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8 章 浮雲曾消散·譚皎九(1)

  ————譚皎視覺————

  我做了個夢。

  夢中,又看到了言遠,也就是朱叔昀。他趴在我的床頭,拚命扯我的腿,說:「我要殺了你!殺了你……」

  我抬頭一看,卻發現他變成了鬼,青面獠牙,五指利爪。

  「啊——」我一聲尖叫,嚇得睜開眼,滿身大汗看著空空如也的天花板。

  臥槽。

  我坐起來,發了一會兒呆。我向來膽大,但朱叔昀死前的那些瘋話,簡直就跟死蚊子似的,縈繞在心間,總讓我莫名不安。

  朱家的案子總算是結了,我們鄔遇幾番進警局「協助調查」,現在警察也不會找我們了。不過我要是沈時雁,心裡也會覺得古怪,因為這個案子的幾個關鍵時刻,我和鄔遇都搶在警察前頭,牽制住罪犯。

  沈時雁應該給我送面錦旗,上書:神機妙算女英雄。

  我邊刷牙邊想,不過,沈時雁這幫刑警還是挺厲害的,那天我剛從朱家跑出來沒多遠,正打110,就看到他們的警車從遠處呼嘯而來。原來他們仔細推敲前一晚的口供證據後,推斷出朱家有內奸,許子楓有幫兇。儘管超出倫理底線難以接受,他們還是追查出言遠以前的經歷,非常可疑。最後驗證了DNA,發現他竟然就是朱叔昀。於是立刻前往朱家抓人,但還是晚了一步。

  穿戴整齊,我趴在陽台上,望著遠方想,案子完了也就完了。我失去的那一年多的記憶,還有那張無頭無尾的紙條,依然沒有頭緒。那個人也再也沒有訊息。

  其實找不回記憶,對我也沒多大影響。

  可我跟鄔遇,現在算什麼呢?

  他對我,到底是有心,還是無意?是對我依然有自船上第一天伊始的好感,還只是因為我倆同命相連,所以頗為照顧?畢竟他看到路上一個被搶的孩子,看到那麼自私的朱家人受難,都會拚命去救。

  當初我覺得頗為自私自我的鳳凰男,現在被命運磨練成了條鐵骨錚錚的漢子。

  我把臉埋在手臂裡,還有,我要喜歡上一個汽車修理工嗎?雖然他提著扳手穿著背心身上還有機油味的樣子,帥得要死。可他現在走了這樣一條人生的路,我跟他今後如果好了,生活習慣、長久常處啥的,不知道和不和諧。

  ……我到底在想什麼?

  從手臂的縫隙裡,我望見小區外,層層樓宇中,是他們修理店所在的那條街。甚至可以看見他們的藍色屋頂。我趴在那兒,望了一會兒又一會兒。直至手機鈴聲響起。

  壯魚的聲音一如既往地淡定:「推言之神,恭喜破案。」

  我說:「切,小意思。」

  壯魚說:「我真沒想到,你們能玩那麼大,直入狼窟,手擒變態弟弟。靠,人性啊人性,現實比你書中寫的人性更殘忍。」

  「是啊。」我說,「從二十五年前,朱父故意消極尋找被拐賣的蠢兒子開始。其實兒子哪裡是蠢,只是語言和溝通能力發育得慢一些,你要知道如果是自閉症,智力甚至可能比普通人更高。這愛恨之果啊,就種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