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3 章 皓月願當空·譚皎十五(4)

  鄔遇轉身,接過我手裡的東西,他的力氣真是大得很,扛了一大捆,語氣卻淡淡地說:「那小子油頭粉面,看著就不靠譜。」

  呦,有點酸。

  我眨了眨眼,心想你過去也算油頭粉面那一卦啊。不過這話就不用說出來了。

  鄔遇看了看我的手,上頭有樹枝壓出的淺淺紅痕,他說:「你別動手了,免得劃傷。」

  我說:「不行。我可沒那麼嬌氣。」伸手想幫忙,他卻直接擋住我的胳膊,我倆隔得有點近,身體無意間挨著。我甚至能看清他小麥色的脖子,還有落在耳後的黑色短髮。

  我在他耳邊說:「阿遇,有本事,你別心疼。」

  他整個人彷彿在這一刻變得沉寂,沒說話,也沒看我。停頓了一瞬後,他低頭繼續幹活。只是捋起的袖子下的胳膊,肌肉線條緊繃著,臉上更是沒有一點笑意。

  我感覺……不能繼續再惹毛他了,於是若無其事地說:「那你繼續幹,我坐下歇會兒。」

  他好像真的有點生氣了。因為當他幹完了,轉過身,根本不看我,說:「走吧。」而且走得還有點快,我差點沒跟上。跟剛才我捏完他下巴時的表情,一模一樣。

  「等等。」我喊道。他的腳步這才慢下來。

  我說:「你以為誰都有你的大長腿啊,你一步頂我一步半,肌肉也比我多,別走那麼快。」

  「嗯。」他只應了這一個字,腳步倒是放緩了。

  我們又回到院子裡,他檢查了一下水管、電線,然後就順理成章地去查看後院的電力設施。依然沒有任何問題,因為設備故障起火的可能性是非常小的。

  最後,我們來到後院。這裡距離主樓,還有幢小木屋,是雜物房,據說還有地下室。

  木屋的門沒有上鎖,但是掩上了。我們推開門走進去,發現面積不大,也只有十多個平方,但是堆滿雜物,角落裡有個樓梯通下去。

  就在這時,我聽到了一種聲音,愣住。

  男人和女人混在一起的聲音。我在書裡見得比較多,電視裡也或多或少聽到過。但這還是我第一次聽到真人版,男的非常壓抑,女的非常柔弱,還有地下室的東西被撞得亂響的聲音。

  我萬萬沒想到,在陳家,會聽到這樣一幕。抬頭望去,鄔遇眸色也是怔凝。我腦子迅速想到,會是誰呢?躲在這種地方,近乎狂野的偷情。

  還有個奇怪的念頭冒進我腦海裡——他們這麼大膽刺激地辦事,陳老太太應該是不知道吧。

  我把聲音壓的很低很低,扯了扯鄔遇衣角:「要不我們走吧,這種時候打擾人家,多不道德……」

  他沒有動。

  「不行。」他用同樣低的聲音說,「地下室還沒檢查。也得搞清楚這兩個人是誰。」

  我瞪大眼。他說的是有道理,萬一有什麼隱情呢?我們的確不能放過。

  鄔遇也看著我。

  然後他清楚地咳嗽了一聲。

  地下室的動靜立刻沒了。我覺得尷尬死了,但現在也不好走了,只得站在鄔遇身後,儘量減少存在感。他倒是笑了一下,說:「沒必要緊張成這樣,大家都是成年人。」頓了頓說:「你今天不是什麼都敢說,什麼敢做嗎?」

  我:「……」

  我就說他撩而不自知,撩了還不認賬吧!

  腳步聲響起,一個不緊不慢,一個遲滯。一男一女走了上來,衣服都已經整理好。但臉上明顯都還有紅潮,頭髮也有凌亂。

  是我意料之外,可又是情理之中的兩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