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1 章 瑤光

丹涯子鬧出的動靜陳江也知曉,不過現在江籬是天門貴客,天尊怎麼都不會讓其他人亂來,而且來的人是真仙界頗有名望的丹涯子,因此陳江並沒露面。

待看到丹涯子離開,江籬也好端端的,他也算放下心來,只是等到快到酉時,江籬從竹捨裡出來的時候,他還是關心地詢問了幾句。

「丹涯子是真仙界少有的幾個仙品丹藥師之一,他雖只有羅天上仙修為,但也是天門長老,地位極為尊貴。」陳江笑了一下,「多少的修士求著他們買丹藥,就是何清,也喜歡仙品的養顏丹。」

說完這些,陳江又傳音道:「丹涯子品性還是信得過的,若是條件合適,你不妨答應他的要求。」

陳江能猜到丹涯子找江籬到底是為了什麼,以江籬的實力,現在怕是守不住那天地靈火,她總不可能一直躲在萬和宗不出去,通常情況下,只有境界需要突破的時候大家才會閉關,長期待在一處只會束縛她的成長,只有不斷的歷練,修為才會突飛猛進,只有在外闖蕩,才會撞到天大的機緣。

同樣,她現在年輕對天地靈火沒有太大的需求,而若能以這個結交丹涯子,對她日後的修煉來說是有巨大的好處,就算是江籬也需要天火煉丹,她這次可以通過天火結交丹涯子,若能得丹涯子看重收為弟子,丹道一途必定順風順水,哪怕她只煉器,丹涯子也能替她尋個名師。

既有龍靈靈珠,又有大量的仙丹妙藥,她的修煉速度必定遠超常人,等到修為到了羅天上仙,她在真仙界也就算是有了一定的實力和地位了,別人想要動她,也得掂量掂量她的身份。

「恩,我會考慮的。」江籬答道。

陳江見狀也沒多說什麼,他讓竹捨裡的萬和宗修士都出來聚集在一起,等著天門修士來引路。

酉時,先前那名天門修士匆匆過來,他一邊靠近一邊揚手,「快點,快點,別磨蹭了。」

許飛不滿地嘀咕了兩聲,「誰磨蹭了,自己拖到這會兒才過來,現在反而怪我們。」他聲音雖低,但大家都是修士,誰都能聽到,天門弟子更不會例外,他冷冷瞪了許飛一眼,轉身就往前走。

他身法極快,在竹林內快速的穿梭,隱隱已經出現了幾個殘影。

萬和宗修士只得快步跟上,如今在天門地盤上,天門弟子又個個都是眼高於頂的,這會兒給他們甩臉子,他們雖是心頭不滿,卻也不願意在仙宴上遲到的。

「你呀,就是一張嘴巴管不住。」一萬和宗修士看著許飛道。

許飛訕笑兩聲,「我要是管得住,現在也已經是天門修士了。」他想起了往事有些黯然,不過下一刻卻驚道:「我們速度太快了,江小友沒跟上?她去哪兒了?」

眾人立刻用神識查探四周,卻不見江籬蹤影,就連兩位掌門都沒有發現,江籬到底是什麼時候跟丟的……

這……

這竹林裡有高深陣法吧!

江籬的修為是一行人中最低的,她明明一直用神識鎖定著最前方那帶路人,進入竹林之後卻覺得神識越來越模糊,前面的人變成了一道道殘影,在小路盡頭的拐彎處,她眼睜睜地看著那些人拐了過去,等她瞬間移動到小路盡頭時,卻發現那裡已經沒了路。

她跟丟了。

清風吹得竹葉沙沙作響,夕陽的餘暉在草地上灑落出一個又一個光斑,比那草地上的野花兒更美,幽幽竹海波浪起伏,江籬卻無心欣賞。四處都是綠竹,她的神識無法穿透竹林,整個人都被困在了竹陣之中。

想到之前那弟子說的話,讓他們不要隨意走動,免得誤入禁地,江籬心頭一緊,是她跟丟了誤闖了禁地,還是別人故意設下陣法困住了她?

江籬更相信後者,只是她現在沒有感覺到任何不適,那人把她困在此地,又到底是為了什麼?

