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2 章 誰偷人了

小李氏見凌婉歌如此笑容,膽子便是一顫。而後原本站在她身後的幾個人高馬大的漢子往她前面站了兩步,小李氏下意識的退到漢子後面,就又膽肥了幾分,滿面得色的望著凌婉歌。

「怎麼,自己敢做下這等傷風敗俗的事情,卻還不讓人說了!當真是不要臉啊!」得了壯膽的資本,小李氏更是囂張的大聲嚷嚷起來。分明是有意想激怒凌婉歌,而後她身邊的人也好動手「勸架」不是!

雖然說一個大男人對女人家動手有些失體面,不過拳頭又不長眼睛,要是勸架的時候,一不小心碰到那裡,那可怪不得誰了!尤其是小李氏認準了凌婉歌剛剛確實是去偷人了,如今已經被所有人瞧不起了!就是他們真把凌婉歌給揍壞了,也不會有人同情凌婉歌的。

「再不要臉好似也不如你,公然就將情夫全部領到人前來了!這護的可夠嚴實的啊!我就好奇了,你這些情夫湊一起都不打架的嗎?當真是馴夫有道啊!小妹佩服!」凌婉歌輕掃了一眼護在小李氏面前的幾個漢子,輕蔑的笑道。

小李氏本以為凌婉歌聽了自己的話會惱羞成怒,接著上來打自己。卻沒有想到她不但不生氣,還反將了自己一口,便是一怔。繼而羞惱的氣紅了臉,隔著一群大漢指著凌婉歌罵道:「你個小賤人胡說什麼?自己做下那等下作事,卻來數落別人!」

「我做什麼了?你看見了?」凌婉歌淡撇了小李氏一眼,接著又是輕掃一眼人群:「你們誰親眼看見我做什麼了?」

「我看見了!」這時,一道稚嫩的聲音突然拔高了音調從人群裡傳出來。

聽得這聲音,眾人一訝,下意識的讓開路,就見一個小乞丐高舉著髒兮兮的手從人群裡擠了出來。唯有凌婉歌見著來人,卻是唇瓣一動,似是想笑的樣子。

「小孩兒,你是不是看見這個女人在山上偷漢子了!快告訴大家!」小李氏一聽小乞丐的話,就是一臉興奮,趕緊上前一步激動的問道。

而正是某個師兄高徒的容四喜卻是眨巴了一下眼睛,疑惑的看了小李氏一眼,誰知下一刻就跳離小李氏幾步遠,驚恐的指著她道:「噢,就是你,我昨天晚上路過你們家本想討些吃食的。這位大媽不肯給我,還把我罵走了——」

小李氏被小乞丐這麼一指責便是一愣,繼而醒轉過來,以為這小乞丐是想討什麼好處,便笑著道:「好孩子,只要你告訴大夥兒你看見什麼了,等會人姨給你做很多好吃的!」

殊不知這回答,卻讓別人以為她默認了有見過這個小乞丐。

容四喜聽了卻是懷疑的看著小李氏,猶豫了一會兒,突然眼一瞪,憤憤不平的指著她道:「你騙人,我才不會再上你的當呢!昨天問你討要的時候你說沒有,可是我後來偷偷在你們家後窗朝裡看了。親眼見你將兩顆白嫩的大饅頭藏在胸口裡,餵旁邊這個叔叔吃了的!」

容四喜言畢,在場的所有人便是一陣愕然。繼而便明白過來,意會到了什麼。看熱鬧的多半是成過親的媳婦子,還有一些男丁。

心想這小孩子這麼小,什麼也不懂,但是她那話卻不得不讓讓人想入非非……

而小李氏則是白了一張臉,驚怔的望著面前的小不點。

「小孩兒,你胡說什麼?」一旁被指證出的一個漢字也是氣紅了臉,抬手就要揍人:「她是我親妹子!」

「噢——怪不得呢,那對不起啊,大媽。原來你是餵自己親哥哥吃麵膜啊,那我不要了,你們不要打我啊!那我什麼也沒有看見……我不會告訴那個生病的豬頭叔叔,說你不給他饅頭吃,是因為你哥哥要吃的!我什麼也沒有看見……」

容四喜看似童言無忌的話,卻彷彿一記響雷砸在了人群裡,頓時原本還竊竊私語在議論凌婉歌的人一下子便都將矛頭指向小李氏。

仔細想想,凌婉歌方才也不知從外面哪個旮旯晃身進來。只因為她身法太快,都沒有人看見她是從山上回來的,還是只是到屋後轉了一圈。所有的流言,也不過是他們添油加醋杜撰出來的。就是凌婉歌真帶著情夫上山去了,也不可能這麼快就回來的!

