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6 章 皓月願當空·鄔遇十五(3)

  我聽得笑了:「她猜出什麼了?」

  譚皎點點頭:「我感覺,她大概猜出,上次跟她說的那兩個在時空中穿梭的倒霉蛋,就是我們倆了。畢竟她跟你一樣,都是學霸。」

  我說:「你的好朋友很講義氣。」

  譚皎笑了:「那是自然。」

  「那你為什麼不太高興?」

  她一怔,垂下眼簾,說:「我就是……仔細想想,這種感覺真的蠻難過的。我們和壯魚、沈時雁,曾經一起經歷了言遠的案子。可是我們倆一穿越到這個時間,他們倆全都忘記了。這次我和壯魚解釋了那麼多,她隱約猜到了。可是下一次呢,身邊的人,還是會忘記我們……週而復始,這樣下去……」

  原來這就是她情緒突然低落的原因。我把手放在她肩上,說:「會結束的。等我們到了那個終結的時間點,一切恢復正常。說不定你和壯魚提起這段時間的事,她還會羨慕你的離奇經歷。」

  譚皎笑了,說:「那個女神經病,確實會羨慕得要死。」她抬頭望著我,說話產生的寒氣漂浮在我們倆臉周圍。她問:「阿遇,你會沮喪難過嗎?我感覺我們倆之間,一直是你在帶著我們往前走。」

  我靜了一下,說:「有的時候,我也會很累。在這個過程中,我太想要得到一些東西。我不知道自己一次次的努力,有沒有結果。很多事,沒有方向,不知道有沒有盡頭。但是我們面前只有一條路,我們必須把這條路走下去。」

  她點了點頭,那雙眼卻亮如星辰:「阿遇,你千萬不要覺得沮喪。你在我心中,很了不起。經歷了那麼多苦,現在你卻還要留在陳家,救這些人的命。我其實……本來沒有你這麼無私,但是我願意和你在一起,去做這些事。眼前的這條路我們挑不了,但是我們努力讓它更有意義。」

  我的心中一片溫暖的沉靜。她也沒再說話,周圍靜悄悄的,只有我倆站在樹下,偶爾有樹枝上的雪墜落,落進我的視野裡。我的手還放在她肩上,她抬起纖細的脖子,望著我。我不知道她會不會再次閉上眼睛等待,可是我捫心自問難道此刻真的還可以離她而去?離這樣一個美好的女人而去?

  「阿嚏——」譚皎打了個重重的噴嚏,然後立刻尷尬地擋住臉。我笑了,鬆開她的肩,從口袋裡掏出紙巾給她。她接過,不看我,眼珠轉了轉。

  我說:「這裡冷,進屋吧。」

  她擦好了,吸了吸鼻子,說:「不,我心情剛才還不好呢,我想在這裡再站會兒。」

  我說:「行,那我再抽支菸。」剛低頭把煙點燃,卻聽她細細的聲音說:「可是阿遇,這裡好冷。」

  我抬眸看著她,她也扭頭看著我,閃閃亮亮的眼神,又像一隻軟軟的動物。而我的喉嚨,又有點發乾。

  這個女人,厲害起來,真的不好對付。

  我把煙含在嘴裡,剛想脫衣服,卻已看到她的手指扣在我手臂上:「別脫,你也會冷。」

  時間彷彿在這一刻凝滯,在我反應過來之前,她的頭已輕輕靠在我胸口,靠在我敞開的外套之間。

  我們誰也沒動。

  過了一會兒,我抬起手,輕輕環在她腰上。

  「還冷嗎?」我輕聲問。

  她一直把臉低著,不露半點,小聲說:「很好,這裡一點也不冷。」

  ……

  這是我們在陳家呆的第二天,也是火災前的一個晚上。

  白天一切如常,我們對火災的預防檢查也做得很仔細。但如果意外發生山火,也必須多加防備。

  還有我胸中,時時被那個女人撥亂的心跳。凌亂之後,卻似乎有什麼東西,在心中不斷融化。什麼情緒,在不斷跌宕滋生。

  這晚,我依然睡得不太好。這對於我來說,其實是不太正常的。因為近期來,原本我的噩夢已越來越少,胸中的那空洞雖然沒填滿,但已漸漸習慣它的存在。

  我又夢見自己陷入了某種緊緊的捆綁和束縛中。什麼東西,在一層層纏繞,將我摁進黑暗中。我全身冷汗,呼吸艱難,周圍又黏又濕。甚至感覺到有什麼在靠近我。

  ……

  我猛地睜開眼,看到空蕩蕩的天花板,夢中的一切混沌黑暗纏繞,消失不見。

  我坐起來,端起床邊的杯子,喝口水。抬起頭,看到洞開的窗,還有窗外漆黑如同野獸蟄伏的群山。

  我心中忽然好像有一道寒氣劈過。

  臨睡前,我分明關嚴了窗,還上了鎖。

  那夢不是憑空而來。有人連續兩個晚上,潛入了我的房間。並且呆在我的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