她嘗試著用木生春攻擊了一棵綠竹,卻發現不管使出多大的力氣,那些綠竹都柔韌不倒,而被壓彎的綠竹反彈回來,每一根綠竹的力量都凶猛異常,比之那上官靈語的劍招只強不弱。

江籬小心翼翼地在竹林裡穿行,她屏息凝神,一路用神識留下記號,卻沒想到走了好久又回到了原地,嘗試多次之後皆是如此,江籬便明白自己是在原地打轉,在沒有找出規律之前,她也不打算浪費力氣像個沒頭蒼蠅一樣亂竄了。

「沒感覺到殺氣。」鬼幽道,「破陣的話要找到陣眼,你找找看有沒有什麼異常的地方?」

江籬只會佈簡單的防御陣法,她對陣法的了解也根本不多,想要找到陣眼談何容易。不過暴力可以打擊一切妖魔鬼怪,也就是說,只要她實力夠強,完全可以強行破壞整個大陣,譬如說這個竹林,如果是一個強大的劍修被困,他可以一劍劈開這竹海,斬出一條出路。

「放把火把竹林燒了?」江籬指尖出現了一小簇火苗,幽幽火光在她手指上跳躍,使得她整個人都顯得妖異無比。

然就在此時,一道白影忽然閃現,江籬神識捕捉到之後立刻追了過去,前路幽深,兩旁竹林搖曳,暗淡的光影投射下來,讓人覺得仿佛穿梭了時空,白影飄忽,將她引向了未知的路。

只是瞬間,天光大亮,漫天的晚霞照進眼睛裡,讓江籬微微的瞇了下眼,她聽到許胖子咋呼的聲音,「來了啊,還以為你跟丟了呢。」

她就這麼出來了?

看萬和宗修士的樣子,似乎並不是太擔心,前面的天門修士不悅地回頭過來看他們,「愣著做什麼,還不跟上。」

江籬沖大家笑了一下,跟在了許胖子旁邊,她剛剛明明在竹林內困了至少一個時辰,但出來之後時間顯然並沒過去那麼久,看大家的樣子,她最多耽擱了幾息的時間。

竹林陣法內的時間流逝是不一樣的,這樣的陣法在修真界極為難得,只有陣法宗師才能完成,那個陣法宗師到底是為了什麼,要將她獨自一個人困在陣中呢?難道真的是巧合?

同一時間,竹林深處,兩個人逆光站立。

「她走不出去,它不屬於她。」

「嗯。」

簡短的兩句交談過後,兩個人分開,各自走了不同的方向,他們的身形淡如煙霧,被風一吹,就徹底消失在了竹林之中。

……

群仙宴上,江籬看到了天尊。

到了九天玄仙的修為,哪怕他壽元所剩不多,依然可以讓自己的外貌保持在青春時期,江籬沒想到,天尊會是個中年男人。她看不清楚他的五官,潛意識會覺得依然俊美,但同樣很模糊,明明看了對方的臉,記憶中卻沒有什麼印象,越想越模糊,倒最後居然沒了任何印象。

她抬眼再看,又覺得一陣暈眩,江籬匆匆低頭,她心頭咚咚跳個不停,既緊張,又有些神往。

那就是九天玄仙,這個真仙界最至高無上的存在,天下至尊。

「哼,九天玄仙而已。當年我主人一巴掌能打死一個。」鬼幽冷哼一聲道,它說完之後又嘀咕了兩聲,「好像聞到了一股臭味。」只不過那味道的方向跟天尊很近,鬼幽這會兒可不敢去靠近天尊。

它與江籬識海溝通,此時開口倒讓江籬回了神,而反應過來的江籬前胸後背都出了冷汗,好厲害,天尊什麼都沒做,她僅僅看了對方一眼就對其產生崇拜之情,真是讓人心驚膽戰。

她轉頭看到萬和宗初次來到天門的修士也是一臉崇拜的看著天尊,默默地扯了下嘴角,倒是她的樣子讓陳江和何清注意到了,兩人還拍了拍她的肩,傳音道:「不錯不錯,九天玄仙本身氣質就非同尋常,那是接近於神的存在,你能夠這麼快的反應過來,實在難得。」

