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2 章 得罪

天尊的雙修道侶瑤光仙子,修為乃是羅天上仙之境。

她的修為並不算特別出眾,但她是神的血脈後裔,身份尊貴無比,加之容貌絕美氣度非凡,儼然是天下修士心中的女神,就連許胖子提起她時,也是一臉的神往。

在她與許胖子交談之際,幾個天門修士快步圍了過來。

領頭的是個中年男子,他穿的一襲不起眼的灰袍,但袍子衣襟處用金線繡了一簇火焰,那金色火焰栩栩如生仿佛真的火星濺落其上一般,使得那毫不起眼的暗灰色也變得生動起來。

中年男子身後跟著的綠衫少女正是上官靈語,看她嘴角含笑幸災樂禍的模樣,江籬直覺沒有好事發生。只是這會兒人都已經走到了她面前了,她也沒辦法強行脫身了。

只見那領頭的中年男子扭頭跟身側的修士說了句什麼,那修士便跨前一步站到江籬面前,攔住了江籬的去路。

他們的這番動作自然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那修士微微一笑,從儲物法寶之中緩緩取出了一件閃著靈光的法器,待那法器一出,周圍便有不少修士驚呼,「啊,仙品法寶。」

修士滿意地笑了笑道,「這位小友,家師願用仙器交換你的火系靈獸,你意下如何?」

此言一出,人群中嗡嗡作響,不少人道:「步大師用仙器交換火系靈獸?這什麼運氣!」

「什麼火系靈獸需要仙器來交換?」也有人搖頭歎息,看向江籬的眼神中充滿了同情。

陳江也是歎了口氣 ,她才送走了一個煉丹宗師,這會兒又冒出了一個煉器宗師,而這步烽火可是個火爆脾氣,沒有丹涯子好打發啊。

江籬被這麼多雙眼睛齊刷刷的盯著,面前的天門修士並沒有絲毫善意,所有人的威壓一齊碾過,她後背都有些汗濕了。若不是她身後有萬和宗掌門撐著,這幾個天門修士的威壓都能讓她神魂受創。

如果說之前她還能好脾氣地說金靈是我相依為命的靈獸無法割愛,這會兒卻是被激起了心中戾氣,憑什麼這些人就自以為是地覺得用仙器交換她的靈獸是她沾光,憑什麼表面交換實則用神魂壓制硬搶她最珍貴的東西,她好不容易歷經坎坷地渡劫飛升,難道又要忍辱負重受盡欺凌嗎?

江籬眼睛微微泛紅,她沒有回答面前的年輕修士,反而盯著中年男子道:「我對這仙器沒興趣。」

什麼狗屁仙器,她根本看不上眼!

許胖子有心叫好,只是嘴剛剛一張又飛快合上,他替江籬捏了把汗,誠然逞口舌之快十分過癮,但得罪了天門的煉器宗師,這天底下怕是無處立足了。

若是平時,江籬戾氣一出 ,鬼幽就雀躍不已,恨不得立刻將她周身戾氣全部激發出來,引誘她走上不歸路,然而這個時候,它不僅不敢,還得費心替江籬遮掩。

「我的姑奶奶喂,這裡是天門,這裡有天尊和那些臭東西,若是被發現,你跟我都吃不了兜著走了。」鬼幽是能屈能伸的不知道節操未何物的主,現在它實力不濟是絕對不會硬拼的。

沒料到江籬會這麼回答,步烽火臉色鐵青,「我煉制的仙器你看不上眼?」他冷哼一聲,「好大的口氣,簡直狂妄!」說罷,他目光如炬地盯著江籬,屬於高階修士的神魂威壓火山烈焰一般撲向江籬,要給她一個深刻的教訓。

「步大師何必跟小輩計較。」何清呵呵一笑,她聲音輕柔呵氣如蘭,縷縷清風拂過,將步烽火的神魂威壓悄然化解。

只是這個動作使得步烽火身後的天門修士個個臉色鐵青,更有甚者已經祭出了法器,一副就要動手的架勢,步烽火不怒反笑,他擺擺手制止了身後的弟子,隨後意味深長地看了陳江和何清一眼,最後又掃了一眼江籬,這才帶著門下弟子離開。

上官靈語卻沒急著走,她笑呵呵地道:「步伯伯你都敢得罪,當真厲害。」她得意地挑了下眉,「三日之後的試練你是不可能成功的,就你這樣的資質也想進天門?」上官靈語冷哼一聲,「想都別想。」

