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7 章 皓月願當空·譚皎十六(1)

  ————譚皎視角————

  我沒有對鄔遇說實話,在電話裡,壯魚還對我說了別的話。

  起初,聽說她要回來,我是驚喜的、感動的。我甜甜的問:「壯魚大大,你為什麼突然又想回來了啊?」

  她的語氣卻變得嚴肅:「大珠,我回憶了一下,過去半年我們的相處。」

  我一怔,過去半年……我完全沒有記憶。但我記得,在最開始,我察覺自己失憶時,問過她這一年的記憶,她都說沒什麼尋常。

  「乍一想,好像沒什麼特別。」壯魚說,「可當我仔細想,往具體了想,發現一件事也想不起來。」

  我愣住,鄔遇就在身後不遠處,我抬起頭,看到滿樹林的積雪,延伸到遠方。

  壯魚緩慢清晰地說:「換言之,過去半年,你在我的記憶中是沒有什麼明顯異樣的,可也是模糊存在的。怎麼說呢?譬如潛意識裡,我會覺得咱們跟以前一樣,經常一起吃飯。可我具體想每一次,卻想不起來。想不起和你在哪裡吃的,你具體穿了什麼衣服,說了什麼話。想不起任何確切細節。可你知道,我的記憶力,向來超群。我連去年期末考試滅絕師太監考時穿了什麼顏色衣服,都記憶猶新。」

  我聽得心頭巨震,為什麼會這樣?之前我一直以為,只是自己喪失了記憶。

  我突然又想起前幾天給爸媽打電話,他們的反應幾乎和壯魚一樣——

  他們說,就那樣呀,你工作那麼忙。

  難道在他們的記憶中,我也是模糊的?

  難道我身邊所有人,都這樣?

  可鄔遇跟我是不同的啊,他有過去一年清晰的記憶,只是過去正在改變。而他身邊的人,陳教授、小華、陳如瑛,都清晰記得他的存在。

  「知道嗎大珠。」壯魚的聲音再度傳來,「你就像一道虛影,存在於我的記憶裡。」

  一個可怕的、匪夷所思的念頭湧進我的腦海——

  那丟失的一年,究竟是我忘卻了,還是……我之前根本沒有經歷過?沒有存在過?

  為什麼我和鄔遇不一樣?

  但這幾乎要超出我大腦的理解範圍,也根本無法解釋得通。我的心亂極了,下意識轉過臉去,不想讓鄔遇看到我的失魂落魄。

  「別慌,大珠。」壯魚沉冷的聲音傳來,「任何現象,背後必有成因。哪怕違背了我們熟知的物理常識,也不會違背量子力學和宇宙的基本定律。必然是在那個神秘的時間交叉點上,那個這一段異常的時間線的起點同時也是終點上,你還遇到了別的事。而那件事,甚至影響了你身邊的人。因為我們,都生活在你那彎折的時間線旁。可是別怕,你走到那個點,找到謎底,解開它,就可以了。」

  「嗯……嗯……」我幾乎是咬著唇答,壯魚的話聽得似懂非懂。

  「所以,我得馬上回來。」壯魚的聲音忽然變得柔軟,「因為你上次說的那兩個人,即將去做危險的事,既要應付時間線的跳躍,還要應付可怕的火災。而且幾天後,我的好姐們兒又要繼續前行。而我將對於今天的一切都不記得,她在我的記憶裡依然會是一道模糊的陰影,我會繼續往另一個方向走,直至她再次和我相遇。所以我想,自己哪怕幫不上什麼忙,也得陪著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