尤其他們以前從來沒有見過容四喜,下意識的就排除了栽贓陷害這個可能,但卻是都知道小李氏的男人如今確實是整張臉腫的跟豬頭似的的在家躺著。

「你這哪裡來的小賤蹄子,再胡說,當心我撕爛你的嘴!」小李氏幾乎氣暈了過去,此時臉上是青一陣白一陣的。「哥,還不抓住這小蹄子!」

「啊,大嬸救命,救命啊!」容四喜一見小李氏要捉自己,頓時被嚇的蹦了起來,下意識的就衝到了袁母的身後躲了起來。

「你們不要亂來,這小孩子也沒有說你們什麼啊,怎就惱羞成怒了!」凌婉歌往前一步,護在袁母和容四喜面前,還一副「疑惑不解」的看著幾人。

「讓開,不然爺連你一塊兒收拾!」那小李氏的哥哥本就是聽妹妹的攛掇,衝著找凌婉歌報仇而來的,這會兒又被容四喜氣的半死,拳頭已經攥的鐵硬。話雖這麼吼了,卻是一點也不希望凌婉歌讓開。

「啊——不許你們欺負我家娘子!」原本緊緊抓著凌婉歌胳膊的袁錦熙卻在這時突然沖上前,低著頭奮力往前就撞,就將那飆型大漢給撞的一個趔趄差點栽倒。

「哥!」小李氏一見自家哥哥差點栽倒,就是一驚,趕忙上去扶他。

那漢子好不容易站穩,一手捂著被撞的生痛的胸口,就驚怒的看著老母雞一樣護在凌婉歌身前的袁錦熙:

「反了這是!今個兒要不給你們點顏色看看,當爺是吃素的不是!」

而凌婉歌則是完全被袁錦熙剛剛的舉動給怔住了,方才她都已經悄悄出手了,卻沒有想到以前遇事只會站在旁邊瑟瑟發抖的袁錦熙突然硬氣起來,居然還為她動手打人了!

才剛這麼想,擋在她身前面對比精瘦的他壯實了一圈的漢子的袁錦熙突然一轉身,撒蹄子跑向廚房。

凌婉歌又是一愣,剛想她才對他升起幾分感動呢,這丫的又退縮了。

「這就嚇跑了!哈哈哈……」那漢子見此也是一陣猖狂的大笑,連著他身邊的幾個同夥也是笑的前仰後附。

「算了吧,你們跟個傻子置什麼氣?人家孤兒寡母的也怪可憐的!」有好心的鄰居跟著勸道。

那漢子聽了,卻是橫眼一瞪,那鄰居便不敢吭聲了。

「就是,自己做了不要臉的事情,還敢上人家家裡來鬧騰!」有人還惦記著這起熱鬧的關鍵,忍不住小聲嘀咕,卻也是偷偷的。在那漢子氣紅了臉,吼過去的時候,卻也不知道是人群裡的誰多的嘴。

雖然看著小李氏與這個亂綱常的哥哥如此囂張,但畢竟人家人多,也真不敢大聲數落。

而小李氏此時是氣的半死,鐵了心的要收拾凌婉歌和容四喜。也故不上已經沒有人相信她,反而給她扣上了傷風敗俗的帽子,這事情今後傳開了她的日子會如何。光是她那個厲害的婆婆,就夠她嗆的了!

就在各人心理想法不一的時候,突聽人群裡有人一聲抽氣。

凌婉歌下意識的回頭看去,就見她以為跑了的袁錦熙再從廚房出來,手裡已然多了一把菜刀。只見此時的袁錦熙已經氣紅了一張既憨傻又難掩俊美的臉,舉著菜刀就又擋到了她的面前,朝明顯被他的舉動驚嚇到的小李氏等人恫嚇道:

「弟弟說了,傻子殺人不用蹲大牢!你們再敢欺負我家娘子,我就,我就砍死你們——」

袁錦熙的話裡分明還帶著顫音,可見自己也很緊張,可是對面看著他手裡明晃晃的菜刀的漢子的膽子更抖。

尤其聽進了袁錦熙那句話:傻子殺人不用蹲大牢!

他們打人有計較個理由,可是對方殺他無須任何理由!結果一比較,自是自己吃虧。

凌婉歌也是愣了好一會兒,一時也覺得哪裡不對勁,可是又來不及去追究。

「梅子,梅子!」正在雙方僵持不下的時候,一道尖利的女聲傳了過來。那人還未曾撥開人群,凌婉歌就聽出了這人的聲音。

果然,下一刻,擠出人群的果是扶著腰身的胡氏。

「你個小賤人,他們說你背著我兒子偷漢子,可是真的?」胡氏不管三七二十一,上來就是怒氣衝衝的質問。

小李氏不妨胡氏這突如其來的一問,先是一怔,繼而驚懼的趕忙嘶喊道:「婆婆,你怎麼也跟著外人胡說,這種不要臉的事情,我怎麼可能做得出來!」

「你還說沒有,那這是什麼?」胡氏卻是不聽小李氏的,說著手一揚,便將一塊布料狠狠砸到了小李氏的臉上。「你這個小不要臉的賤蹄子,上次收衣服的時候,我說幫你洗了一件兜兒怎就不見了。你還騙老娘說被風颳到犁子上,讓刀給割壞了,被你丟了!今兒個卻叫一個男人送上門來了,你自己瞧個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