若真是讓她進了天門,日後步伯伯他們想要搶那靈獸就不好動手,而步伯伯作為天門試練的負責人,他在試練中稍微動點兒手腳,就能讓她萬劫不復。想到這裡,上官靈語臉上笑容更加明媚,她得意地揚了揚下巴,一手指著江籬道:「偷襲取勝的卑鄙小人,別以為天尊給了你機會你就能抓住,天門不是你這種人可以進來的。」

上官靈語是天門備受寵愛的小公主,她的一言一行都受人關注,本來很多人都覺得江籬值得結交的,如今看到她居然得罪了步烽火和上官靈語,大家都歇了心思,只道這江籬怕是要遭劫了,哪怕是萬和宗都護不住她。若是萬和宗執意維護她,三十六宗之首的位置恐怕難保。想通此關節,大家對江籬避如蛇蠍,結果就導致他們附近沒了人煙,連帶著萬和宗都受到了孤立。

仙宴過後,萬和宗修士個個臉色都不太好看。

得罪了上官靈語還稍微好些,他們不來天門,不出萬和宗的話,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但是步烽火就不一樣了,步烽火是真仙界唯一的一個煉器宗師,他煉制仙器的成功率足有兩成,可以說,現世的仙器有大半都出自於步烽火之手,而其他資質不俗的煉器大師,也幾乎全部都是步烽火的弟子。

仙器誰會嫌多?而現在,為了保一個江籬,得罪了煉器宗師,這真的值得嗎?

大家雖不會質疑掌門的決定,但心中難免有些不舒服,對江籬的態度也少了之前的和氣。她不願交換拒絕便是,為何還要挑釁步宗師,結果惹出這麼多事。

回去的路上氣氛十分沉悶,穿過竹林之時,江籬用神識探索了整片竹林也沒有發現任何異常,這一次她跟隨眾人一起回到了竹舍,待其他修士進入房間之後,何清才道:「天門試煉的機會難得,各門各派都會有弟子參加,萬和宗也不例外,因為試煉的緣故,大家還可以繼續待在天門,我與阿江商量過了,這幾日都呆在此處陪你,以免你出現什麼意外。」

上官靈語話說得那麼篤定,何清也知道江籬能夠通過試煉的機會渺茫,偏偏她是天尊親自點名的,不得不參加試煉,想到這裡何清就有些頭疼,也不知道那些人會使出什麼法子來阻攔她。

「要不我們去找下天尊?」陳江猶豫地道。

何清白了他一眼,「天尊從來不親自過問這些事,而且天尊除非自己露面,其他人什麼時候能見著他的面了。」

江籬看到兩位掌門為她擔憂,心頭也熱乎了許多,連帶著戾氣都減弱了。她回到房間之後就開始思索自己之後的路,現在的她肯定沒辦法離開天門,必須要等到試煉結束之後,但是那試煉肯定危機重重,上官靈語等人少不了要從中作梗,她應該怎麼辦呢?

早知道就不離開天河,一直抱著龍靈大腿,也就不會惹出這麼多麻煩了。

「你也知道自己惹麻煩了,那剛剛怎麼就不好好說話。」鬼幽沒好氣地道。

江籬沒吭聲,她入魔是因為自己所在意的接連失去,罪魁禍首是天地乾坤,更是她自己,一時無法接受從而怨氣衝天。如今,這些天門修士又要搶奪她相依為命的伙伴,所以她才會控制不住,被心魔鑽了空子。

只是這次,她並不後悔。

「我好好說話他們就會放過我麼?」

他們的目的本來就是為了天火,不管她怎麼低聲下氣,只要不同意交出幽冥鬼火,對方就不會善擺甘休,既然如此,她為何要低聲下氣。

「那倒也是。」鬼幽罵了一聲晦氣,又恨恨道:「現在這些小跳蚤都欺負到爺爺我頭上了,真是憋屈啊。」它呸了一聲又道:「我可以教你一個快速的修煉之法,能夠讓你修為短時間內突飛猛進……」

江籬自然知道鬼幽說的是什麼。

那是她心魔幻境之中修煉的邪法,把一切活物的生命力和靈氣完全吸收,飛快地壯大自己。

「等到你功法大乘,要滅殺這些阿貓阿狗簡直輕而易舉。」鬼幽不遺餘力地蠱惑江籬,然江籬仍舊油鹽不進,讓它萬分冒火。

「只要心中還有一絲牽掛,便不會被你所惑。」她喃喃自語,腦海之中,幾道身影一一晃過,最終定格在了一人身上。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江籬忽然覺得眼前一道光芒閃過,而她耳邊也聽的一聲低低的呼喚,「江籬!」

那聲音讓江籬整個人都僵了,只是下一刻,她的心跳加速猶如擂鼓。江籬神識立刻往外延伸探索,卻沒有發現一點兒異常。

可她剛剛分明聽到了老祖的聲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