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9 章 無情拒絕

A- A+

凌婉歌驀然一驚,不是因為他瞳眸裡如洗碧波的瀲灩,而是,她驚覺他這一眼居然是在看自己?!而且,她下意識的感覺:這清冽與深沉複雜糅合的眸色,原來那個傻瓜袁熙是不可能擁有的!

對上這樣的眸子,凌婉歌頓時有種心虛的感覺。而不待她主動避開眸光,袁熙已經移開了視線,望向那個華貴的少女。

「熙哥哥……」慕容清雅乍見袁熙出來,先是一副不敢相認的忐忑樣,待多看了幾眼後,便羞怯的紅了臉——果然啊,這真是她朝思暮想的熙哥哥,果然比之幾年前,褪去了稚嫩,多了成年男子的優雅成熟。

如今袁熙更是俊美無雙了,慕容清雅想著這樣優秀的男子已經與自己訂婚,不久的將來更是自己的夫婿。便好似踩在了雲端飄飄然起來,已然忘記人家還有妻室這回事。

一旁的袁母和莫老頭見袁熙此時的樣子,早就已經激動的紅了眼眶,怔怔的站在一旁。

「郡主是嗎?不知這位郡主光臨寒舍有何指教?」袁熙卻是一副根本不認識的口吻,客套有禮的對慕容清雅道。

慕容清雅一聽這話,頓時驚愕住。

袁熙見她的樣子,卻是清淡溫和,卻又疏離千里般的又開口:「若是郡主無事,便請回吧,在下有病在身,妻母又身體孱弱,無法迎奉大駕,這就送客了!」這聲音明明溫煦如暖風般柔和好聽,卻是讓當事人感覺不到半分溫度。

袁熙說完也不再看慕容清雅,而是望向凌婉歌的方向。

凌婉歌被他這第二眼一看,突如醍醐灌頂,當即正了神色,小跑步奔向袁熙身邊,扶住了他抬起的一邊胳膊,擔憂的開口:「你怎麼出來了?你大病未癒,當心身子啊!外面風大,趕緊進屋吧!」

說著,兩「夫妻」當真要相攜進屋的樣子。

那架勢看起來,儼然一對恩愛的夫妻。但是只有凌婉歌知道自己此時的慌張,只因那似是不經意的搭上她手臂的大掌上,隔著單薄的衣料傳來的熱度燙的她有些亂了心神——剛剛她說的那些話,這人聽見了沒有呢?而後又怪自己,什麼時候變得如此多事了?

慕容清雅一見這情形,猛然清醒,趕忙上前一步欲攔住袁熙,卻被袁母快走一步,擋住了去路。

「熙哥哥,我是清雅啊,你不記得了嗎?」慕容清雅情急之下,慌忙問道,卻見袁熙微側過頭,正眼也不給一個當即一咬牙,又說:「現在我已經是你的未婚妻子,你,你怎麼……」怎麼能如此對我視若無睹?

後面的話慕容清雅自覺讓她丟面子的難以啟齒,畢竟她滿心期待的跑到這鄉野來找他,卻換來心上人的漠視,這教她情何以堪?

繼而話鋒一轉,指向扶著袁熙的凌婉歌道:「熙哥哥這個女人是誰?你不可能娶她的,他們都在撒謊對不對?你是什麼身份,怎麼可能娶這樣的粗鄙村婦?」雖然慕容清雅剛才是清清楚楚的聽見了袁熙對凌婉歌的稱謂,卻是兀自自欺欺人不肯相信的力求她需要的「真相」。

這回袁熙終於回過頭來看慕容清雅,慕容清雅見此一喜。

但發覺袁熙看她的眼神已經是完全的冷漠疏離,當即臉色一白,不敢吭聲了。

袁熙只淡淡的掃了慕容清雅一眼:「請郡主說話客氣一點,莫要再說些侮辱內人的話!還有,請郡主自重,在下已有妻室。且曾經立誓,今生絕不納妾!」

一聽這話,凌婉歌頓時就想噴笑。

這男人的嘴巴也真夠毒的,人家說是他未婚妻,他卻曲解人家的意思,拐彎抹角的罵人家不知廉恥的想做他的妾!

再瞥了一眼那慕容清雅,果然已經慘白了臉色,滿目不可置信的看著袁熙,生生被打擊的踉蹌後退了兩步,半晌無法回神。如果不是身邊有丫鬟扶著,凌婉歌估摸著她該要暈厥在地了。

袁熙果決的說完,也不拖泥帶水,便又逕自扶著凌婉歌的手往屋裡去。

「不,熙哥哥,我才是你未來的妻子!這是袁伯母訂下的,有聘書為證,不信你回去問伯母!這事兒,整個京都的人如今都已知曉!」這時慕容清雅又驚道,一副猶不死心的樣子。

「伯母?」袁熙輕喃這個稱謂,站在離他最近的距離的凌婉歌分明聽出這語氣裡的一抹輕嘲。心裡越發奇怪起來,她認識的袁母難道真的只是為了情勢偽裝的「袁母」,眼前這個叫袁熙的男人生母另有其人?

「誰許你終身的,郡主便去尋誰履行婚約便是!」言下之意,你去嫁給那個伯母好了,我又沒有答應娶你!

凌婉歌就好奇了,這袁熙在南臨究竟是什麼身份?居然他、連帶著他身邊的人都可以不將堂堂的郡主放在眼裡。被逼婚上門了,還能如此泰然自若的拒婚。

「熙哥哥你……你怎能說出如此絕情的話,你,你可知我對你……」慕容清雅被打擊的語音都開始顫抖,甚至從她的神情裡看出了驚懼。彷彿是袁熙的一句話,就能判了她的生死一般。

「還請郡主早日另覓良人,莫要耽誤了大好年華才是!」說完這句,袁熙便不再做任何的停留。任那慕容清雅如何聲嘶力竭的呼喚,也不曾憐惜的回過頭。

凌婉歌都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那個已經哭的梨花帶雨,楚楚可憐的慕容清雅。

可是,又覺著袁熙這樣做沒有錯。

看這情形,袁熙似乎也不知道這所謂的婚約。

這丫的突然找上門來,著實讓人吃驚不小。袁熙既然對她無意,如此說清楚,也好!

凌婉歌扶著袁熙直接往之前為他治療的內室走去,而後凌婉歌卻是皺起了眉頭。

因為她清楚的感覺到,袁熙扶著她手臂的大掌驀然收緊。接著,幾乎是兩人剛剛踏進房內,落下門簾,袁熙便突出一口鮮血,昂揚的身軀一軟,眼看著就要倒下。

凌婉歌一驚,下意識的伸出手,正手足無措的不知道扶他哪兒時,袁熙美眸一閉,便撲進了她的懷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