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2 章 皓月願當空·譚皎十五(3)

  我突然明白,同為男人,我身邊的鄔遇,其實是撩而不自知。而鄭志偉,是知道的。並且非常善用這一點,和女人打交道。

  這麼一比,突然覺得鄭志偉落了下乘。忍不住瞟向鄔遇,結果發現他正看著我,那目光又有點深,有點濃,像是凝著層霜氣。這一幕似曾相識,昨天我瞧花園裡的工人時,他就是這樣的表情。有點凶,有點冷。但是非常內斂。

  我微微一笑,卻不再看鄭志偉的眼睛,隨意客氣了兩句,往後退了半步,退到鄔遇身邊。不知道,他是否感覺到?

  「志偉。」陳寶珠的聲音傳來。我抬起頭,看著她站在樓梯上,露出笑。鄭志偉也看著她,笑了,說:「阿姨,我上去和寶珠說話。」

  陳老太太不置可否。鄭志偉已三兩步上樓,眼睛只看著陳寶珠,然後攬著她的肩,兩人低聲耳語。看起來十分親密。鄭志偉也一改剛才風流倜儻的姿態,對著陳寶珠,一言一行都顯得柔和、專注、沉靜。倒令我對他多了幾分好感。

  ——

  鄔遇對陳教授說,左右無事,他去打理打理院子,順便檢查一下房子周圍的水電管道。陳教授原本推辭說不用,但鄔遇堅持,淡笑說這也算是現在自己的所長。陳教授也就不跟他見外,同意了。

  彼時正是午後時分,我看著鄔遇出門,連忙也跟上去。他察覺到了,看我一眼,沒說話。等出了陳家門,旁邊沒了別人,他說:「外頭冷,我一個人去就行。你在裡面呆著。」

  我知道他的真實目的是要檢查電力設施,排除火災隱患。但我對於跟陳家人呆在一起,真是沒什麼興趣的。於是我堅持:「我也要去。」

  鄔遇看我一眼。這時我們就站在院子裡的大樹下,腳下是清冷的雪。他說:「你幫不上什麼忙。」

  我腦海裡想到的,卻是昨晚他低聲喚我皎皎的樣子,還有剛才我站在他的長腿間,捏著他的下巴,他沉默的眼神。

  我說:「阿遇,你是不是怕分心啊?」

  風很涼,週遭忽然顯得安靜。

  他慢慢地說:「我會分什麼心?」

  靠。被他一句話擋回來了。

  我的臉皮倒也沒有厚到那個地步,轉頭看向一側,說:「反正我要去。」

  靜了幾秒鐘後,聽到他說:「跟好我,地上滑。注意不要被樹枝劃到。」

  他往前走去,我心頭一熱,跟上去。

  陳家的祖屋地處一片山坡上,背後都是樹林。門前有片茶園,外圍依然是樹林。距離最近的鄉間公路,走路大概要幾分鐘。距離山下的村落,那就至少要走半個小時。也難怪歷史上失火,根本來不及撲救。鄔遇帶著我,先轉了轉房子周圍,又把一些堆積的樹枝落葉都清理掉,這些也算助燃物吧。

  我跟著他,一邊扯著地上的樹枝,一邊說:「你覺不覺得陳家人的性格,都挺不開朗的。那個鄭志偉,倒是熱情開朗,看樣子大家都挺喜歡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