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1 章 皓月願當空·譚皎十五(2)

  據鄔遇告訴我的,平時陳家人住在北京的一棟大別墅裡,馮嫣嫁過來至少也有二十多年。也就說,他們已經一起生活了這麼長的時間。維持著這樣的家庭氛圍和平衡。

  我總覺得這樣是不太好的,對於一個家庭來說。

  「在想什麼?」鄔遇忽然很低地問。

  我們即使坐在一起,中間也隔了半個人的距離。

  我看著他,笑笑:「沒什麼。」

  我們凝視了彼此幾秒鐘,他轉過頭,依舊是面沉如水的樣子。可他的目光,卻令我的心跳不穩。像是我們倆都知道什麼,可都不說什麼。

  那些被我們倆摁在半年後那個夜晚的話,我們都假裝沒有想起。

  沒多久,有人摁門鈴,唐瀾瀾去開了門,她的笑語傳來:「志偉來啦,拎這麼多東西。奶奶,志偉來了。」

  來人的聲音居然低沉而有磁性,還彷彿天生帶著點笑意:「勞煩表妹了,阿姨,我來給你們拜年了。」

  我沒想到,陳寶珠的男人長得還挺帥的。

  鄭志偉一米七幾個頭,和我家鄔遇自然比不上,但在南方男人裡,也不算矮的。穿了件黑色羊絨大衣,裡頭是西裝皮鞋,典型的精英裝扮。膚白,眉目英秀。一笑起來,那雙眼彷彿就放著光。聽鄔遇說過,這個人是個富二代,雖然不是大富之家,也是個中型民營企業的二公子。所以跟陳家也算是相稱。

  他原本也死在一天後的那場火災裡。

  鄭志偉手裡拎著幾盒人參燕窩,唐瀾瀾笑著接過,鄭志偉又低聲說了句什麼,唐瀾瀾笑得更開,把東西拎進去了。馮嫣也從廚房走出來,在圍裙上擦了擦手,笑著說:「志偉來了。」

  鄭志偉的嘴特甜,說:「哎,嫂子,來給你們拜年。寶珠呢?」

  馮嫣說:「在樓上。」

  陳老太太看了眼他提來的東西,笑笑說:「我不吃這些東西,何必花錢?」鄭志偉走過去說:「阿姨,我的一點心意,您別瞧不上。」陳老太太笑笑沒說話。鄭志偉又噓寒問暖了幾句,老太太不緊不慢答了,到底露出了笑意。而鄭志偉一直爽爽朗朗笑著。

  聯想到昨天,老太太提到鄭志偉時的態度,我大膽推測,這個準女婿對於她而言,大概是如同雞肋般的存在。說不上有多看重,但也不算差。

  這時鄭志偉也看向了我們,說:「這兩位是?」

  馮嫣答:「這是你哥哥的弟子,和他的一位作家朋友,這幾天也過來探望。」

  鄭志偉立刻向鄔遇伸手:「幸會,歡迎你們來做客。」

  鄔遇:「幸會。」

  而後鄭志偉看向我,笑了,那嗓音當真低軟好聽:「你是個作家?我還是第一次見到作家。」

  其實他說的話挺普通的,可他本就長得眉清目秀,眼睛裡有淺淺的光,像是非常用心的看著你,在和你說話,而不是客套。我的小心臟居然不爭氣地加快了一下,有點害羞了。而他眼裡,有隱隱約約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