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5 章 神谷悲哀

煉神塔,是神谷中人都不願踏足的地方。

他們根本不知道當年那位天神,也就是他們的先祖設下這麼一座七層高塔到底是為了什麼,據說此塔乃是一夜之間形成,而天神對此塔沒有留下只言片語,他們並不知道煉神塔的作用,只能自行探索。

一旦踏入煉神塔,元神便處處受到煎熬,猶如在無盡地獄之中飽受摧殘折磨,仿佛剝竹筍一樣將元神一層一層的剝開,疼得人死去活來,簡直生不如死,沒有人能熬得住。

他們作為天神的後代,神谷之中又有數不盡的天材地寶,按理說修為應該遠超旁人,哪怕不能封神,也應該突破九天玄仙,問鼎天下之巔,偏偏讓人無奈的是,神谷後人一代不如一代,自天神隕落過後,他們一個九天玄仙都沒出過,近十萬年來,更是連大羅金仙都不曾出現。修為不高,壽命自然也不會比旁人長,哪怕服用了大量的天材地寶也是一樣。

而修士本就極難孕育後代,他們修為不高還稍微好一點兒,只不過這麼多年下來,真正的神人血脈也越來越少,如今存世的僅有四人,或許不久之後,就只會剩下三個。

從前有先輩為了突破,強行闖入煉神塔,結果自然讓人心痛,進去的人雖然都活著出來了,但皆是元神重創,成了一個癡呆。而當初和天門定下協議之後,也有天門弟子想要進入煉神塔看個究竟,想知道能不能撞到機緣,結果就是不管多麼驚才絕絕的人物,進去都是元神俱滅,差距就是誰能堅持得更久一些。也多虧了這些人傳回的消息,他們才真正知道煉神塔到底有些什麼作用。

當然,這些也不是全部。

沒有人知道那七層高塔裡到底有些什麼。

曾經有一個大羅金仙,爬到了煉神塔第二層。他曾傳訊出來,說煉神塔有封印元神之能。

唯一一個入了煉神塔又全身而退的只有天尊一人,他跨進了第五層,之後沒有繼續冒進而是果斷退出,天尊退出煉神塔後不發一言,隨後便閉關養神了數百年。

在那之後,更多關於煉神塔的訊息傳出,不過裡面的東西聽起來對修士基本毫無益處,就像是一個刑場。

專門用來懲罰修士,煉化元神的刑場。

或者當年天神建造這座煉神塔,為的就是懲罰那些邪魔外道?

雲舒站在煉神塔的面前,她仰頭看著這座七層高塔,神色間充滿了敬畏。

大長老和李雪瑩沒有資格來煉神塔,他們在清潭邊陪著上官靈語。這會兒與她站在一起的只有她的兄長雲歌,還有她手上法器捆住的昏迷不醒的江籬。

雲舒深吸口氣,忽然開口道:「當初我一直不知道煉神塔究竟有何用,如今才算是明白了。」

她聲音溫和,猶如春風拂過楊柳,輕柔得捨不得吹落一片新葉,「先祖擔心天地乾坤落入外人手中,所以才會設下煉神塔,若對方跟天地乾坤結下血契,便能通過煉神之法,讓我們重新掌控神器。」

她微微一笑,隨後道:「幸好,還沒那麼麻煩。」

天地乾坤並沒有真正認她做主,想要取而代之必定輕鬆至極。

說罷,她又喃喃自語,「不過姑姑答應了那步烽火,要將幽冥鬼火從她元神內剝離出來,少不得要煉神。」說到這裡,雲舒眼角上挑,她沖著兄長雲歌笑了一下,「哥,你說她能堅持多久?」

雲歌沒有回答,他看著躺在腳邊的江籬,神情有些木然,只是他臉上雖然面無表情,心頭卻有些沉重和憂傷。

他算出神器下落,費盡力氣去修真界尋找卻與之失之交臂,念在昔日情誼叮囑她好自為之,卻沒想到,最先向她出手的,會是自己最親的妹妹。他無法跟她們隱藏神器的下落,他只能說神器已經選了主人,然他的妹妹,顯然不能接受這個結果。

