是沒見過世面,不知道一個能夠煉制出仙品丹藥的煉丹師到底有多尊貴。他嘴角抽了抽又道:「若你將天火交易給我,日後我無償替你煉制丹藥,並且只要我煉制出仙品丹藥都優先你挑選,你看何?」他覺得不會在有人能夠開出比他更高的條件了,他可以捨棄一切,只求這一簇天火。

「我與它相依為命多年,早已不可分割,還請前輩見諒。」江籬怎麼可能拿幽冥鬼火去交換,只是這老人態度不錯,她自然回答得也客氣了一些。

「這……」丹涯子顯然沒想到江籬這麼快就拒絕,他一張臉急的通紅,繞著江籬轉了兩圈,之後重重歎了幾口氣,然下一刻,他又眼睛一亮,盯著江籬道:「莫非你也是丹藥師?」丹涯子吸了吸鼻子,喃喃道:「沒什麼藥味啊,你現在是幾品丹藥師,能煉制出什麼丹藥了?」

「前輩,我不是丹藥師。」

「那你是煉器師?」

江籬想了一下答道:「會一點點兒。」

「哎,真是可惜。」丹涯子搖了搖頭,「你再考慮一下,若是改變想法了,隨時都可以來找我。」說完之後,丹涯子一臉遺憾地走出了房門,只是他在走出一段路之後又回頭看了一眼江籬,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最終,他什麼也沒多說,充滿遺憾地離開了。

待人走後,江籬的心沉甸甸的。

天門的竹舍並不安全,所謂的結界,對天門修士來說不過是個擺設,她修為在此處算是低的,設下的禁制也沒多大作用,幸好她沒有修煉心法,若是被外力強行打斷了,經脈受損是難免的。

丹涯子會知道她有天火,肯定是上官靈語告訴他的,那上官靈語恐怕不只告訴丹涯子一人,那些對天火有需求的現在肯定都知道了……

並不是所有修士都會像丹涯子這樣,願意用東西來交換天火。

江籬心頭打定主意,等仙宴結束之後她絕不亂跑,老老實實地黏在萬和宗掌門身邊,安安分分地在萬和宗抱一陣子大腿。

天門修士雖然強勢,但他們也不敢明搶,只要自己不落單,應該就會安全吧?想到這裡,江籬覺得一陣頭疼,她也不希望因為自己給萬和宗帶來麻煩,所以到時候走一步算一步,若是那些人真的逼迫到了萬和宗,她也只能另尋他法了。

也不知道老祖跑到哪兒去了,他呆的那個秘境她要是能去就好,就有了個上好的修煉之地,也不用擔心會被別人奪寶了。

果然,實力決定一切。她在修真界稱王稱霸,如今上了真仙界又恢復成了底層,真是跌宕起伏的人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