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4 章 皓月願當空·鄔遇十五(1)

  看到那兩個人,我有點意外。但除了他們,確實也想不到別人了。

  此時正是午後,陳家庭院裡很安靜。天空陰白,積雪不化。鄭志偉只穿了件襯衣,外頭套了件大衣,襯衫紐扣都沒全扣好。他一隻手扶著樓梯,看著我和譚皎,表情並不高興。

  陳寶珠站在他身後,只穿了件毛衣,下頭是裙子。中長的頭髮很亂,臉也紅,微微低著頭,顯得很尷尬。

  狹窄的雜物間裡,四人相對。鄭志偉到底笑了一下,先開口:「你們倆怎麼跑來這兒了?」又看了眼陳寶珠:「我還以為下午不會有人來。」

  我答:「教授讓我修一下水管,過來拿扳手。」我並不打算說實話。譚皎很乖覺,沒有出聲。

  鄭志偉這樣的男人,確實是我不太喜歡的。張狂,自以為是。他笑笑說:「哦……我還以為你們也是想要找這麼個地方呢。」

  我皺眉,身後的譚皎已經開口:「鄭先生你的話我沒聽懂,我們找這麼個地方幹嘛呀?」

  每次繳鄔妙的小說時,我也翻過幾頁。她只怕比我還要懂。我笑了笑,然而被譚皎這麼不軟不硬頂了一句,鄭志偉並不生氣,只笑看著她。

  這時一直沉默的陳寶珠說:「我回房了。」鄭志偉一把拉住她的手,柔聲哄道:「別生氣,怪我。」抬頭看著我們說:「你們要找什麼就找吧,不過拜託嘴嚴一點。」

  我點了一下頭,鄭志偉便摟著陳寶珠,走了。

  我和譚皎都安靜了一會兒,她遲疑到:「地下室……我們還去嗎?畢竟他們剛剛……咳,不太方便吧。」

  我忍不住笑了,拍了一下她的頭說:「腦袋裡想些什麼亂七八糟的。」先下了樓梯。她磨磨蹭蹭跟在我身後,趁著外頭的日光,她眼中分明有緊張興奮的光芒。

  一副什麼都明白的樣子。

  我腦子裡突然竄出壯魚幾天前說她的那句話,心頭猛地一跳。

  她其實,什麼都不懂。

  地下室裡也堆滿了東西,倒是沒什麼引燃物。只是地上丟著幾團亂揉的衛生紙,還有件女式外套搭在置物架上,應該是陳寶珠拉下的。

  我也不想在這裡久呆,說:「走吧。」

  譚皎的臉已經有些紅了,說:「那陳寶珠的衣服要不要給她帶上去。」

  我說:「不用了,她自己會來取。」

  我們重新上樓,譚皎的臉還是紅撲撲的,表情卻一副司空見慣模樣。我心念一動,說:「現在還覺得鄭志偉這人不錯嗎?帶女人來這種地方,門都不關嚴,他根本不尊重自己女朋友。」

  譚皎答:「他確實太輕佻了,也不穩重,我不喜歡這種人。」

  我承認這話令我覺得很順耳,看著她說:「嗯,說得沒錯。」

  她忽然笑了一下。是那種聰明的好像什麼都明白的笑。叫男人心癢難猜的笑。聯想到她今天一天的胡說胡來,我心生警惕,但隱隱的似乎又有所期待,不該有的期待。於是我轉過臉,說:「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