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9 章 浮雲曾消散·譚皎九(2)

A- A+

  我接著說道:「朱仲昀接受過盜竊集團的地獄訓練,也流浪過,逃亡過。但是他一直想找回家。直至十歲時,朱父躲瘟疫似地躲著這個可能是自己三子的流浪兒。從此之後,他活著的目的,就變成了復仇。在小時候發育遲緩的表面下,他其實很聰明,也很自我。他闖出了自己的一番事業,然後以一個金龜婿的身份回來,和自己的妹妹訂婚。而許子楓原來卻是個正常人,在盜竊集團和長期乞討生涯裡,因為被毆打,損傷了智力。他或許是言遠最好的朋友和夥伴,而言遠也利用朋友,導演了一出讓朱家人魂飛魄散的戲——這遠比他直接殺掉他們,解氣多了。他讓當年的拐賣案重演,讓自己的父兄面臨選擇,讓他們直面自己靈魂的卑劣。最後,他迫不得已,自己上場,在從警局回家後,就下藥令他們全部昏迷,然後囚禁折磨,準備一個個殺死。如果不是我們和沈時雁趕到,他這報仇之旅,也算是圓滿了。」

  壯魚一直安靜聽著,嘆了口氣說:「好極致的BT。」

  我如實相告:「那言遠這個BT程度,遠遠還算不上極致。要我發點更勁爆資料給你嗎?」

  壯魚斬釘截鐵:「不要!」

  說來有趣,我倆雖為基友,可在寫作一事上,卻是南轅北轍。我一聽到那些科幻概念就頭痛要跳腳,而她天不怕地不怕,牛鬼蛇神都不怕,卻偏偏怕那些血淋淋的案件。看一點就會嚇得睡不著覺。

  所以我們還真是天生一對。

  「晚上一起吃飯?」她說,「讓我安撫一下你那劫後餘生的顫抖靈魂?」

  我剛想說好,突然間手機「滴」一聲進了短信。神差鬼使的,我有了某種預感,說:「等一下,你別掛。」打開手機一看,果然是鄔遇發來的:

  「醒了嗎?找時間再聊聊,理一下頭緒。」

  我果斷拿起電話:「魚,我晚上有事,改天啊。」

  壯魚輕笑了一下:「大忙人,最近又不寫書,又是奼女沒朋友,你有什麼事?」

  我淡淡地說:「你這種黃毛丫頭,是不會懂的。」

  「去見修理工?」她問。

  我心中湧起淡淡的喜意:「嗯。」

  「嘖……」她說,「是不是快被拿下了,我瞧他看你的眼神,就跟狼看著小羊羔似的。男人啊,就得多吊吊他胃口,你的御姐心呢?」

  我靜了靜,壓抑住心中淡淡的喜悅,淡淡地問:「你注意他的眼神了?真的像狼想把我吃下去?」

  壯魚:「我靠!老子不想再聽你秀了!」

  「哦,那掛了。」

  「等一下!」壯魚頓了頓,「那你跟那個木頭刑警沈時雁,徹底沒可能了?」

  我反應了兩秒鐘,好想捶欄杆大笑,努力忍住,淡淡地說:「我跟他早就沒關係了。一萬個不可能。他現在跟誰好都跟我沒關係。」

  壯魚語氣也特別平淡地「哦」了一聲。

  然後我們特別默契地各自心情愉快地掛了電話。

  我想像了一下將來沈時雁成為我妹夫,被壯魚呼來喝去任勞任怨還被迷得神魂顛倒的畫面,居然感覺也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