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8 章 皓月願當空·鄔遇十九(5)

  她說話的同時,纏繞在我脖子上的絲線,逐漸收緊。我感覺到呼吸漸漸困難,全身也已離地,我拚命掙扎,卻是徒勞。譚皎從後面撲上來抱住我,拚命去扯我脖子上的線。

  一切在瞬間突然結束。

  緊緊纏繞我的絲線,忽然一下子全部抽走。我跌落在地,眼前陣陣發黑,大口大口喘氣。譚皎緊緊抱住我,我們抬起頭。

  那即將墜落的明月,不知何時從雲層中出來了,照耀著大地。

  馮嫣站在陳如瑛身後,一把匕首插入陳如瑛的後背。陳如瑛的面容變得非常僵硬,嘴裡的絲線也沒有了,只是嘴角還殘留著一些黏液。她慢慢倒在地上,身體開始輕輕抽搐。

  馮嫣整個人都傻傻的,而後眼淚一下子流了下來,撲上去抱住陳如瑛說:「如瑛、如瑛,你怎樣……」

  陳如瑛低聲說:「媽媽……你為什麼要殺我啊……」

  馮嫣抱著她,忽然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

  譚皎扶著我,慢慢站起來。我們依然不敢靠得太近,但是馮嫣那一刀正中心臟,她是決意要殺了女兒的,陳如瑛眼看已是進氣多出氣少了。

  「你不能殺人……」馮嫣哭道,「他們是無辜的,無辜的啊……你這個樣子……你這個樣子,要怎麼活下去……」

  陳如瑛渙散的目光,重新掃過我們身上,她輕嘆:「阿遇……」

  我和譚皎都沒有說話。

  陳如瑛的眼睛一開一闔,就像突然遭受到什麼強烈刺激,她的眼睛猛地睜開,看著我們,這一次,終於恢復了人類死前的清明。

  「你……你……為什麼會……明明在地底……那條船……」她的臉色一片青白,像是看到了非常可怖之事,我心頭倏地一緊,上前一步追問:「你說什麼?你說的是誰?」

  然而陳如瑛瞪圓了眼睛,突然笑了,又是那非常詭異陰冷的笑,分明是知道明白了什麼,卻不說出來。手卻往下一滑,再也不動了。馮嫣抱著她,痛哭流涕。

  我看向譚皎,她的臉色也十分難看。

  這是第二次了。之前言遠和陳如瑛一樣,也認不出我們,和我們一樣,喪失了那條船的所有記憶。

  可在死前那一刻,他們都彷彿想起了什麼,看著我和譚皎,反應如此激烈。

  這到底意味著什麼?是什麼令他們大驚失色?

  後來,在地底,我們被洪流帶去的地底,譚皎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為什麼唯獨她一人,失去了一年的記憶?

  為什麼,在我遇到她之後,時間開始倒流?

  ……

  我的心就像沉進了一個深淵裡,而譚皎就站在那深淵的下方,此刻正用那雙永遠安靜而困惑的眼睛,辨不清時光流逝的眼睛,凝望著我。

  然而陳如瑛已經死了,一切又找不到答案。儘管我們改變了歷史,多救出一個唐瀾瀾、馮嫣,陳如瑛卻死了。而我們身後,陳教授早已不知去向。

  歷史上,陳家的那個夜晚,或許跟今夜大同小異。只是沒了我們,所以馮嫣並沒有殺死陳如瑛。而事後,陳家父女並未對警方說起隱情,到底是因為陳如瑛的秘密,還是因為這個夜晚,他們都無法再回首面對?

  警鈴聲和消防車的聲音在靠近,有兩個熟悉的聲音,在大喊譚皎和我的名字。火光幾乎已吞噬整棟別墅,照亮了我們身後的天空。我摟著譚皎,坐倒在雪地裡。不遠處,馮嫣摸著陳如瑛死的臉龐,忽然笑了,自言自語說:「如瑛,你這樣死了也好,就不用再受折磨了。」她又摸了另一邊,蘇皖死去的臉,說:「你其實並不知道我要什麼。他也不知道。其實我是離不開這個家的,我還是要回到那裡去的。」

  我心中一沉,吼道:「師母!別做傻事!」可已來不及了,她突然站起,轉身就朝起火的房子跑去。一轉眼,人已經被火焰吞沒了。