「不過這也不是什麼壞事,有不少修士會因此堅定修行信念,也有人神魂會受到滋養,好處不少啊。」何清感慨了兩句,她說完之後,天尊的視線就掃了過來,這一眼讓三人都呆了一瞬,只覺得那眼中有無限深意,每人心中感受皆是不同。

江籬是覺得對方真的很強,她什麼時候才能走到這一步。

因為沒有心懷惡意,江籬沒有感覺到天尊的威壓,只不過她發現平日裡耀武揚威的鬼幽這會兒竟在她體內微微顫抖,同時收斂了一切氣息,把整個身體都埋在了她識海之中,看樣子是不想被發現。

等到天尊移開視線,鬼幽才幽幽歎了口氣,「哎,這人實力倒也不錯,當然,最主要的原因是我現在太弱了,若不是吞噬了天地乾坤,這會兒我肯定暴露了。」

酉時一到,仙宴准時開始。

江籬發現面前的案幾上突然多了靈果和美酒,而不遠處的高台上突然出現了層層紅雲,數位美艷動人的女修猶如仙子一般騰雲而起,在雲上翩翩起舞。

江籬:「……」

原來修士們也會有這種趣味的麼?

一曲舞畢,天門盛楓走到高台上說明了此次仙宴的目的,等他說到江籬名字的時候,所有的人齊刷刷地看向了江籬,那些宛如有實質的目光險些把江籬給戳成了篩子。

又一個得天河龍靈饋贈之人。

她就是未來的大羅金仙,不出意外的話,她定然能突破大羅金仙。雖然知道有這麼個人,但現在親眼看到,眾人的心情仍是有些復雜,口中紛紛說著恭喜,心頭酸澀嫉妒的人居多。

江籬知道靈珠搶不走,這會兒倒是坦然得很,只是她的天火如今還很燙手,也不曉得在座這些人當中,有多少人在打她天火的主意。她當時思慮不周,現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之後,各大門派的修士都匯報了一下修真界除魔的情況,期間天尊只是點了點頭並未發言,就在江籬以為天尊不會開口說話的時候,他忽然問道,「江籬,三日之後的天門試練,你也來參加吧。」

他聲音並不大,但此時突然開口,無疑於平地炸響了一聲雷,驚得眾多修士目瞪口呆。

「天門試練三百年一次,上一次在十年前,現在竟然又有試練了?」

「難道是為了她?」一人偷偷瞄著江籬道。

感覺到所有人都看向了自己,江籬眼皮微微一挑,她倒是還算鎮定,但體內的鬼幽已經再一次夾起尾巴裝孫子了,江籬並不想加入天門,但她知道,這會兒她要是不答應簡直就是不識抬舉,跟全天下修士作對也就算了,還拂了天尊面子,那簡直自己找死。

她只能站起來道:「天門乃天下修士心中向往的修真聖地,晚輩定當全力以赴。」

「量力而行即可。」天尊說了這一句話之後就離開了,他起身之後,身側一位身材婀娜的女子也跟著站了起來,看到那個女子,江籬心頭猛地一跳。

天尊旁邊竟然有個女人,她從頭到尾都沒有發現,直到現在那女子自己站起來,她才意識到那裡還有個人。而這人的氣息,無端的讓人覺得有些熟悉,江籬死死地盯著那女人,腦中想起了竹林之中的那片白影,心跳更加劇烈起來。

難道她就是把自己困在竹林裡的人?

似乎有所感應,女子忽然回頭,朝著江籬輕輕一笑。

她整個人像是霧氣勾勒的一般,五官朦朧又柔和,笑容綻開猶如清晨的露珠,被晨曦照耀得五光十色迷離動人。對方的一個笑容,竟讓江籬呆了一瞬,等她反應過來,那女子已經完全消失了。

「那是誰?」江籬出聲詢問,「天尊身側的女子是?」

「噢,她啊。」一向大大咧咧的許胖子臉上也浮現出恭謹的神色,他一本正經地道:「那是神女,神谷後人你知道吧?」許胖子頓了一下補充道,「神的後裔,天尊的雙修道侶瑤光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