「有了神器,我們定然能重新站起來,天門修士不敢在欺壓我們,三叔他也不會死。」

雲歌記得當時妹妹帶著淚痕的雙眼,她無法理解,為何明明知道神器下落,她親愛的哥哥卻不出手搶奪。神谷已經被逼到了絕境,只有神器重新掌握在他們手中,他們才能絕境重生。

「哥哥,你有空去憐憫那些修真界的螻蟻,卻忘記了我們有多可憐,忘記了三叔有多痛苦。」

妹妹淒厲的聲音在他腦海之中回蕩,他想起那日,她揚起自己的手腕,動作蠻橫地扯斷手腕上的紅繩,露出了白皙手腕上的一道血痕。

「天門為了能夠掌控長生樹,為了用神血煉丹制藥,三月便會在我們身上取一次血,三叔快撐不住了,現在已經輪到我了。哥哥,你為何不可憐可憐我?」神谷岌岌可危,天門一直妄圖取而代之,他們這些神谷後裔表面光鮮,實則早已被天門壓搾掠奪,就連瑤光仙子,也只是天尊的修煉爐鼎。

他只差一步封神。

然這一步的鴻溝,他數萬年也不曾跨過。正因為此,他才拼命嘗試了各種各樣的方法,連與天神後人雙修都不例外。

雲歌還記得當時妹妹說了一句誅心之言,「他若不成神,必定成魔。」

成神成魔,只在一念之間。

他受困於執念心魔,長此以往,總有一天會被心魔反噬。

屆時天下大亂,憑他兄妹二人,何以守得住這天下?這些話他們不敢在神谷以外的任何人面前提及,然而他們知道,那個為了成神而愈加瘋狂而偏執的男人,若是行錯一步,便真的會萬劫不復了。

也正是這些話,讓雲舒站在煉神塔前無法開口。

他們才是天神血脈,才能夠真正的掌控神器,江籬機緣巧合得到神器,卻是不能發揮它實力的萬分之一。如今,她要取回自己的東西,他根本無法阻攔。

「雲舒,放她一條生路。」沉默良久,大師兄江雲歌終於淡淡開了口。記憶中的那個小姑娘有多麼努力的想要活著,他一直記得。

雲舒沒有回答,只是她心中想到,要奪她的幽冥鬼火,要取出神器天地乾坤,等到做完這一切她若是還活著,也算是命大了。

雲舒搖了搖頭,她往前一步踏上了煉神塔的石階,輕笑了一聲道:「若她能活著走出此塔,我必不會為難她。」

她還能活著走出煉神塔?

呵呵,這恐怕是她聽到過的最大的笑話。

雲舒左手按壓在右手手腕上,她稍稍用力,手腕上的傷口處便有鮮血溢出,隨後她手指抹了一點鮮血,在煉神塔前的雕龍石柱上畫出了一個繁復的花紋。

待到最後一筆完成,石階原地上漲了三級,煉神塔的大門也向上緩緩移動,露出了一個小小的房間。這是煉神塔一層的外間,他們進去不會有任何不適。

而煉神塔是這天底下最奇異之處,除非裡面的人主動與外界聯系,外面的人不可能聯系到裡面的人,哪怕那無所不能的天尊也不行。天尊能夠破開神谷的其他陣法,而只有這煉神塔,是他也無法攻破的難關,他畢竟不是神。

只有在煉神塔內,雲舒才敢放心地取出神器天地乾坤。

兩人踏入房內,門外石柱轉動發出咯吱咯吱的響聲,片刻之後,石門重重落下,發出轟的一聲巨響。厚重的石門隔絕了外界的一切光源,房間內伸手不見五指。

雲舒手腕搖動,紅繩上鈴鐺叮鈴作響,隨著鈴鐺響動,牆壁上的燈盞一盞一盞點亮,那燈盞之中並不是火焰,而是發光的螢石,不過片刻的功夫,整個房間便亮若白晝。

雲舒走到牆邊,將手放在了一個凹處,她再次抹了一滴血液那在那凹處,那裡本是一個凹下去的小坑,在血液注入之際坑中有靈氣瘋狂湧出,而牆壁上的燈盞之間出現了一道細線,將所有的燈盞連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個精妙絕倫的陣法。

那些燈盞的影子落在地上,同樣形成了一個影陣,而影陣中央出現了一個石台,雲舒看到石台出現之後舒了口氣,她施展大挪移術將昏迷的江籬扔到了石台上,隨後盤膝坐到了石台旁邊。

「哥,我要準備取天地乾坤了。」

她取下面紗,露出了一張清秀可人的臉,容貌雖然秀麗,但在真仙界卻算不上頂尖,只能說是略有些普通了。可是正是這張普通的臉,才使得她暫時免於雙修爐鼎的命運。

想到姑姑,雲舒的心就沉重至極。

她深吸口氣,搖了搖頭將那些繁雜的情緒都拋開,心中默念道,「改變神谷命運的時刻到了,從此以後,我們的命運,將掌握在自己手中。」

下一刻,她閉上眼,靜心凝神,口中吐出冗長的音節,那是先祖傳下來的口訣,目的是溝通天地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