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5 章 皓月願當空·鄔遇十五(2)

  「可是……」她伸手戳了戳我的後背,軟軟的,力量剛剛抵達我的皮膚。她說:「我覺得陳寶珠那麼個性格,看起來對鄭志偉死心塌地,還是有原因的。女人有時候真正想要的,並不是男人自以為周全的尊重。」

  我竟覺得後背一麻,那酥軟的感覺從她指尖落下處,一直蔓延到心口。可她卻已背著手,走到我前面,說:「好了走吧,阿遇。」

  回主屋的路上,她就一直保持著這樣的姿態,慢悠悠的,像是什麼也沒說過,眉宇間分明有一絲得意。

  我的心中便始終如同有一把小火苗,不安分地燃燒著。我靜默不語。

  等我們回到房屋正面的大花園,就見馮嫣一個人坐在那裡,在喝茶。她穿了條黑色的裙子,外頭是件長的雪白色的羽絨服。看到我們,微微一笑。

  我和譚皎走過去,她招呼我們一起喝茶。冰天雪地中,一杯剛煮的熱茶在手,確實也令人心中變得溫和平靜。我一向敬重教授夫婦,心中更是暗下決心,明晚要把他們救出。

  「教授呢?」譚皎問。

  馮嫣笑了一下,說:「應該還在他的書房裡吧。我有時候一整天也不太見得著他的。」

  出於禮貌,我問道:「如瑛的感冒好些了嗎?」

  馮嫣端起茶喝了一口,說:「好多了,沒事。她身體弱,總感冒。你們不必在意。」

  這時花園門口傳來響動,原來是那兩個工人來了。馮嫣站起來對我們說:「你們先坐會兒。」一個工人喊道:「老闆娘,我們來做工了。」馮嫣走過去,笑著問:「吃午飯了嗎?」另一人答:「還沒有。」馮嫣說:「冰箱裡還有今天早上包的餃子,你們先做著,我去煮兩碗過來。」兩人都說:「謝謝老闆娘。」

  那兩個工人看我們幾眼,走進花園深處,開始幹活,離我們挺遠。

  譚皎忽然說:「你的教授和老婆之間,還真是相敬如賓啊。這一天下來,幾乎就沒看他們說幾句話。」

  我當時倒沒覺得如何,教授性子保守、潛心於科研,必然對妻子不夠體貼,他們現在的相處模式倒也正常。但後來的事實驗證,女人確實對某些事,比男人要敏感很多。尤其是譚皎這樣愛瞎琢磨的女人。

  這時譚皎的手機響起,這還是我們在鄉鎮上臨時買的。她咦了一聲說:「壯魚怎麼給我打電話了?不是剛走嗎?」

  她起身走到花園外去接,畢竟和壯魚的交談內容可能隱秘。我隔了幾步,跟在她身後。等她走到旁邊的的一片小樹林旁,我便點了根菸,在不遠的地方抽著。

  兩個女人說了很長時間。譚皎起初還時不時瞟我幾眼,後來說著說著就轉身,背對著我,聲音也不大,我聽不清。

  三根菸抽完,她才掛了電話,站在原地,不動。

  我踩滅菸頭,走到她身後:「怎麼了?」

  譚皎這才轉身看著我,眼裡是溫暖的笑,隱隱還有淚光:「壯魚啊……她說不放心我,本來人已經到家了,打了個轉,決定又來這裡,陪我支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